夏天的内脏(2)

     在半封建半市民的社会制度下,玉米棒和萝卜叶已经够好的了,校长在会议上说,但是那个时候只有大地主才有报纸。在今天,每个人家里都有一份报纸。但是对讲究的先生和女士来讲,报纸的纸张太硬了。校长从一张报纸上撕下一个角,用双手搓揉了一番,说,简单得就和洗手一样,我想不会有人对我说,他不知道怎么洗手。一个三十岁的人如果还不会,那就应当学一下。他的眉毛在鼻根上面锁在一起,细细的,灰灰的,如同额头上有一个老鼠尾巴。

    清洁女工的脸上浮现出微笑,她在椅子上磨蹭了一会儿,她站起来时,校长朝桌子下面看去。今天人人家里都有报纸,清洁女工说,但是校长同志,您忘记了,萝卜叶太软,手指头会捅通,牛蒡叶子要好一些。够了,校长说,再往下就没完没了了。

    女佣的女儿用脚踢了一下阿迪娜。清洁女工可以为所欲为,她说,因为她和校长上床。她丈夫是电工,昨天到学校来了,他在校长的桌子上吐了一口痰,还在他的西装上扯掉两颗扣子,扣子掉到橱柜底下了。电工走了以后,物理老师被安排把橱柜从墙边搬开来,后来在上课的当中去裁缝店找针线。外套他不用带去。扣子让清洁女工缝上去,校长说。

    清洁女工只许剪报纸上的最后几张,通讯报道版,体育版和电视节目预告。前面几张必须交给校长,由党委书记保存。

    阿迪娜拉了一下抽水马桶。在盥洗室的镜子前,灯光被阿迪娜的头发穿成了一串,头发悬挂在灯光上,而不是长在头上,她扭开水龙头。厕所门的插销缩了回去,从厕所门里走出来的是校长。他靠在阿迪娜身边,让自己出现在镜子中。他张开嘴。我牙疼,他对着镜子说。是的,校长先生,她说。他的臼齿是镶金的。应当说校长同志,他说。他的臼齿闪烁着黄光。西瓜的日子在男人的身上是南瓜的日子,阿迪娜心想。校长用一个熨烫得四四方方的手帕擦了擦嘴。最后一节课完后到我这儿来一下,他说,说完在阿迪娜的肩上摘下一根头发。好的,校长同志,她说。

    额头上的卷发在黑板上方闪亮,眼睛里的黑色在闪亮,截获从窗户照射进的光线。孩子们写字时胳膊肘儿在移动,作文题是收获西红柿。阿迪娜站在窗边的光线旁。农田在作业本里又长了一遍西红柿,农田是由西红柿和疣组成的。

    口袋揣雨蛙的女孩子念道:

    两个星期来,我们学校的学生一直在帮助农村的农民。我们班的学生帮助收获西红柿。在我们祖国的田野上劳动很幸福,很健康,也很有益。

    学校前面有一块四方形的黄草地,后面的住宅楼之间有一栋单独的房子。阿迪娜看着房顶上的长生草。房子的花园在宿舍楼的挤迫下,紧贴着房墙。葡萄藤把窗户爬得严严实实。

    早晨我起床时,口袋揣雨蛙的女孩子在朗读,我没有穿我的校服,而是穿上我的工作服。我没有带上作业本和课本,而是带上一瓶水,黄油面包和一个苹果。

    双胞胎中的一个在大喊黄油,用拳头砸长凳。

    一辆马车停在房顶长长生草的房子前,一个男人走下车,拎着一网兜面包,穿过花园,走进房子。他紧挨着房墙,走到葡萄藤后面。

    口袋揣雨蛙的女孩子朗读道,全体学生八点钟在学校门前集合,一辆卡车把我们送到农田。我们一路行驶一路笑声。农学家每天都在田边等我们。他又高又瘦。他穿一件西装,手很干净,好看,他很友好。

    但是他在昨天扇了你一个耳光,双胞胎中的一个说,马站在一辆空车前,马没有走动。这个你为什么不写,阿迪娜问。

    双胞胎中的另一个把头拱到凳子下,耳光的事情是不能写的,他说,他手里拿着一块奶油面包,将面包沾在作文上。

    口袋揣雨蛙的女孩子从辫子上拽下一个蝴蝶结,把辫梢咬在嘴巴里,哭了。

    那个男人带着空网兜穿过葡萄藤,登上马车。一个侏儒在学校前的草地上走过。他的红色汗衫在闪亮,他的手里拿着一个西瓜。

    女同志,口袋揣雨蛙的女孩子对阿迪娜说。

    校长的门的上方挂着一个壁钟,指针在检测师生到校和离校的时间。校长的头的上方垂挂着一绺额头上的卷发,还有眼睛中的黑色。地毯上有一块墨水的污渍,玻璃橱柜里摆放的是独裁者的讲话。校长身上有股香水和苦茎烟丝的味道。知道为什么喊你过来,校长说。他的胳膊肘儿旁有一朵被扭向一边的大丽花,花瓶里的水是浑浊的。不,阿迪娜说,我不知道。校长的眉毛锁得紧紧的,细细的,灰灰的。你对学生说过,他们可以吃西红柿,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因为西红柿是不允许带回家的。剥削未成年的孩子,这也是你说的。大丽花上方的光线中有一块灰。不是这样的,校长同志,阿迪娜说,她的声音很轻。校长跨过墨渍,站到阿迪娜的椅子后面。他的呼吸干燥、短促,他把手伸进阿迪娜的领口,顺着后背向下滑。不要说同志,他说,现在我们说的不是这个。

    她的后背僵直,她没有因为厌恶而弯下腰。我的后背没有长疣,阿迪娜的嘴在说。校长笑了。那好吧,他说。阿迪娜把后背靠在椅背上,他把手从衣服里抽出来。我这次不会向上汇报,他说。大丽花碰到了他的耳朵。没人相信你,阿迪娜说。她在红色的大丽花叶子上看见了西瓜的血。我不是这样的人,他说。他的汗味比混在香水中的烟叶还要重。他在梳头。

    他的梳子的齿是蓝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