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识地说慌

我们渴望成功,希望成功来得越快越好,我们无法等待,等待让人心焦不已。于是我们想把握现在的每一个机会,力争让成功发生在此刻。

我们无法忍受可能到手的机会白白失去,但我们又担心自己的实力可能不够,经验不足,无法取得别人的完全信任。

我们想起了一句话“事实胜于雄辩”,为了取得客户的信任,为了证明自己曾有的经验和实力,于是我们扩大了事实,无意识地说慌,说一些自己从没干过的事,说得象真的一样,想以此打动客户,拿到定单。当谎言一出自己的口时,尽管我们表现得那么镇定自若,但我们的内心却无比慌乱,生怕客户往深处发问,或打电话到那个假客户那儿求证事实。

我们好象骗倒了客户,取得了暂时的信任,(事实上很多时候客户已经感觉到你的谎言,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而我们却不知道我们败在哪儿。)但我们却骗不了自己,想象诺言揭穿后的后果,那种不安,那份焦虑深深地折磨着我们的灵魂。

我们并不是真的想说谎,否则就不会自责了。但我们却无意识地说谎了,仿佛是不由自主地说了,话一出口就无法收回,于是就得说出更多的谎言以证明它的真实性。说得越多,心里越没底,我们终于暴露了。

我们明明知道:即使没有这些经验,我们还是能能力把它做好。只是因为担心没有这种经验怕客户不信任我们,不敢让我们做。

于是我们不得不无意识地说谎,谎言说多了,慢慢地就习惯了,到后来说得象真的一样,连自己都为自己的辉煌历程而感动。说得人多了,语言的含金量就下降了,听谁的话都得打个问号,社会的交益成本提高了,这个社会变得越来越不可信了,人们活得就越来越累了,简单的事变成了无比复杂的事。

生活中为了自己的面子,我们也会无意识地说谎,想象出太多辉煌的成就,描绘梦想过却未曾实现的蓝图,以赢得别人的尊重和好感。我们总会担心有一天被人揭穿,失去的就不仅仅是面子。但我们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为那虚有的面子,不断地无意识地说谎。

其根源何在呢?

我们无法接受现在的自己。于是我们想方设法地去改变它。

我们忘了事物的自身发展规律,总是在寻找着捷径。我们的目的性太强,让过程变得太痛苦,于是只想尽快结束这痛苦的过程。

既然事物有它自身的发展规律,无法改变。如我们一定要改变之,只有通过其它手段:说谎。

这种手段有效吗?

一般来说都没有效果。有时产生短期利益了,日后却发现损失了长期利益,失去的远远大于以前得到的。

既然这样,就不必说谎,问题是这是无意识进行的,自己有时都无法控制住自己。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就这样扮演着一个谎言家。

“沉默是金”这成语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碰到马上要说谎的地方,我们可以尝试着保持沉默,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对方,给他们以信心,这也是我们无声地承诺:对自己的承诺,相信自己能,何况能力是因为需求而产生的。

我们也可以合理地转移话题,把话题转移到我们的强项上,我们就会说得很有底气,越说越自信,热情度越来越高,眼神中发出神奇的光彩,让客户深深地感动,对我们的能力深信不已。于是我们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了,学会了只争取自己该争取的项目,放弃那些与自己核心竞争力无关的项目。

我们找回了自己,真实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