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点符号的幽默


 

标点符号小巧玲珑,但作用很大,恰当的运用它能使语言幽默起来。

法国浪漫主义作家雨果的长篇小说《悲惨世界》脱稿后,寄给了当时颇有名望的一家出版社。一晃半年过去了,仍不见此书出版,雨果忍不住写信前去催问。信的内容十分精炼:“?——雨果。”出版社很快就回了一封信给他,雨果打开一看,不禁会心地笑了。原来来信的白纸上也只有一个标点符号:“!——编辑室。”不久,轰动文坛的《悲惨世界》便与读者见面了。这信被誉为“世界上最短的信”,这也是标点符号用得最精彩的一例。

雨果和编辑室的信,由于恰当地运用了标点符号,不仅把他们之间所要表达的意思完全表达了出来,而且构成了幽默。令人过目难忘,忍俊不禁。

明朝江南才子祝枝山喜欢给人家写对联。有一年除夕,他和书童走到一户员外家门口,忽然听到“哇、哇”的婴儿哭声。他略加思索,就从书童手中要过笔墨,顺手在大门上题了一副对联,上联是:“今年真好晦气全无财帛进门”,下联是“昨夜生下妖魔不是好子好孙”,旁边写:“祝枝山题”。

第二天早晨,员外打开门,一眼看见对联,读道:“今年真好晦气,全无财帛进门”,下联是“昨夜生下妖魔,不是好子好孙”。员外气得脸色发青,心想这是什么人,这样缺德呢?留心一看,旁边还有一行小字“祝枝山题”。他立即派人把祝枝山“请”来,厉声问道:“我和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为什么大年初一用这样不吉利的话来讽刺我呢?”祝枝山一听,笑得合不上嘴,他摇头晃脑地念道:“今年真好,晦气全无,财帛进门;昨夜生下,妖魔不是,好子好孙。”他问员外:“你不觉得称心如意吗?”员外早已心花怒放,立刻请他吃酒,向他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