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教授博弈 辩证法与放屁


 上课时,我放了一个屁———很普通的屁。既不很臭,当然也绝对不香。可怕的是,教授正在讲辩证法。
“请你自己对这个屁作一下判断,”教授说,“它好还是不好?” 

    我只得说:“不好。” 

    “错了,”教授说,“任何事物都由矛盾组成,有它不好的一面,肯定有它好的一面。” 

    “那么说它好也不对了?”我问。“当然。”教授说。“它既好又不好。”
 
    我只好认真看待这个严肃的问题,仔细想了想说:“这个屁既好又不好,但不好的一面是主要的,处于主导地位。”“错了。你是用静止的观点看问题。矛盾的双方会相互转换,今天处于主导地位一面,明天一定处于次要地位。” 

    我愣了好大一会儿,只得硬着头皮说:“我的屁既好又不好,既不好又好。今天可能不好,明天一定会好。今天可能很好,明天也许会不好。”教授听得直摇头,说:“这是彻底的怀疑论,不是辩证法的观点。” 

    就这样,仅仅因为放了一个屁,我就成了一个怀疑论者。 

    教授接着讲课:“辩证法的威力不仅在于能够轻而易举地驳斥任何观点,而且能够轻易地为任何观点找到理论根据。” 

    “可是我的屁就没有任何根据。”我抗议道。 

    “那是因为你没有找到,其实很简单,它是你肚子里矛盾双方对立统一的必然结果。” 

    我哑口无言。教授说:“下面我们不谈屁,谈一个更复杂的问题:一个西瓜,一粒芝麻,无论你怎样选择,都有理论基础。” 我赶紧说:“我要捡起西瓜,丢了芝麻。” 

    “很好。”教授说,“你抓住了主要矛盾,也就是说,你抓住了解决问题的关键。” 

    “那我就捡起芝麻,丢掉西瓜。” “先有量变,才能达到质变。你解决问题的顺序十分正确。” 

    “我既要西瓜,又要芝麻。” 

    “既抓住主要矛盾,又不放过次要矛盾。你是用全面的眼光看问题。”“我既要砸烂西瓜,又要踩碎芝麻。”“很好,你是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新事物就是对旧事物的否定。一切旧的事物必然灭亡。旧事物的灭亡是新事物产生的前提。” 

    “我既要吃掉西瓜,又要砸烂西瓜。既要捡起芝麻,又要踩碎芝麻。可是,只有一个西瓜,一粒芝麻,怎么办?”“你这才算对辩证法入了门,重要的是:矛盾的双方不仅对立,而且有它统一的一面。你吃掉西瓜当然有它合理的一面,但你要砸烂西瓜,也并非不合理。只有将二者统一,才能进入更高层次的斗争。” 
    我张口结舌,目瞪口呆:“可是,你并没有解决我的问题。” 

    教授笑着说:“辩证法有时候不解决任何问题,它的其中用途在于首先把人变成有学问的学者———如果还有人不是学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