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22.英国夫人

我的叔叔和姐姐回来了!

  叔叔从印度加尔各答。姐姐从英国。

  姐姐先到了叔叔的印度,再和他经西藏回到了家乡。他们下马,上楼,洗去尘土,吃了东西,我都没有轮上跟他们说一句话。只是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他们。叔叔那张脸叫我喜欢。他的脸有点像父亲,但更圆,更有肉,更多笑意。照我的理解,他不是什么都要赢的那种人。不想凡事都赢的人是聪明人,说老实话,虽然我自己傻,但喜欢聪明人。说说我认为的聪明人有哪些吧。他们不太多,数起来连一只手上的指头都用不完。他们是麦其土司,黄特派员,没有舌头的书记官,再就是这个叔叔了。看,才用了四根指头,还剩下一根,无论如何都扳不下去了。我只好让那很小指头竖在那里,显出很固执的样子。

  叔叔对我说话了,他说:“小家伙玩指头呢。”他招招手,叫我过去,把一个宝石戒指套在了那根竖着的手指上。

  母亲说:“礼重了,叔叔的礼重了,这孩子会把宝物当成石头扔掉的。”

  叔叔笑笑:“宝石也是石头,扔掉就算了。”他又俯下头问我:“你不会把我的礼物扔掉吧?”“我不知道,他们都说我是个傻子。”“我怎么看不出来?”父亲说:“还没到时候嘛。”这时,姐姐也对我说话了,她说:“你过来。”我没有马上听懂她的话,想是又到犯傻的时候了。其实,这不是我犯傻,而是她说自己母语时,舌头转不圆了。她完全知道那句话该怎么说,可舌头就是转不过来。她贪糊不清地说:“你过来。”我没有听清她要说什么。但看到她对我伸出手来,是叫我到她那边去的意思。在此之前,她给我们写的信口吻都十分亲密。就比如说我吧,她在信里总是说:“我没见过面的弟弟怎么样,他可爱吧。”再就是说,“不要骗我说他是个傻子,当然,如果是也没有什么关系,英国的神精大夫会治好他。”母亲说,小姐是好人,她要接你去英国。现在,这个好人姐姐回来了,说了句含糊不清的话,然后对我伸出手。我走到姐姐面前,她却不像叔叔一样拉住我的手,而是用手和冷冰冰的眼光把我挡住了。屋子里很暖和,可她还戴着白白的手套。还是叔叔懂她的意思,叫我用嘴碰了下她的手背。姐姐笑笑,从皮夹里拿出些花花绿绿的票子,理开成一个扇面,递到我手上。叔叔教我说:“谢谢夫人。”我问:“夫人是英国话里姐姐的意思吗?”

  “夫人就是太太。”

  姐姐已经嫁给英国一个什么爵爷了。所以,她不是我姐姐,而是太太,是夫人了。

  夫人赏我崭新的外国票子。都是她从英国回来,一路经过的那些国家的票子。我想,她怎么不给我一个两个金币,不是说英国那里有很漂亮的金币吗?我想,她其实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过去我想见到她。那是因为常常看到她的照片。看照片时,周围的气味是从麦其家的领地,麦其家的官寨的院子里升起来的。但现在,她坐在那里,身上是完全不同的味道。我们常常说,汉人身上没有什么气味,如果有,也只是水的味道,这就等于说还是没有味道。英国来的人就有味道了,其中跟我们相像的是羊的味道。身上有这种味道而不掩饰的是野蛮人,比如我们。有这种味道而要用别的味道镇压的就是文明人,比如英国人,比如从英国回来的姐姐。她把票子给了我,又用嘴碰碰我的额头,一种混合气味从她身上十分强烈地散发出来。弄得我都差点呕吐了。看看那个英国把我们的女人变成什么样子了。

  她送给父亲一顶呢绒帽子,高高的硬硬的,像是一只倒扣着的水桶。母亲得到了一些光亮、多彩的玻璃珠子。土司太大知道这种东西一钱不值。她就是脱下手上一个最小的戒指,也可以换到成百串这种珠子。

  叔叔后来才把礼品送到各人房间里。除了戴到我手上的戒指,他给我的正式礼物是一把镶着宝石的印度宝剑。他说:“你要原谅我,所有人里,你得到最少的礼物。小少爷的命运都是这样的。“他还问我,”孩子,喜欢自己有个叔叔吗?”

  我说:“我不喜欢姐姐。”

  他问我:“哥哥呢。”

  我说:“他以前喜欢我,现在不了。”

  他们并不是专门回来看我们的。

  他们回来时,汉地的国民政府和共产党都跟日本人打起来了。那时的中央政府已不在我们祖先去过的北京,而在我们不熟悉的南京。班禅活佛也去了那里;所以,我们认为国民政府是好政府。藏族人的伟大活佛不会去没有功德的地方。我的叔叔做从印度到西藏的生意时常到日喀则,伟大班掸的札什伦布寺就在那里。因为这个原因,他的生意也跟着做到了南京。叔叔还捐了一架飞机给国民政府,在天上和日本人打仗。后来,国民政府失去南京。叔叔出钱的飞机和一个俄国飞行员落到了一条天下最大的河里。叔叔是这么说的:“我的飞机和苏联小伙子一起落在天下最大的河里了。”班禅活佛想回西藏,叔叔带上资财前去迎接,顺便回来看看家乡。我看得出来,这时,就是父亲让位给他,他也不会当这个麦其土司了。当然,他对家里的事还是发表了一些看法。

  他说,

  第一,从争斗的游涡里退出来,不要再种鸦片了;

  第二,他说,麦其家已经前所未有地强大,不要显得过于强大。他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土司不会再存在多久了。总有一天,西部雪域要倒向英国,东边的土司们嘛,自然要归顺于汉人的国家;

  第三,在边境上建立市场是再好没有的想法,他说,将来的麦其要是还能存在,说不定就要靠边境贸易来获得财富了;

  第四,他带侄女回来是要一份嫁妆。父亲说:“我把她给你了,你没有给她一份嫁妆吗?”叔叔说:“要嫁妆时,她巴不得再有两三个有钱的老子。”父亲说:“看你把她教成什么样子了。”叔叔笑笑,没有说话。姐姐的表现叫一家人都不喜欢。她要住在自己原来的房间,管家告诉她,这房间天天有人打扫,跟她没有离开时一模一样。但她却皱着鼻子,里里外外喷了好多香水。她还对父亲说:“叫人给我搬台收音机来。”父亲哼了一声,还是叫人搬了台收音机给她。叔叔都没想到她居然从那么远的地方带了电池来。不一会儿,她的房间里就传出怪里怪气的刺耳的声音。她把收音机旋钮拧来拧去,都是这种声音。叔叔说:“你省省吧,从来没有电台向这个地方发射节目。”“回到伦敦我就没有新鲜话题了。”她说,”我怎么出生在这个野蛮地方!”土司愤怒了,对女儿喊道:“你不是回来要嫁妆的吗?拿了嫁妆滚回你的英国去吧!”

  哥哥闻讯从北方边境赶回来了。说来奇怪,全家上下,只有他很欣赏姐姐,在我们面前做出这个英国夫人才是他真正亲人的样子。可亲爱的姐姐对他说:“听说你总去勾引那些村姑,一个贵族那样做很不体面。你该和土司们的女儿多多往来。“哥哥听了,哭笑不得。好像她不知土司的女儿们都在好多天骡马的路程之外。并不是有月亮的晚上一想起,拾腿就可以走到的。

  他恨恨地对我说:“麦其家尽是些奇怪的人!”

  我想附和他的意见,但想到他把我也包括在内就算了。

  姐姐回来一趟,父亲给了她整整两驮银子,还有一些宝石。她不放心放在别的地方,叫人全部从地下仓房里搬到了四楼她的房间里。

  父亲问叔叔说:“怎么,她在英国的日子不好过吗?”

  叔叔说:“她的日子好得你们不能想像。”叔叔说,“她知道自己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才要这么多银子,她就是想一辈子过你们想都不能想的好日子才那么看重那些东西。”

  父亲对母亲说:“天哪,我不喜欢她,但她小时候还是讨人喜欢的,我还是再给她些金子吧。”

  母亲说:“反正麦其土司种了几年鸦片,觉得自己比天下所有人都富有了。”

  土司说:“她实在长得像她母亲。”

  土司太太说:“金子到手后,她最好早点离开。”

  叔叔说:“你们不要心痛,我给她的东西比你们给她的东西多得多。”

  姐姐得到了金子后,就说:“我想上路了,我想我该回去了。”

  土司太大说:“夫人不再住些时候?”

  姐姐说:“不,男人离开女人久了,会有变故的,即使他是一个英国绅士。”

  他们离开前,姐姐和哥哥出去散步,我和叔叔出去散步。瞧,我们也暂时有了一点洋人的习惯。哥哥有些举动越来越好笑了。大家都不喜欢的人,他偏偏要做出十分喜欢的样子。他们两个在一起时,说些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我和叔叔散步却十分愉快。他对我说:“我会想你的。”

  我又一次问他:“我真是个傻子吗?”

  叔叔看了我半晌,说:“你是个很特别的孩子。”“特别?!”“就是说,你和好多人很不相同。”“我不喜欢她。”叔叔说:“不要为这事费脑子了,她不会再回来了““你也不回来了吗?”叔叔说:“我会变成一个英国人吗?我会变成一个印度人吗?不,我要回来,至少是死的时候,我想在这片天空下合上双眼。”第二天,他们就上路走了。叔叔不断回头。姐姐换了一身英国人的白衣服,帽子前面还垂下一片黑纱。告别的时候,她也没有把那片黑纱撩起来一下。姐姐就要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家乡了。倒是父亲还在担心女儿的未来,他问叔叔:“银子到了英国那边,也是值钱的东西,也是钱吗?”

  叔叔说:“是钱,到了英国也是钱。”

  姐姐一直在跟叔叔谈论一路将经过些什么样的地方。我听到她一次又一次问:“我们真会坐中国人的轿子吗?”

  叔叔说:“要是你愿意就坐。”“我不相信黑衣服的汉人会把一座小房子抬在肩头上走路。”哥哥说:“那是真的,我坐过。”叔叔说:“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路上有土匪。”姐姐说:“听说中国人害怕英国人,我有英国护照。”

  说话时,他们已经到了山口上,我们在这里停下来,目送他们下山。姐姐连头都没回一下,叔叔不断回头对我们挥动帽子。姐姐他们走后,哥哥又开始对我好了。他说,等他当了土司,要常常送姑娘给我。

  我傻乎乎地笑了。

  他拍拍我的脑袋:“只要你听我的话。看看你那个塔娜,没有屁股,也没有胸脯。我要送给你大奶子大屁股的女人。”

  “等你当上土司再说吧。”“那样的女人才是女人,我要送给你真正的女人。”“等你真当上土司了吧。”“我要叫你尝尝真正女人的味道。”我不耐烦了,说:“我亲爱的哥哥,要是你能当上土司的话。”

  他的脸立即变了颜色,不再往下说了,但我却问:“你要送给我几个女人?”“你滚开,你不是傻子。”“你不能说我不是傻子。”这时,土司出现了,他问两个儿子在争什么。我说:“哥哥说我不是傻子。”土司说:“天哪,你不是傻子,还有谁是傻子?”未来的土司继承人说:“那个汉族女人教他装傻。”土司叹息一声,低声说:“有一个傻子弟弟还不够,他哥哥也快变成傻子了吗?”哥哥低下头,急匆匆走开了。土司脸上漫起了乌云,还是我说了许多傻话,才使他脸上又有了一点笑容。他说:“我倒宁愿你不是傻子,但你确实是个傻子嘛。”

  父亲伸出手来,抚摸我脑袋。我心里很深的地方,很厉害地动了一下。那个很深很黑暗的地方,给一束光照耀一下,等我想仔细看看里面的情景时,那光就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