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还没到宿舍区门口,市长李高成就听到了一片喧闹声。

  当小车开进宿舍区,面对着黑压压的人群,他估摸了估摸,至少也有七八千人,甚至更多!

  李高成有些茫然地呆在车里,良久没能动一动。他怎么也没想到竟会有这么多人!这到底是怎么了?就仅仅是因为没有工资没钱花了吗?

  怎么会!

  他突然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假如这些人要是全都涌到街上去,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面对着这么庞大的人群,他知道不能开着车往里闯了。他必须下车走进去,走进工人们里边去。

  胸口一阵揪心的疼痛,腿肚子阵阵打颤,几乎让他挪不下车来。秘书吴新刚及时地扶住了他,轻轻把他搀下车来。

  他感到秘书吴新刚的两只手也在猛烈地抖着,他瞅了瞅秘书有些发白的脸,顿时也感到茫然起来。他突然感到自己竟是这样的虚弱无力,同时又是这样的孤立无助。平日里,他常常为自己所拥有的权力和威势感到暗暗吃惊而又觉得不可思议。而今夜,面对着这无数的人头,却让他感到原来那些所谓的权力和威势竟是这般的脆弱和不堪一击。

  他真的能说动这么大的人群吗?他又如何能让这么多的人全都信服自己?

  这行吗?有没有这个可能?

  他感到自己心里越发没底了。

  “市长,咱们还进去吗?”耳边传来秘书小吴轻轻的又有些不安的探问。

  他怔了一怔,一下子清醒了。我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缩手缩脚的?眼前的地方不是你曾工作了好多年的地方吗?眼前的这些工人不是你曾朝夕相处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工人吗?这才几年功夫,怎么就会有了这么多的戒心和疑虑?怎么就会变得这么生分了?到底是你变了还是工人们变了?如果你真的问心无愧,又如何会变成这样?

  “什么话!咱们是干什么来的?怎么能不进去!“李高成顿时振作了起来,有些发狠地说道,“走!跟在我后边。”

  也闹不清是谁第一个发现市长李高成的。先是有人惊呼了一声,而后便有好多人喊叫了起来。等到一阵雷鸣般的喧嚣过去后,数千人的场地上便陡然一下子静了下来。静得只剩下了一片呼吸声和凌晨刺骨的寒风声。

  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群,眼前人群的无数只眼睛也静静地看着他。

  刺眼的路灯把广场照得一片煞白。他突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激动,从人们的眼光里,他看到了一种信赖和期待,甚至还带有一种尊重和感激。没有怨恨,没有愤怒,更没有仇视和敌意。刚才的那种紧张和不安似乎一下子全都不复存在了。

  “大家好!我是李高成,听说咱们厂里有了事,我特意赶来看看大家!“

  站在最前头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职工嗓音发颤地嚷了一声:

  “李厂长,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会来呀!”

  一句李厂长,几乎把李高成的眼泪给拽了出来。他觉得这个老职工是这样的面熟,但怎么也想不起他曾是干什么工作的,更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了。他紧走两步跑过去,一把拉住老人的手,嗓音也有些发颤地说:

  “老人家,是我!我是李高成,听说你们要进城找领导,我听说后,想了想,觉得还是我先来见见大家好。”

  “你来了就好,来了就好。”老人的眼里顿时湿润了,“李厂长,你如今是市长,我们找你不容易呀。大伙找过你好多次了,别说进你的门了,就是连市政府的大门我们也进不去呀!”

  “我这不是已经来了吗,以后你们要是有什么事,都可以直接来找我。我的秘书也在这儿,我说话是算数的。大家只管放心就是。“李高成说得非常诚恳,态度也一样非常真诚。

  “别他妈的再日哄人啦!我们要是不准备去,你这个当市长的会来吗!“人群中突然有个人像是在挑动似地喊了一声。

  “就是呀!到这会儿了还说这些废话大话!“

  “就让他给大伙说说,他今天到这儿到底要干什么,到底是什么目的!是要阻止我们进城,还是想来处理我们!“

  “说实话,我们根本就不想找你!我们这回进城也不会找你!我们要找就找市委书记,找省委书记!你跟他们本来就是一伙儿的,我们从来就没相信过你!“

  李高成有些发愣地站着,只觉得头“轰“的一声大了起来。当这么多年市长了,从来还没有人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他喝斥他。放下的那颗心一下子又提紧了,好一阵子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紧张地回忆着,是不是刚才有哪句话说错了?要不为什么仅仅只说了两句,就让大伙的情绪一下子全变了?

  “不要嚷!不要嚷!谁也不要再嚷啦!大家就先听听李市长的!等市长说完了,大家再说也不迟呀!“

  人群前边一个老干部模样的高个子,回过头去像维持秩序似的使劲朝人群嚷嚷着。

  人群很快又静了下来。

  “大家听着!李市长连夜赶到这儿,就是要听听大家的想法和要求。”秘书吴新刚大声地给人们解释道,“李市长要是有什么别的目的,他还会只带着我一个人来吗!李市长赶来之前,还再三对你们公司领导讲,大家不管有什么意见和问题,任何人都可以直接同市长对话。市长还给他们说了,立刻把公司公安处的所有人员全部撤走,决不准跟群众有任何对立情绪……”

  吴秘书的话还没有讲完,人群里“哗——“一声便再度骚动混乱起来。

  “你骗人!全是胡说八道!你们从来都是明一套暗一套,就会日哄我们老百姓!“

  “你让市长跟我们说!他到底是怎么跟那些公司领导说的!“

  “公司的领导刚在喇叭上讲过,说市里的领导马上就到,说我们如果还是执迷不悟,将会受到严厉的处分和制裁!凡是领头闹事的,绝没有好下场!不管是什么人查到谁就是谁!你们跟那些当头的那样说,跟我们这些老百姓又这样说,你让我们怎样才能相信你们!“

  “你们现在就到附近看看去,看看那些保安处的人撤了没有!要是撤了我们马上全都回家去!“

  “你们根本就没有一句实话,如今你们当官的都一样,有几个是好东西!”

  “把那个哄人的秘书轰下去!让市长给我们讲!“

  “李市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先把这个问题给我们讲清楚!“

  “让市长讲!”

  ……

  李高成再一次发愣地呆在那里,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突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愤怒,原来是这样!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公司的领导们对群众竟会这么讲,居然同他的原意截然相反!

  简直就没法让人相信!

  但你又不能不信,好几千人都异口同声地这么讲,莫非这几千人都这么商量好了的在骗你?而这仅仅只是在不到20分钟里发生的事情,谁会有这么大的组织能力?谁又会有这么大的威望和鼓动力?这有可能吗?

  而如果这些领导真是这么讲的,那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拉大旗,做虎皮,想把群众吓回去?或者是借机想把一些人整一整?但不管怎么做,都太可气太愚蠢太不像话了。

  这个经理郭中姚,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是这样的水平!莫非是给吓怕了?闹晕了?或者是把自己的本意给领会错了?抑或是在电话里把话给听错了?但这又怎么可能?

  而让他心里感到极为震撼、极为痛心的是,在中阳纺织集团公司这个地方,干群关系怎么会紧张到这个地步!真让人难以置信,这里的领导怎么还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开展工作!还怎么当领导?还怎么领导得下去?在这样一个大公司里,究竟还会有多少人听他们的?

  他不禁又想到了市委书记杨诚不久前给他说过的一句话,杨诚在同他商量中纺的班子问题时曾对他说过两次,中纺的群众对现在的领导意见很大,这个班于应该考虑换一换了。

  “请市长讲话!”

  “市长为什么不吭声呀!”

  “没法说了是不是!敢不敢把你们背后讲的那些给大伙说出来!“

  “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嘛!”

  “李市长有胆量就把你的指示亮出来!”

  ……

  一阵群情激昂的呼喊声,使他一下子清醒了。

  他突然明白现在根本不是核实这些事情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他的原意原原本本地给群众重复一遍。当时怎么讲的,现在就怎么讲,一点儿也不能含糊,一点儿也不能更改。即便会引起麻烦,也绝不能隐瞒。

  但几乎就在同时,人群中突然猛烈地骚动起来。在一阵狂呼乱喊中,就像在人群中杀开了一条血路似的,冲出了一队人马。由公司近一百多个保安人员护卫着,总经理郭中姚、党委书记陈永明、副总经理吴铭德、冯敏杰等几个公司的主要领导,气喘嘘嘘、神色慌乱地向他跑了过来。郭中姚一见了李高成,几乎连眼泪也掉下来了。

  “李市长,我们按你的吩咐,都在老干部中心等着。没想到他们会把你们拦在这儿,更没想到他们会围攻你们。“郭中姚一边说,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和眼角的泪水,一李市长,这些你都看到了,他们真的是撇下心要闹事的,我们……”

  “同志们!全体职工们!大家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就在这当儿,公司党委书记陈永明大声地对群众喊了起来。”大伙听着,李市长连夜赶来,就是为了解决咱们公司的问题的。大家都知道,李市长很忙,而且身体也不好。大家一定要平心静气……”

  人群中一片混乱嘈杂,似乎根本没有人听他的,也没有人在乎他在讲什么,其实人们也根本听不到他在讲什么。相反有好多人呼喊着要把他轰走:

  “一边去!让他走开!我们不想听他说!“

  “你那一套我们早听够了!你算什么!走!这儿没你说话的地方!“

  “我们就要听市长的!李市长,请你站出来跟我们对话!“

  ……

  站在一旁的副总经理冯敏杰猛然跳到附近的一个台阶上,好像忍不住似地对人群喊道:

  “市长来了你们还这样,还有没有一点儿组织性纪律性!你们这样围攻谩骂市长,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你们考虑过后果没有!这样做像话吗……”

  冯敏杰的话很快就被一片喝斥和骂声给淹没了。

  “滚下来!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

  “冯敏杰!要脸不要脸呀!咋还有脸往高处站!“

  “把那个腐败分子拉下来!让他滚开!“

  “操你妈!”

  “滚!”

  ……

  面对着群众的愤怒和谩骂,李高成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他这个市长此时此刻要是同这几个人搅和在一起,或者要是被群众认为自己同他们是一伙的,这个乱子可就真的闹大了,说不定马上就会闹得不可收拾。他必须马上站出来,要讲实话,要讲真话。特别是要立刻澄清事实,化解群众的误解。

  首先他指示公司公安处的所有保安人员立刻全部撤离现场,就是附近也不准逗留。公司的领导除了郭中姚一个人外,其余的也立即全部离开这里,各国各家,等候通知。今天来这儿就是要直接同职工们对话,而不是来跟公司领导对话。让公司的领导离开这里,职工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完全不必有任何顾虑。有问题的说问题,有意见的谈意见,即使是检举揭发、上访告状的事情也完全可以在这里说。如果有人打击报复,不管是什么人都可以直接到市政府找市长面谈。

  最后,他给群众照实讲了一遍刚才在电话里对郭中姚讲的那些话,一点儿也没遗漏,一点儿也没回避。说完了,他又让郭中姚给大伙讲,他刚才在电话里讲的是不是这些话。

  郭中姚立刻对群众说道,李市长在电话里确实是这么讲的。至于刚才公司的广播里讲的那些,是播音员在编稿子时临时加上去的,具体是怎么加的,谁让加的,是根据什么加的,回去一定立刻查清楚,肯定会给大伙一个圆满的交待。

  当总经理郭中姚说完后,李高成也立刻让他离开了。

  这时李高成面前的人群早已增大了许多,至少有近万名职工拥挤在宿舍区这块不算大但也绝不算小的场地上。

  这个庞大的人群此时突然静得出奇,也不知道是市长的话感动了大家,还是市长的举动再次赢得了大家的信任,近万双眼睛都默默地盯着这个又瘦又弱的市长李高成,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走动。

  李高成的眼睛顿时又湿润了。

  这些人太信赖他李高成了,太信任政府了,也大信任这个国家了。

  他突然想起了当初自己入党时的誓言,今生今世,一定要全心全意地为老百姓谋福利。对党,对人民,永远要忠诚,永远也不要辜负她们对自己的期望,面对着老百姓,要永远说实话,做实事……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