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等代表们的发言终于全部结束之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李高成揉了揉发木的太阳穴,直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笔记本上记了大半本子,整个手指头都有些失去知觉了。他没想到会记了这么多东西,他更没想到工人们竟会讲了这么多东西。

  大大小小居然提出了上百个问题,列出了整整21条罪状!

  他真的没想到,就是做梦也决不会想到。假如公司的领导们真有这些事情,不用说别的了,只要有其中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就足以把他们全部开除党籍、逮捕法办!

  尤其让他感到困惑的是,这些代表们的矛头所指,绝不仅仅只是一个两个领导干部,而是整整的一个班子!整整的一个团体!不仅包括总经理一级的厅级干部,而且还包括处一级科一级的领导干部。也就是说,在现有的这些领导干部里边,尤其是在主要干部里边,大多数都是有问题的干部!并且都是有着严重问题的干部!

  集体腐败!

  不知为什么,在他的脑海里,竟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词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去想。

  他不能相信,也真的无法相信。整整的一个班子,怎么能全部变坏了?这可能吗?当初他在中纺的时候,他们都是多好的干部啊!在那样困苦的环境里,在那般艰辛的日子里,他们都经受住了考验。实践证明他们确实是一批好干部,至少在品质上完全可以证明他们都是好干部。然而这才有多长时间,他离开中纺满打满算也就是几年啊,这些干部怎么就一下子全变坏了?就算是变坏又怎么能变得这么坏,坏得又这么多?

  但面对着会议室外的近两万工人,面对着会议室里一百多位职工代表,他又感到这么多的人决不可能没有任何缘由和证据地一齐对自己说谎话、说气话、说毫无边际的假话和诬陷人的话!

  当然,他还没有去核实这些问题,他也还没有找公司的领导解释这些问题。这真的还仅仅只是一面之词。

  然而有一点则是完全可以肯定的,这些事情绝对是发生了的,事实也绝对是存在的。就看最终怎样能把问题解释清楚,怎样能让人们真正了解到事实的真相。

  所以他还必须立刻完成另一件事情,那就是一两天内,听听公司里这些领导们的汇报和交待。对这些问题,至少先得给他这个当市长的一个明确的说法。

  但眼下面对着这一百多名职工代表,还有眼巴巴地等着他说话的站在会议室外的近两万名职工,他必须先给大家一个明确的态度、一个明明白白的说法。否则他真的对群众交待不了,他也真的无颜离开这里。

  他讲了四点。

  一、市委市政府对中阳纺织集团公司目前的状况一直是非常关心的,市委市政府和大家的心情一样焦急。即便是在1995年年终和元旦过后的这一段最繁忙的日子里,领导们也连续好几次专门研究中纺的问题。对这一点大家要有信心,一定要相信政府。政府绝对不会丢下中纺不管,也绝对不会丢下中纺的工人不管。我们共产党的政府,过去依靠的是工人阶级,现在依靠的是工人阶级,将来也一样依靠的是工人阶级。只要是共产党的天下,这一点就决不会动摇。

  二、大家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大家的做法我是不赞成的。动不动就成群结伙地去市委、去省委,这会给社会上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印象?这不仅损害了政府的形象,同样也损害了中纺的形象,更是损害了咱们工人阶级的形象。政府并不是解决不了中纺的问题,而是怎样才能更好地解决中纺的问题。集体上访、几百人聚集在省委市委门口,其实是一种没有信心的表现。我今天这些话并不是想批评大家,也没有批评大家的意思。我希望大家以后再也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和做法了,大家有难处,政府也一样有难处,在眼下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齐心协力、同心同德,只有这样才会同舟共济、渡过难关。

  三、对中纺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作为一个市长,我感到非常内疚和惭愧,同样我也负有很大的责任。说实话,这几年,尤其是当了市长后的这段日子里,我对中纺的关心确实不如以前了,感情也确实有些淡漠了。今天我来中纺,听大家说了这么多心里话,让我既感到震动又感到激动。我没想到大家对中纺的感情会这么深厚,对中纺的前途会这么关心。这么多的工人和干部,上下几代几十年如一日像自己的家一样爱护这个公司,心疼这个公司,打心底里丢不下这个公司。这真不容易,也真了不起!我想,这才是我们国家真正的最可宝贵的财富!只要能拥有这份财富,我们就不会有过不去的难关,就不会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冲这一点,我这个当市长的就远远不如大家!所以今天凡是来到这个地方的职工干部,都是好样的!冲着这一点,我向大家表示敬意,我给大家鞠一躬!

  他听到了代表们一阵热烈的掌声,同时也听到了会议室外的一阵热烈的掌声。

  接着,他讲了最后一点。

  “第四点,对大家今天讲到的问题,我已经全部记了下来。我要把它全部带回去,我要详细地给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和市委常委们进行汇报……”

  讲到这儿,他突然发觉自己讲不下去了。他听到了一种像山呼海啸般的喧腾声,从会议室外铺天盖地地扑了进来。他不禁愣了一愣,那一刹那间,他还有点不明白那是什么声音,但当他看到眼前的这些代表们全都站了起来向他鼓掌时,他立刻就清楚了,这是近两万名职工的掌声和欢呼声!这是真正的鼓掌和欢呼,也是发自内心的欢庆和喜悦。这些年他已经很少听到这种掌声和欢呼声了,他再次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震颤和激动。他讲了那么多,也许唯有这一句才让人们感到他讲的是真话,是他们真正想听的话!

  掌声和欢呼声持续了足有十几分钟,这山呼海啸般的喧腾声震撼了中纺的整个宿舍区。

  李高成此时的情绪也不禁被调动了起来,他有些慷慨激昂地接着讲到:

  “大家提到的这些问题,有些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已早有所闻,有些则是根本不知道的,包括我自己也是第一次听说。当然,对这些问题,我们还要进一步去核实、去了解、去调查。不管事实究竟如何,也不管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要确有此事,那我就一定尽快征求市委市政府领导的意见,让他们很快拿出一个决定来,派出工作组、调查组,对中阳纺织集团公司的所有问题进行一次全面、彻底、严肃的核实和清查!查出什么问题就是什么问题,查出谁就是谁!绝不姑息,绝不手软……”

  李高成又一次无法讲下去了,雷鸣一样的掌声和欢呼声再次淹没了他。又是七八分钟后,他才接着讲到:

  “不过,我还要向大家声明一点,我刚才只听了大家的意见,我还没有听公司领导们对这些问题的解释。所以我听完了大家的,还要听听他们的。看他们是怎样说的,又是怎样想的。我现在对大家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大家能相信我,绝不要有什么顾虑和想法。刚才从大家的意见中我已经听出来了,很多人都认为中纺现在这个班子曾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我的人。因此也就认为我会偏袒他们、保护他们,甚至会给刊们开后门、会为他们开脱罪责。对这一点,我以我的人格和良心,以我的党籍给大家保证,我不会!绝不会!过去不会,今天不会,今后也永远不会!我也许会有许多缺点,但我李高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这一点大家还是应该了解的。不管是谁提拔起来的人,也不管他跟我是什么关系,只要他变坏了,堕落了,腐化了,那他就已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我李高成决不会为一些腐败分子而玷污我一生的名誉!我要是同腐败分子沆瀣一气、穿一条裤子,那我不也成了腐败分子了吗!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我李高成也许会犯错误、会做错事,但我决不会变成一个腐败分子!今朝今世,不管我在什么位置上,也不管我干什么事情,我都要对得住我的良心!我都要对得住生我养我的老百姓……”

  在春雷一般的轰鸣声中,他终于结束了自己的讲话。也许他后面的许多话,在海啸一样的掌声欢呼声中,有好多人根本就没有听到。但这一切似乎已经对人们无所谓了,人们想听的只是他的情绪、他的态度、他的立场、他的语气。人们渴望的并不是他究竟讲了多少,而是渴望着他终于讲出了什么。

  这,也许就是人心所向、民心所向。

  面对着这一片欢呼声和掌声,他对中纺的那种久违了的感情,似乎一下子又回来了,他的决心也一下子下定了。中阳纺织集团公司的事情再不能往下拖了,他要排除一切干扰,认真地再管一管中纺的事情。这样大的一个企业,这么多的职工和干部,如果老这么一拖再拖下去,将来垮了的可就不只是一个企业本身,它的连锁反应和社会影响都将会是重大和久远的。

  有着这样的职工和老百姓,还有什么不好解决和解决不了的事情?仅仅就是这么几句话,仅仅就是这么一个还根本算不上。还远远谈不上兑现的允诺和表态,就让这成千上万的工人们沸腾了起来,在他们的掌声和欢呼声里饱含着多少信任和企盼。我们不能再这么一次一次地冷落工人们的心了,当人们的热情和忠诚最终像坚冰一样彻底冷却和凝固了后,我们还会再听到这样的掌声和欢呼声吗?若是到了那时候我们才醒悟了过来,极可能已经是太迟太迟了,而我们付出的代价也极可能是惨重的,极可能是现在的十倍、百倍、千倍!

  是的,现在还真不算迟。一切都还有时间,一切都还来得及。

  当他走出会议室,在冬日的阳光里出现在群众面前时,掌声和欢呼声再次像火山喷发一样地呼啸而来。围观的工人们一个也没走,一个也没离开。整整一天一夜的寒风和折腾,并没有在他们脸上显出一丝一毫的困倦和劳累。他们满是灰土而又冻得发红的脸上,布满了激动和热望。许多老工人的眼里都湿漉漉的,像看着久别的亲人一样眼巴巴地盯着他。很多人都似乎想走上前来同他握握手,同他说两句心里话,但又好像这中间有着一种看不见的隔膜,让人们无法走到他的面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