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青苹果娱乐城”果真好气派!

  霓虹灯和装饰灯所闪耀出来的斑驳陆离的色彩,使这座城堡似的娱乐城显得分外神秘而又妖娆淫靡。也许正是这种气氛,才会吸引了这么多客人。

  “青苹果娱乐城”的位置确实非常好。

  它坐落在市里的繁华地带,但却又是个相当清静的区域。它生意之所以会这么好,大概跟这一点很有关系。

  客人确实很多,尤其是那一个个的包间小歌厅,生意更是好得出奇。刚刚过了六点钟,就已经没有位置了,一拨一拨的人都坐在大歌厅里等候,于是大歌厅的生意也一样非常好。饭店的生意同样相当不错,基本上是满的,包间还得预订。尤其让李高成想不到的是,消费一次几乎得花几百元的桑拿浴,生意竟也是那么好!那些大腹便便、顾盼自雄的款爷和老板,那些衣着华丽、颐指气使的夫人和小姐,竟然纷至沓来,可谓门庭若市!

  然而不知为什么,李高成突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心疼。面对着这座如此豪华艳丽、美仑美奂的娱乐城,浮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中纺的那道锈死了的车间大门!面对着这些轻世傲物、高视阔步的男男女女,让他联想到的则是伫立在冰天雪地上的上万名连工资也发不了的中纺工人!

  他不知为什么竟感到鼻子有些发酸。

  据说现在时兴的已经是一条龙服务:跳舞、吃饭、桑拿、唱歌、打牌,从下午开始,可以一直玩到凌晨。消费一次,平均每位开支在千元以上!如有特殊需要,则会更多!

  这一次的消费几乎就是一般工人两个月的工资!如果请的是十个人,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一次的消费就是一个工人两年的工资,或者是十个工人两个月的工资,或者是二十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

  二十个工人不吃不喝整整劳动一个月,才能换来这一次的消费!

  究竟是劳动力不值钱了,还是钱不值钱了?

  这些人的钱又是从哪儿来的?

  国家的企业、工厂,有那么多都在举债、亏损!数以万计的工人正在失业、没有工资!贫困线以下的人口在急剧增多,然而银行的储蓄金额却在飞速增长!这就是说,穷人越来越多,钱也越来越多,那么,这些钱都到哪儿去了?

  究竟是谁在大量地攫取鲸吞着国家和人民的财富?

  眼前的这种畸形消费又是谁促使它膨胀和发达起来的?

  当然这也是一种社会的需要。发展是因为社会的需要,有需要才会有发展,这是人人皆知的常识。但维持工人们的最基本的生活要求,不也一样是一种更为迫切的社会需要吗?国有企业货真价实、物美价廉的国货产品,不也一样是人们所企盼所需要的吗?同私营企业相比,国有企业里对工人所能体现出来的最大限度的公平和公正,不也同样是我们这个国家最为需要的吗?尤其是社会的稳定和共同富裕不也一样是国家和人民长久的需要吗?然而为什么这种需要却无从发展,甚至有越来越萎缩的趋势,而像眼前这种需要却会如此蓬勃兴旺、蒸蒸日上?

  李高成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作为一个拥有数百万人口的省会市市长,你是在问谁?问别人,还是应该问你自己?这不是你的一方之上吗?这不是在你的权力范畴内吗?

  还有最最要命的一点,如果眼前这个富丽堂皇、只为富人服务的娱乐场所确实是停工停产、工人领不到工资、企业欠债数亿元的中阳纺织集团公司兴建经营的话,那不论是对工人、对企业、对国家,还是对他这个市长,都将是一个天大的讽刺!而如果这个专为富人效力服务的地方还是他这个市长的内侄在经营的话,那么你这个市长当得可就太可悲、太可恶、太阴险、太虚伪了!

  几乎可以这么说,国有企业的亏损和不景气,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因为你的存在!

  如果这是在欺骗的话,你就是骗子的后台。如果这是在犯罪的话,你就是罪犯的帮凶!

  你说你根本不知道这回事,那则更是你的失职。谁都会认为你所说的这些都是骗人的谎话、鬼话!连杨诚都有些不相信你说的话,老百姓要是知道了又有谁会相信你!

  李高成僵直地站在“青苹果娱乐城”门口,不禁越想越气,越想越恨,只想得两眼发黑,浑身发抖。

  他早已不再怀疑杨诚那些话的真实性,他之所以来这儿,无非是为了再证实一下,他那个胆大包天的内侄如何会把这么大的事情瞒了他这么久!如果内侄敢这么大胆,敢这么放肆,敢这么有恃无恐,也就是因为内便有一个硬后台,那就是他的老婆吴爱珍!

  秘书吴新刚默默地站在市长背后,虽然李高成什么也没给他说,但他也好像意识到了一定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

  尽管跳跳舞、唱唱歌,如今在一些人眼里似乎已经成了衡量一个干部是否开放的时尚,但像这种地方,李高成是从来也不来的。

  他看不惯。

  并不是因为他太死板、不开明,实在是因为他受不了歌厅舞厅的那种氛围和情调。

  在工人堆里生活了几十年的他,似乎有一种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在约束着他、控制着他。他实在无法面对这样的一个事实,这用汗水、血水换来的金钱能像流水一样哗哗哗地随着时间往外流,当数以千万计人口的生活水平还在贫困线以下时,我们这些人民的公仆到这样的地方来消费是不是太奢侈、太放纵、太堕落了?

  他没有这个脸。

  他默默地朝大门里走了进去。

  门口的保卫人员可能是外地雇来的,也可能是很少看电视的缘故,一下子拦住了其貌不扬、只披着一件军大衣的李高成:

  “请问,吃饭还是找人?”门卫一副彬彬有礼的口气,但在这种彬彬有礼的口气里,却分明地表现出了一种冰冷和蔑视:这不是你呆的地方,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找人!”李高成陡然生出一腔愤怒。

  “找谁?”门卫对李高成的愤怒似乎无动于衷,一点儿也不在乎。

  “找你们经理!”

  “经理不在,请你一会儿再来……”门卫好像有意在戏弄他,不想让他进去。

  “那就请你马上给他打电话!告他说有个姓李的老家伙在门口等他,请他十分钟内滚到这儿来!”李高成怒不可遏。

  这时候秘书吴新刚也已经护在了市长前面,正颜厉色地告诉门卫立刻把他们的经理找来。也许到了此时,门卫才感到了事情好像有点不妙,在李高成和吴新刚脸上瞅了两眼,有些不安地走进玻璃门内去打电话。

  一个电话打了足有五六分钟,打着打着,门卫把电话搁在一边又跑出来问:

  “我们经理说了,你叫什么名字?”

  “……你告给他,来了一看就知道!”李高成简直气得七窍生烟,差一点就要破口大骂起来,真是个混帐东西。

  电话又打了有三四分钟,门卫才走出门来,虽然态度好了一些,但说话仍然是一副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的口气:

  “我们经理说了,你们要是吃饭,就先进去吃饭。要是想玩儿,那就随便找个地方先玩玩,经理让我想办法给你们安排。但他这会儿过不来,他这会儿正在外边忙着呢,等忙完了,就来看你们。”

  秘书吴新刚正想上去跟这个门卫说话,被李高成拦住了:

  “跟他说没用,正好我也想到里边看看,咱就等他一会儿。”

  “什么东西,狗眼看人低!”吴新刚气也不打一处来。

  吴新刚这么一骂,李高成的气反倒消了一些。这个门卫的眼光和态度,其实是最真实的,他一点儿也没有给你隐瞒什么。在他的眼里,这几根本就不是你这样穿着和打扮的人应该来的地方。这个地方本来就是富人的去处,穷人你来这儿干什么?你来得起吗?像你这一没权、二没钱的样子,披着一件泛白的旧军大衣,脸上干瘦干瘦的没有一点儿气派,又没有前呼后拥的威风和气势,想想这地方怎么会让你进来?世界上的事本来就是各为其主,这地方雇了人家来,人家就得为这儿服务,你生人家的气根本就没有道理。你骂人家狗眼看人低,说不定人家还要骂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什么样的人还想到这儿来混!

  其实在你市政府的门口不也一样吗?不也一样得盘问来盘问去,不打电话不登记,能让他就这样进去吗?

  再说,这个门卫的态度和举止,毕竟还是彬彬有礼,显得颇有点绅士风范的。比起市政府门口的那些警卫来,也不见得能差到哪里去。

  不过他突然觉得他来到这儿,就好像来到另一个地盘和国度似的。这种感觉也许有些滑稽,但确实是真真切切的。在你所领导所管辖区域的公共场所里,突然冒出一个连你都进不去的地方,这是不是才是惹你生气的最根本的原因?

  而且这里边的头头正是你的内侄子!

  折腾了十几分钟才让他走进去的地方,给他的第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这个地方居然会有这么多的女人!

  各种打扮的女人,各种服饰的女人,各种各样的女人。尽管是隆冬季节,但这里的女人穿得却是这么少,这么薄,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又是这么近。比肩接踵、项背相望,那一个个浓妆艳抹的面孔几乎能贴在你的脸上,那一双双热辣辣的眼神直勾勾地一眼不松地盯着你,刚一走进楼道,一股热烘烘、湿漉漉的暖流和一种廉价香水的气味便扑面而来。

  “先生,你需要服务吗?”

  “先生,需要小姐吗?”

  “先生,是不是需要两个唱歌的?”

  “先生……”

  ……

  赤裸裸地毫不掩饰地在叫卖着自己。在这个地方似乎并不存在羞耻和下作,只要有钱,只要给钱,青春和肉体,灵魂和良心,一切的一切都可以作为商品来交易。

  李高成不禁感到一阵阵脸红耳热,他并不只是为这些人而感到羞耻,更多的则是为自己而感到羞愧,在自己所管辖的区域里出现了这样的地方,真让他难以抬得起头来!

  “喂!吃饭还是玩玩?”正在他沉思遐想的当儿,门卫的一声大大咧咧的叫唤,几乎让他吓了一跳。

  李高成略一思考,随口说道:

  “先唱歌,要个好点的歌厅,再找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妞!”

  门卫有些吃惊地看着李高成,半天也没回过神来,也许他根本没想到这个一身穷酸气的小老头居然有这么大的胃口!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原来这真是一桩大买卖!正像三陪小姐们所说的那种行话:没想到原来这是一盘大菜!门卫的脸上顿时由阴转晴,谄媚满面,笑容可掬地又问了一声:

  “烟酒水果要不要?”

  “当然要,有什么好东西一块儿都给我上!”

  “好好,您老稍等,我这就去,我这就去,马上就安排马上就安排。”一眨眼间,门卫便已经不见了。

  李高成瞅着秘书吴新刚张口结舌、万分吃惊的样子,朝他摆了摆手说:

  “今天你只管跟着我就是了,什么话也不用说。”

  没有多久,门卫就安排好了一个很不错的歌厅。有套间,有超大荧屏,有环绕立体声,甚至还有卫生间、有浴室!

  李高成别说没见过这样的歌厅了,就是听也从来没听说过!

  居然还有带卫生间、带浴室、带套间的歌厅!

  一下子就进来了4个小姐,可能是门卫嘱咐过的缘故吧,新过来的一个带小红帽子的男侍,用一副非常谦恭的态度问道:

  “先生,你看这几个小姐可以吗?”

  “不行!”李高成拉长着脸,稍稍看了一眼眼前的这几个小姐,便一下子拒绝了,“再找几个来。”

  很快就又送来了四个小姐,但还是被李高成一口拒绝了。

  前后拒绝了四拨,一直拒绝到可能是歌厅的领班也跑了过来,忙不迭地给李高成做工作:

  “哎哎,老先生,您究竟想要什么样的小姐么?”领班的“口才”确实相当不错,说起话来非常有诱惑力,“您老大概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还真的摸不着您老的口味和喜好。比方说,您老是想要高头大马型的呢,还是想要小家碧玉型的?是想要文静贤慧的呢?还是想要活泼性感的?是想要年轻一些的呢?还是想要老辣一些的?”

  “你看呢?”李高成的脸越拉越长,连看也不看这个领班一眼。

  “老先生,依我看,你就一样来一个如何?”领班的话听上去要多淫亵有多淫亵,但脸上除了那种谦恭外,却依旧看不出任何表情来,就好像早已习惯了这种交谈和交易方式,一切都显得那么老练和程序化。

  “那就听你的,就由你安排好了。”李高成说到这儿,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领班,显得很欣赏地问道,“喂,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姓马,名字叫六六,马六六。”领班越发显得谦恭起来。

  “多大了?”李高成继续问道。

  “28啦。”

  “结婚了么?”

  “结了,孩子都两岁了。”

  “听你的口音挺熟的,哪儿人呀?”

  “新县人。”

  新县!李高成心里不禁一惊,妻子的老家也正是新县!紧接着他又问道:

  “新县哪儿的?”

  “吴家沟的。”

  吴家沟!正是妻子老家的那个村!李高成顿时有些痛苦地呻吟了一声,看来这绝不会仅仅只是个巧合。末了,他又问道:

  “原来是干什么的?”

  “省纺校毕业的,后来分配到中纺,干了几年技术员,就到这儿来了。”

  “你在中纺干过?”李高成不禁又吃了一惊,“哪一年去的?”

  “1991年去的。”

  “喔,1991年……”难怪小伙子不认识自己,那会儿他已经离开了中纺。他像松了口气似地又问了起来,“在中纺干了几年?”

  “四年零七个月,去年10月份走的。”小伙子好像对这个刻骨铭心的日子记得清清楚楚。

  “就因为中纺停产了?”

  “是。”

  “你是个中专生,离开那儿不可惜么?”

  “那么大一个纺织公司整个都要完了,我这么一个人又有什么可惜的?中纺大学生就有一两千呢。”小伙子依旧无动于衷地说道。

  然而就这么一句话,李高成对小伙子的鄙夷和憎恶顷刻间便全消失了。

  农村来的,一个小中专生,已经结了婚,还有了孩子,为了生活,他可以做出任何事情来。也许在金钱面前,他没有任何选择。

  “先生,您要的姑娘我们给您选齐了,您看行吗?”小伙子一句仍然是那么谦恭和老练的话语,把李高成从沉思中拉回到现实中来。

  几个齿白唇红、花枝招展的年轻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亭亭玉立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行了,就这么着吧。”李高成随便扫了一眼,摆摆手说道。

  几个姑娘一听,立刻就像几只蝴蝶一样,翩翩然在李高成和吴新刚身旁一边坐了一个。

  靠得那么近,那种廉价的香水气味是那样的浓烈。

  “先生不喝点酒吗?”一个身材颀长的姑娘依偎在李高成身旁故意拿腔拿调地说道,但李高成立刻就听得明明白白,这姑娘肯定是本地人。

  “喝酒?你能喝酒?”李高成有点吃惊地问道,也就是在这时候,他发现眼前的这位姑娘年龄已经不小了,而且极可能她已经不是姑娘了,因为李高成分明地看到,姑娘眼角上的鱼尾纹已经很深很深。

  “哎呀先生说话真有意思,只要你高兴我就喝嘛。”“姑娘”继续在拿腔拿调地表演着。

  “你能喝什么酒?”李高成心里要多腻歪有多腻歪。

  “当然是XO啦,贵是贵点,可喝起来舒服,就看先生你肯不肯,舍得舍不得啦。”

  原来是要喝XO!这种洋酒李高成喝过几次,他从未感到有什么好喝的地方,但却贵得怕人。没想到到了这种地方,小姐居然要喝这种洋酒!不过想想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这本来就是供人取乐的地方,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钱人到这儿来是为了高兴,小姐让你高兴是为了让你掏钱。各取所需,就这么回事。小姐点贵的,要多的,当然就是要让你多出钱。你花得越大方,小姐的收入和回扣自然就越多。所以在这种地方,除了钱,一切都是假的,就像小姐脸上的皱纹一样,你根本用不着奇怪,也同样用不着生气。

  想到这儿,李高成再次挥挥手,一点儿也不客气地说:

  “那就XO!”

  没有多长时间,歌厅里茶几上便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吃食:水果、香烟、饮料、茶水,当然还有那两大瓶子怪头怪脑的XO。

  李高成略略看了一眼茶几上的帐单,一杯茶水15元,一筒饮料18元,一盒硬盖中华66元,一盒硬盖玉溪88元,一盒极品云烟169元,一瓶干白葡萄酒488元,一瓶最低档的XO,要价竟是3888元!他粗粗算了算桌子上现有的东西,至少已经在8000元以上!

  这还没有开始唱歌,这还没有开始喝酒,这还不算几个小姐的服务费和小费!

  如果再算上晚上必须的一顿饭,如果还有别的什么项目,只怕两万元也打不住。

  两万多元可以干什么呢?

  在农村里差不多可以娶一房媳妇,可以买到几十头牛,可以买到十亩地整整一年的收入!可以让一百个失学儿童再重新走进课堂!在中纺可以让二百个工人领到一个月的生活费!

  然而在这儿只需半个晚上就全没了。

  一方面是一种极度的奢靡,一方面则是一种极度的暴利。

  李高成再次感到心疼了,并不是因为今晚的这种消费价格,而是因为深感自己所亲手制定的政策、规定的失败和毫无作用,尤其让他痛心的是,连法律在这儿也同样是失效的。为了遏制暴利,市政府三令五申,红头文件不知下了多少,而且对这种行为法律条文上一样也写得清清楚楚,但几乎就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这种明目张胆的暴利行为却是如此的猖獗和放肆!甚至堂而皇之、白纸黑字地写在价格表上!

  是谁给的他们这种胆量?

  这个“青苹果娱乐城”如果确实是你这个市长的内兄在这儿开的,即便是你这个市长不过问、不打招呼,即便是你这个市长假眉三道地推说自己不知道,或者就像你现在一样确实根本就不知道,那这儿的情况也同样会跟别的地方大大不同。即便是出了天大的事情,一样会什么事情也没有。

  因为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你内兄开了这么大的一个娱乐城,你这个当市长的会没有支持、没有帮助,这个地方会没有你的影响。如果你要是说你不知道,只怕谁也会认为你是在装孙子!即便三岁的小孩也不会相信你!

  真是跳进黄河也别想洗清自己!

  几个小姐非常熟练快捷地打开酒瓶,紧接着又要过几个大杯子来,哗哗哗的一人倒了大半杯子,两瓶酒就已经没多少了。

  “先生,认识你很高兴啦,这杯酒就算我敬你啦。”身旁的另一个小姐同样是一副拿腔拿调、嗲声嗲气的嗓音,不过李高成听得出来,这位小姐确实不是本地人。

  两位小姐也不管他喝不喝,话刚说完,就拿起自己的杯子在他的杯子上撞了一下,然后一仰脖子,大半杯酒刹那间一多半没了!

  直看得李高成目瞪口呆。

  简直就像喝白开水一样!

  像这种洋酒,酒精的度数其实是很高的,尤其是后劲很足。两位小姐像喝白开水一样地喝它,如果不是酒量特大的缘故,那么剩下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由于消费利润的回扣所致。也许为了那5%、10%、甚至20%的回扣,小姐们会不顾一切的。仍然是因为钱。来这儿本来就是为了钱,所以礼义廉耻在这儿也就没有任何市场。何况这种拼命挣钱的狂热也一样是会感染人的,就像饿怕了的乞丐猛然见到被抛撒到地上的大把大把的金钱一样,也许处于一种下意识的举动,会让他不顾一切地扑上去。

  两瓶XO很快便被喝得精光。

  这次没等他吩咐,小姐们便下了命令,让再拿两瓶来。

  这就是说,已经一万多块钱被消费掉了,还不到半个小时!

  几杯酒喝下去,小姐们早已是酒酣耳热、醉眼朦胧。

  “……先生,唱歌呀还是跳舞?”不知是确实是喝多了,还是趁着酒劲,身旁的小姐们越来越显得放荡不羁。李高成身旁的两个小姐几乎都紧紧地贴在他身上,劝酒的时候,小姐的脸都蹭在了李高成的脸上。

  李高成身旁的吴新刚显得更是狼狈不堪,被两个小姐围攻得简直没有任何招架之功。李高成见这个样子,便对身旁的一个小姐说道:

  “你就陪陪我们那位先生跳跳舞吧。”李高成知道吴新刚的舞跳得还可以,只要一跳起来,也就知道怎么应付了。当身旁的小姐去跟吴新刚跳起舞来后,李高成又让吴新刚那边的两个小姐一块儿唱了起来。一时间,自己身旁只剩了一个小姐,正是那个身材颀长,年龄已经很不小了的小姐。

  “小姐,听你口音好像就是市里的?”李高成轻轻问道。

  “……嗯?你,你咋知道的?”她分明喝得多了,脸色胀成紫红,说话也已经有点语无伦次。

  “多大了?”

  “……多大?你怎么……就不懂规矩,女,女人是不能问年龄的……你知道不知道?”

  “你家在哪儿?”李高成竭力不让自己的话音带有任何感情色彩。

  “……才不告诉你呢!”小姐可能以为身旁的这个老头对她真的有了意思,动作和说话都越发放肆了起来,“你要是想干……你只管干就是了,咋问来问去像个查户口的……”

  “干什么?”李高成有些发愣。

  “干,干什么……你们这些男人,不就是要在外边寻欢作乐么?到这儿来不就是要干那事……告给你……你要是让我一个人跟你走,一晚上这个价就行了……”她颤巍巍地伸出五个指头,在他眼前晃了晃,“你要是想……想让我们两个一块儿跟你走,至少也得……这个价。”她的那只手摇摇晃晃地连着翻了三下,“你要是让……让大家一块儿跟你走,那就再加,加一倍好了。你,你要是想在这儿……干那事,一次这个数就行……”她伸出指头来在他眼前晃了晃,也没看清是两个指头还是三个指头。

  “在这儿!”李高成大吃一惊。

  “那套间里头就有……两用沙、沙发,很方便的。我……我是看你这个人还够意思,都给你说的是最低价……不骗你的。”小姐的话赤裸裸地越来越没了分寸。

  “……你们怎么敢这样!”李高成直觉得脑子越来越大,他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看你,你,你们这些老头儿,差不多都,都这样……又想当,又想立……想找年轻的,又怕出事儿。我告你,咱这地方是最……最保险的地方,你,你就别担心会出什么事……你知道咱们这儿老板的后台有多硬,根本没人敢在这儿管事……吓死他!你知道吗……市长!你就不看看……这里的生意多红火……我说的都是实话,你根本用不着怕,就算有人来,也没人抓……抓我们,只要我们一说,我们是中纺的女工,公安局的二话不说……立,立刻就把我们放了……”

  “原来你也是中纺的?”李高成再次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震颤。

  “我,我哪儿是中纺的……公安局来了我才说是中纺的,她们几个……才是中纺的,她们都是。我们这儿的小姐差不多都,都是中纺的……你这老头子是怎么了?老这么问来问去的,你要……就快点,是不是,你……不行了……”

  此时此刻的李高成似乎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了,整个脑子里已经成为一片空白。

  中纺的贷款,中纺的女工,中纺的技术员……

  这一切对他这个市长来说,不只是一个天大的讽刺,也同样是一个天大的耻辱!

  在他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半死不活的庞然大物,在这个庞然大物身上爬满了一只只又肥又大的寄生虫,它们都用嘴死死地咬在这个庞然大物身上,满嘴是血,摇头晃脑,暴戾恣肆而又贪得无厌。这个庞然大物一天天地正在削瘦、正在走向死亡,而那一只只寄生虫则一天天地正在成长、正在强壮、正在渐渐变得肥硕无朋……

  你的消逝意味着它们的存在,而它们的强壮则意味着你的灭亡。是你用你的肌体培养了一群你自己的掘墓人,它们正在用你自己提供给它们的能量在一步步地将你击败,将你埋葬!

  尤其让他感到恐怖的是,如果真要到了那么一天,很可能会没有一个人留恋你、怀念你,因为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咎由自取,你活该!

  他们正在借用你的手摧毁着你的政权!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铁一般的事实!

  几十年、几百年后,后辈的人们将会怎样来看待你们呢?又将会怎样地来评说你们?

  人们会不会把这一切当做一场笑料来谈论和评价你们?

  ……

  他听到了门被突然撞开的响声。

  幽暗的灯光下,一个他极想看到又极不愿意看到的面孔渐渐地凸现在他的眼前:是这样的熟悉,又是这样的陌生。

  一点儿也没错,出现在歌厅门口的正是他的内侄吴宝柱。

  这个吴宝柱也正是这个“青苹果娱乐城”的总经理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