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几十年了,这还是第一次。

  爆发得是这么激烈,而且没有任何可以调和的余地。

  他没想到自己的反应会这么强烈,他也知道自己有些过火,但就是忍不住。

  他同样没想到妻子的反应也会这么强烈,而且会把话说得那么绝情绝义。

  “你这一套我早就听腻了!几十年了,我早就受够了!”

  原来是这样!她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真没想到。

  她听腻了什么?是指我平时说的那些话么?太虚伪、太傲慢,还是太没有人情味了?或者是嫌大道理讲得太多了?她居然忍了几十年!而且早就忍够了!

  剧烈的痛苦让他止不住地呻吟起来,他慢慢地让僵直的身体弯了弯,使劲地坐了下来。当他坐下来的时候,他才发现浑身抖得是那样厉害。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就因为你比她大了十几岁,从一开初就什么也由她说了算,宠惯了,也就宠坏了,于是家里的一切都由她自己作主,渐渐地也就不把你放在眼里了?

  他本来是想好好地同她谈一次的,和风细雨、情真意切地把所有的事情都谈开,同时也把自己的想法和对她的看法全都毫无保留地说出来。他一定要给她说清楚,也一定要她意识到,她走得实在有些太远了,这样下去也实在太危险了。同时也还要问问她,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她要瞒他?莫非他不是她的丈夫吗?已经二十多年的夫妻了,为什么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然而今天晚上这一架,一下子便把一切都表露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原来这几十年的夫妻关系,却只是羊质虎ぁ⑿橛衅浔恚粗皇墙鹩衿渫狻苄跗渲校【故钦饷吹拇嗳酰饷吹男榧伲饷吹牟豢耙换鳌?

  是自己轻看了妻子,还是妻子轻看了自己?

  妻子当初嫁给自己的时候,是不是就觉得自己是个好胡弄的人?不,不!那时候自己究竟拥有什么?有家产还是有官位?有金钱还是有权力?她究竟想胡弄自己什么?自己比妻子大了门岁,妻子又是那么的漂亮,两个人又同是中专生,妻子当时的位置比自己还好,那时候的李高成不就只是个技术员、只是个车间副主任么?她当时看中的究竟是自己的什么?

  是啊,那时候的吴爱珍在那么多的追求者里头为什么就只看中了你?

  不就是因为你老实、善良、忠诚、可靠?

  除此而外,那还有什么?是因为你比她老了11岁?是因为你又黑又丑又干又瘦?是因为你那个中专学历的技术员?还是因为你那个整天累得又脏又臭的车间副主任?

  连你自己的孩子也说你们俩看上去根本就不般配,可见你的外部条件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当时自己介绍她入党时,根本想也没想过这个单纯、善良。美丽、可爱、活泼、欢快的姑娘有朝一日会成为自己的妻子。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清纯的姑娘,在成为自己的妻子之后,在成为一名市长的夫人之后,却会变成了一个连自己也不能相信、连自己也快不认识了的如此世故的女人!

  是社会的变化让人改变了,还是地位的变化让人改变了?

  容貌还是那么俏丽、性情还是那么娇柔、嗓音还是那么清脆的妻子,朦朦胧胧浑浑沌沌之中,给他的感觉似乎跟二十年以前的那个姑娘并没有什么两样,而这么多年来,他好像仍然一直沉浸在这种朦朦胧胧、浑浑沌沌的感觉里。然而就在今天晚上,就在这几十分钟的时间里,就像当头一棒一下子把他敲醒了时,才发觉眼前的这一切同他所想象的竟是这样的判若云泥、天悬地隔!他们之间居然横隔着这样一条深深的鸿沟!

  妻子的卧室里传来了一阵阵压抑不住的哭泣声,这哭声就像刀子一样一下下刺在李高成心上。

  不是内疚,也不是心疼,而是对他的一种深深的苛责。

  她在哭什么呢?

  看她说得多轻巧,多随便,多么的心安理得、恬不为怪,“……虽然不算多,都算下来也差不多有个二百来万……还有些别的,都是些有影没影的事情,到时候还得看看保险不保险……这可是人家钞万山一个人悄悄塞给我的,谁也没让看见。总共是30万,去年的等到了明年再给补上……”

  这要有多少钱!

  只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数字就将近三百万,而每年30万红利的本金又会是多少?加上三年的红利,再加上那些有影没影的、保险不保险的,又会有多少?

  除了这些,还会不会有别的什么仍在瞒着他?

  就他这么一个市长,就他这么一个市长夫人,这才用了多长时间,就让他这个“从来也送不进礼”的领导干部几乎拥有了接近八位数字的金钱和资产!

  一想到这个数字,顿时就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当初毛泽东主席挥泪枪毙那两个轰动全世界的大贪污犯时,那才有多大的数额?

  如果把这个数字放到那时,枪毙你一百次也够了!

  可她居然说这些钱干干净净,没有一个子儿是脏的。她还是反贪局的局长!检察院的副检察长!

  如果现在就让反贪局正式立案来审查她,她能把这一切解释清楚吗?你究竟凭了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聚敛了这么多钱财!

  你解释得清楚吗?

  这干净得了吗?每一个子儿上都沾满了铜臭和血腥!

  大批的工人失业,无数的国有企业面临困境,还有那么多的国有企业在不断地破产,为国家为老百姓劳累了一辈子的离退休职工连最起码的生活费也领不到,在政府和国家经历着如此严峻考验的时刻,而你这样拥有着国家权力的领导干部却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为暴富,这是个什么性质的问题!想想你在老百姓的眼里又会是个什么东西!

  就算眼下你会成为一条漏网之鱼,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三十年之后,还逃得过去吗?

  你手里的不义之财,将会成为你终生的隐患和你心头至死挥不去的噩梦!

  你将永远不再拥有平静和安宁。

  你真糊涂,真糊涂!糊涂得让人可怜,让人可憎。

  小保姆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把撒落在地上的钱重新放在了箱子里,轻轻地合上,轻轻地放在饭桌一旁。然后又轻轻地把刚才一同撒落在地上的那一摞子材料悄悄地放在他的身旁。

  他默默地一声不吭,默默地一直这么坐着。

  眼前的一摞子皱巴巴的东西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这不就是刚才那些劳模们送给他的那份材料吗?

  那些劳模们说了,他们的心里话都写在上面了,有时间你就看看吧。知道你忙,就不多打扰你了。

  其实你整天都忙了些什么?每天除了开会还是开会,屁大的一个事,也要请你坐在主席台上,千篇一律的方式,千篇一律的面孔,千篇一律的讲话,千篇一律的气氛。“……我们尊敬的李市长今天能在百忙之中参加我们的会议,是对我们最大的鼓舞和支持!下面,我们就请李市长作重要讲话……”然后拿上事先写好的稿子,照本宣科地念上一遍,接下来又是不冷不热的掌声,又是一套虚得不能再虚的表白:“……刚才,李市长给我们作了非常及时和极为重要的指示,大家回去以后,一定要认真贯彻……”如果还有市委书记在,那就再加上市委书记,他就得排在第二位;如果有省长、省委书记在,那他就得主持,由他来进行那一番虚得不能再虚的表白:“省长和省委书记在百忙之中……”“省长和省委书记给我们作了非常及时和极为重要的指示……”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有时候一天甚至得赶上好几趟这样的会,都是非常重要,都是非常需要,都是必须要领导参加。于是,领导们就这样一天天地忙得晕头转向而又不可开交,在文山会海的“百忙之中”,一年一年的就这么重复交替过去了。其实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忙了些什么,眼前又正在忙着什么。也许正是在这种“百忙之中”,失业率越来越高,大中企业越来越亏损,不正之风越来越蔓延,群众的不满也越来越多……

  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推倒这一切,忙一些确实应该忙的事情?

  眼前的字迹渐渐地映入了自己的眼帘:

  李市长,我们都知道您真的非常忙,一个管着几百万人的市长,怎么

  会不忙呢。所以我们真的不忍心打搅你。这么多年了,我们也从来没有打

  搅过您。但这一次不同,您不管有多忙,也一定在百忙中管管中纺的事。

  李市长,我们以全公司全体劳模的名义请求您,中纺的问题千万不能再无

  人过问、再这么无限期的拖下去了。李市长,真的不能再拖了,确实是不

  能再拖了。情况太严重了,群众的情绪也太大了,再拖下去,真的会很危

  险,真的会闹出事来的。

  李市长,你是我们的老厂长,中纺的情况你应该是了解和熟悉的。即

  便是这些年不熟悉了,不了解了,只要你一来,只要你一了解,一切就立

  刻会清清楚楚的。许许多多的事其实就是明摆着的,一问一调查马上就明

  明白白。工人们都说了,中纺的事不是管得了管不了的问题,而是有人管

  没人管的问题,问题再大也不怕,怕的就是没人管。工人们说了,共产党

  要是连工人的事也不管了,那还能叫共产党吗?工人们的话说得是难听了

  些,但大伙的心里其实是向着共产党的啊。

  李市长,请您一定再到我们—人们中间走走吧,到我们工人们中间好

  好了解了解吧。许许多多的工人一年多都没领到一分钱的工资了,大伙真

  的快撑不下去了,日子过得实在太艰难了。李市长,我们这些劳模都做过

  保证,就是再穷、再苦、再困难,也绝不向国家伸手。但那些工人们的日

  子真的是太困难了,许许多多一家子几代都在中纺工作的家庭,真的连年

  也过不去了,还有许许多多的工人连看病的钱也惜不下,得了什么病都只

  吃止疼片……

  李市长,大家都是相信你的。虽然有好多人都说你已经变了,现在当

  市长的李高成已经不是过去当厂长的李高成了,但我们都不相信。我们相

  信你不会变。因为在中纺大多数工人的心里,至今还记着在1989年那场风

  波中,你在厂大门口给涌上门来的数千名学生所说的那番话……

  我们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你那时的样子至今历历在目,就像刚刚发

  生过一样……

  眼泪在李高成的眼里越来越多,终于像两条小河一样哗哗哗地奔涌而出,他真没想到工人们还记着这个,还会对他这样的信任。

  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老百姓最讲良心。

  一切仿佛都刚刚发生在今天。

  数千名情绪激昂的大学生拥挤在中阳纺织厂大门口,呼声、吼声一浪冲过一浪,他们要冲进中纺来,他们要说服工人同他们一道上街游行,一道去市委市政府,一道去省委省政府。

  紧闭的铁门摇摇欲坠,数十个保卫科的人员眼看着就要挡不住了。

  一个紧急电话打过来,二十分钟后,他便从市政府的办公室里赶到了中阳纺织厂。

  他没有任何选择,因为他那时还兼着中阳纺织厂的党委书记,他的厂长职务也刚卸任了没多久。

  他坐车从后门开进了厂里。他大致问了问情况,没有开会,也没有找任何人出主意。他明白,在眼前的这种情况下,面对着这严峻的局面,他必须当机立断。

  五分钟后,他一个人从办公大楼里走了出来,径直朝大门口走了过去。

  厂里的许多干部职工劝他不要过去,你是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那些气冲牛斗、满腔愤怒的大学生们的,面对着一大片犹如烈火轰雷的年轻人,你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他想了好半天,最终还是去了。

  他当时真的别无选择。他对干部们说,只要是人,只要他们在此时此刻还有正常的思考能力,就应该能说服了他们。

  他那时比现在还瘦,个子比现在也似乎更矮。

  走到大门口,他让人搬了一张桌子,直挺挺地站在了桌子上。

  然后他让人把大门打开。

  数千学生一下子涌了过来……

  他喊了一声——事后人们才对他说,他那时的一声喊,声音真大、真亮!数千学生面对着他这一声大喊,立刻就静了下来。

  “同学们!我就是这个中阳纺织厂的厂长兼党委书记!你们能不能先听我说几句?”也许是被他的一种气势威慑住了,也许是被这个其貌不扬的一点儿也不像领导的干部给吸引住了,也许是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个场面,学生们反倒一下子愣住了。好久好久,那么多的学生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他。

  “……你们提出的口号不就说要反腐败、反‘官倒’吗?你们来这儿要工人们跟你们出去,不也是要工人们一块儿跟你们反腐败、反‘官倒’吗?……”“

  这时下边有几个人大声喊了起来:

  “你要是反对就是支持腐败、支持‘官倒’!”

  “一听你说话就知道你也是个腐败分子!”

  “你敢不敢当着我们和工人的面,说说你自己有没有腐败行为!”

  “打倒‘官倒’!打倒腐败分子!”

  ……

  这时候涌过来的工人也越聚越多,一边是数以千计的学生,一边是成千上万的工人,中间的桌子上站着的则是他这个又瘦又小的李高成。

  “那好!既然你们有这个意思,那我今天就当着你们和工人们的面,先说说我自己!”李高成神色自若,俯仰无愧,一副顶天立地的气概,“我叫李高成,今年47岁,1975年入党,祖父,父亲、岳父、外祖父全是农民,祖宗三代都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我在纺织系统干了二十多年,5年技术员,8年基层干部1980年调到中阳纺织厂当了副厂长,1982年当了中阳纺织厂的党委书记兼厂长。你们刚才不是有人说了吗,‘你敢不敢当着工人和学生们的面,说说你自己有没有腐败行为!’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我李高成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绝不会有!我在这个厂干了10年,当了8年党委书记和厂长,我没有私自安排过一个工人,调动过一个干部!对厂里的纺织品,我没有私下批过一两棉票,一尺棉布!厂里盖了几十栋大楼,几十个车间几十个分厂,我没有私下批过一根钢材,一袋水泥!我当了这些年干部,没有安排过一个亲戚进厂!我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现在都还是农民!我的内兄内侄现在也都还是农民!我的侄子外甥现在也都还是农民!10年来,在我手里转了几百个非农户口,但我可以问心无愧地告诉大家,我没照顾过一个关系,没有转过一个亲戚!我还可以毫不含糊地告给你们,我当了十年干部,除了工资,我没有往自己的口袋里装过公家的一分钱!工厂里盖得最大最好的宿舍,我从来也没分给过自己!如果不信,就请你们问问我身后的这些工人们!如果我说的不是真话,如果有一个工人说我在撒谎,那就请你们从我身上踩过去!”

  黑压压的人群一片寂静。

  良久,才有一个学生突然跳上桌子,对着工人大声喊道:

  “他根本就是在撒谎!现在哪儿还有这样的干部!工人兄弟们,请你们一定不要相信他!他肯定……”

  这位学生突然说不下去了,他所面对着的一眼望不到头的工人队伍里,猛地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呼声:

  “李书记没有撒谎!”

  “李厂长真是个好厂长!”

  “请你尊重我们的厂长!”

  “我们相信他!你没有资格这样评论我们的厂长!”

  “胡说八道,你不在我们这个厂,你知道什么!”

  “……”

  这个学生好像无法相信似地再次大声喊道:

  “他真有他说的那么好吗?他真是个好厂长吗?”

  下边又是一阵浪潮似的回声:

  “他比他说的还好!”

  “他是个好书记!”

  “他真是好厂长!”

  “……”

  那个学生仍然有些不死心地喊道:

  “你们真的拥护他吗?”

  山摇地动的回声压倒了一切:

  “我们拥护他——”

  “我们真的拥护他——”

  “……”

  学生们在这一片巨大的声浪中终于撤走了。

  临走时,那个跳上桌子的学生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

  李高成顿时泪流满面。

  为学生们的理解。

  为工人们的选择。

  而这一切,在这么多年以后,在他快要忘却了的时候,工人们却还记得这么清楚。

  他突然明白了摆在他面前的一个严峻的事实:

  现在,真正是你该选择的时候了。

  几乎在这一刹那,他也明白了自己所必须作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