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到了班上,李高成才知道省委常委会仍然没有结束。

  坐在办公桌旁发愣,仍然沉浸在同女儿见面时的情绪里。

  由于司机等着,他什么也没给女儿说,女儿也什么都没问;但看得出来,女儿的情绪非常糟。她只问了一句,妈妈在家吗?

  他如实说他不知道,说他刚刚出院,在家里呆了还没有两个小时。他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然后给妈妈打个电话,请她赶紧回家,告她说这也是爸爸的意思。

  梅梅一声不吭,然后跟着帮她拿东西的保姆头也没回地走进家去。

  他望着女儿的背影嘱咐了一声,梅梅还是头也不回,一声不吭。倒是保姆小莲转过身来看了他两眼,像是代替梅梅似地应了一句。

  他本想转回家去跟女儿谈谈,想了想,还是走出了家门。

  跟女儿说什么,又怎么说?

  他还没有想好,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女儿的脾气和性格他清楚,宠惯了的孩子,倔强而又任性,却又没有任何承受能力。她还太小,刚刚19岁,真的还是个孩子。

  下午想想再说吧。

  但此时坐在椅子上,他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他慢慢地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妻子的电话。他想给妻子谈一谈,不管有什么分歧,多大的矛盾,但为了孩子,就把这一切都暂时放下吧。尤其是梅梅,她还太小,在这样一个美好欢乐的节日里,就尽量的多给孩子一些美好和欢乐吧。

  只响了两下,电话就通了。

  “请讲。”一个女人的声音。他愣了一愣,没听清楚是不是妻子的声音。

  “反贪局吗?”他问。

  “是,请讲。”这回听清楚了,没错,是妻子的声音。

  “……我是李高成。”他犹豫了一下说。

  “……”对方一阵沉默。

  “……喂?”他觉得对方好像没听清楚。但紧接着便听到吧嗒一声,电话便被对方挂断了。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他的脑子里再度成了一片空白。

  她不接电话。他本想在BP机上告她一下,但想了一阵子,还是没呼她。

  随她去吧。

  办公室里很静,这跟平时电话不断,门外总也是等着一大堆要见他的人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只有几个可参加可不参加的会议安排,可能因为知道他病了,也就没人再来苦苦邀请。

  没人来找,没会参加,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了。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好可笑,原来平时的忙都是被动的忙,一主动起来,反倒不知道该忙什么了。

  这就是你这个堂堂的市长每天真实的工作写照?

  正这么胡思乱想着,办公室里便闯进来一个人。他不禁吃了一惊,没打招呼怎么就径直进来了,不过紧接着也就明白了,原来秘书吴新刚还没来。

  分管工业的副市长郭涛。

  郭涛也同样吃了一惊的样子,大概他没想到李高成会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

  “……李市长!你在那,我还以为办公室里没人那。”郭涛嗓门总是很亮。

  “坐吧。”李高成指了指沙发。

  “找你几天了,身体好啦?”郭副市长有点心事重重、语无伦次。

  “我也正想找你呢。这些天,市里企业和工厂的情况怎么样?”

  “还好。昨天有皮革厂的几十个老工人在市委市政府门口坐了半天,希望年前能给他们补齐今年的退休工资。”

  “解决了?”

  “解决了。不过李市长,我不知道那天我们从中纺慰问回来后,你是不是会有一些新的想法。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对国有企业的改革我们是不是估计得太乐观了一些?李市长,我担心的是,要是再这么一天一天地糊弄下去,迟早会闹出大乱子的呀。”郭副市长话里有话地说。

  “你是指整体,还是指个别的?”

  “都一样,我觉得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将来要是一个大企业,比如像中纺那样的大企业垮了,这几万工人在咱们这个市里,肯定就会是一场难民潮。冲到哪儿哪儿就得跟着一块儿垮,而这一垮就会垮掉一大片。真要是到了那时候,我们还如何管理?又怎么稳定这局势?”

  “……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李高成对郭涛的悲观感到不可思议。

  “李市长,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觉得这真是一件小事?”

  “……知道什么?”

  “中纺申请破产的报告,严书记都已经批示同意了,而且马上就要上常委会研究,这么大的事你真的不知道?”

  “……哦!”李高成怔住了。

  申请破产!

  ……原来如此!

  卑鄙!难以想象的卑鄙!没想到他们真下得了手,也真做得出来!

  没想到自己再一次错了,人家的运作和活动根本就没有停止过一分钟,几乎是马不停蹄,人不歇足,一件接着一件,不给你任何喘息的机会。这边的调查报告刚刚送上来,那边的破产申请都已经批示了。等到你真正清醒了的时候,说不定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是既成事实。中纺都破产了,整个都不存在了,你还想查什么中纺的问题!

  数以亿计的财产,数以万计的工人,在他们眼里似乎什么也不是,就这么轻轻的一抹,便什么也没有了。只要能保住自己,只要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把这么一个近百年的国有大型企业划掉,也许连眼睛也不会眨一眨。

  “……李市长,严书记就没有告诉你吗?”郭涛有些小心翼翼地问。

  看来郭涛也一样,把他同严阵划在一个圈子里了。

  “严书记是怎么告诉你的?”李高成不动声色地问。

  “是严书记让秘书把他批示了的破产申请送过来的,然后他打电话告诉我,说他想听听我的意见。并且说他已经给万书记和魏省长做了汇报,马上就要在省委常委会上研究。希望我尽快看完,最好把自己的想法直接写出来交给他。”

  “你写了?”李高成一震。

  “……李市长,我想了几天了,我真的写不下去呀!严书记的意思很清楚,他就是希望我同他的意见一样。可我想不通,我下不了手!几万工人哪,要是我就这么随随便便地同意了,让我将来怎么面对工人,我想我一辈子也无法原谅我自己……”郭涛嗓音发颤,眼圈也分明地红了起来。

  “……郭市长,谢谢你!”李高成的眼圈顿时也红了。

  “……李市长!”郭涛有些吃惊地望着李高成,紧接着就像孩子一样地欢呼雀跃,“李市长,这些天,你好让我担心!我真怕这也是你的主意!”

  一时间,两个人都显得分外激动。

  “郭涛,你顶得对。否则我们就会成为千古罪人,我们永远也别想洗清自己。”李高成在激动的同时,依旧沉浸在一种强烈的痛苦和震撼中。怎么可以这样!问题这么大,工人又这么多,就算非破产不可了,我们也应该先把问题彻底查清楚,把问题彻底稿明白,这样才能给政府一个可供参考的先例,给工人一个心眼口服的说法,给历史一个悲壮的交待,同时也给我们一个沉痛的教训。而如今这样的做法,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又是谁赋予了他这么大的权力!作为一个省里的高级领导,对党和国家却是如此的不负责任,仅用腐化、堕落、蛀虫、败家子、害群之马形容得了吗?

  “李市长……我们顶得住吗?”郭涛的眼里流露出一种实实在在的忧虑。

  “顶不住我们也得顶。人少了顶不住,人多了就顶住了。”李高成有些发狠地说,“如果严书记再问你,你就说是我不同意,他要是有什么意见和想法,让他直接给我讲,你告他说我还要专门找他谈这件事。如果他要是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就给他说我什么也知道,什么也清清楚楚,等我找见他时,该说的都会给他说明白。”

  郭涛有些吃惊地看着李高成,然后说:

  “李市长,只要你是这种态度,就根本用不着这么说,我直接就对他说我不同意。我一开始就不同意,确确实实的不同意。让这么大的一个企业破产,不是几个人在背后捏巴捏巴就能说了算的事,这是拿国家开玩笑,拿工人开玩笑,拿我们党的信誉开玩笑!”说到这儿,郭涛的担心好像已经没有了,把心里的话一骨脑地全都说了出来,“李市长,我觉得这件事很不对头。我甚至觉得它就像是个阴谋。李市长,我当时特别担心的是,如果你要是同意了这个申请报告,可就真让别人给暗算了。这是市里的企业,你同意了让它破产,那么这件事的责任就全成了你的。如果将来出了什么问题,比如上边追究下来,如果工人闹了起来,如果最终成为一大恶性事件,那么所有的责任都会是你的,所有的罪过也都只能由你承担。而像人家严书记那样的人,则会什么事情也没有。他们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你头上……李市长,我顶得住顶不住都没什么关系,关键是你,你没有退路,你得顶住,无论如何也得顶住。还有,李市长,让中纺这样的大企业破产,让几万工人一下子流向社会,最可怕的就是它很可能会形成一种多米诺骨牌效应,要真成了那样,说不定会把那些好企业也一个个给彻底拖垮。李市长,不论从哪头说,你都没有退路……”

  是的,其实不用郭涛说,李高成也明白,他已经没了退路。而让他最为感动的是,一个分管工业的副市长,能这样设身处地的替他着想,替他担忧!

  李高成已经约好了司机,准备去看望夏玉莲的时候,杨诚的电话打了进来。

  杨诚的话简单而又笼统:下午的常委会刚刚开完,晚上还要接着开。常委会上关于中纺和李高成本人的问题有过好几次很激烈的争论。万书记和魏省长此时可能没什么别的安排。是否给他们去个电话。最好尽快见见他们。别的什么也不要谈,就谈自己的问题和中纺的问题。关键是中纺的问题。最好也能见见纪检委书记柏卫华。要争取说服他们必须进一步查清中纺的问题。想尽快召开市委常委会,看他有什么想法。市委那边有个会,他得参加一下。随时同他联系,争取晚上能见面谈谈。

  李高成问了一句,是不是会上讨论中纺的破产申请了?杨诚说,这个别管它,要是再陷进这场争论里边去,可就什么也完了。要给万书记、魏省长和纪检柏书记谈中纺的问题!什么也不谈,就谈问题!还有,要有应付各种事情和压力的准备,懂吗?你一定得挺住。然后一下子便把电话挂了。

  形势看来很不妙,否则杨诚不会这么着急。但杨诚的观点是对的,他非常清醒。杨诚真的比自己强,看来你确实不是当书记的料。一遇到什么事情,自个先乱了阵脚。要没有杨诚,真难说这会儿会是个什么局面。

  先给万书记挂了个电话,占线。

  给魏省长挂电话,没人接。

  纪检书记柏卫华的秘书接了电话,他说柏书记正在接见客人,请他20分钟后再来电话。

  他又给万书记挂电话,秘书让他稍等,几分钟后,他听到了万永年的声音:

  “高成吗?嗨!怎么回事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找了你好多次了,你怎么一直不来找我?你架子好大呀,是不是以为我已经对你有什么看法了?我先告诉你,没看法!什么看法也没有!省委还是信任你的,我和魏省长都还是信任你的!你首先不要有什么想法,更不要有什么压力和包袱。杨诚已经给我谈过好几次了,严阵也给我多次谈过,他们对你的看法都很好,也都非常信任你……”

  李高成一下子懵了,严阵在省委书记面前居然对自己的看法很好!而且仍然像过去一样非常信任自己!这不明摆着在省委书记面前堵自己的嘴吗,干得真高明!

  “高成呀,你听我说,我想跟你细细地谈一次,但今天不行,明天也不行,这两天安排得都很满,后天吧,具体时间我提前给你打电话,行不行?不过有一点我得先给你通通气,中纺的问题我不放心,一点儿也不放心。中纺的问题不要管别人怎么吵吵,你我心里都要有数,你一点儿不要给我放松。那个调查报告我已经细细地看过了,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现在就把我的看法端给你,我觉得中纺的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要真是这么简单,那中纺的几万工人还闹什么事?就仅仅只是因为发不了工资?就仅仅因为停工停产?前些日子工人代表们送来的万人书,这两天我对照着调查报告又细细地看了一遍,纯粹就是头疼医脚、离题万里么?工人们要是知道了你们送上来的就是这样的一份调查报告,想想那会是什么反应?所以你听着,电话上我就不给你多讲了,中纺的调查我看还得搞,得认真的搞,问题查不清楚,其余所有的问题都是瞎扯淡,也都是极不负责任的……”

  他一直静静地听着,几乎一句话也没能挨上说,其实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因为他根本没想到万书记会这么说。一直等到万书记把电话挂了,一直等到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泪流满面。

  电话是纪检委柏书记的秘书打来的,说如果他有时间,柏书记请他马上过去,柏书记有急事要跟他谈。

  柏卫华是一位多年来一直被人称为强人的女书记。

  她曾经在团委干了将近十年,干过团地委书记、团省委副书记、团省委书记。而后调到地区任行署副专员、地委副书记,然后调至省纪检委任副书记,在纪检委副书记的位置上一直干了将近六年,直到前年51岁的时候才被任命为纪检委书记,并进了省常委。如果不是因为五大班子的一把手可以超龄再干五年,她实际上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

  所以在别人眼里,她是一个很让人怕,也很让人担心的领导。因为一般像这种年龄的领导干部,可能会变得很贪,也可能会变得很强。有些人到了这种年龄,觉得没几年了,一旦把握不住,晚节不保,便会很快堕落下去,反正干不下几年了,趁机赶紧捞一把,再不捞可就没机会捞了,因此这种人往往更让人感到憎恶和忧虑。与此相反,有些干部到了这种年龄,恰恰会什么也看开了,什么顾虑也没了。反正就这一届了,再不干可就干不上了,以后想给老百姓办点事也办不上了。于是反倒会变得天不怕地不怕,就只想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给自己的卸任划一个完整的句号。这种人也一样会让一些人感到可怕和难以对付。

  在李高成眼里,柏卫华似乎更多地应属于后者。再加上也一样是个没背景,没后台,全靠自己的才能干上来的一位女领导。所以一般的领导干部,甚至也包括省一级的领导干部,都感到她有些难以对付。一个无法套近乎的女同志,不抽烟,不喝酒,不吃请,不纳礼,说话从不跟你讲客套,却又是一个专门办案的纪检委书记,你说你能不对她敬畏三分,为之肃然?或者是能不小心翼翼,谨言慎行?

  柏卫华果然在等他。见他进了门,并不站起来,坐在椅子上跟他握了握手,然后不苟言笑指了指座位让他坐下。几乎还没等他坐稳,便开门见山地说:

  “你这30万元的案子,我们同万书记和魏省长已经交换过意见,决定立案,你谈谈你的想法。”

  李高成感到茫然,他本不想谈这个问题,或是尽量避开这个问题,应集中力量谈中纺的问题,这是关键。却没想到一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问题。他想了想说:

  “我没什么想法,我只想知道在立案期间会不会有什么限制?”

  “你指的是什么?”柏卫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比如我的工作,比如我的行动,比如我的家庭,会不会受到影响?”

  “有可能。”

  “那能不能再靠后一些时间再立案?”

  “为什么?”

  “我想先把中纺的问题查清楚。柏书记,我希望你在这个问题上能支持我。这对我很重要,我只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就行。”李高成显得非常真诚和急切。

  “这两件事并不矛盾。”柏卫华仍然不动声色地说道,“中纺的问题省纪检委也同样已经立案,纪检委常委会也研究过了,省委也同意,决定由纪检委配合你们市委市政府,力求尽快查清中纺的问题。这件事我已同杨诚交换过意见,主要还是由你负责。”

  “这就是说,一方面查我的问题,一方面查中纺的问题,一块儿立案,一块儿调查?”

  “是。”

  “柏书记,这件事是不是已经决定了?”

  “是。”柏卫华再次点点头。

  “……柏书记,”李高成不禁有些纳闷和不理解,“你让我来就是只告诉我这件事?”

  “不。”柏卫华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直丁丁地看着李高成说道,“还有你妻子的问题,我们也已经决定立案。”

  就像听到一声惊雷,李高成呆在了那里,好久好久都没动了一动。他早就想到过可能会有这一天,但等这一天真正来到了的时候,还是让他感到这样的震惊和难以接受。

  “老李,我希望你要有思想准备。你妻子的问题非常严重,根据一些检举揭发的材料,经我们初步了解,有些问题证据确凿,相当严重。老李,我给你说实话,这对你非常不利。我个人以及万书记和魏省长,现在惟一希望的就是你没问题……”

  柏卫华继续严肃地说着,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上显示着一种痛心和关切。

  李高成则好像已经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了。

  末了,他只说了一句话:

  “柏书记……能不能再推迟一些时间?”

  “不能。”柏卫华书记声音很轻,但却是没有任何余地而又非常坚决地说,“这是省纪检委常委会的决定,我们也已经通知了杨诚和市纪检委。”

  原来杨诚已经知道了,但他并没有给自己说,只是说让自己挺住,要有各方面的思想准备。

  就像天塌下来一样,李高成觉得自己实在有点挺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