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一个月后,全省国有大中型企业深化改革现场会在中纺召开。

  三个月后,有关中纺问题的调查有了初步结果。中纺流失在外的国有资产,包括投资在外已经形成的固定资产,包括这些年腐败分子的非法盈利所得,包括搜查和清查出来的现金、实物,总计数字约在两亿七千万以上!其中现金约有六千多万!

  五个月后,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联合作出决定,并征得省直机关,市直机关所有干部的同意,鉴于当初改建省委大楼和市政大楼时,曾向中纺集资过巨额款项,因此凡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干部,每人捐出一个月的工资,作为中纺的启动资金。

  六个月后,中纺公司新的领导班子经市委和中纺的新党委认真考察后,在全体职工干部的选举下正式产生。

  七个月后,中纺所有的在职和离退休职工干部,在新班子的带动下,总共集资4256.8万元人民币!

  九个月后,中纺在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的全力支持下,加上省市干部的捐款,加上清查所得款项,再加上中纺职工干部的集资,总共获得了一亿七千万人民币的启动和技改资金!国家银行经过慎重考察,也准备继续贷款三千万人民币!

  十个月后,中纺正式开工。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同工人们一起举行了隆重的开工典礼。

  是日,已住院数月的夏玉莲,在她的一再恳求下,被工人们抬到了开工现场。当隆隆的机器声轰然响起时,早已处于弥留状态的夏玉莲竟坚持站了起来,并让工人们把她扶到了机器旁,由她亲手捧起了一团棉花。

  工人们说,那天所有在场的人,包括省里市里的领导,几乎都哭出了声音,哭声比机器声还响。

  有关中纺一案的清查和审理工作,仍在继续之中……

  1997年,中纺的股份制技改新项目,在国际市场上一直热销的玻璃纤维工程上马时,引来了中纺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真正的合资伙伴:东欧×国的一家热力管道公司。

  ×国方的考察代表是一个中国人,然而这个中国人的秘书竟是原东欧共产党国家×国国家劳动部的部长!

  这位原部长叫巴柏恩,在双方达成合资意向后,李高成特意款待了一次巴柏恩先生。

  吃饭时,李高成问了巴柏恩几个问题。

  李高成:巴柏恩先生,我绝没有任何别的意思,我只是想问问你,你曾是×国的一个高级政府官员,如今却做了一家私营企业的秘书,在这方面,你肯定会有特别深刻而又刻骨铭心的体会和感想,是不是?

  巴柏恩:是的。

  李高成:你能谈谈么?

  巴柏恩:我想你应该体会得到的。

  李高成:我想听听具体的。

  巴柏恩:其实我现在已经很平静了,如果在当时你这样提问,我想我会受不了的。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在一夜之间,你突然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了,真正成了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想想那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你原来住的房子被没收了,所有的资金财产也全都被冻结了,生活来源全被切断了,而且你没了工作,没了工资,没了任何可以养家饣胡口的经济来源,尤其让你感到可怕的是,你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存能力和生存手段。你几乎丧失了一切,连自己也无法养活自己。

  李高成:那后来呢?

  巴柏恩:没办法,我只好去找临时工干,我当过搬运工,装卸工,清洁工,即便是这样的活儿,我也常常干不好。但这并不是最让我难过的事情,干不好我可以慢慢学,扛不了重的我可以扛轻的,挣不了多的我就少挣点。最让我难过的是,那些跟我一起干活的同事和工人,一旦认出我来,便乐得哈哈大笑,说以前你在我们面前指手画脚,整天光知道开会和夸夸其谈,现在也跟我们一样了。我们总算可以平起平坐,你也知道当工人是什么滋味了。

  李高成:我想你确实非常难过。

  巴柏恩:我难过的并不是我自己,而是替我们过去的行为而感到难过。我们执政那么多年,换来的却是人民的嘲笑和讥讽,这真是太让人感到痛心了。

  李高成:你分析过没有,国家成了这样,最主要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巴柏恩:我想你是很清楚的,不过我还是想给你谈谈我的看法。

  李高成:谢谢,我真的很想听。

  巴柏恩:第一,这是人所共知的原因,原苏联的影响太重太大,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按他们的模式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第二,没想到原苏联会解体得那么快,当它不存在了的时候,我们也跟着不存在了……

  李高成:但如果你们当时下定决心进行改革,下定决心挣脱原苏联僵化的模式,也许还来得及……

  巴柏恩:不,其实那时已经来不及了。

  李高成:为什么?

  巴柏恩:国家的机制已经坏死了,它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也已经没有这个实力了。一句话,国家太穷了,国力已经被耗尽了。

  李高成:但人民的信心并没有失去,人民的热情并没有熄灭,你们还有人民的支持……

  巴柏恩: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李高成:为什么?

  巴相思:我们让人民期待得太久了,我们的人民实在太穷了……

  一阵沉默。

  良久,李高成才慢慢地说道:

  “我想我们不会这样。”

  “我想也是。”巴柏恩若有所思地说,“让我们为这个干杯。”

  “干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