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酿乱已成洪杨起事 举棋未定林李归神

 四阿哥奕詝登极,是在道光三十一年正月,本年年号不换,诏以明年为咸丰元年。话是交代明白,但编书的取其简便,从此便换新皇帝为咸丰帝。这咸丰帝把郑祖琛拿问办罪,那两广总督就换了徐广缙。姓徐的为人,同姓郑的相反:一个是阿弥陀佛,日夜看经念佛;一个是活阎罗,杀人不眨眼。要晓得不杀人固足以酿祸,好杀人又足以激祸。其时金田变起,已经蔓延广东、广西两省。这个当儿,在下要补叙太平天国一段成立的缘起。第一回书不说是有个姓洪的、姓杨的、姓冯的、姓萧的、姓韦的一班人物吗?不又说他们是白莲教的遗脉吗?但那洪秀全本不姓洪,原来姓郑的。因他个师父姓洪,叫做洪德元,是白莲教中一位出色的人物,其人颇通奇门遁甲,兼习祝由科,又会书符念咒,收了郑秀全做个门徒。由郑秀全又引进冯云山、杨秀清、萧朝贵、韦昌辉。这五位尊神,要算得起首的老会。

  秀全有位妹子,名叫宣娇,先与杨秀清有情,秀清却是个秀才,因他已有家小,宣娇便嫁给萧朝贵。那冯云山是位拆字先生,韦昌辉是个读而未成。俗说:“烂木头滚做一堆。自从吃了白莲教,各人的一颗心,就歪在一边,你也要显些神通,我也要施点伎俩。冯云山会推排八字,把各人个生庚年月一算,都是些伤官透杀,贵不可言,其中以郑秀全八字最为出色,所以大家推他做个首领。偏生他在三十岁上害了一场大病,病中梦见一条龙,对着他张牙舞爪,又有一只虎,对着他扑来扑去。正在龙虎盘旋,蓦地跳过一只大公鸡,喔喔喔地叫了十三声。面前滔滔汩汩,现在一条大河,一位白发婆婆,站在河边,瞧着秀全,恶狠狠的揪住衣领,给他一个觔斗。秀全“呵呀”一声,婆子早拿出尖刀,把他肚子一破,心肝五脏通拉出来,洗了一洗,又纳进去。不知不觉,眼前又现出一座宫殿,殿上坐个白面金胡子的老人,说:“我这里有一口宝剑,一部天书。书中奥妙,你去问你师父,一口剑是要你斩尽妖魔。”秀全收了。

  一梦醒来,什么白发婆婆,金胡子的老人,都不见了,那一口剑,一部书,却明明放在床里面。不消说得,他的病是日渐好了。他会见师父洪德元,这书叫做《劝世灵言》,你有这两件东西,便可以横行天下。我这姓给你做个姓,你从今便叫做洪秀全,包管你轰轰烈烈的大名,千载不朽。”秀全答应几个是……。打今日起,不叫郑秀全,就叫洪秀全。不上多时,偏生他个师父洪德元死了。

  师父死后,秀全就做了嫡支嫡派的教主,适值冯云山又碰见个美国教师,名叫罗巴尔特,同他研究些耶稣教。那耶稣教同白莲教的派头,本不是一气。冯云山以意为之,偷了些上帝救世的名词,附会这《劝世良言》,编段海外奇谈,讲到当初有一位天父,名字叫耶和华。那耶和华,生下五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就是耶稣,二儿子就是洪秀全,三的就是杨秀清,四的就是我这冯云山,五的是韦昌辉,女儿是洪宣娇。”又讲:“现在耶稣是过世了,当初天父耶和华干不了的事体,是交代天兄耶稣,今日耶稣干不了的事体,又交代我们兄妹五个。我们的宗旨,要杀尽那拖尾子的妖魔,扶助我们哥哥们,弟弟们,姐姐们,妹妹们,把内地十八省的地方,圈做个太平天国。”

  姓冯的有天没日在人前烂嚼舌根,谁知纸糊个老虎,早被杨秀清戳破了。秀清暗中将云山捏了一把。姓冯的也乖觉,说:“你要装神出鬼,我通本演说稿子,可以交给与你。但你要装神就像神,装鬼就像鬼。不是今天高兴,明天不高兴,人前人后露些马脚出来。”秀清只管摇头说:“你莫愁……我愁我今日戳你的窟窿,你明日又要捣我的穴眼。”云山说:“那还能成大事吗?好哥子,从明日起,你就装天父。耶和华招呼你去讲话,我和老二、老五、洪家妹子跪在你跟前,你说方,我们就方,你说圆,我们就圆。一班同伙的,如果不服从你,你尽可摆出那天父尊严的架子,砍颗把人头,捆打一阵子屁股!”秀清笑着,颠头簸脑地说:“我自有理会。”一宵无话。

  次日由洪秀全招呼在会远近教徒,说有紧急动议。到了午饭以后,他那一座教坛,已挤得乌鸦似的,黑压压一大阵,屋子里面,屋子外面,都是人头攒动。原来这座教坛,上面虚着一席,两旁摆了一二十张椅子,除得天父耶和华所造出来几个儿女,另外就数萧朝贵,还有一位石达开。那石达开倒是胸罗经济、文武全才,不过入会的年份落后,所以资格较浅。其余些五色花斑面庞,暂且不提姓名。这个当儿,大家还未发言,蓦地杨秀清坐在椅子上怪叫一声说:“儿子来了,……”大家摸不着头绪,一对对眼光都注射在秀清身上。这时秀清眼睛翻了,鼻子欣了,嘴是咧了,不知道哪里来的白沫黏痰,仿佛潮涌,喉声如锯。早是萧朝贵站起来说:“喂!……,快取点姜汤艾绒来。”冯云山忙问说:“取来何用?”朝贵说:“怕他中了风邪,得了急症,用些姜汤灌他,烧点艾绒抽他。”云山摇手说:“我瞧三哥不是病。你没听他嘴里叫着儿子来了吗?

  一定是天父招呼他,有什么紧要话讲。大家可不必惊动他。朝贵嚷说:“我却不信……。”说也奇怪,一会工夫,杨秀清两脚一跺,两膀一伸,跳到坛前,早把一口斩妖剑握在手里,嚷说:“大家跪下!天父有命,教我大大的教训你们一番。这句话不曾讲完,早是冯云山扑通的双膝跪落。姓冯的跪了,自然洪秀一、韦昌辉、洪宣娇也随着跪了;石达开懂得其中奥妙,也就慢腾腾双膝落地;独有萧朝贵心地狐疑,仗着他是洪秀全的妹夫,不能奈何他怎样。秀清瞧见情形,忙拿剑指着秀全说:“天父的话,你遵是不遵?”秀全哈着腰说:“天父吩咐,焉敢不遵?”秀清说:“你快替天父把这萧朝贵拖翻在地,捆打四十大棍!”秀全一声答应,立刻站起身来,不管妹夫不妹夫,招呼手下,仿佛鹰抓燕雀的,把朝贵捆起。一声喝打,捺翻在地,裤子一褪,刑杖是备好了的,一五一十就数了四十大棍,把个屁股打得皮开肉绽。教友里面,有一位姓宋名忠的,见这情形,早磨拳擦掌的嚷说:“任是天父,也要讲理,不能大舅子就捆打起妹夫来。”话未说完,这杨秀清又恶狠狠地拿剑指着秀全说:“哪个违犯教规,捣乱秩序,你须查明清楚,将这妖魔头砍掉了!”秀全答应不迭,又叫手下在人丛里面,牵出宋忠,一刀砍去脑袋。这一回装神出鬼,是在会的人,没有个不听信天父,不服从这杨秀清。从此杨秀清便做了天父化身。

  闲话少叙。在那郑祖琛做两广总督的当儿,其时地方严拿教众,这些天父儿女的大名,已要通宵月亮。洪秀全同冯云山在桂平县秘密传教,却被一伙差快捉住。县官祁正齐严讯拷打,什么天平架子,麻花帚子,挨过不少,招出党羽,分别剿拿,两个人在牢底里足足登了三月。桂平县申详到两广总督,那个阿弥陀佛郑祖琛,回文叫妥慎办理,不可草菅人命。当下杨秀清、韦昌辉同石达开做些手脚。巧巧那天斜风泼雨,石达开趁这个当儿,在僻静处指挥。到得一更以后,杨秀清、韦昌辉早用红绢子扎了头,手下教徒十百来个,也是一色红巾明刀亮枪的,穿蹦纵跳都上了牢房。这时风声雨声,一片呐喊声,好似天崩地坍,牢禁狱卒,固不敢出头,便是县衙门里快壮两班,也只当不听见的,胆大的躲在旁厢瞧瞧,看见无数的红头,生平不曾见过,早吓得屁滚尿流。一会儿工夫,声息定了,大堂口早有人喊叫起来,知是里面招呼,什么差快丁壮才赶着进去。

  县老爷祁正齐坐在签押房里,忙传大众问话说“适才是哪里声浪,这等利害,你们打听着什么?”大众面面相觑。这个当儿,早是捕衙老爷吴用卿气喘吁吁跑来说:“不…好了!大牢里要犯跑掉两个了。”祁正齐忙问是谁。吴用卿跳着脚说:“据牢头禁子报告,是洪秀全、冯云山。”祁正齐说:“那还了得!

  误事总在制台郑祖琛。我这里通详上去,他不叫就地正法,早料到有这一出。”连称“劫数……”。不消说得,桂平县一面是通详上词,一面是严差勒捕,我且不提。

  单讲那洪秀全、冯云山劫出重牢,去了镣铐,一班人簇拥着赶回金田村。距金田村十来里,有座鹏化山。这山险恶异常,仿佛水浒上梁山泊,他们平日早有布置,什么三十六天罡呀,七十二地煞呀,都编排个齐齐整整。这山是峰接峰,岭接岭,深箐竹箭,密树长藤,知道路径的,是四处串通,不知道路径的,叫做有进无出,有死无生。任他狡猾的弓兵捕快,不敢前来,官兵到此,只好放一两排空枪,就算他胆大的了。山上也起盖着宫殿,圈一个大大的土圩,火药军械,收藏的不少。不上半年,湖南衡山县里来了个洪大全,同秀全认了本家。这人是个不第秀才,腹中很好,替秀全规划进取之策,在道光三十年六月,举了义旗。又不多时,福建黄村来了个黄文金。这黄文金绰号“黄老虎”,生成膂力过人。洪秀全很是瞧得起他,上山的第二天,秀全便引他参观内幕,招呼他浑家赖氏出来,又招呼他儿子天贵,女儿金贵、银贵,一齐见礼。见过了礼,秀一说:“我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没有个不如花似玉。”文金说:“这都是主公的福气。早知道主公欢喜美女,我悔不把前任广州都统惠征的爱女劫来,与主公取乐。”秀全笑说:“何以见得就是个美女?”文金说:“据家兄声称,那女子叫做什么兰儿,生得人间少有,天下无双。秀全笑说:“这也不难,我有日扫荡中原、踏平四海,赶到天河把那个兰儿找来,取乐一番。”文金拍着双手说:“用得!……。”

  隔不多时,已是腊尽春来,那道光帝崩驾个消息,已传至两广。两广的总督郑祖琛,已是奉旨拿问,新任总督派的徐广缙。这个当儿,洪秀全在这鹏化山聚议厅上,招集大众。当由杨秀清首先发言说:“我们这太平天国,已成立了大半年,兵是精了,粮是足了。两广的地方,有暗地里被我们太平军勾通的,有明目张胆,听我们太平军号令的。那广东一方面,是冯老四同萧家兄弟纠合的党羽不少;广西一方面,是韦老五同石家兄弟打通的门路不少。内面是天妹、天嫂、天舅赖汉英,帮助一切;外面何震川、罗大纲两个人,很有点用处。事不宜迟,我们依着天父天兄的意思,就正式的推洪二哥做个天王,今年就算是太平天国元年,由洪天王派定我们的职位,加起我们的封号,大众的意见以为何如?”秀清这句话不曾讲完,早是一片声浪齐说:“好哇!……”洪秀全更不推让,登时称孤道寡的说:“既承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们一致拥戴,孤家就做个天王;敕封杨秀清做东王,萧朝贵做西王,冯云山做南王,韦昌辉做北王。石达开羽翼其间,孤家封他做翼王,黄文金力大无穷,派他堵塞要隘,就封他做堵王,天妹宣娇封做大长公主,浑家赖氏封做天后,大舅赖汉英封做护国公,皇兄洪大全封做神机军师,秦日纲封左丞相,何震川封右丞相,罗亚旺、范连德、胡以晃一体加恩,封做御前大臣。其余天兵天将,杀妖魔一千者,授王爵,杀妖魔八百,授公爵,杀妖魔五百,授侯爵,人越杀得多,官越做得大。大家要遵守天条,替天行道。这座聚议厅,我们便改做金銮殿。”说完,又指着洪大全,称声:“我的军师先生,累你的大才,替我撰一两副楹联,口气越大越好!”大全喏喏的答应一声,招呼手下预备纸墨,提笔写来:先主本仁慈恨兹污吏贪官断送六七王统绪藐躬实惭德望尔谋臣战将重新十八省河山大全写完送给秀全瞧了一瞧,秀全说:“敷衍可用,口气还不过大。先生不会吹牛,那牛皮要吹得天上有,地下无,才合我天王个身分。”大全答应几声“是!……。”思索了一会,随即又写副长联出来:维皇大德曰生用夏变夷待驱欧美非澳四洲人归我版图一乃统于文止戈为武拨乱反正尽没蓝白红黄八旗籍列诸藩服万斯年这种牛皮,是吹到海外去了。秀全瞧着,不由得拍手跌脚的说:“对呀!……,这一副就粘贴在新改的金銮殿上,那一副就粘贴在午朝门外!”石达开进前说:“现在我们天国的制度已定,我们个服色要怎样分别?”杨秀清说:“现在的戏箱,我们山上有百十来只,明天打开来,是绣龙的衣装,天王天后的就拣去穿了;那些金盘龙马褂子,绣花袍子,你我就拣来穿了;什么鹅毛扇子,八卦袍,是军师洪大翁用的;金貂紫蟒,是左右二丞相用的,那装曹操的一身服色,自然天舅赖汉翁穿着合宜。”这时萧朝贵插言说:“论理我的装束,向你们一样,但是我也算个驸马,金冠上还用插个雉鸡毛不曾?”秀全沉吟一会说:“那雉鸡毛非常累赘,不如大家不用。但有一层王位以上,准用黄绢缠头,一二三品用红绢,以下通用红布,同那班妖魔打起仗来,方显得我们是天神天将。”

  布置已定,次日升殿,先行个朝贺大典,敲起龙凤鼓,打起景阳钟。最奇的金銮殿上,当中设的九龙宝座,两旁排了六张大圈椅,天王居中,东西王翼王居左,南北王堵王居右,其余左右丞相、御前大臣、护国公一众带刀指挥。白靴校尉、穿宫太监,穿红的、穿紫的、穿蓝穿绿的、白的黑的排列两厢,只差一班锣鼓,七搭当儿点,就是一出大赐福出台。言虽如此,当由东西南北翼堵六王领班,山呼万岁磕下头去。秀全连忙把龙袖一抬说:“诸位王兄列位文武百官爱卿请起,孤家尚有话讲。”不消说得,当时坐的坐,站的站,大家寂静无声。早是天王开口说:“孤家个意思,是要四路出兵。诸位想想,还是从南路去,还是从北路去?”杨秀清答说:“现在新到任的两广总督徐广缙,很作威福,怨声载道。我们是替天行道,可带领着天兵天将,去破广东省城,捉住徐广缙,把他剥皮熬油点天灯,做个赃官污吏的榜样。”大家齐声说:“是极!……。”

  独有石达开鼻子里嗤的冷笑一声,当下杨秀清定睛瞧着达石说:“我的讲话不对吗?”达开忙说:“对是对得很,比如下棋,只顾杀一角,不将全盘打算,不能占得局势。我的意思:与其杀死角,在那广东讨生活,不如急急出头,占据中腹。古称争天下必于武汉,我们能够得着武昌汉阳,做太平天国个根据,然后北上北京或东下南京,这一盘棋,不怕不被我们把子儿吃的干干净净。”姓石的这句话不曾讲完,早是神机军师洪大全,摆着八卦衣,摇着鹅毛扇子说:“翼王高见,很是不错。

  这两广地方,已在太平军范围以内,只须传檄而定。我的主意,是先要简阅兵马,在各处设立招贤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破格用人岂无豪杰?我家原住在衡山,这一路情形我是极熟,顺着这湘江北去,好在水是下流,我们这里又是生力军。哼!

  哪有个不势如竹破的道理!”此时冯云山、萧朝贵也就站起来跳着说:“好呀!我们两个前去打头阵,就是碰着炮子,把我俩头打的滚掉,也是快活的。”秀全急得把御案一拍说:“屎拓嘴……!孤家还未出兵,就出此不利话头。”大全当下把鹅毛扇子一挥,几个宫监乘势说了句:“退朝!”天王离座,一大伙的王公百官,也就散了。这时太平天国开设了招贤馆,那些应运而生的一班混世魔王,什么项大英、方成宗、胡有禄、邓光明、黄子漋、郜云官、伍贵文、汪安均、刘得功、廖发寿、陈昆书、谭绍洸、蓝成春、林采新、梁成富、张大洲、汪有为,一起一起的伙合众人,有亲到的,有不亲到的,把个天王声势驾上三十三天。洪秀全非常高兴,洪大全忙得日夜不能休息。

  诸事已有端倪,忽然来了个警告,说清廷已派了督兵大臣林则徐、李星沅。这个消息,比如半空中打个霹雳,白昼里起阵神风,任是三十六罡星,七十二地煞,没有不肌肤起栗,毛孔生寒。原来大力金刚罗汉也应胆落,威神哪叱,魔鬼无不逃形,什么天父天兄的架子,已是完全倒尽矣。我这部新编小说,倒要纸尽笔干,无可接续了。诸位莫愁,这话是很长的。诸位想想:何以林则徐、李星沅两个人物出台,偌大个太平天国,就如此恐慌?俗说:人的名,树的影。这李星沅是在洋面上剿灭海盗蔡牵,他用个兵,真能神出鬼没;这林则徐是在虎门销毁鸦片,洋人怕极他,叫他做林爹爹。两个人是天武神威,比如狸花猫叫了一声,那些鼠辈,是潜仗着不敢动弹的。但这个当儿何以姓林的姓李的,就一齐督兵出来?让我把其中情节略叙一叙。那个两广总督,不是换的徐广缙吗?姓徐的到任,知道太平天国的凶焰,除却两广个地方,已蔓延他省。自己的力量,是扑灭不下。今日这处起火,明日那处冒烟,官军是有败无胜,有输无赢。看看省城保守不住,雪片似的告急文书,接连到京。咸丰帝见了,焦急异常。

  讲这咸丰帝登极,自从斥退穆彰阿、耆英,那军机大臣,就用了文瑞、倭仁。平日最亲密的端华、肃顺,此时且搁在一边,只是什么缘故?大凡新主临朝,总挟有一团雄心,比如旭日初上,总含有一种新鲜的光彩,而况这时候太平天国,正闹得烟雾瘴气,不提点精神,做些事业,也不足以发挥自家的才具,所以平日逛窑姐,嫖女人,那些玩意儿,暂时收拾起来。

  偏生他会做作,降了一道上谕,诏求臣工直言极谏。这时有位侍读学士,名叫曾国藩,表字涤生,是湖南湘乡人,家世业农。

  记得他母亲生他时那会,曾梦见一条似龙非龙,五六丈长个物件,张牙舞爪破腹而入。所以生下来时非常灵悟,七八岁便过目成诵,十五岁便考进秀才,十七八岁便乡会联捷,由检讨放过四川主考,累迁至侍读学士,兼礼部侍郎,年纪才三十四岁。

  论他胸中抱负,真是诸葛复生,阳明再世。这个当儿,他就抉摘时弊,指陈兵略,切切实实,奏上一本。咸丰帝因他言无忌讳,很为动怒。大臣祁隽藻碰着响头,说是“君圣臣直”……

  咸丰帝方回瞋作喜说:“他既洞明世局,那金田贼匪,已猖獗万状,现在两广督臣徐广缙告急本张,仿佛雪片。朕的意思,是要他督兵剿匪,如其不行,须他保荐入才,替朕分忧。”祁隽藻得了这个旨意,连忙退朝,同国藩商议。国藩就提出林则徐、李星沅,并称自愿回籍练兵,国家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如若荐人不才,治兵无效,愿甘办罪。祁公连连点首。次日复由曾国藩上了一本奏折。奉旨依议,一面派林则徐、李星沅做督兵大臣,所有南路营头,总归调遣,务期一鼓荡平,不是拖延时日;一面着曾国藩小心奉职,遇有时政缺失,须随时进言。

  这一道朝旨一下,那姓林的和姓李的,自然是望阙谢恩。俗语说的是,救兵如救火。林李两人早赶到广东,先同徐广缙接洽哪知劫数注定,派太平天国要在历史上大闹一番。

  前文交代过,不有内魔,不能引起外魔,祖宗造下来的孽,子孙要替他偿还孽债的。这清朝个国运,先由天父些儿女,领着那班天神天将,大闹一场,然后再演出金轮则天的戏文,把一股腌臜龌龊的祸水,滔滔汨汨,做成个孽海。唉,便是旋乾转坤的曾国藩,也不过替清政府跳个傀儡,何况林则徐、李星沅这时候已是西山暮气,任他是先声夺人,任他是一肚子藏着百万甲兵,人力不足以拗天。天还算是成全他两个晚节,在这举棋不定,战阵未交的时会,可巧林则徐已是将星归位,李星沅亦复骑箕上天。有人讲是太平军派的刺客,有人讲是内地汉奸下的毒手。总之,两只雪里拖枪狐狸般的大猫死了,一般躲躲藏藏的耗子,又是肆无忌惮,轰轰烈火,自必燎原,莽莽惊涛,一时溃岸。未知后事,且阅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