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朝鲜衅生新党旧党 中国势败海军陆军

 前回讲到北拳南革,隐隐肇祸,总由那太平天国的余部,及一派白莲教,做个萌发。什么南边三合会呀,兴中会呀,哥老会呀,北边连庄会呀,大刀会呀,虽说是宗旨不同,通同要算做外魔,要叫做孽果。这孽果是从孽因造的,这外魔是由内魔生的。如今外魔与内魔渐渐接近,岂不要掀天揭地的演唱戏文吗?然而不经一番激动,尚不能鼓起杀机。讲到这次激动,是由日本同中国力争朝鲜。记得在光绪十年左右,中国派驻日本的钦使,叫做黎庶昌。这姓黎的,便是在同治元年,上那万言书,由朝廷破格录用,赏给个知县,交曾国藩大营差遣的。

  后来积功保至实缺迤东道,未到任之前,就出使日本,凡日本有甚秘密消息,无不先机探报,叫中国总有防备。日人蓄谋图韩,黎庶昌早接二连三的递过信来。其时日本派的驻韩公使,叫做花房义质,我们中国派的驻韩公使,叫做马建忠。合当有事,那朝鲜国王李熙,是由旁支入继王位,本生父亲叫做李昰应,当时推尊做大院君。什么叫做大院君?从直讲来,就是个统摄君权,代表王位,仿佛似中国慈禧太后垂帘训政,一切不由嗣王做主的。到得李熙年岁长成,例当由大院君归政,当时便册立闵氏为妃。那闵妃生得端庄美丽,而且于练有才。李熙原是个懦弱无能,在不曾册妃以前,一切用人行政,自然由大院君做主,到得册立闵妃,不无薄于父子之亲,而笃于夫妇之好。这种行径,这种心理,无中无外,无贵无贱,一般含生负气之伦,大概都是如此,现在新学家创为非孝,明目张胆的搠破这个纸老虎,倒也直截了当。闲话不谈。讲这闵妃得宠,便竭力的拉拢闵党,什么闵台镐呀,闵泳翊呀,闵泳穆呀,闵泳骏呀,闵炯植呀,闵应植呀,拖拖拉拉的齐拥上台,只差闵氏猫狗不曾得个位置。你想大院君气是不气,恼是不恼?但大院君是个怪物,性情乖僻,脑筋腐旧。凡事要得个起落,你因恼怒闵党,尽管理瓜理藤,分别个皂白,又何必牵动国本,开罪强邻?诸位想想,那日本岂是好惹的吗?记得日本有位传教的教士,叫做掘本礼造,跑到朝鲜,开设教堂,照例是要由韩廷保护的,不料闵党方极力保护,大院君以为取媚外人,竟然号召旧部,什么金调元呀,濮从礼呀,带领人众,不问青黄皂白,把教士掘本礼造杀了,杀了教士,还不算数,又横冲直撞地进围日本使馆。其时花房义质,早得信溜了,这一溜不打紧,日本早派了两只铁甲兵轮,由海军少将仁礼景范带兵前来。驻日本公使黎庶昌,得了这不好消息,早发电到京。

  记得这年是光绪十二年,朝廷得着姓黎的急电,就飞谕直督李鸿章,赶派着直隶提督吴长庆,带领威远、来远的兵轮过来。这吴长庆,便是前回征捻屡立战功的,他部下却有两个人才,一个是通州张謇,一个是项城袁世凯。那张謇不过是个后科的状元,经济却不如文字;那袁世凯倒是一位敢作敢为,抱有帝王思想,他的尊公叫做袁甲三,论河北剿捻的战功,却也不在刘铭传之下。诸位读过我前部小说,自然晓得他血战功劳,无庸我唠叨复述。但是袁世凯袭着尊公余荫,侥幸中了个秀才,青年胆泼,横行乡里,那陈州知府吴重熹,气他不过,又奈何他不得,送他二百两银子,叫他赶办正经,世凯亦不愿蜷伏里门,赶投直隶提督吴长庆。吴公很重世交,因他是个秀才,叫他拜在张謇门下,习学八股,猎取科名。想这八股时文,岂是英雄豪杰情甘束缚的?不曾从张謇做得一两篇,他便投笔抵地,向吴公讨个营务差使。合当发迹,营中兵丁,瞒藏聚赌,被他砍掉一两个脑袋,姓吴的大加赏识,就派世凯做营务处,遇有重要事件,总同他计议。此时随着长庆,乘坐兵舰,赶到朝鲜,当下便殷勤献计,说:“此次朝鲜祸乱,悉由大院君发生,我们理结这事,先把大院君捆缚来京,这叫做根本解决,如其不然,被日人抢着下手,那就不可思议。”吴长庆连连点首说:“是极!”一到朝鲜便打发差官,请大院君前来会话。

  大院君方以闵党专权,要向中国申诉,哪知才赶过来,吴长庆早严声厉色的一顿责备,把大院君拘住,着员押解进京。及日本兵舰前来,那少将仁礼景范,同吴长庆口头交涉终属不得要领。日本一面重派驻韩公使,叫做竹添进一郎,一面又特派宫内大臣伊藤博文,商务大臣西乡从道赶至天津,与直督李鸿章交涉。此时李鸿章盛气凌人,北洋的海军军力,尚未能测度深浅,当下互订了三件条约:(一)两国屯朝鲜兵,各尽撤回。(二)

  朝鲜练兵,两国均可派员为教习官。(三)将来两国如有派兵至朝鲜事,须互先行文知照。这三件条约订定以后,中国尚不失主权,那朝鲜明虽独立,暗暗仍臣服中国。从表面看来,似北洋海军,很有点魄力;从实际看来,不亏黎庶昌在日本暗暗给信,不亏吴长庆用袁世凯的计划,给日人个迅雷不及掩耳,也不能有此好好结果。但是中国从此交涉办过,便气浮于上,志满而骄,以后便着着失败。当下大院君仍放回朝鲜,吴长庆的军队,暂行驻扎汉城。

  袁世凯以此次在事出力,由吴长庆极力保举,特派为商务总办大臣。姓袁的年纪很轻,人品出众,言语惊人,闵党之中,无不倾心结纳,所有朝鲜一切用人行政,大半是同袁世凯斟酌办理的。这个当儿,李熙仿佛做个傀儡,闵妃是当时当道,什么丞相位置,就安插闵台镐;禁卫大将军的位置,就安插闵泳翊;总管海防的位置,就安插闵泳穆;其余左营李祖渊,前营韩圭稷,后营尹泰骏。自非闵党,不得安插重要位置。那放回朝鲜的大院君,简直是软软拘禁,住在养老院,如废人一般。天下事物极必反,气盛必衰,在闵妃一党,固然仗着我们中国做他的护符,以为巴结吴长庆,拉拢袁世凯,终得个泰山之靠;在大院君一党,早又秘密勾结,向来仇视日人者,转眼接近日人。

  俗说:开门揖盗,引虎入室。大院君是位极旧极腐的人物,如今因与闵氏为难,倒援引些文明种子,做他的党羽。什么金玉均呀,洪英植呀,濮泳孝呀,徐光范呀,徐载弼呀,一班东洋留学的学生,新经从日本回来,得点新学皮毛,讲些政治革命,不管什么国破家亡,早是组织一党,叫做维新党。这维新党是欢迎日人。当下驻韩公使竹添进一郎,瞧那朝鲜政府,只知倾向中国,一味疏远日本,正苦没有法想,难得金玉均等五位尊神,时时来同自家接洽,便拿出些敏活手段,怂恿维新党趁机起事,日本可助兵助饷。金玉均等快活不过,得意不过,于是秘密结议,废李熙,去闵党,拥戴大院君李昰应当国。偏偏事机不密,被闵党侦知,奔告袁世凯,世凯又奔告吴长庆,吴长庆调动兵队,给维新党个凑手不及,包抄过来。一般党人,溜的溜,走的走,独洪英植晦气,丢了脑袋。事涉竹添进一郎,竹添知事不妙,也就逃回日本。日本又派个全权大臣井上馨,来韩处理,由袁世凯出面,算是平和了结,没有岔枝。哪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金玉均、濮泳孝逃往日本,这里闵党又派了两个要人,一叫李逸植,一叫洪钟宇,前往日本,密捕金濮两个要犯。这洪钟宇找着金玉均,佯为结合,一起乘坐西京丸,赚至上海,在一座酒楼上,用手枪结果玉均的性命;那李逸植找着濮泳孝,却在横滨的旅馆,也放起手枪,可惜不曾打着,姓濮的逃命,姓李的反因此丢命,这叫做有幸有不幸了。唉!

  这起维新党的乱子,不曾完结,谁知东学党的乱子,又趁势继起。什么叫做东学党?既不是闵妃一派,又不是大院君一派,非新非旧,党首叫做崔福成,借聚徒讲学为由,骨里是仇视日本。这一起的党人,声势极为浩大,可怜李熙急得没法。

  偏偏吴长庆的防兵,已先期奉调回国,这是什么缘故?因为中日既已议和,两方面言明撤兵,所以在那维新党造乱以后,日本派井上馨二次交涉,查照前约,吴长庆便拔队撤防。这边驻韩军队撤防,那边驻日公使因任期已满,也就撤换,把黎庶昌换个汪凤藻。这姓汪的不比姓黎的,既是耳目不灵,又觉手段呆滞,从此中日外交,便着着失败,这且不提。

  单讲朝鲜的东学党,乘机作乱,驻韩的日使,已啧有烦言。

  这时的日使,不是竹添进一郎,又改换大岛圭介。那大岛氏,声称朝鲜屡次肇事,移祸使馆,中国能来兵驻防,我们日本难道不能来兵驻防吗?一面在韩扬言,一面就密电到日本政府,叫日政府赶紧同中国公使汪凤藻,严重交涉,赶紧派兵驻韩。

  这个当儿,在下一支笔,不能叙述两回事,当大岛圭介密电日本时会,这里袁世凯同闵党,也有了密切计划。姓袁的计划,倒也周到,一面是请韩廷赶派个督兵大臣,剿灭东学党,李熙依了,就特派洪启勋做个招讨使,其实进攻方略,全是世凯主谋;一面飞电北洋大臣李鸿章,请中国赶速派兵,不可落在日人之后。鸿章奏明朝廷,却特派直隶提督叶志超,带领六营军队,飞渡过来,驻扎在朝鲜的牙山。这牙山距仁川港,却有一百五六十里,不能算做冲要。当时,依世凯计划,便要叫叶志超屯兵汉江口门,扼守要害,惜乎姓叶的不能遵从。这里中国兵队驻韩,那大岛圭介,早又飞电日本,日政府早经预备,一面派了几只兵舰,一面向我们驻日公使,夹哄夹吓的交涉。汪凤藻坠其术中,密电李鸿章,说:“此次东学党属于朝鲜内乱,中国倘不干涉,则日本亦必不干涉。商务总办袁慰庭,未免好大喜功,为闵党利用,万一中日由此竟开战衅,当由慰庭负责,勿怪凤藻不预言也。”鸿章得到这起电报,当即拿稳主张,按兵不动,任是袁世凯、叶志超飞电请援,血书告急,鸿章以有先入之言,搁置不理。

  记得这年是光绪二十年,又值慈禧六十万寿,什么祝假庆典,早先期发出誊黄。在朝廷心里,总以为六旬万寿,不比得五旬万寿。光绪十年闹着中法之战,京里是锣鼓喧天,日夜演戏;海疆是枪林弹雨,可怜一班将士们血肉横飞。这回要托天洪福,寿宇洪开,普天同庆。光绪帝亲政了五六年,得着一起孩儿班日夜撮弄,胆子略略放大,差不多用人行政,也就拿出点儿手段,第一起用了恭亲王,第二起调李鸿藻、翁同和再入军机。诸位必然有句话,又要驳诘在下,那李高阳不是老母班,太后党,的板归真的北派吗?不是与翁常熟水火不投吗?何以皇上既用翁同和,又用李鸿藻,岂不是个自相矛盾吗?要晓得其中却有个作用,一者顾全慈禧的面子,二者国家用人,也不能显分畛域,翁李总算是资望极深,两两平等,什么老母班,孩儿班,外人说项如此,皇上却不能划清界限。在这年二三月间,满朝正忙忙碌碌,筹备太后万寿典礼,军机处却接到驻日使臣汪凤藻的电告,及北洋大臣李鸿章的折本,赶忙递给光绪帝过目。光绪帝对恭王翁李三人说:“照这两起电折瞧来,我们同日本又要开战衅,不过汪凤藻语意颟顸,李鸿章又畏首畏尾,朕瞧这小小日本,横行无忌,前次骚扰我台湾,侵占我琉球,硬派朝鲜做独立国,你们想想,由日人驻使朝鲜,那英人俄人,也就陆续的派了领事,我们完全的属国,不是受他恣意的鱼肉吗?此次如开战衅,不给他个下马威,不显出我们大清国的手段!”恭亲王当下进言说:“皇上圣明,睿断极是。现在李鸿章筹备海军,历年用的这笔银子,是如潮如海,皇上何不赶召他过来,面示机宜。”光绪帝连连点首,即下道手谕,赶召鸿章陛见。

  不上两三日,李鸿章遵旨来京,皇上坐在养心殿召见,其时军机要人,无不齐集。光绪帝首先发问说:“现在北洋的海军,办得如何?”鸿章跪地碰头说:“算是大小兵舰,有二三十只,都可以临阵冲锋。”皇上又说:“这起海军,是谁人教练的?”鸿章奏说:“先是聘用英国水师那个琅威理教练的,后改福建船政局的学生刘步蟾,因若辈少年新进,资望不够,就派提督丁汝昌做了总司令,编制一切。现在管带兵轮的,有邓世昌、林永升、方伯谦,都算得铁中铮铮,很有干办的。”

  光绪帝笑说:“照这样看来,同那日本交战,是有二十四分把握的了。”鸿章奏说:“这海军把握是有的,但兵衅不可自我而开。好在朝鲜这个地方,不是日本能独力强占的,也有英人,也有俄人,在旁十分注意,如果日本横行霸道,我们凭英俄讲句公理,那两国也要出来干涉的。”光绪帝说:“话虽如此,我们不能落在日人之后。”鸿章说:“臣已派叶志超驻兵牙山,已经得了先着。”光绪帝说:“这事全仗你操个心。”当下李鸿章无话可说,只好碰着响头,喏喏答应的退出朝房。其时光绪帝退朝,翁李两军机,又赶出来同鸿章计议个办法,鸿章只是以老卖老,大言不惭。不消说得,什么战事机宜,临时变化,内部军机也不能干涉。彼此谈谈散了。

  李鸿章回到督署,早又接到驻韩的袁世凯、叶志超叠叠的警报。这次警报,不比寻常,说那大岛圭介,已领着日本海陆军,陆续登岸,现在干涉朝鲜的内乱,如不速行派兵,怕那日人争先下手,中国兵单,断断不能取胜。鸿章得着这个消息,赶忙开了军事会议,当由丁汝昌首先发言说:“我们是赶派兵舰,驻扎仁川,这叫做出奇制胜,扼定朝鲜咽喉。”刘步蟾也就拍手赞成说:“我们一定如此。”方伯谦只是摇头说:“我们只顾出外叉鸡,万一日本竟派几只兵轮,直犯我们天津,我们如何准备?”鸿章说:“日人犯我天津,却不见得,倒是汪凤藻有言,兵衅不可自我而开。我们且不调动海军,且分派陆军,一路一路的前往朝鲜,一以表示中国有了准备,二以巩固我们奉天的边防,其三,单瞧日人在韩,若何举动。这叫做以静待动,可是不是?”当下会议诸人,因鸿章是个主帅,他出来的主张,何敢辩驳。计议已定,就续调聂桂森、丰伸阿、左宝贵、卫汝贵、马玉昆,五路陆营,由奉天进发,另派聂士成做了往来策应。

  不提中国陆续进兵,单讲日使大岛圭介,带领海陆兵队,汹汹上岸,驻韩的叶志超,不曾奉着北洋大臣的动员令,乐得按兵不动。袁世凯、马建忠,见势头不对,救兵不至,只好赶赋桃天之什,溜回中国。此时大岛圭介为所欲为,那维新党濮泳孝,早从日本跟着过来,招呼党徒,做着导线,先同招讨使洪启勋接了一仗,马韩兵杀得大败亏输,然后抄入王宫,把韩王李熙捉了,王妃闵氏掳了,什么闵台镐呀,闵泳翊呀,闵泳穆呀,李祖渊呀,韩圭稷呀,尹泰骏呀,还有闵泳骏,闵炯植,闵应植,逃的逃了,杀的杀了。依濮泳孝的主张,就拥出大院君李昰应,做了个朝鲜监国。至于原动力的东学党崔福成,反闻风逃避,不知下落,这叫做一班亡国奴,替日本跳个傀儡罢了。

  日本此次横行霸道,草草的扶立大院君,掳去韩王及闵妃,讲到中国面子,剥削殆尽。中国如不干涉韩政,一任李熙独立,倒也罢了,无如第一次大院君仇杀日教士,第二次扑灭维新党,第三次助剿东学党,皆由中国助朝鲜。那袁世凯同闵党感情,尤为密切,始而干涉,继而放弃,我们中国的斤两,已被日人秤透。俗说:一不做,二不休,又说,得陇望蜀。日人既得了朝鲜,又打听中国已派六路军队前来,原有牙山防营叶志超,尚控扼着要地,势非大动干戈不可。当由大岛圭介电致日政府,日皇明治同伊藤博文、西乡从道,急切动议,当派桂大郎为海军统帅,另外佐藤弥大郎、大迫尚敏、野津道贯、立见尚文、富冈三造、足立武敏、今田唯一、藤斋正起,有中将,有少将,无不跃跃欲试,跟着前来。这一起铁甲兵舰,总是选那马力十足,驶运飞快的,赶着过来,一到朝鲜,就在仁川下碇。这时叶志超仍驻牙山,聂桂森、丰伸阿、左宝贵、左汝贵、马玉昆等,有的驻兵汉城,有的驻兵平壤。记得这个当儿,中国租借英吉利一只商轮,叫做高升,装载二千五百个兵士,被日本巡洋舰瞧见,忙轰起大炮,将高升船只击沉,可怜船上将弁兵丁,一齐卷入东洋大海,一个不存。这时已是五六月间,日本海陆的军队,已纷纷齐集,那陆路日兵,是由仁川入港登岸;水路日兵,是乘轮放洋,开至大东沟。

  这时水陆交战,在下一支笔,却不能分叙两处,我们且先叙大东沟的海战。日本的兵舰既来,我们中国的兵舰亦到。中国的兵舰,前书列表,计二十三艘,现在续添广甲、广乙、广丙,从中挑选十二艘,由丁汝昌、邓世昌、林永升、方伯谦等带领前来,当下用大东沟海面做个战场。这战场是鲸波一碧,浩瀚汪洋,一边是杏黄大旗,上绣五爪盘龙,仿佛是拿云而下;一边是浅黄大旗。中画一轮红日,仿佛千道毫光。在这海面交战起来,要算是中国第一回的创始。中国统帅丁汝昌,却将十二艘兵轮,排列做人字式,以镇远舰做个领头,在惊涛骇浪中,鼓起轮来,直逼日舰;日本统帅桂大郎,却将十一艘兵轮,先排着一字式,后又化作圆圈形,来包围中国兵舰。不过中日两边所用的兵却分个新式旧式,中国用的是旧式,速率稍缓,船皮是包的铁甲;日本用的是新式,速率较快,船皮是包的钢甲。

  且两边用的炮火,亦是不同,中国的炮,是铁弹,且力量不远;日本的炮是钢弹,且力量很远很大。就这实际上比较起来,中舰的战斗力,已不及日本,而况日本海军,是人心一致的。中国海军如邓世昌、林永升,尚属拼命大斗,奋不顾身,那方伯谦个王八羔子,平日嫖昏了,赌够了,一旦临阵,仿佛是绑到杀猪凳上,早已哼喊的不得过来。俗说一个老鼠坏锅汤,这纵横激荡的当儿,方伯谦因船甲上受了一颗炮弹,早是逃出战线,挂起白旗。诸位,姓方的何以要挂白旗?就是认输投降的意思。

  但他的兵舰白旗一挂,一般军心,早已跟着活动。在这个当儿,日舰便紧紧包围。大海里是波浪沸天,云腾雾涨,中国十二艘兵舰,溜走的溜走,沉没的沉没,好个邓世昌,瞧着自家的兵舰,已经损坏,便开足机器,直撞敌船,敌船闪避不及,被他一头撞着船尾,敌船是伤了,可怜邓世昌连人连舰,已陷入汪洋大海;接着林永升也拼命过来,在这炮火之中,逢船便撞,日舰的圆圈阵线,已被他冲的七零八落,究竟寡不敌众,后继无人,姓林的也就连人连船,沉没得不知下落。

  这次大东沟一场恶战,我们中国兵舰,共十二艘,计沉没损坏七艘,方伯谦投降一艘,还有四艘,不足成军,由统帅丁汝昌开驶到天津去了。日本兵舰,计十一艘,虽被邓世昌撞坏一艘,还不致沉没,其余有两三艘,稍受碰擦,都还可用。统帅桂大郎,这次战胜,非常得意,先将方伯谦及其他逃舰,拘获过来,然后将中国战败些将弁,一起发放登陆。这时方伯谦如活鬼一般,思量没法,只得仗着平时同李鸿章感情很好,报效的礼物很多,龟走鳖爬的窜至督辕,央人通报进去。李鸿章一见着方伯谦,骂声王八崽子,不容哭诉,就此绑出砍了。

  不讲大东沟的海战,日本已得着胜利,单表日本由仁川港登岸的陆军,早与牙山驻扎的叶志超接近战线。其时日人却接兵不动,这是什么缘故?诸位要晓得日人用兵,处处须得个布置,布置不齐,那是不即动手的,而且此时陆军,要等候海军消息,海军得胜,然后并力进攻,方有把握。可笑叶志超个混蛋,不明白这种道理,反疑惑日人恇怯,不敢交锋,尽着城墙厚的面皮,一次一次的报告李鸿章,电称某日与倭寇交战,杀死倭兵几百,某日又杀死倭兵几千,又阵毙倭将某人……,捏造许多姓名,讲得天花乱坠。李鸿章信以为真,替他飞捷到京,把个皇帝伯伯欢喜得眉花眼笑,一道谕旨嘉奖,既是赏穿团龙黄马褂,又体体面面的加了宫保衔,又赏银二万,犒赏前敌军队。这不要面孔的玩意儿,只有我们中国军营里专门名家。哪知编谎的总要败露,叶志超正在兴高采烈,那桂大郎已从海军得胜,赶派了大迫尚敏、野津道贯、立见尚文、富冈三造,一起带兵登陆,包抄牙山。带谎说,那空中弹子,如雨点一般,叶军如何抵敌得住,不消一两仗,叶志超便退出牙山,赶奔汉城。那汉城便是韩京,原驻韩的日使大岛圭介,却拥聚着三千日兵,我们中国两路陆营,一由左宝贵统带,一由卫汝贵统带,也没在汉城驻扎。此时牙山失守,卫汝贵早吓得屁滚尿流,惶骇奔走,独有左宝贵一路不动。让过叶志超的败军,姓左的便奋勇当先,部下的兵土,无不以一当百,呼声雷动。未知战胜与否,后文便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