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联芳楼记

吴郡富室有姓薛者,至正初,居于阊阖门外,以粜米为业。有二女,长曰兰英,次曰蕙英,皆聪明秀丽,能为诗赋。遂于宅后建一楼以处之,名曰兰蕙联芳之楼。适承天寺僧雪窗,善以水墨写兰蕙,乃以粉涂四壁,邀其绘画于上,登之者蔼然如入春风之室矣。二女日夕于其间吟咏不辍,有诗数百首,号《联芳集》,好事者往往传诵。时会稽杨铁崖制西湖《竹枝曲》,和者百余家,镂版书肆。二女见之,笑曰:“西湖有《竹枝曲》,东吴独无《竹枝曲》乎?”乃效其体,作苏台《竹枝曲》十章曰:

姑苏台上月团团,姑苏台下水潺潺。

月落西边有时出,水流东去几时还?

馆娃宫中麋鹿游,西施去泛五湖舟。

香魂玉骨归何处?不及真娘葬虎丘。

虎丘山上塔层层,夜静分明见佛灯。

约伴烧香寺中去,自将钗钏施山僧。

门泊东吴万里船,乌啼月落水如烟。

寒山寺里钟声早,渔火江枫恼客眠。

洞庭金柑三寸黄,笠泽银鱼一尺长。

东南佳味人知少,玉食无由进尚方。

荻芽抽笋楝花开,不见河豚石首来。

早起腥风满城市,郎从海口贩鲜回。

杨柳青青杨柳黄,青黄变色过年光。

妾似柳丝易憔悴,郎如柳絮太颠狂。

翡翠双飞不待呼,鸳鸯并宿几曾孤!

生憎宝带桥头水,半入吴江半太湖。

一纲凤髻绿于云,八字牙梳白似银。

斜倚朱门翘首立,往来多少断肠人。

百尺高楼倚碧天,阑干曲曲画屏连。

侬家自有苏台曲,不去西湖唱采莲。

他作亦皆称是,其才可知矣。铁崖见其稿,手写二诗于后曰:

锦江只说薛涛笺,吴郡今传兰蕙篇。

文采风流知有自,联珠合璧照华筵。

难弟难兄并有名,英英端不让琼琼。

好将笔底春风句,谱作瑶筝弦上声。

由是名播远迩,咸以为班姬、蔡女复出,易安、淑真而下不论也。其楼下瞰官河,舟楫皆经过焉。昆山有郑生者,亦甲族,其父与薛素厚,乃令生兴贩于郡。至则泊舟楼下,依薛为主。薛以其父之故,待以通家子弟,往来无间也。生以青年,气韵温和,性质俊雅。夏月于船首澡浴,二女于窗隙窥见之,以荔枝一双投下。生虽会其意,然仰视飞甍峻宇,缥缈于霄汉,自非身具羽翼,莫能至也。既而更深漏静,月堕河倾,万籁俱寂,企立船舷,如有所俟。忽闻楼窗哑然有声,顾盼之顷,则二女以秋千绒索,垂一竹兜,坠于其前,生乃乘之而上。既见,喜极不能言,相携入寝,尽缱绻之意焉。长女口占一诗赠生曰:

玉砌雕栏花两枝,相逢恰是未开时。

妖姿未惯风和雨,吩咐东君好护持。

次女亦吟曰:

宝篆烟消烛影低,枕屏摇动镇帏犀。

风流好似鱼游水,才过东来又向西。

至晓,复乘之而下,自是无夕而不会。二女吟咏颇多,不能尽记。生耻无以答,一夕,见案有剡溪玉叶笺,遂濡笔题一诗于上曰:

误入蓬山顶上来,芙蓉芍药两边开。

此身得似偷香蝶,游戏花丛日几回。

二女得诗,喜甚,藏之箧笥。已而就枕,生复索其吟咏。长女即唱曰:

连理枝头并蒂花,明珠无价玉无瑕。

次女续曰:

合欢幸得逢萧史,乘兴难同访戴家。

长女又续曰:

罗袜生尘魂荡漾,瑶钗坠枕鬓。

次女结之曰:

他时泄漏春消息,不悔今宵一念差。

遂足成律诗一篇。又一夕,中夜之后,生忽怅然曰:“我本羁旅,托迹门下;今日之事,尊人惘知。一旦事迹彰闻,恩情间阻,则乐昌之镜,或恐从此而遂分;延平之剑,不知何时而再合也。”因哽咽泣下。二女曰:“妾之鄙陋,自知甚明。久处闺闱,粗通经史,非不知钻穴之可丑,韫椟之可佳也。然而秋月春花,每伤虚度,云情水性,失于自持。曩者偷窥宋玉之墙,自献汴和之璧。感君不弃,特赐俯从,虽六礼之未行,谅一言之已定。方欲同欢衽席,永奉衣巾,奈何遽出此言,自生疑阻?郑君郑君,妾虽女子,计之审矣!他日机事彰闻,亲庭谴责,若从妾所请,则终奉箕帚于君家;如不遂所图,则求我于黄泉之下,必不再登他门也。一日,登楼,于箧中得生所为诗,大骇。然事已如此,无可奈何,顾生亦少年标致,门户亦正相敌,乃以书抵生之父,喻其意。生父如其所请。仍命媒氏通二姓之好,问名纳彩,赘以为婿。是时生年二十有二,长女年二十,幼女年十八矣。吴下人多知之,或传之为掌记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