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逻辑打动人心(24)

 NTT公司在民营化的时候,也被赋予开放线路的义务。因为这是国民辛辛苦苦所建购的网络,所以有人呼吁要开放给第二电(DainiDendenIncorporated,第二电电株式会社,简称DDI,2000年10月和KDD及IDO合并为KDDI)等新兴业者参与。窗口公司的情形也和NTT的情形相仿,如果不开放给其他的企业就是不平等竞争。因此,如果民营公司要在这些原来是邮局一开始的题目是“民营化”,就满脑子只有一个民营化,只要有人持反对意见,就泛政治化采取肃清行动。其实这是一种独裁。

 
  据点的地方设柜台也是合情合理的。
 
  所以邮政三事业民营化一事,在进行讨论时,首先应该确立标准。另外,国会中参与立法的议员,对于三事业的现状、时代背景等等,也应该有共识,而委员会的议长更应该发挥指导作用。
 
  此外,原本民营化在接受垂询时就有问题,所以一开始时就必须设定正确的目标。因此讨论的重点,不应该是民营化,而是以行政改革为优先,没有什么议题是神圣不可质疑的。换句话说,当然就是以“三事业没有继续存在的必然性”为前提进行各种讨论。
 
  但是政客的议事手法,却像极了小学生处理老师布置的作业。一开始的题目是“民营化”,就满脑子只有一个民营化,只要有人持反对意见,就泛政治化采取肃清行动。其实这是一种独裁。
 
  总而言之,事实告诉我们,日本在处理国家重大事项时,不但思路一片混乱,所讨论的议题也都无法整合。我的举例解释是稍微冗长了一点,不过这是为了让读者彻底了解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