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特别的名字

 窗子的透明玻璃上贴了一层隔热纸,不知道以前哪个人,用美工刀在隔热纸上划了一道道倾斜的细纹,如果站在适当的角度,透过这些细纹望出去面对太阳,就会看到一丛像尖针一样放射状的七彩光芒。

  马蒂是在凭窗眺望远景时,发现这些细纹的奥秘。她教刘姐站好角度,欣赏这初冬的阳光所折射出的绚烂,刘姐点点头,说:“很好看。”但她还是愁眉不展。

  刘姐在午休前接到儿子的班导师电话,告知她儿子生病了,似乎有出水痘的倾向,要刘姐去学校接儿子回家休养。刘姐在电话中千万拜托,说服班导师先将儿子安置在保健室,等她下班后再赶去处理。挂了电话以后,刘姐被深深的内疚击垮,几乎连手上的工作也无法为继。

  下午两点钟,刘姐有一项对客户的业务简报,事关一大笔订单,所以今天她打扮得十分隆重,准备午休一过就动身。

  儿子病了,如果赶去将他带回家安顿好,至少要花两个钟头,而刘姐并没有两个钟头,更何况她还得在动身见客户前,整理妥当一份临时加进的简报资料,连午休时间也必须加班赶工。现在她觉得泪水在眼眶中酝酿,赶紧拿面纸按按眼角,说:“这阳光还满刺眼。”

  办公室里的同仁都出去午餐了,只剩下自带便当的寥寥几人。马蒂并没有带便当,她只是还在犹豫着,想不出该吃什么。每天上班时间九个半钟头,其中包含这九十分钟的午休时间,不论有没有食欲,上班族们都学会抓时间,放风一样出外游荡觅食。马蒂是真的没食欲。一般来讲,人们总被建议定时定量用饭,马蒂觉得这是不好的,不好的饮食习惯,莫过于没有食欲却勉强用餐。像今天,以她的心情来说,她宁愿下午四点吃饭,半夜两点再喝一杯咖啡。

  当然马蒂不能纵容自己,待会从两点开始,她有连续三个钟头必须陪陈博士视察工厂,之后还得做一份复杂的业务绩效评估报告,很可能因此要加班。她披上新买的俏丽风衣,准备出去买一碗面线羹,若还是没胃口就多下点辣椒。马蒂走出公司,被一阵寒冷的风吹得耸起肩头,她拢紧了风衣。

  结果马蒂真的加了班,回到伤心咖啡店,就看到迎面站着藤条。藤条展开双手捉马蒂入怀,给了她一个结实的拥抱,并介绍他的妻子小梅给马蒂。

  小梅坐在他们的老位置上,怀里抱着个小婴儿,素园也在。小叶正很忙碌地逗弄着婴儿。马蒂也抱过婴儿来亲亲,这女婴有形状漂亮的眼睛,像她妈妈。马蒂发现小梅长得真是美丽,那种亮眼的美丽法,像是城市男子典型的人生目标之一。

  小梅很温柔可亲,和小叶、素园都熟,她们肩并肩坐在一起,话题不离婴儿,藤条踌躇志满极了,他也伸过大手摸弄婴儿,马蒂看到他腕上戴着一只镶了钻的金表。

  “看来藤条最近是很得意喔?”马蒂笑着问藤条。

  “哎,忙啊。财运到了,城墙都挡不住,想不忙都难。”藤条说。

  “他呀,简直成了VIP,每天都忙得天昏地暗,还拉我下海,连我都遭殃。”小梅瞅了藤条一眼,眼中满含笑意。

  “藤条奴役你?”素园问。

  “可不是?他互助公司的业务都忙不完了,还搞直销,当然忙不过来,就利用我带他的直销下线,一直到进医院待产前一天,我都还在他们直销大会中上台示范,你们说非不非人?”

  “哇,藤条你还做直销?真是大小通吃滴水不漏啊。”马蒂说。

  “其实概念都一样的,都是搞人的组织,我既然有一大狗票互助会员了,不赚直销的钱白不赚。”藤条说,“我也很有品位的,什么来路不明的健康食品直销我不做,我都挑一些高档的品牌,像是珠宝直销啦,家具直销啦,有钱大家赚嘛!那些直销公司看我带了一两百个互助会员,吓得屁滚尿流,一听到我要加入,就要我直接入股当公司经理。哇操,现在我只恨一天没有四十八小时。”

  “这么忙,不要忙坏了身体呀,你这个新科爸爸。”素园说。

  “不会不会,我为了强迫自己运动,特别买了个健康俱乐部会员。”藤条从他的皮夹里秀出一张K金卡片,“你们看看,贵得不像话,加入费就要六十万元。在哪里?在信义路五段再过去,很漂亮的田园式俱乐部,都是一些有钱得鼻孔朝天的人在里头游泳晒太阳。过两天我带小梅去里头减减肥,恢复魔鬼身材。”

  “什么话嘛,小梅还是很苗条的哦,根本看不出刚生过。”小叶说。

  “对了马蒂,”藤条说,“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要买的那栋白色别墅。”

  马蒂记得,在北边山区上,那一栋像是欧洲古堡的可爱建筑。

  “我找人去探过了,他们开价三千三百万,我告诉你,明年我就贷款买下它!”

  “哇塞!三千三百万!”小叶咋舌了。

  “人家真的会卖吗?”马蒂问。

  “会的。既然开得出价钱,就是肯卖了。这栋别墅迟早是我的。”

  藤条的脸上泛着志得意满的光彩,连原本高而尖的笑声都变了,变得嗓音开放,很浑厚,很悠扬。

  马蒂捏着婴儿透明一样的小手,问道:“女儿名字取了没?”

  “取了,好特别的名字喔,叫乐睇。”小叶说。小梅用笔写在纸上给马蒂看。

  “藤乐睇,真特别的名字,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没有?”马蒂问。

  “有啊,说是‘在人间一回快乐地注视与谛听’。对了,都忙忘了,明天得去给乐睇登记户籍。”

  “这个名字美极了,谁给取的?”马蒂衷心感到佩服。

  “海安啊。他听说我生了个女儿,就给取了这个名字。”藤条说。

  马蒂与小叶面面相觑。小叶问:“你怎么联络上岢大哥的?”

  “碰到他啊。”藤条说,“我在健康俱乐部的时候,碰到海安,带着一个很亮的妞。”

  “什么时候的事?”小叶追问。

  “我想想。”藤条敲敲额角,“很久了喔,快半个月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