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白色的信封

 专案会议,照例与会者都不落座,但是担任会议记录的马蒂除外。

  马蒂坐在这长椭圆形会议桌的最尾端,正对着桌首的陈博士。今天黎副总缺席了,陈博士亲自主持会议。会议的题目是下年度业务额度规划,事关各业务单位的奖金换算,所以业务部的中级主管全数出席,小会议室中站了十几人,烟雾缭绕中,刘姐不时掩嘴轻咳。

  业务部的助理送进来最新的资料拷贝。这个长发飘逸的助理开门进出时,会议室外面就飘进来广播圣诞歌声,轻快的GingleBellRock。圣诞节的气氛将在今晚到达最顶点,而此时会议的讨论却一直僵着不前。马蒂在会议记录纸上画了几个铃铛,几片圣诞红叶子,几朵造型各异的雪花。她正着手画一幅爱斯基摩冰砖屋时,会议室里却激烈地争吵了起来。

  为了客户分配问题,两个业务组经理争执不下,这两个下了班后常一起流连酒吧切磋业务的经理,正因为自己单位的利益,摆出将对方撕碎也在所不惜的姿态,其他主管也忙成一团,调解者有之,借题发挥扩大战场者有之。

  马蒂把画了图案的纸页翻到背面,对着空白的记录纸,她喝了半杯水。

  陈博士就在争吵最剧烈的时候,很安静地走出了会议室,这个不寻常的举动,有效地转移了大家情绪上的焦点。吵闹中的主管们都静了下来,面面相觑,那表情之茫然,小部分是因为不解,大部分是为了有仲裁权的陈博士一走,这争吵就变得多余而索然无味了。大家都望向马蒂。

  马蒂站起来,走出会议室。公司窗外的天空一片黑暗,早过了下班时分,会议室外头的同事们大都已经离去。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台北市的圣诞夜,虽然商业味道远多过宗教气息,但毕竟是包装得很美好的节庆夜晚。这一晚有太多精彩的节目。马蒂穿过空荡的办公室,来到陈博士的办公室门外。

  敲了敲门,没听到回音,马蒂推门而入,看见站在落地窗前的陈博士。

  陈博士摘下了厚厚的眼镜。窗外的街景与车灯在他眼里糊散成一片晃动的光点,看起来,多么像是匹兹堡的圣诞夜。多么冷又多么美的宾州大学校园里,垂挂满满到天际的圣诞灯球,在四处飘来的圣歌声中,世界变成了银白色的无忧天堂。现在陈博士又好像回到了那个天堂。陈博士眯起了眼睛。

  那时候的陈博士是这么的年轻,那时候的人生是这么的纯净简单。作为一个留学生,陈博士的人生就是钻研他的物理。优游在物理学的境界里,陈博士相信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可以用力矩来解释。这是一个在理论上非常单纯的世界,一切都是作用力,方向,与结果。

  不可逆的时间作用在陈博士身上,结果是,他毕业了,不再是个学生。他开始在经济上独立面对自己的人生。人生有这么多种方向,每种方向又产生不同的结果。曾几何时,陈博士变成了这样一个大企业的领导人,拥有者,甚至是父亲,看着这么多主管吵成一团,不论多么烦也不能放手不管的父亲。

  曾经是那么简单的人生,现在理论上简单依旧,可是实际上沉重不堪。陈博士对着窗外的灯海入迷了,在这冬夜里,他怀念雪乡中的圣诞节。从小土生土长在南国的陈博士,竟然对那遥远的异地生出了一种乡愁。

  “会还要不要开,陈博士?”马蒂在他背后轻声问。

  “我差点忘了今天是圣诞夜。”陈博士说着转向马蒂,“跟他们说,不用再吵了,客户再怎么分也不可能公平,问题出在奖金结构。叫他们散会吧,说我会重拟出一份奖金计算方法,解决问题。”

  “要不要叫财务部留下来帮您?”

  “不用。”陈博士揉揉被眼镜压酸的鼻梁,又说,“他们帮不上,我自己来。跟他们说后天上班时会再重开一次,到时候我用新的奖金方式来跟他们谈。”

  “好。”马蒂说。这时候她该转身退出,但她并没有走。

  马蒂知道,公司的奖金制度问题十分复杂,虽然身为董事长兼任总经理,掣肘于公司几个握有大客户的老主管,陈博士也轻易碰不得这个问题。陈博士的脸看起来是这么的疲惫,但他今晚是不会休息的了。马蒂有一点同情他。为了公司,陈博士几乎变成了一个日夜无休的工作狂。

  “马蒂,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当年拿到学位时,我的心里其实很茫然?”

  “没有。”

  陈博士抬头看了马蒂一眼。窗外的车灯投射过来,在他脸上造成一种阴晴不定的效果。

  “那时候我有两条路,继续走学术路线,或是走进社会,找个工作过一般人的生涯。我选择了后者。”陈博士看着窗外,因为没带眼镜,他眯起双眼,似乎看着很远很远的地方。

  “找工作一点都不成问题,回台湾以前就接到好几封约聘书。但是我很茫然,放弃了学术工作,是因为我不要自己的一生被钉死。我要的是一种丰富又精彩的人生,简单地讲,不平凡的一生。做一个学者,除非像我的指导教授一样,花一辈子的学术和社交努力来追求诺贝尔奖,那才有可能不平凡。我不要这样。

  “好几个工作等着我,我却犹豫了。只要一想到上班以后,一辈子要过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就叫我厌恶。所以我拼命努力,没有停歇地努力,只想要创造自己的事业,一直到了今天。”

  “结果您真的做到了。”

  “结果是,”陈博士的声音那么轻柔,他说,“为了不要朝九晚五,这些年来我一天工作十八个小时。”

  陈博士的脸上是一个解嘲的微笑。马蒂第一次发现,这个大她十岁的陈博士看起来是这么的苍老。

  陈博士以一个挥手的姿势,示意马蒂可以出去。他埋首进满桌的档案资料中。这一个晚上,陈博士准备要把复杂的奖金换算法拟算出来,也许整晚还不够,所幸明天是假日,还可以继续奋斗,总要在后天上班前把这个问题解决才行!陈博士抽出手来拿咖啡喝,看见还站在办公室门口的马蒂一直站在那里。

  “咦,还没走?”陈博士看着她,放下金笔,“有话对我说?”

  “陈博士,”马蒂清了清喉咙,是有一些事想要提,但沉默一会儿之后,她只是淡淡地说,“祝您圣诞节快乐,陈博士。”

  马蒂留下了会议记录夹给陈博士。记录夹里,藏着一个白色的信封。有一些事情,面对面的时候难以启齿,所以,只好托付给了信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