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今晚的星星

 “你能够对自己坦诚吗?”海安问他。

  耶稣和他对站在落地玻璃幕前。这是海安的家,此刻从落地玻璃望出去,台北市有一半是朦胧暗淡的,暴风雨带来了大区域停电,灾情还在扩大中。

  耶稣只是望着他。

  海安伸手要抓住他的臂膀,耶稣却斜肩避开了。

  “你不能对自己坦诚,所以你不能面对我。”海安说。

  窗外风狂雨骤,窗里的电灯不时明灭闪烁。

  “你想要我。”海安沉声说,“为什么不敢说?我花了三十年才找到你,难道你还要再躲我?”

  “是的,”耶稣说话了,他说着清楚的中文,“因为我们相像,所以我不愿再见到你。一道力量在前方吸引着我,一道力量在后面拉扯着我。你是我的幽灵,让我去吧,不要再拉住我。”

  “我和你一起去。”海安急着说。

  耶稣只是看着他,像是对镜子的注视。

  “我让你自由,只要让我跟着你走。”海安叫道,他抢过耶稣的小陶瓷,狠力摔击到地上,喊道,“我让你自由。”

  小陶瓷在地上摔裂了,迸成碎片。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缕冷空气,腾挪而起,逸散在大气中。

  海安捡起了陶瓷碎片,朝自己的脸颊猛割下去。从右眼角到嘴角,海安割裂了一道狰狞的长形伤口,如泉涌的鲜血沿着他的手腕洒落到地面。

  这时候小叶惊叫了一声,打开门匆匆逃了出去。

  小叶在海安与耶稣离去以后,即刻清醒了。她追到了海安家,当她拿钥匙进入海安家门的时候,正好看见海安摔碎了耶稣的小陶瓷,又看见海安亲手毁了容,她看见耶稣,和海安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个人,流下了一滴晶莹的眼泪。

  小叶很惊慌,在狂风暴雨中,她淋得全身湿透,风雨中飞舞着致命的碎招牌,夹劲削过她的身边,但是小叶恍然不见,她在雨中狂奔。

  小叶完全明白了。

  他有感情。原来海安真的有感情,他爱他。原来那一切的狂放不羁,颓废荒唐,都是因为海安封死在内心深处的、冷峻的纯情。

  风雨击打在小叶的身上,她的身上和心里一样地冰凉。小叶的罗曼史,已经结束了。

  台风渐渐转弱,在最黑的夜里,风雨戛然而止,云破天开,整个台北市全面停电了,台北之上,是有史以来最灿烂的星空。

  明子在星光下披衣而起。在这台北大安区最豪华的一栋大楼里,裸身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明子惊醒了,她看见窗外银河闪耀,满天星星发光,美得就像是一个梦境。

  明子在窗台上坐下,看星星。

  明子的命运,像一颗彗星。远游在天际的她,受到了一道强力吸引,自从在日本的大雪中遇到了海安,她就不由自主地飞奔而来,曾经是那么接近,就在快要靠近的时候,却又被那道无情的重力场推开,全速飞离。啊,海安,明子在星空下回忆着无情的海安。

  今晚的星星,怎么会亮得这般不可想象?好像伸出手就可以摘下一颗。明子睡不着了,就这样彻夜坐在窗台上。灿烂的星空,让她想起了一个地方,不是东京银座的灯红酒绿,而是一个遥远的,遥远的山上。

  那座山上的小孩子们,都长着像星星一样,让人惊喜的美丽眼睛,那座山上,开着一种很香的克鲁娜花,那座山上的人都爱歌唱。明子闭上眼睛,仿佛又闻到了克鲁娜花香,听到了族人的歌咏。坐在台北星空下的明子,多么怀念这个她一辈子再也不会回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