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老人的讀心术 ──我不是谁?

 第2章 

老人的讀心术 
──我不是谁? 
 “那也不全对。” 
 老人带着笑意的眼神虽然让若菱有如沐春风的感觉,但脱口而出的话还是令人泄气。 
 “你是你的身体吗?” 
 “应该是啊!为什么不是?”若菱拿出大学辩論队的功夫,用反证法来反问。 
 “你从小到大,身体是否一直在改变?” 
 当然,那还用说,自己小的时候,真是一个大胖妹,可是小学窜高了以后就一直瘦瘦的;三十岁以后,小腹和臀部的赘肉又逐渐增加,唉!人生真是无常‥‥ 
 况且,其实她看过报导,我们的细胞每隔一段时间(大约七年)就会全部换新。 
 诚然,我”有”一个身体,而我并不”是”我的身体。 
 “而你所谓的心,又是什么呢?”老人打断了若菱的思绪,其实她已经开始想减肥的事了。 
 “就是我们的头脑呀,包括知识、思想、情感这些吧!”若菱含糊地回答。 
 “那我们试着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吧。”老人转了个语气:”你看得到你的思想吗?你感觉到你的情感、情绪吗?”他好像又在设陷阱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若菱不解。 
 “你自己来检查你的回答是否正确,我来教你,”老人说,”现在,闭上你的眼睛。” 
 老人的话带有磁力和一份威严,若菱照做了。 
 “什么都不要想,让你的头脑暂停几分钟……”老人说完,就也定静不动了。 
● 
 过了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老人指示:”好,可以张开眼睛了。” 
 若菱皱着眉头打开眼睛。 
 “怎么啦?”老人明知故问。 
 “根本不可能停止头脑什么都不想呀!”若菱抗议。 
 “是的,”老人微笑着点头,”那你都在想什么呢?” 
 若菱红了脸,不好意思说,她在想老人是不是邪魔歪道,还是什么怪人,自己在被他指使做些莫名其妙的事,也不知道反抗。 
 “你看到你的思想了吗?”老人理解地不再逼问她想什么了。 
 “是的。”若菱承认。 
 “那你的感觉又是什么呢?” 
 “有点古怪,有点不安。”若菱老实地回答。 
 “是的,你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感觉。”老人点头,然后意有所指地看着若菱。 
 “嗯……我能觉知到我的思想,我也可以感知到我的情绪,所以它们都是我的一部分呀!”若菱说得自己都觉得很有道理。 
 “你的意思是说,主体和客体是一回事啰?”老人狡黠地问道。 
 若菱知道犯了邏辑上的错误了,如果主体的我能感受到作为客体的思想、情感,那么兩者不应该同为一物的。尴尬之余,若菱只好退却,答非所问地说:”其实,我只想来跟你借个电话用用……” 
 老人不放过她:”所以,『我是谁』这个问题,正面是很难回答的,我们目前用的都是否定法──以上皆非。” 
 若菱突然福至心灵地发现:”咦,你怎么没说灵魂呢?我们就是灵魂吧!”她有中了彩票的感觉! 
 而老人只是意味深长地一笑。 
● 
 “灵魂可以说是比较贴近答案的一种说法,但是这个词被很多宗教、哲学濫用了,贴了太多的色彩和标签,没有办法贴切地表达我们真正是谁。” 
 “孩子”,他说,”我们是在用言语来表达言语不能表达的东西,这也就是老子说的『道可道,非常道』,所以我说用『以上皆非』来表达,还比较容易懂一些。” 
 “那真正的答案是什么呢?” 
 “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 
 说着,老人伸出了食指:”你看到我的手指了吗?” 
 “废话!”若菱心裡想,不过还是顺从地点点头。 
 “如果月亮是代表我们真正的自己,而且它是无法用言语具体描述清楚的东西,那么我们所有用语言去描述它的尝试,就是这个指向月亮的手指,而不是真正的月亮。” 
 若菱疑惑地歪着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腔。 
 “就好比说,从来没有吃过冰淇淋的人,你对他再怎么样描述冰淇淋都没有用的,是不是?”老人耐心地解释,”如果他真正地尝了一口,那么所有的语言都是多余的了……” 
 若菱有点困了,真的不知道老人为什么拉着她说这么多令人困惑的话。 
 她瞥了一下四周,要命了,老人像是个隐居的高士,家裡居然看不到一具电话! 
 “我告诉你这些是要帮助你认清楚一些事实,因为我们人所有受苦的根源就是来自于不清楚自己是谁,而盲目地去攀附、追求那些不能代表我们的东西!” 
 “你自己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不是吗?”老人似乎有讀心术,猜得出来若菱心裡的想法。 
 言罢,他伸手从一个柜子裡面拉出一具老式电话,”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