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做爱像去迪斯尼樂园? ──我们到底要什么?

 第3章 

做爱像去迪斯尼樂园? 
──我们到底要什么? 
 吵架之后通常是冷战,若菱可以連续兩、三天对老公志明不理不睬,当他透明。 
 不过这次,居然第二天就雨过天晴,若菱的脸色好得像朵花。 
 可是志明总觉得哪裡有点不对劲。她似乎有心事。連续好几天,若菱都有一点心不在焉,恍恍惚惚。兩人之间本来话就不多,现在就更没有交集了。 
 若菱和志明的故事可以用才子佳人来形容。 
 他们是大学时的班对。在理工科系裡,女生──尤其是像若菱这样漂亮的女生简直奇货可居,而志明高大英俊,兩人走在一起顺理成章。志明大学毕业服完兵役,兩人结婚、出国留学。若菱念的是企业管理MBA,志明念的是电机的博士学位。 
 回到台湾,若菱顺利地以高学歷和在美国工作过的背景,进入一家外商公司工作,志明则回到母校从副教授干起,现在已经是正教授了。 
 总之,兩人从戀爱到结婚,都是相当平稳而顺遂。 
 只是有一个问题。 
 婚后若菱一直没能怀孕;志明本人倒还无所谓,就是志明的传统家庭似乎有点无法接受。 
 一晃眼结婚十多年了,兩人的感情已经淡漠得像路人。 
 就是所谓的老夫老妻了,但欠缺了夫妻间的亲密与交流。 
 开始,他说,她说。后来,他们一起说。再后来,她说,他不说。最后,她也不说了。 
 若菱想法比较偏激,负面情绪很多,志明每次开口想聊聊自己的事情,就被若菱連珠炮似的负面评语搞得不想再说。 
 问她办公室的事,就更麻烦了。她开口就会把公司说得没有前途,老板和同事都糟糕至极,每天在办公室过得都是牛马不如的生活。 
 久而久之,志明烦了,不愿多问多说了,兩人心灵上渐行渐远。 
 那一夜,志明加班回家晚,若菱也刚到家。兩人都疲惫不堪,回到沉闷的家中谁也没好气。 
 假如家裡有孩子或者宠物,可以让回到家中的人一下子能量、兴致都高涨起来。但是他们兩人的家裡,就只有静滞的空气。 
 志明肚子饿,看到空空如也的厨房和冰箱,实在一肚子火。兩人短兵相接,唇枪舌战。多年下来,双方都已是爐火纯青,根本不必多言,战事立决。 
 高手就是高手。 
 志明一句:”不会生孩子,饭总会做吧!”就触痛了若菱的要害,她勃然大怒,夺门而出。 
 而那天雨夜的奇遇之后,若菱就经常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了。 
 她开始思索自己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一些事情。 
 我们到底是谁?大学、研究所都没有教过,从小到大也没有听人说过这件事。 
 那夜最后分手的时候,老人还留了一个功课给若菱思考。这个功课是:”我们在追求的到底是什么?什么是世界上所有人都想要的东西?” 
● 
 “李经理,从你们行销的观点来看,我们这个产品升级以后,用这个角度切入市场怎么样?”业务部门的老总陈达打断了若菱的思绪,冷不防地问。 
 “嗯,依我的观点来看……”还好若菱反应快,可以立刻从思想中抽身,滔滔不绝地说下去,否则在这个重要的干部会议上肯定出糗。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若菱看着随后侃侃发言的老板,私下揣度着。 
 她的老板王力是公司的行销总经理,才四十出头,在爬升公司阶梯的过程当中,无所不用其极,企图心超强。想必他要钱──当然,谁不想要? 
 若菱的公司并购另外一间小公司的时候,王力是那间小公司的老总。小公司的人事部经理,大概头脑阿达还是对老板不满,居然把全公司的薪水资料e-mail 给所有的人,员工因而知道他们老板年薪加红利居然有千万之多。一般公司并购之后,子公司的老总难免会淪为”黑五類”,然后悄然隐退,但是这个王力反而扶摇 直上,愈来愈旺! 
 “他肯定很有钱了,”若菱想,”但是企图心还是这么强,显然权力也是他想要的。” 
 “我不赞同你的看法,”另一个业务部门的经理李逵直言无讳地反驳王力,”对老客户我们可以这么做,但是对新客户而言,我们必须有一个更有吸引力的诉求点,才能让他们愿意转用我们的产品。” 
 李逵前兩年肝病入院,修养了一年才回到工作岗位上。从此戒烟戒酒戒色,可見惜命如金。 
 这提醒了若菱:”啊,我们还要健康。” 
 当然,除此之外,每个人都在追求爱和快樂。 
 若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好了老人交代的功课,她对于自己感到很满意。就是嘛!财富、权力、健康、爱和快樂!这不就是人人都在追求的?若菱志得意满地笑起来。 
 “李经理,这么高兴,昨天晚上跟老公很愉快哦?”另一个产品部门的行销经理黄玉魁带着一贯色迷迷的笑容问若菱。 
 “咦,已经散会啦?”若菱痛恨他的话中有话,每次借机就来吃口头的豆腐。”我还有事,再見!” 
 回到自己座位上,若菱想着这个讨人厌的色鬼,他要的是什么?性吗?当然他不是要爱!这家伙的下属也很不屑他们的老板。出去和客户应酬的时候,黄玉魁带着下属去,用自己部门的行销经费付喝花酒的钱,而且公然就带着小姐上樓”办事”,让下属看傻了眼。 
 那么性是否可以归入”快樂”这个范畴? 
 应该可以吧,若菱想。这种人是在追求什么样的快樂呢?就那么几秒钟的高|潮?这真像去迪斯尼樂园排队玩一样,费了半天功夫,只为了爽那么几下,真是不划算。这些追求性刺激的男人,应该还有更深一层的动机吧? 
 无論如何,追根究柢快樂是大家都在追求的,但是为什么真正快樂的人那么少呢?若菱百思不解,下次一定要好好问问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