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层层包裹的同心圆 ──未知的自己

 第6章 

层层包裹的同心圆 
──未知的自己 
 若菱又开車上山,这次是轻車熟路了。 
 此刻,她的心情是既兴奋又紧张。每次要見老人之前,就会有这样的感受。 
 一路上,若菱还在为昨晚的事情感到困惑,或是说好奇吧。 
 昨天在踏入婆婆家门时,若菱决定要扮演一个好演员,她微笑地迎接小姑,探入厨房去看婆婆,并且真诚地要求帮忙,和以往客套的虚与委蛇是完全的不同。饭桌上,她突然觉得婆婆的菜还真的是好吃,由衷地赞美了几句。 
 若菱看到微笑的婆婆眼中散发出光芒;以往在若菱眼中刻薄的嘴角、严厉的眼神,昨晚竟然消融无踪,好像奇迹一般。 
 最后離开时,婆婆甚至交代一句:”工作别太辛苦了!” 
 若菱也感觉到了她的由衷关怀,竟然第一次感到有些不舍離去! 
 “这就是以假带真吗?”若菱纳闷,”为什么我转变了我的狀态,她也会有这样大的改变?” 
● 
 “进来吧!” 
 正在门口发呆的若菱,未得及敲门,门就”呀”地一声打开。门后,是老人慈祥的笑脸。 
 每次来到小屋,若菱浑身都自动放松下来。 
 这裡不是家,却有家的温暖,她的每个细胞来到这裡都会微笑。 
 若菱轻松地坐下,却很急切地开口:”我发现了一点,我们在世界上扮演的种种角色会遮盖了我们的真我。还有,我们如何扮演自己的角色,会影响别人和我们之间的互动!” 
 老人看着若菱,此时的她,因为兴奋而兩颊绯红,眼中洋溢着青春的光彩,和那个雨夜有家归不得的失意女子判若兩人。 
 “很好!很好!”老人赞赏着,”别太快,我们一步一步来!你还有很多问题没获得解答呢!” 
 “是呀,为什么我们这么努力还追求不到自己想要的幸福?真我和爱、喜悦、和平之间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会远離真我呢?光是角色扮演就能遮挡我们原来的面目吗?”若菱像連珠炮似地提问。 
 老人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很欣慰若菱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把几个重点抓得这么清楚。 
 他拿起粉笔,在石灰地上画了一个圆。 
 这表示完美的人生,对吧?若菱寻思。或者,这是一个套子,而我们是装在套子裡的人?思忖间,老人的手并不停住,在圆外又画了一个大一点的圆。 
 然后又一个,又一个,最后成了一组同心圆,若菱迷糊了。只見老人提笔在最中间的那个圆圈裡面写上:真我/爱、喜悦、和平。 
 
 然后他解释道:”如果这个图可以代表我们人的心理机制的话,真我是被团团包围起来的,很难碰触得到!”说着,老人指着周围其它的大圈圈,”猜猜它们是什么?” 
 “最外面这一个一定是角色扮演,我们要带的面具啰!”若菱还是不忘自己伟大的新发现。 
 “没错,就是它!”老人同意,并在外圈写上:角色扮演、身分认同。 
 “其它的‥‥嗯,我猜,既然是心理机制,那就应该还有思想、态度、行为习惯等层面的障碍吧!”若菱想起来不知道在哪裡看到的:思想改变态度、态度改变行为、行为改变命运等这些说法,在此胡诌一番不知是否有用。 
 “嗯,”老人深忖着若菱的话,半晌,说道:”我们这样说比较具体吧。” 
 老人继续写上--思想、情绪、身体。 
 
 写完,老人拍了拍手,掸去手上的粉笔屑,一边看着被圆圈圈搞得有点头暈的若菱说:”我们失去了与真我的連结,但是人類还是得要有『自我感』,于是我们向 外发展,认同于我们的身体、情绪、思想和角色、身分等,而一般人所谓的『小我』、『自我』(ego)于焉产生,汲汲追求外在的、物质的东西,以寻求满 足。” 
 若菱确定这是她这辈子看过最抽象、最难懂的图。 
 她决定不畏艰难地,先从最核心开始发问--“为什么真我就是爱、喜悦、和平?” 
● 
 “为什么瓜熟了就会落地?”老人反问。 
 他接着说:”因为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了。你去翻翻古老的智慧经典,看看古来智者的言语,他们说的都是同一件事:我们的本质就是爱、喜悦、和平。” 
 若菱其实没有任何的宗教信仰,没碰过佛经或是圣经,而对于所谓”古代智慧典籍”也素来兴趣缺缺,只有学校书本上教过的一些片断的孔子、老子的介绍等等,她不知道怎么样去印证老人所言为实。 
 “任何能丢弃自己不实的身分认同,而且不被自己的思想、情绪以及身体所限制和障碍的人,都能展现出真我的特质。” 
 老人继续说教,可是若菱想不起来生活中有哪一个人看起来能够真正地活出爱、喜悦、和平的。好像什么特里萨修女啦,甘地啦,这些伟人才有资格,可是他们離我们现代人是那么地遥远‥‥那种境界真是可望不可及的。 
 老人看着满脸疑窦的若菱,遗憾地摇着头说:”好啦,我会开一些书单给你看,同时,我会介绍几个能够活出一些真我特质的人,让你去拜访他们,眼見为凭。” 
 若菱笑逐颜开,觉得这个经歷愈来愈好玩。老人还会介绍一些朋友给她?太有趣了! 
 看着和蔼慈祥的老人,若菱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不就像是个充满爱、喜悦、和平的化身吗? 
 “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寻求爱、喜悦、和平对吗?”老人又再度问。 
 若菱点头。 
 “那我这样说,如果你从来没吃过冰淇淋,你会对冰淇淋有渴望吗?你会想着冰淇淋而流口水吗?” 
 若菱不知道为什么老人那么喜欢冰淇淋,不过老人说的对,没吃过冰淇淋的人,不了解冰淇淋的滋味,怎么可能会有想吃冰淇淋的欲望呢? 
 “所以,爱、喜悦、和平是我们曾经拥有的,所以我们才如此热切地追寻它们。”老人继续举证。”还有个简单的例子,你看看所有的小baby,就知道了。” 
 若菱的心口抽了一下,随即低下头来。这是她心中的痛。在路上、电视上、杂志上看到那些可爱的baby照片,从爱憐、向往,到哀愁、怨怼,这结婚十多年之间的心路歷程走得可不容易,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个中辛酸。 
 老人说的话若菱能够理解。每个人看到小baby都会打心眼裡涌出一股喜悦相爱。孩子似乎可以和天使划上等号,当然,是他们不哭闹、不拉屎拉尿的时候啦! 
 “孩子的哭闹是属于生命能量自然的一种流动,完全无损于他们的本质。哭完、闹完,他们可以一下子又回到内在和平的喜悦境界。是大人自己没有办法承受,反而去打压他们,才造成问题的呀!”看着若菱不理解的神情,老人又补充说:”以后慢慢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