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担心”是最差的禮物 ──不如给他祝福吧!

 第17章 

“担心”是最差的禮物 
──不如给他祝福吧! 
 若菱今天依约来到老人的小屋中,脸色凝重,不大好看。老人若无其事地问她:”怎么样,拜访我的学生们还顺利吗?” 
 若菱如实相告。然后她又忍不住问道:”怎么他们俩都是名人呢?” 
 老人一笑,”为什么不能是呢?” 
 “我就不是啊‥‥”若菱自卑的反应。 
 “哈哈!我的学生好多呢!让你去拜访名人,只是想加深你的印象而已。他们兩人也的确是很有代表性的啦!” 
 “哦!”若菱没怎么答腔。 
 老人又在地上的那个圆圈圈上面加了兩个字。”现在你知道啦,要破解身体障碍的方式,就是去和你的身体連结。” 
 看若菱不答腔,老人终于问了:”怎么啦?心情不好?” 
 “嗯,我‥‥又和志明吵架了。” 
 
 原来若菱学了一番养生之道以后,看看志明的生活习惯,真的很不对劲。志明从来不吃早饭,有时还错过午餐,晚上又胃口大开地大吃大喝。而且志明很少运动, 最多就是和同事打打球,玩樂多于锻鍊。若菱愈想愈担心,忍不住向志明传教。志明哪裡听得进去这些东西,还说”从哪裡听来这些邪门歪道的怪道理!”若菱觉得 自己的一片关爱完全不被感激,而且还被严重地侮辱,又是一次的夺门而出。 
● 
 若菱花了一些时间,让眼淚倾泄,悲伤委屈流尽,然后才平復了一些。 
 老人带着理解的眼光看着若菱,等她发泄完了,才清了清喉咙,严肃地问若菱:”你为什么去干涉他的事?” 
 若菱不解,回道:”因为我关心他啊。” 
 “你爱他是吗?” 
 “当然啦,要不然我管他干嘛!” 
 “很好,你知道吗?天底下只有三种事‥‥” 
 “‥‥”若菱觉得老人有点莫名其妙,静默地等待他的解释。 
 “老天的事,”老人伸手指指上面,”你的事,他人的事。” 
 “你是说志明的事是”他人的事”?我可不同意。”若菱反驳说,”他病了,他老了,倒霉的还不是我!” 
 “所以你管他的事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你爱他、需要他?”老人平静地问。 
 若菱哑口无言。关心志明,当然有一些成份是真心为他好,但何尝不是因为自己的恐惧,恐惧失去伴侣、恐惧造成麻烦呢? 
 “爱呀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老人摇头叹息。 
 “我关心他,反倒成了罪过?”若菱心裡很不平衡! 
 “你看,很多父母管教小孩,督促小孩要守规矩、用功念书,有多少成份是掺杂了怕小孩出去丢自己的脸(怕人家说你教的孩子怎么这么没教养!),或是希望、期待孩子能为他们的ego带来光荣,甚或是将自己对未来无名未知的恐惧投射在孩子身上,加重他们的负担?” 
 若菱不语,她知道老人说的有道理。可是論到夫妻之间呢? 
 “夫妻之间,也要扪心自问:你真正的出发点是什么?是为了对方的人生,或更多是为了自己?” 
 “自己最亲近的人的事,真的可以不管吗?” 
 “对最亲近的人,更要注意沟通的方式和方法。如果是为了自己,而且还自以为有权利管对方,认为我们可以介入他人的領域、促使别人改变,这种做法不但白费力气,而且还会造成兩人关系的紧张。” 
 “可我的确也是为了他好啊。” 
 “你可以把你知道的,你认为对的、正确的东西和他们分享,但是背后不要设定一个预期的结果。(比方说:你一定要听我的,要不然‥‥)这样的话,对方比较能够接受。伴侣之间、亲子之间都是这样。” 
 “很难哪!”若菱摇头。 
 “是呀,所以你一天到晚介入他人的領域,管他人的事,自己这儿却没有人在家,关心自己的事。”老人指着若菱的脑袋调侃道。 
 “我怎么可以看着我的伴侣慢性自殺呢?” 
 “你觉得志明生活习惯不好,而你自己最近有了一些体会,想改变生活、饮食的习惯。你就自己努力、尽心地去做,让你的伴侣感到好奇,让他看到效果,然后他 可能会愿意听听看你为什么这么做的理由,同时,他也许会试着做一些你在做的事。但是如果你强加这些观念在他身上,他的『小我』第一个会做的事就是反抗。” 
 “嗯‥‥”若菱觉得很有道理。 
 “所以呀,记住,管好自己的事最重要。”老人提醒她。”为我们的亲人担心,其实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加害行为!” 
 “什么?”若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听我说,”老人胸有成竹地解释:”比方一个母亲,她的孩子要和朋友去远足、郊游,他决定要去的时候,母亲担心年轻人出远门会发生危险而试图阻止,但是 孩子大了阻止不了,所以他出门的时候,母亲就耳提面命他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在后面一直唠叨‥‥”老人看看若菱,”你知道能量世界的定律的,这个母亲 在孩子出门的时候,给了他什么能量?” 
 “当然是不好的负面能量。”若菱回答。 
 “是的,”老人点头,”而且母亲之所以会这么做,是由于她无法承担一丝丝可能会失去儿子的危险,于是把它投射到孩子身上。现在,你明白我说的:『担心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加害行为了吧?』” 
 若菱思考了一会儿,问:”可是有时候孩子真的不太懂事,你不提醒他真的会出事的。” 
 “提醒是可以提醒,”老人同意,”但是仍然要看你的出发点。你的本意是出于关心,所以把提醒孩子当成是一种爱的表达,还是出于恐惧地把担心投射在孩子身上,给他很多压力。” 
 “这兩者怎么划分呢?”若菱问。 
 “在表面上也许看不出来,但是在能量的层面上,而且在孩子的心理感受上,可以区分得出。”
 若菱似有所悟地点点头:”就是不执着吧?” 
 “对!”老人赞道,”就是要放下小我的执着心。” 
 若菱又问:”但是,如果孩子真的出事了,母亲难道不会觉得自己没有给孩子足够的警告,或是阻止他而感到愧疚吗?” 
 老人微笑着问:”我刚才说过天下有几种事?” 
 “三种事。”若菱老实地回答,”我的事,他人的事和老天的事。” 
 “一个人的命活多长,是老天的事,一个母亲再怎么样努力去保护孩子都是无法与天命违抗的。” 
 “是呀,谁敢跟老天抗争‥‥”若菱喃喃地说。 
 “不一定喔,你有曾经因为交通堵塞误了约会,而坐在車子裡咬牙切齿的时刻吗?” 
 若菱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当然有!” 
 “交通堵塞是谁的事?”老人问。 
 若菱想想,说:”老天的事。” 
 “所以呀,人们常常跟老天争辩、抗衡而不自知的,不是吗?”老人摸着胡子,娓娓道来,似乎在嘲笑世人的愚痴:”无論你多么爱他,多余的担心就是最差的禮物,不如给他祝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