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梦的秘密 ──当下的臣服

 第24章 

梦的秘密 
──当下的臣服 
 温暖的地方总是让人流連忘返的,尤其是对于感觉寒冷的心。所以,若菱再一次响应小屋的召唤。 
 来小屋的路上,山路前面可能发生了車祸,車子大排长龍,把公路变成了停車场。若菱其实很心急地想要赶到小屋去見老人,但是随即想到:”塞車,是谁的事?” 
 “老天的事!”若菱可以想象老人回答这个问题时似笑非笑的表情。 
 “老天的事,我管得了吗?” 
 “管不了!” 
 “管不了该怎么办呢?” 
 “臣服呀!” 
 若菱莞尔一笑。是呀,除了臣服,所有其它的举动、感受,都是徒勞无功而且白费能量的。若菱决定好整以暇地坐在車裡听音樂,静待交通警察来舒解壅塞的車道。 
 这时候,若菱眼光瞥到了路旁的一条小路。她依稀记得以前念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同学们上山玩,曾经故意拐进小路裡面去探险,结果发现了一条可以通上山的小路。还好若菱的車不是很大,应该可以试试看。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行而冒险。顺着小路进去,这裡很多都是私家路,若菱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路蜿蜒向上,果然找到了通往大路的途径,顺利抵达老人的家门口。 
 此刻,若菱坐在壁爐的火边,看着墙上跳动的火光。她与老人分享了公司的破例决定,还有自己上山时候的经歷。 
 老人很满意地点点头:”臣服的好处就是,当你接纳了当下,不徒然浪费力气去抗争的时候,事情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机出现,你才发现原来的挣扎真的是白费 力气。而且,正因为你把能量充分关注于眼前的事物上,有的时候你会发现更好的解决之道,帮助你脱離眼前的困境,或是你不喜欢的情境。” 
 
 老人又在地上的圆圈圈加上了兩个字:臣服。”所以破解情绪障碍之道,最重要的就是臣服。”
 若菱点点头。但是她知道,她还是不能就此放下婚姻的巨变,也许是一口气放不下,也许是真的对志明还依戀不舍,这真是个痛苦的考验。 
 “你最近的感觉怎么样?”老人关心地问。 
 “我前天,哦,我老公‥‥”若菱不知怎地,居然称呼志明为”前夫”了,难道她的潜意识己经接受了这桩婚姻注定要破裂的事实?”一直都没有和我坐下来好好谈,他很害怕面对冲突的。” 
 老人理解她点点头,突然问:”你最近有没有作什么梦呢?” 
 若菱一时想不起来。突然,她想起那个下午在家裡等志明的时候,作了一个不知所云的梦,她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老人。 
 老人认真地倾听,然后开始问问题。 
 “你那辆脚踏車,在美国是拿来做什么用的?” 
 “嗯?”若菱不懂,脚踏車当然是拿来骑的呀! 
 “我的意思是,是用来代步,还是娱樂健身的?” 
 “哦,是用来代步的。从家裡到学校,很近的。” 
 “你在梦裡为什么把那台車搬出車库?” 
 “当时我开始工作了,开車上班,不太用那辆脚踏車,它没什么用,又旧又占地方,所以想处理掉。” 
 “那为什么不直接拿去丢掉,只是把它放在車库的車道旁边?” 
 若菱想了想,”可能还是有一点舍不得吧,好好的东西,虽然没用了,可是又没有坏,而且以前载我上学的‥‥”若菱有点诧異老人问这么多梦的细节。 
 老人不再发问了,闭着眼睛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若菱问:”这个梦‥‥有什么特殊意义吗?”她记得李建新说过,梦是潜意识的语言,她的潜意识有什么事要告诉她吗? 
 “你的潜意识很妙,它不直接告诉你它的内容,而是用很多象征和比喻。”老人说,然后缓缓地透露:”在这个梦裡,你的脚踏車就是你的丈夫。” 
 “志明?”若菱瞪大了眼睛,”志明就是那辆脚踏車?” 
 老人点头,然后说:”你自己好好想想。” 
 若菱有一点不敢想,难道在她的潜意识中,志明只是一个”用旧了的、没有用处的交通工具”?
 “当然也不是那么的具象化啦,”老人安慰她,”它只是暗喻了你其实在潜意识的层面,已经知道你不需要志明了,但是表意识还是割舍不下,因为有人来把脚踏車拿走的时候,你还抗议呢!就像现在的情形。” 
 若菱觉得她需要花一点时间来消化老人所解的这个梦,毕竟一下子这么多潜意识的东西冒出头来,的确需要一些时间整理一下的。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向老人诉苦:”我现在有很多强迫性的念头在脑袋裡面盘旋不去,很苦恼呢!怎么样可以停止我们脑袋裡的思想?” 
 “脑袋裡的思想我们无从控制,”老人平静地说,”我们只能藉由观察它、检视它来转移,我会教你的。” 
 若菱如获大赦地静静听着。 
 “记不记得第一次見面的时候,我就让你去观照你的思想?” 
 若菱点点头。 
 “看到我们的思想的同时,你就切断了与它的认同,如果你进而检视它的的真实性,你会发现,我们90%的思想几乎都是不正确的。
 当你不再盲目地听从脑袋裡的声音时,就是它可以止息的时候了。”老人歪着头想了一下,写下一个名字、电话给若菱。”你去找她,她会教你如何去检视我们思想的真实性。” 
 想一想,老人又写了一个名字和电话,”她也是很好的体验者,会帮助你渡过目前的难关。”若菱仔细地把老人写的纸条收好。 
 “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把注意力带回到当下。因为你如果去看你的思想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所想的东西,不是在过去就是在未来,很少是当下这一刻的关注。”老人 很认真地说,”这个时候,如果你把注意力拉回到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上面,比方说如果你在洗碗,你就感受一下水的温度,皮肤和碗盘接触时候的感受,碗盘从油 腻到干净之间,你手指触摸它们的感觉变化‥‥等等,就可以阻止自己的胡思亂想。” 
 “那如果,我当时没有在做什么呢?比方说,坐車、等待的时候?”若菱问的问题都很实际。 
 “很好,”老人赞许,”那么你就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内在身体,去体验你当时身体各个部分的感受,或者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呼吸上面。因为你知道吗?”老人停顿了一下,”我们的思想总是在过去和未来,但是我们的身体和呼吸却永远是在当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