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 ──转念作业

 第26章 

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 
──转念作业 
 若菱看到老师发下来的回家作业,着实有点纳闷。作业的题目叫”批评你周遭的人”,然后按照要求把你的想法写下来,一共六个题目。 
 若菱最想写的当然是志明,但是她又不想在陌生人面前吐露自己婚姻的问题,所以她琢磨着该怎么写这些问题,搞到很晚才睡。听到志明进屋的脚步声,和他关上客房房门的声音,又是一阵心痛。 
 第二天是星期假日,若菱起了个大早,很期待地再去新店的那个中心,听老师的课。一开始,老师又是带領大家静坐,若菱在一种无形的能量中,感觉好放松,身体轻飘飘的,思绪也不知道飞到哪裡去了,直到老师呼唤他们回来,若菱才舍不得地睁开眼睛。 
 “昨天我们谈到逃避我们自己以及其它问题的策略,其实还有一种策略,叫做‥‥”老师在白板上写下了”投射”兩个字。 
 “什么是投射呢?比方说,我从小就被教导我应该是一个聪明的人,我也自认为我很聪明,所以我压抑、否认了自己不聪明的地方。于是,我看到不聪明的人的时候,他提醒了我内在不想面对的部分,所以我特别讨厌不聪明的人,对他们没有耐心。” 
 老师停下来,看看所有的学生,”同样的,当你对某一類的人或是他们的行为,待别有意見、特别看不顺眼的时候,就是一种自我的投射行为,也是一种逃避策 略。”说着,老师把手比成一个手枪的姿势,对着一个学生,然后说:”你看,当我手指着你批评的时候,有几根手指对着我自己?” 
 很明显的,一根手指对着对方,三根对着自己。然后老师说:”我的老师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她看看若菱,显然她说的是老人,”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所有的外在事物都是你内在投射出来的结果。” 
 针对老师的这句话,同学们展开了热烈的讨論。若菱班上的同学好像已经都是灵修老手了,对老师说的话很能够呼应、认同。若菱却觉得她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么激进的观念。 
 首先,有个同学就提到了那部若菱看不太懂的电影,他指出电影内容说:”观察者在所有各种事物的可能性中选择了一种,于是事情就如实发生了,所以事情是我 们的『选择』,而不是我们被动看事情发生。”也有同学提到了”吸引力法则”,相同能量的事物会彼此吸引,所以我们周遭发生的事物都是我们本身的能量吸引过 来的。 
 还有同学提到了”因果业报”的说法,但他们的观点是:命是可以改的,行善积德的人,再大的前世报应也可以消减到最低。 
 一个同学忍不住了,她有不大相同的观点:”我是个基督徒,我是认同有一个最高力量在管制这个宇宙的。你们这样说,好像人可以超越神,掌管自己的命运!” 
 大家突然变得鸦雀无声,震惊于半路殺出来这么一个程咬金。若菱倒是挺欣赏她的态度,毕竟有不同的意見可以激发我们更多不同层面的想法。 
 “没有冲突,亲爱的,”老师柔声地说,”当我们心裡有个深切、真诚的渴望,整个宇宙都会聯合起来帮助你,这就是你心目中的神。当你祈祷的时候,你的内在会发出一股正面振动的能量,它会把你想要的东西吸过来,也就是神在回应你的祷告而赐给你真心想要的东西。” 
 那个同学紧绷的脸孔稍稍有些松弛了。 
 老师继续说:”我们面对每天的生活,都去试着活在当下,臣服于所有『已经发生』的事。己经发生的事就是神,因为如果不是神的旨意的话,它不会发生,所以 我们臣服于它。然后因为我们相信神的恩典,所以在当下的每个选择中,我们没有惧怕,能做出最好的选择,而且正因为我们深信神的恩典深藏其中,最好的事物会 因为我们有意识的选择而发生。” 
 若菱真是很佩服老师能一转头就用基督教的语言,把刚才大家说的”另類”观点换成基督徒能接受的说法。在这一转念中,不但那个同学,連若菱也心悦诚服地接受了。 
 老师这时转过头来,看着一直没有发言的若菱,邀请她分享她的回家功课。 
 若菱有一点害羞地低头看自己写的东西,然后老老实实地念道:”谁让你感到愤怒、挫折、迷惑,为什么?谁激怒了你?你不喜欢他们什么地方?” 
 若菱停顿了一下,更不好意思地小声念道:”我对志明感到愤怒,因为他很自我中心,从来没有真正的关心过我‥‥” 
 “好!”老师要她停下来,然后问:”这是真的吗?” 
 “什‥‥什么?”若菱不解。 
 “志明很自我中心,从来没有真正地关心过你?”老师重复若菱的话。 
 “嗯,是真的。他只管他自己的事,很少关怀我。”若菱回答。 
 “志明很自我中心,这是真的吗?他每时每刻都是这样的吗?他的每个朋友,周围的亲人都觉得他是这个样子吗?” 
 “嗯‥‥”若菱没有把握了,不敢接腔。 
 “他从来没有真正地关心过妳,”老师又念道,”这是真的吗?” 
 “有偶尔关心一下啦,但是‥‥” 
 “从来没有,真正的,”老师加重语气,”这是真的吗?” 
 若菱说:”嗯,大部分的时间是真的。” 
 同学都笑了,若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老师又问:”当你有这样想法的时候,你是怎么样的人?” 
 “嗯?”若菱听不懂。 
 “当你抱持这样的想法--『志明很自我中心,从来没有真正地关心过我』的时候,你看到他,或是想到他的时候,你心裡是什么感觉?” 
 “嗯,不太舒服‥‥”若菱保守地描述。 
 “是喜悦和平还是紧张压力?”老师追问。 
 “紧张压力!”若菱不假思索地回道。 
 “好,你想想,今天如果你没有这样的想法,在你的脑袋中,你看到志明,或是和他相处的时候,你会觉得怎么样?” 
 “好多了,比较平静。”若菱想象了一下,然后老实地回答。 
 “好,我不是要求你要放掉这个思想,我只是问问你,你有没有看到任何理由,让你放掉这个思想,不再背负着它?” 
 “是的,我知道。”若菱说。 
 “好,我现在请你把这个句子反转过来,把肯定句改成否定句。” 
 “嗯?”若菱不确定要怎么改。 
 老师帮她起头:”志明不是‥‥” 
 “志明不是自我中心,他不是从来没有真正地关心过我。”若菱机械式地念出来。 
 “好,我现在请你闭上眼睛,在心裡默念这句话,看看它的真实性和原来那句话比较起来如何?” 
 若菱闭上眼睛,照老师的话默念这个反转了的句子,她觉得很滑稽,不过好像后来这一句的真实性真的并不亚于原来那句。 
 若菱张开眼睛,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老师。 
 老师没有乘胜追击,只是继续要求若菱:”把志明改成你,你改成若菱,把你写的句子再念一遍。” 
 若菱照着念了:”若菱很自我中心,从来没有真正地关心过志明!” 
 “这句话的真实性怎么样?” 
 若菱闭目沉思,其实是在逃避困窘。她心裡有点心虚,因为她知道她对志明的关心也是从她自己的观点而发的,很可能志明对她也会有同样的抱怨。 
 “这个回家功课真是个陷阱!”若菱觉得上钩了,可是也不得不佩服它设计之巧妙!原来我们对别人的指控,真的是有三根指头是对着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