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昔日女星的解套智慧 ──思想的瘾头

 第27章 

昔日女星的解套智慧 
──思想的瘾头 
 这一天,若菱又依约来到了一家高级私人俱樂部。报了自己的名字,接待人员恭敬地把若菱请到裡面一个豪华而私密的房间。若菱当时就在猜,一定又是个名人了吧!虽然心理已经有了准备,可是看到这位艳光四射的退休女星时,还是吓了一跳。 
 这位女星在当红之际嫁入豪门,很多人当时等着看她的好戏。当时大家都不看好这段婚姻,等着她離婚復出,再现光芒。可是这位女星做少奶奶显然做得称心如意,都二十多年了,她还是清秀佳人一个,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刻划太多痕迹。她夫家的家世显赫,可是女星始终深居简出。 
 招呼若菱坐定了,女星笑着问:”老人好吗?又有什么难题给我?” 
 “嗯,他要我问候妳,他说妳是从负面思想的困扰当中走出来的人,要我来跟妳请教、请教。”若菱小心地回答。 
 “哈哈,他真会出题。”女星笑得花枝招展,”嗯,让我想想,怎么说呢‥‥” 
 女星收敛了笑容,陷入当年不愉快的回忆裡。”当初嫁入他们家,我真的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要洗手做羹汤,做个贤慧的好太太。可是,环境一下子变化得太大, 我从一个人人吹捧、光鲜亮麗的环境,到了一个連鲜艳衣服都不敢穿的保守传统家庭,更别说妯娌、婆媳之间种种复杂的人际关系了。我又是个明星,嫁到他们家, 很多长辈本来就很不满意,所以难免诸多挑剔。外面又是那么多人等着看我的笑话,我真的是内外夹攻、心力交瘁。” 
 受到女星一席话的影响,室内的气氛也立刻低沉了下来。喝了口水,她继续回忆:”当时,我真的觉得万念俱灰,常常有寻短的念头,后来碰到了老人,他告诉 我:『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他教我去检视自己的思想,挑战自己的信念,这给了我很大的启示。你知道,我们是完全听从我们脑袋裡的声音,从来不去质疑它 们的。” 
 若菱点头,表示同意。 
 “当然,他那个圆圈圈的图,”女明星嫣然一笑,”帮助我们从身体、情绪、思想等各个层面去清除我们与真我之间的障碍,也是我療愈过程中很重要的帮助。” 
 “老人教了我好几种方法,像拜倫凯蒂的转念方法,随时关照自己的思想,并且检验它们的真实性,另外他告诉我,没有任何的事情可以造成心理上的痛苦。痛苦是来自于你对事情的解释。痛苦是你创造出来的,因为那个是你对事情的解释。”女明星拿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上: 
 A(事件)→B(信念、想法)→C(结果) 
 “你看,A永远是中立的,因为同样的A,发生在不同人的身上会有不同的C出现。比方说,我婆婆看到我的时候脸色不太好(A),如果我认为她讨厌我 (B),我会觉得很难过(C),但是如果我认为她当时心情不好(B1),我会很中立地(C1)注意自己和她的互动。如果我认为她是因为身体不舒服 (B2),我会很心疼地对她格外好一些(C2)。所以不同的B,造成不同的C,也影响我和我婆婆之间的关系。” 
 若菱看着这个简单的ABC图,没办法想象我们所有的烦恼,居然可以用一个ABC的公式就可以解释清楚。 
 “还有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在我们每个负面的情绪后面,都有一个支持它的思想。因为情绪是身体被我们思想刺激之后而产生的反应。比方说,我的一个妯娌, 帮其它的人都买了一些好东西,唯独没有给我。我当时很生气,也很伤心。然后我就检视自己负面情绪后面的思想,发现我”要求”我的妯娌对待我(一个刚嫁入他 们家的人),一如她对待其它已经和她相处很久的亲戚。我有什么资格要求她要对我公平呢?我生气、伤心对事情有没有任何帮助呢?她这样做是谁的事呢?她的事 我有资格干涉吗?”女明星兩手一摊,”就这样,原先让我痛苦不堪的一些事情,在我把自己的思想带到放大镜下检视的时候,一个都不能成立。” 
 若菱心想:”真有这么简单吗?我们真的可以在一念之间就超脱思想的束缚吗?” 
 女明星善解人意地看着若菱:”当然,这整个过程并不像我说的这么简单,期间要经过很多的努力和漫长的等待。这些道理都懂了,并不代表你就都能做到。第一步,就是你要下定决心,不再被你的思想干扰,然后你要花很多时间去培养觉察和定静的功夫。” 
 “觉察和定静?”若菱问。 
 “是啊,我就是从静心冥想开始的。最早老人教我静坐的时候,我連五分钟都坐不住,心猿意马,脑袋裡有如万马奔腾。但是随着我的一些身体工作,和宗教的修持,我逐渐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看着自己。” 
 若菱问:”那‥‥请问你的身体工作和宗教的修持到底是什么呢?” 
 女明星又笑:”呵呵,每个人都不一样的啦,我的是瑜伽和祷告,讀圣经,跟我的主連结。你可以选择别的道路,但是一定要做一些灵性的修持和身体工作,这样 你才能逐渐从你自己的人生模式当中解套出来。老人能做的,是帮助我们去看見,但是你看見、觉察了之后,必须要有足够的心量去包容、接纳。这个功夫他给不了 你,你得自己修煉。” 
 她最后又看看若菱,语重心长地说:”静坐冥想是培养觉察和包容能力最好的方法,一开始五分钟也可以,慢慢把时间拉长。这是迈向真我的不二法门,最基本的蹲马步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