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老婆不是秀给别人看的 ──身分认同的探索

 第30章 

老婆不是秀给别人看的 
──身分认同的探索 
 若菱迫不及待想看看老人给她的访客名单上的最后一位贵客是谁,她猜想应该也非等闲之辈。她依址来到了台北市最高级的一个住宅区,经过重重检查和通报,最后管家引領若菱进入了豪华的会客厅。若菱举头一望,四周尽是名家的画作,价值不菲。 
 主人一出现,若菱倒抽了一口气,原来是他!台湾高科技产业赫赫有名的人物,怎么他也和老人交过手?主人优雅地欢迎若菱,坐下来的时候,特别问若菱是否介意他吸雪茄。若菱連忙说不介意,感受到主人的谦和与真诚。 
 “老人好吗?”好像每个人見面都是这一句话。 
 若菱照旧禮貌地回答。 
 “嗯,”主人吸着雪茄,”你现在的进度是什么哪?” 
 “在身分认同这一圈了。”若菱回答,感觉他们好像隸属什么黑帮似的,打招呼的语言别人可是一点都听不懂的呀! 
 “哈哈,每次他都是留这个最后的难题给我。”主人开怀地笑着。
 若菱实在很难想象以主人的身分、地位,财富、权势,他会有身分认同的问题? 
 收敛了笑容,主人缓缓地道来。 
 “那一年,我的夫人过世了。而我的事业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就在这个时候,屋漏偏逢連夜雨,我的健康也亮起了红灯。我一直是个非常樂观、坚强的人,但是一連串的打击太大了,我开始怀疑起人生的目的,还有自己的价值。” 
 主人吐了一口烟圈,又继续他的故事。”我觉得自己像一个被打败、一无是处的武士。就在这个时候,老人出现了,他让我看見,我的事业、家庭、成就、都不是真正的我,而我却如此地认同于它们,认为我”拥有”它们,可是老天爷可以在一瞬之间,把它们席卷一空。” 
 他摇摇头,继续说道:”我们这个小我,不择手段地去认同各种各样的事物,好延续它的存活。你看,就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些小孩子会为了一张纸打成一团,就是因为他们自我认同了这张纸是他们的,别人拿走了这张纸,就是对他们自我的一种打击。” 
 “不只小孩呢!”若菱也勇敢地表达她的看法。”很多美国高速公路上的枪击命案,就是因为开車的人”认同”他们前面的道路是『他们的』,所以别人超他的車就是不给他面子。” 
 “哈哈,这个说得好!”主人由衷地赞美着,让若菱有点不好意思了。
 “自从深刻地了解到这一点之后,我开始用不同的心态去应对我的人生。我的所作所为,不再是喂养我的小我了,而真的是从一个更高、更远的角度来衡量我究竟想要什么。如此一来,我的事业有了转机,健康逐渐好转,也找到了一个理想的人生伴侣。” 
 主人这时露出了暧昧的笑容,”很多人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不再娶一个年轻漂亮的太太。对我而言,老婆是和我一起过生活的,不是秀给别人看的,心灵相通最重 要。比我年轻几十岁的女孩子,哪能懂得我的喜好、心意、心态呢?娶年轻女孩的人,通常都是希望在女孩身上满足一些小我的需求,这也是一种无谓的身分认 同。” 
 若菱这时候大胆提出一个问题:”那您在和属下相处上有没有什么改变呢?” 
 主人一笑,相当嘉许若菱的问题。”当然有啦。那些光会吹拍逢迎、没有真正能力的人,在我的公司现在无法生存啦。因为我不需要他们来喂养我的ego,让我自我感觉良好。每当我的属下在为面子、为小我争辩时,我都会清楚地指出他们的盲点,很快就把问题给处理好了。” 
 若菱可以想象,其实跟这样一个有觉知的老板工作,可能比那些需要人奉承的老板更难呢!常常会被老板识破自己小我的诡计,而且要常常反躬自省,真是不容易呢! 
 “那么如果要突破这些各种的身分认同,我们必须要建立觉察的能力?”若菱想抛砖引玉地多了解主人精辟的看法。 
 “没错!觉知是破除身分认同的第一步。要你放下身分认同是很难的,『看見』是第一步--先要看到你自己认同于某样东西,也许你没办法立刻放下。但是如果你能彻底了解到你认同的那些东西,其实不是你,也不是属于你的,你就有可能从这个外境追逐的噩梦中醒来。” 
 主人最后看着她,语重心长地说:”这个过程很漫长,也很难,你要有充分的决心和毅力。” 
 若菱告别了主人,心裡非常充实地離开了他的豪宅。 
 正要上車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李建新。 
 若菱犹豫着要不要接,手机响了好几声,又归于寧静。若菱其实已经放下对李建新的批判和情绪了,只是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正在出神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若菱决定面对难题。 
 “若菱?最近好吗?我找了妳几次都没找到妳。” 
 “哦,最近有点忙。”若菱没有多说什么。她是很忙,忙着处理志明有外遇要離婚的事,够忙了吧! 
 “哦,我远以为妳怎么了呢!我最近也是很忙,我女儿从美国来看我‥‥”李建新在那一头解释着。 
 若菱心念一动,”你女儿?她多大啦?” 
 “很大了,都十四岁了,我当兵的时候她妈妈就怀上她了‥‥现在出去人家都以为她是我小女朋友呢!”李建新有一点尴尬地告诉若菱。 
 若菱霎时百感交集,又是她的胜肽吧?会把李建新的女儿想成、看成他的女朋友,就是要若菱去”享受”被背叛、被欺骗的感觉。还好这次若菱没有上当‥‥ 
 “喂、喂!妳还在吗?”听不到若菱回话,李建新在电话那头有点着急了。 
 “哦,我还在,刚才讯号有点不好。有空出来吃饭吧!”若菱这回大方地邀请他了。 
 “好!我女儿后天走,我再call妳哦!” 
 “OK,拜!”若菱自然、开心、舒服地收了线。不仅是因为澄清了误会,更是因为战胜了自己的胜肽而感到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