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避

 新婚的何以琛律师,忙碌程度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前面接的案子还没结束,最近碍于人情又接了一宗棘手的,几个案子齐头并进,每天都要忙到深夜,往往默笙睡着了,以琛书房的灯还亮着。

  可是即使这样,默笙也觉得很快乐,以琛忙他的,她就自己找事情做,东摸摸西弄弄,偶尔去书房探一探头,以琛总是毫无例外的埋首工作。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默笙才真正体会到以琛有多勤勉。外人看到的何以琛既年轻又成功,让人羡慕不已,却不知道他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花了多少心力。没有背景的他,要奋斗到今天的局面,肯定很艰难吧,可是他最艰难的时候,她却不在他身边……

  以琛端着空茶杯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默笙抱膝坐在沙发上,抱着食谱发呆,不知在想什么。

  现在时间是周日下午一点多,以琛在书房忙了一上午,草草吃了午饭,又专注于工作。

  默笙看到他,立刻扔下手里的书从沙发上跳起来,“我来泡。”快快乐乐的抢走他的杯子,跑去厨房。

  以琛看着自己空了的手,突然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似乎回到了以前的日子,念大学的时候,他忙学业、打工、学生会工作,默笙就在他忙碌的缝隙□来。看似好像默笙缠得他很紧,其实自己根本没分她多少时间。

  现在,好像故态复萌。

  以琛折回书房,日历上今天是十一月十五日,C大百年校庆的日子。事务所这次对C大法学系有一定的捐献,老袁要出席捐献仪式,因此一直鼓动以琛和向恒也去玩玩。以琛并不怎么热衷凑热闹,毕竟他手头一大把工作,可是现在却有点不确定。

  默笙端着热茶来到书房,以琛拉过她。“下午有事吗?”

  “干什么?我们要出去吗?”默笙眼睛一亮,雀跃的说。

  期待的眼神让以琛最后一丝不确定也消失了。

  以琛关掉电脑。“嗯,学校百年校庆,要不要去逛逛?”

  校庆这么热闹的事情,默笙当然要去。

  以琛和默笙到学校的时候,人多得车子根本没法开进去了,以琛把车停在老远的一个停车场,然后和默笙步行过去。

  “等等。”走到半路,默笙停住,指指路边摊子上卖的印有“XX大学”字样的T恤衫。“以琛,我们也换上这个好不好?”

  以琛蹙眉,实在觉得穿这个很怪,然而默笙拽着他的手不走,只好无奈道:“你去买吧。”

  默笙早上匆忙出门没带钱包,在以琛皮夹里掏了几十块钱挤进去了,一会就胜利的从人群中拎了两件出来。

  今天两人都穿的休闲毛衣,默笙把T恤穿在本来就是宽松型的毛衣外面,看起来胖鼓鼓,样子怪怪的。反观以琛,同样的穿法,却依然显得清俊挺拔,英气逼人,引得路过的女生频频注目。

  以前好像就这样,走在校园里,以琛总是众人注目的焦点,而他却总是一副漠然的样子,好像对那些目光一点感觉都没有,默笙扯了下他的袖子:“以琛,你不觉得有人在看你吗?”

  以琛看了她一眼,“走路的时候别东张西望。”

  “……”

  默笙闭嘴。不解风情者,大概以此人为最。

  顺着人流走到校门口,以琛接到向恒的电话:“你在家还是事务所?出来一趟吧,今天来了不少同学,苏敏说你不来要杀到你家去了。”

  苏敏是以琛之前一任的法学院学生会主席,毕业后留校任教,以前在学校以琛和她在工作上接触还是比较频繁的。

  “我在北门,你们在哪里?”

  “噢,你来了?那最好了,我们在新楼,你快点过来吧。”

  以琛收了手机,和默笙说:“你先和我到我们系转一圈,然后到你们系那边去看看。”

  “啊?你们系……我不去了。”默笙迟疑了一下说。

  “为什么?”以琛立刻警惕起来。差点忘了眼前的人多么会出点状况了,这么多年过去,以琛发现自己竟然还保留着条件反射。

  “你们系这么多人……”默笙闷闷地说。以琛以前就是法学院的风云人物,认识他的人不少,当年他们的分分合合估计也广为人知,默笙实在不想对着那些探究的目光。

  “你一个人去好了,而且我要拍些照片,一个人比较有灵感……”

  那他还出来干什么?以琛真有些无奈,拉住就要跑的人,“你没带钱,没带手机,等会儿怎么找我,晚上怎么回家?”

  看默笙一脸赧然,就知道她没想过。以琛有时候觉得自己像带了个孩子,叹气道:“以后我们的孩子还是像我比较好。”

  扯那么远,默笙咕哝,伸出手。“给钱!”

  以琛却只把自己的手机给她,“一会我打手机找你,别跑太远。要找我就打向恒的电话。”

  “真不知道你怕什么。”以琛顺手把她被风吹得毛毛的头发理顺。他心里怎么会不知道默笙怎么想,只是这些事无关紧要,顺着她也无妨。

  “何大律师,你现在名声响了架子也大了哈!”以琛刚到法学院新楼就受到苏敏的奚落。

  以琛素知这个师姐的脾气,你越辩驳她越起劲,索性不辨,苏敏说了他几句也就悻悻然止住了。

  向恒盯着他的衣服看,“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品味了?”

  以琛低头看自己,胸口T恤上印着“XX大学”四个红色醒目大字,的确傻得可以,笑了一笑,脱下拿在手里。

  向恒立刻便明白了,“怎么不见你家的那个?”

  “谁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以琛也头痛。

  说话间熟人纷纷过来打招呼,趁着他们说话苏敏把老袁拉到一旁:“何以琛有女朋友没有?”

  老袁摸摸下巴,很肯定地回答:“没有。”老婆又不算女朋友,这点他分得很清楚的。

  “怎么还是老样子?他还真死心塌地等人家啊?”苏敏对以琛的过去知之甚详,顿时有点不以为然。“不过没有也好,系里新来了一个年轻女教师,长得漂亮,家世好学历高,等会儿晚上吃饭叫上她,我给他们介绍下,你待会别吱声啊!”

  老袁当然不吱声,乐呵呵的。

  以琛本来想打个招呼就走,谁知道一来就脱身不了,先是和他们一起去拜访几个教授,然后有个校友座谈会,等走出大楼,已经差不多快五点了。老袁招呼几个熟人说:“我在滨江订了桌,聚餐聚餐。”

  滨江大酒店是学校附近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老袁看来这次要大出血了。

  以琛借了他的手机,打电话给默笙。

  默笙其实没什么拍照计划,相机本来就是出门前随手拿的。

  以琛去了法学系,她也拐上了去自己系的路。默笙高考的成绩只是勉强达到C大的分数线,因此被塞到了C大没什么优势的化学系,偏偏她的化学是所有学科中最烂的一门,大一能门门低空飞过,大概都是以琛的功劳。

  默笙在化学系不过待了一年多,自习又经常在法学院那边,所以对本系反而不熟。在化学系转了一圈,果然没有碰到什么熟人。

  走出化学系,随意取了两个景,便有点兴致索然。

  手指触到口袋里的手机,不由就想起以琛,不知道他在法学系那边干什么……

  最近她和以琛……好像突然好了起来,尤其是她从香港回来后。

  现在这样子的相处,默笙固然开心,可是有时候又会觉得不安。

  她不太明白以琛是怎么想的,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以琛的心思,她总是捉摸不透。会不会有一天,一切又变回去了呢?

  默笙不愿再想下去,踢踢地上的泥,自言自语:“既然想不明白,我还是头脑简单点好了。”

  今天的C大前所未有地热闹,到处都是人头攒动,年纪轻轻的在校学生,白发苍苍的昔日学子,这片土地上不知记忆了多少人的青春。

  也许因为默笙穿着印着C大校名的T恤衫的缘故,不时有人上前问她什么路怎么走,什么楼在哪里?默笙凭着记忆一一指明。

  走了几步又被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拦住。

  “同学,你知不知道应晖在哪里演讲?”

  散漫的思绪被这句话惊回,默笙呆住,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应晖?

  “你说谁?”默笙愣愣地问。

  “应晖啊,中国的网络奇迹,SOSO总裁,他在哪里演讲?”

  年轻人焦急地看着她,看她一副茫然,立刻转头拉住了另一个学生,“同学,请问应晖在哪里演讲?”

  “在第一大礼堂,你怎么现在才去啊,演讲时间是两点到四点,现在都开始了,你肯定挤不进去了。”虽然这么说,女学生还是指明了方向。

  年轻人匆匆道了声谢,就急急地向第一大礼堂跑去。

  默笙站在原地,半晌才消化了这个信息。

  应晖。

  他回国了。

  现在就在C大。

  能容纳千人的第一大礼堂已经站满了人,连门口都被堵塞了,好在学校充分考虑到这种情况,在礼堂外设置了电子大屏幕直播演讲现场。

  默笙站在人群里,仰望着屏幕上自信挥洒的男子,象征着智慧的宽阔额头,一如性格般坚毅的浓眉,刀斧削刻出缺乏柔和的面容,因历经沧桑而沉静却不时闪过犀利的眼神,不苟言笑好像难以亲近的神情。

  这就是应晖。

  硅谷白手起家的网络新贵。

  身价数十亿美元的新兴科技富豪。

  她名义上的前夫……也许,

  也是事实上的。

  应晖演讲的题目很普通,被人讲烂了的“中国IT行业的发展与预测”,然而他独特的视角,有力的分析,特殊的身份却让他的演讲变得与众不同。因为理工科出身的缘故,应晖非常注重事实根据,他演讲所描绘的IT未来并不是虚幻的空中楼阁,而是建立在可行基础上的逻辑推断,因此使人更加信服。他本身传奇的奋斗经历更是让所有学子听得激动不已。偏偏他外表竟也如此英俊,更具体地说是一种充满力度的硬气的英俊,所以台下的掌声中竟然夹杂了一片女生的尖叫。

  起码场外,默笙身边的一群女生已经为应晖的风采和魅力而沸腾了。

  “哇,他好帅啊,就算老点我也认了。”

  “拜托!谁说他老了,别人才三十四岁好不好,正当年轻力壮。”

  “我要是有这种老公,要才华有才华,要事业有事业,要长相有长相,走出去非拽死不可。”

  “算了吧,这种人,你要在他还没发达的时候嫁啦,现在已经晚了。”

  “喂,你们听说没?应晖以前还在我们学校念书的时候,女朋友是当时我们系的系花哦。”

  这句话一出,把周围原本凝神听演讲的人也吸引了过来。

  “你们什么系的啊?”有个男生问。

  “外语的。”

  “那现在呢?他们还在一起吗?”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不一定是真的。”女生先强调,然后才开始说:“听说念大学的时候应晖很穷,农村考上来的,不过在数学系那种牛人多到变态的地方都很出名,后来追上了我们系当时公认的系花,据说感情很好啦,可惜毕业的时候系花为了留校指标接受了系主任儿子的追求,应晖就放弃国内研究所的工作出国了。”

  “啊,系主任的儿媳,你不会是说教我们英国文学史的那个吧,不是才听说她离婚了吗?”

  “天哪,不会吧,你说她现在会不会后悔死?”

  “谁知道!”女生吐吐舌头:“这些是上次我们宿舍拿了奖学金请辅导员吃饭,辅导员说的,可信度很高啦。”

  唧唧喳喳的讨论还在热烈地继续,名人的过去和隐私是公众永远感兴趣的话题。

  默笙抿着嘴,抬头看电子屏幕上意气风发的应晖。

  应晖很少跟她提他以前的事,可能那时才二十三四岁的她,在已过而立的应晖看来,还是一个小妹妹吧。

  只有一次,应晖偶尔说起,“我以前在C大有个女朋友,很聪明,也很漂亮……”说着就停住,意犹未尽的感觉。

  当时不明所以的默笙接口说:“我以前的男朋友也很厉害。”

  “哦?”应晖笑,“那你男朋友运气可没我好。”

  默笙现在仍然记得他当时的眼神,矛盾的落寞和骄傲同时出现在那平时波澜平静的眼眸深处。

  这些年一直没看到应大哥身边出现什么人,也许他跟自己一样,对过去的人始终无法放开吧,默笙惘然地想。

  不知不觉演讲已经接近尾声,主持人站出来,“如果现在就结束大家会不会有种不甘心的感觉,会不会觉得遗憾?”

  底下大声回答:“会!”

  “所以接下来是自由问答,时间是半小时,大家抓紧时间。”

  气氛空前地热闹起来,一个接一个学生起来问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自由问答最能体现一个人的才思敏捷与否,很明显应晖在这点上相当出色,机智而风趣的回答赢得了一阵阵掌声。

  今天的演讲,应晖无论哪个方面都无愧于“C大的骄傲”这个称呼。

  “拜托,这些男生真无聊死了。”

  连续几个专业方面的问题让女生们开始无聊了,她们对那些计算机啊技术啊什么的问题一点兴趣都没有。

  就在这时,话筒传到了一个女生手里。

  女学生站起来,清清嗓子:“应先生,我要先说明,这个问题不是我要问的,是场外我的同学发短信给我,说如果我帮她问了这个问题,就请我吃饭,所以为了我的免费晚餐,请应晖学长务必回答我。”

  “当然。”应晖风度极佳,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嗯,是这样。”女生技巧地停了停,等全场静下来,她大声地说:“请问你结婚了没有,我们还有机会吗?”

  台下因为这个问题炸了起来,男生们吹着口哨,为女生的勇气喝彩。

  然而,在这样热闹的气氛下,一直在台上挥洒自如的男子却明显失了神。

  他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思绪却好像抽离了,整个人似乎被这个意料外的问题带到了别的世界,忘记了台下还有听众。在场外看电子大屏幕特写的学生们甚至可以看到他眼睛里藏不住的黯然。

  渐渐的会场静了下来,学生们面面相觑,没有了声音。

  那个问问题的女生脸上也开始出现不安。

  主持人以为这个问题触犯到了应晖的底线,连忙站出来救场:“这位女同学,你问的问题是隐私哦,你不会是狗仔队乔装打扮混进来的吧。”

  学生们并不捧场,发出零落的笑声。

  身边助理的提醒让应晖及时回神,做了个手势阻止了主持人:“没关系,我只是忽然想起我的太太,我已经有段时间没见她。”

  在底下一片意味不明的声音中,应晖肯定地回答:“当然,我结过婚了。”

  场内场外那么多人,大概只有默笙明白演讲台上那人话语中的真实含意。

  结过婚。

  默笙也这么对以琛说过。

  结过婚,但是有名无实,而且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演讲已经接近尾声,电子大屏幕上最后一个画面是学生们冲上演讲台,将应晖围在中间。然后就停止了转播,开始放着C大百年校庆的宣传片。

  聚集在礼堂外的人群逐渐散去,默笙举步随着人流离开。忽然就想起当初她回国的时候,应晖送她到机场,登机前的最后一番话。

  “如果你不回美国,那我们暂时不要联系了。”

  其实并不是没有遗憾,本来他们可以是很好的朋友。

  如果……

  没有发生那么多事的话。

  胸口闷闷的,默笙有点眩晕。

  在这个不设防、阳光充足的午后,那些埋藏很久的情绪因为应晖的出现而被翻出来,一幕幕犹如恶梦重现。刚到美国时人生地不熟的惶恐,言语不通被歧视的羞愤,因为口音不纯被嘲笑而逐渐习惯的沉默,到美国两个多月后在报纸上看见父亲畏罪自尽时的崩溃……

  那时候的一切就像恶魔编织的一张网,挣扎不开,无限绝望。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

  骤然响起的“两只老虎”的手机铃声把默笙从往日的泥潭中□。

  这支稍嫌幼稚的铃声是默笙在以琛忙得没空理她,拿着他的手机玩游戏时顺便挑的,以琛听了虽然皱眉很久,却一直没换回去。

  铃声响了两遍默笙才接起来。

  “默笙。”

  以琛低沉淳厚的声音响起的瞬间,默笙不明白自己心里为什么会产生一种类似感动的情绪。心间好像被一阵和煦的风吹过,整个世界变得宁静而慈祥。

  眼睛变得湿湿的。

  “以琛,我很想你……”

  默笙听到自己说,或者是那个的自己,那个在异国他乡的赵默笙在对以琛说。

  我很想你。

  以琛,你知道吗。

  曾经站在异国街头,满眼异样的肤色,连一个像你的背影都看不到。现在终于可以告诉你,我很想你。

  眼睛里积聚的水气终于装不住流下来。

  电话彼端没了声音。

  耳畔只余彼此悄悄的呼吸,连同遥远的车鸣喧嚣。

  片刻后老袁的大嗓门在手机里传来:“以琛,你走着走着怎么停了,还停在路中间!”

  以琛惊醒般咳了一下,“嗯,我知道了……”

  大律师口拙地顿了一下。

  “……你在哪里?”

  默笙看了看四周:“我也不知道。”演讲结束后她随着人流乱走,自己也不知道在哪里了。

  “迷路了?怪不得……”以琛声音哑哑的,“算了,你直接到学校北门对面的滨江大酒店来,我在酒店门口等你。”

  滨江大酒店。

  老袁订的桌位不知怎么被别人占了,大堂经理不停地道歉,说会尽快安排,一行人也没怎么介意,坐在大堂里边聊边等。

  除了苏敏,老袁还叫上了几个以前玩得比较熟的朋友。出了社会不比在学校,能聚在一起的时间寥寥无几,现在总算逮到了机会聊个尽兴。

  苏敏正好趁机把叫来的女老师介绍给以琛,虽然男主角有点走神,但是看到女老师含羞带怯却不时瞥向何以琛的样子,苏敏还是暗暗得意,这事情起码一半是成了。

  正聊着,对着窗户坐的向恒突然站起来,眼睛直直的望着窗外。以琛坐在他对面,下意识的回头,正好看见一辆大卡车惊险地擦过默笙,以及默笙勉强站定后一脸惊魂未定的苍白。

  有惊无险,向恒余悸未消,“何以琛,你这个老婆真吓人,刚刚看她魂不守舍地过马路,红灯都没注意……”

  话还没说完,以琛已经站起来冷着脸走了出去。

  苏敏遥遥看清那个站在马路边女子的脸,眼睛都直了,再听清楚向恒的话,转头问老袁:“老婆?什么意思?”

  老袁嘿嘿地笑:“老婆就是老婆,不是女朋友。”

  年轻的女老师疑惑地看着苏敏,大概意思是说怎么人家都结婚了你还给我介绍?

  苏敏有苦难言,狠狠瞪了老袁一眼。

  远处以琛拉着赵默笙的手走在前面,一过马路立刻松开,站在花坛边不知道说什么,看他的气势,以及赵默笙越垂越下的脑袋,大概是在训人。

  “真怀念。”向恒镜片下的眼睛微微笑起来。好久没见到这种场面了。以琛大学的时候少年老成,处事圆熟,很少对什么人发火,唯独对赵默笙,做错了事往往会训个老半天。

  “居然还是她。”苏敏摇头,不知道自己该为这个师弟高兴还是不值,“当年我们法学院那么多才女佳人,喜欢他的不知多少,偏偏他找了一个别的系的,我说你找别的系也弄个系花啊什么的,才配得上法学院头号才子的身份是不是?偏偏还是个各方面都没什么特别的。”

  当年赵默笙缠着何以琛的时候,法学系的人大多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看这场追逐。没人相信何以琛会接受这个女生,毕竟他拒绝过条件更好的人。所以后来何以琛带着赵默笙上课上自习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被吓到,恐怕其中也有不少女生暗暗后悔自己怎么没积极一点。后来赵默笙去了美国,何以琛恢复单身,有些新生的热情程度比当年的赵默笙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何以琛总有办法在两三天里打发掉。

  有一次苏敏忍不住说:“你讨厌别人缠你?当初赵默笙你怎么不讨厌?”

  话一出口苏敏就后悔了,太莽撞了,所以连忙打个哈哈带过去,根本也没想到何以琛会回答。

  “那不同。”那时候的何以琛这样说,寥寥的三个字,很平淡的语调。

  苏敏想不出不同在哪里,也许是——他给赵默笙机会缠他,却不给别人机会。

  听着她的话老袁难得说句正经的:“这种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说话间以琛和默笙已经过来,以琛仍然绷着俊颜,默笙大概被骂惨了,跟众人打招呼的声音也低了许多。

  默笙曾是系办的常客,自然认识苏敏,见到她微微笑了一下:“师姐,你好。”

  苏敏勉强“嗯”了一声,刚要说什么,就被一声惊喜的呼声打断。

  “MrsIn!”

  响亮而热情的呼声让本来略显嘈杂的大厅一下子安静下来,不标准的英文让人发噱,然而被众人瞩目的富态中年男人却毫无自觉,满脸惊喜地穿过大厅跑到僵立的默笙面前。

  “MrsIn,应太太。”中年男人激动得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没想到在这里看到您,这次您和应先生一起回国的?我是大商公司的董事长林祥和,您还记得不记得,呵呵呵呵,去年在美国承蒙您和应先生招待,这次您们贤伉俪回国,怎么也要让我尽尽地主之宜。”

  默笙已经呆住了,手脚一片冰冷。

  眼前这个中年发福的男人她还有印象,他和应晖的公司有生意上的往来,去年他来美国时,应晖曾在家里设宴招待过他和他夫人。

  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

  最差的时间,最差的场合。

  默笙感觉到老袁等人怀疑又惊讶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她已经没勇气去看以琛的表情。

  刚刚才有一点点的幸福起来的感觉,那么微弱,立刻要消散了吗……

  害怕的感觉一点点扩散到身体每个角落。然而下一刻,却有一只温热有力的手掌握住了她微微颤抖的手。

  这只手,刚刚还带着怒气把她拉过马路。

  现在却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紧紧地握住了她。

  默笙缓缓地转首,以琛正看着她,眼底一片痛楚的坦然。

  他……已经猜到了吗?

  果然。

  默笙听到以琛清晰而冷静的声音,“很抱歉,她现在已经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