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闻喜

 明知已经度过一劫,心里却是无限烦恼。虽然这一劫未必不是福,只怕玄凌对我的垂怜将更胜往日。只是玄凌向来对我亲近怜爱,恩宠一时无人可以匹敌,却不想这恩宠却是如此脆弱,竟经不得他人三言两语的拨弄,不由暗暗灰心。

  心里发烦,连午睡也不安稳,便起身去看眉庄。进了玉润堂,见她午睡刚醒,家常的一窝丝杭州攒边随意簪了几朵茉莉花,零乱半缀着几个翠水梅花钿儿,身上只穿一件鹅黄色撒花烟罗衫,下穿曲绿绣蟹爪菊薄纱裤,隐隐现出白皙肌肤,比日前丰润俏丽,格外动人。

  眉庄正睡眼惺忪的半倚在床上就着采月的手饮酸梅汤。见我来了忙招手道:“她们新做的酸梅汤,你来尝尝,比御膳房做的好。”

  我轻轻摇头,“姐姐忘了,我是不爱吃酸的。”

  眉庄失笑道:“瞧我这记性,可见是不行了。”说着一饮而尽,问白苓道:“还有没有?再去盛一碗来。”

  白苓讶异道:“小主您今日已经饮了许多,没有了。”

  眉庄及了鞋子起身,坐在妆台前由着白苓一下一下的替她梳理头发。

  见我闷闷的半日不说话。眉庄不由好奇,转过身道:“平日就听你唧唧喳喳,今日是怎么了?像个锯了嘴的葫芦。”

  我只闷坐着不说话,眉庄是何等伶俐的人,撇了白苓的手道:“我自己来梳,你和采月再去做些酸梅汤来。”

  见她们出去,方才走近我面前坐下,问:“怎么了?”

  我把昨日曹容华的话与玄凌的疑心原原本本的说了,只略去了我与玄凌剖心交谈的言语,慨叹道:“幸好反应的快巧言搪塞过去了,要不然可怎么好?”

  眉庄只蹙了眉沉吟不语,良久方道:“听你说来这个曹容华倒是个难缠的主儿,凭她往日一月只见皇上两三面就晓得皇上介意什么,一语下去正中软肋,叫人连点把柄都捉不着。只是这次未必真是她故意,恐怕也是皇上多心了。”眉庄摇头,“华妃失势,以她如今的状况应该不敢蓄意挑拨,万一一个弄不好怕是要弄巧成拙,她怎会这样糊涂?”

  “但愿如此吧。只是兵家有一着叫做兵行险招,连消带打,她未必不懂得怎么用?”我想一想,“也许是我多心了。华妃之事之后我对人总是多想些了。”

  眉庄点头道:“只是话说回来,华妃的事没牵累她,为着温仪帝姬下月十九便要满周岁,皇上也正得意她,特特嘱咐了皇后让内务府要好好热闹一番。”

  我低着头道:“那有什么办法。皇上膝下龙裔不多,唯一的皇长子不受宠爱,只剩了欣贵嫔的淑和帝姬和曹容华的温仪帝姬。温仪襁褓之中玉雪可爱,皇上难免多疼爱些。”

  眉庄无语,只幽幽叹了一口气,恍惚看着银红软纱窗上“流云百蝠”的花样道:“凭皇上眼前怎么宠爱我们,没有子嗣可以依靠,这宠爱终究也不稳固。”眉庄见我不答话,继续说:“皇上再怎么不待见皇长子和悫妃,终究每月都要去看他们。曹容华和欣贵嫔也是。即便生的是个女儿,皇上也是一样疼爱。只要记挂着孩子,总忘不了生母,多少也顾惜些。若是没有子女,宠爱风光也只是一时,过了一时的兴头也就抛到一边了,丽贵嫔就是最好的例子。”

  眉庄越说越苦恼,烦忧之色大现。我略略迟疑,虽然不好意思,可是除了我,这话也没有别人能问,终究还是问了出口:“你承恩比我还早半年,算算服侍皇上也快一年了。怎么……”我偷偷瞟着眉庄轻薄睡衣下平坦的小腹,“怎么仍是不见有好消息?”

  眉庄一张粉脸涨得如鸽血红的宝石,顾不得羞怯道:“皇上对我也不过是三天打鱼两天撒网,终究一月里去你那里多些,照理你也该有喜了。”

  我也红了脸,羞得只使劲揉搓着手里的绢子,道:“嬛儿年纪还小,不想这些。”继而疑惑道:“皇上又哪里是对姐姐三天打鱼两天撒网了,当初姐姐新承宠,雨露之恩也是六宫莫能比拟的啊。”

  眉庄显然是触动了心事,慢慢道:“六宫莫能比拟?也是有六宫在的。皇上宠爱我多些终究也不能不顾她们,但凡多幸我一晚,一个一个都是虎视眈眈的,这个如今你也清楚。唉,说到底,也是我福薄罢了。”

  我知道眉庄感伤,自悔多问了那一句,忙握了她手安慰道:“什么福薄!当初华妃如此盛宠还不是没有身孕。何况你我还年轻,以后的日子长远,必定儿孙满堂,承欢膝下。你放心。”言犹未尽,脸上早热辣辣烫得厉害。

  眉庄“哧”一声破涕为笑,用手指刮我的脸道:“刚才谁说自己年纪还小不想这些来着,原来早想得比我长远呢。”

  我急了起来,“我跟你说些掏肺腑的话,姐姐竟然拿我玩笑。”说着起身就要走。

  眉庄连忙拉住了我赔不是,说好说歹我才重又坐下了说话。眉庄止了笑正色道:“虽然说诞育龙裔这事在于天意,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也要有些人为才是。”

  我奇道:“素日调养身子这些我也明白,左右不过是皇上来与不来,还能有什么人为呢?”

  眉庄悄声道理:“华妃也不是从没有身孕。我曾听冯淑仪说起,华妃最初也有过身孕,只是没有好生保养才小产了,听说是个男孩儿,都成形了。华妃伤心的可了不得。这也是从前的话了。”眉庄看了看四周,起身从妆奁盒子的底层摸出薄薄一卷小纸张神秘道:“我软硬兼施才让江太医开了这张方子出来,照着调养必定一索得男。你也拿去照方调养吧。”

  我想了想道:“是哪个江太医?”

  “还能有哪个江太医,妇产千金一科最拿手的江穆炀。”

  “江穆炀?他弟弟太医江穆伊好像是照料温仪帝姬母女的。这方子可不可信?”

  “这个我知道。我就是放心不下才特意调了人去查。原来这江穆炀和江穆伊并非一母所生,江穆伊是大房正室的儿子,江穆炀是小妾所生,妻妾不睦已久,这兄弟俩也是势成水火,平日在太医里共事也是形同陌路。否则我怎能用他,我也是掂量了许久又翻看了不少医书才敢用这方子。”

  我总觉得不妥,想了想让眉庄把方子收好,唤了采月进来:“悄悄去太医院看看温实初大人在不在,若是在,请他即刻过来,就说我身子不适。”

  采月答应着去了。眉庄看向我,我小声道:“温实初是皇上指了专门侍奉我的太医,最信得过的。万事小心为上,让他看过才好放心。”

  眉庄赞许的点了点头,“早知道有我们的人在太医院就好办了。”

  我道:“他虽然不是最擅长千金一科,可医道本是同源之理,想来是一样的。”

  不过多时,采月回来回禀道:“护国公孙老公爷病重,皇上指了温大人前去治疗,一应吃住全在孙府,看来孙老公爷病愈前温大人都不会回来了。”

  真是不巧,我微微蹙眉,眉庄道:“不在也算了。我已吃过两服,用着还不错。就不必劳师动众了。”

  既然眉庄如此说,我也不好再说,指着那窗纱对采月道:“这银红的窗纱配着院子里的绿竹太刺眼了,我记得皇后曾赐你家小姐一匹‘石榴葡萄’的霞影纱,去换了那个来糊窗。”转而对眉庄微笑:“也算是一点好兆头吧。”

  石榴葡萄都是多子的意兆,眉庄舒展了颦眉,半喜还羞:“承你吉言,但愿如此。”

  离温仪帝姬满周岁的日子越来越近。这日黄昏去光风霁月殿向皇后请安,随行的妃子皆在。皇后座下三个紫檀木座位,端妃的依旧空着,悫妃和华妃各坐一边。悫妃还是老样子,安静的坐着,沉默寡言,凡事不问到她是绝不会开口的。华妃憔悴了些许,但是妆容依旧精致,不仔细看也瞧不太出来,一副事不关己冷淡样子,全不理会众人说些什么。妃嫔们也不爱答理华妃,虽不至于当面出言讥刺,但神色间早已不将她放在眼里。只有皇后,依旧是以礼相待,并无半分轻慢于她。

  闲聊了一阵,皇后徐徐开口道:“再过半月就是温仪帝姬的生辰,宫里孩子不多,满周岁的日子自然要好好庆祝。皇上的意思是虽不在宫里,但一切定要依仪制而来,断不能从简,一定要办得热闹才是。这件事已经交代了内务府去办了。”

  曹容华忙起身谢恩道:“多谢皇上皇后关心操持,臣妾与帝姬感激不尽。”

  皇后含笑示意她起来:“你为皇上诞下龙裔乃是有功之人,何必动不动就说谢呢?”说着对众妃嫔道:“皇上膝下龙裔不多,各位妹妹要好生努力才是。子孙繁盛是朝廷之福,社稷之福。只要你们有子嗣,本宫身为嫡母必定会与你们一同好生照料。”

  众人俱低头答应,惟有华妃轻“哼”一声,不以为然。

  皇后不以为意,又笑吟吟对曹容华说:“你这容华的位分还是怀着温仪的时候晋的,如今温仪满周岁,你的位分也该晋一晋了。旨意会在庆生当日下来。”

  曹容华大喜,复又跪下谢恩。

  皇后见天色渐晚,便吩咐了我们散去。出了殿,众人一团热闹地恭贺曹容华一通,曹容华见人渐渐散了,含笑看向我与眉庄道:“两位妹妹留步。”

  我因前几日水绿南薰殿之事难免对她存了几分芥蒂,眉庄倒没怎么放在心上,于是驻足听她说话,曹容华执了欣贵嫔与悫妃的手对我歉意道:“前几日做姐姐的失言,听说惹的皇上与妹妹有了龃龉。实在是姐姐的不是。”

  我见她自己说了出来,反而不好说什么,一腔子话全堵回了肚子里。微笑道:“容华姐姐哪里的话,不过是妹妹御前失仪才与皇上嘀咕了几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欣贵嫔笑道:“婉仪得皇上宠爱,与皇上嘀咕几句自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要换了旁人,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了。”说着睇一眼一旁默不作声的悫妃。

  悫妃初生皇长子时也是有宠的,只因皇长子稍稍年长却不见伶俐。玄凌二十岁上才得了这第一个儿子,未免寄予厚望管教的严厉些。悫妃心疼不过与玄凌起了争执,从此才失了宠,变得谨小慎微,如履薄冰。欣贵嫔这话,虽是讥刺于她,也不免有几分对我的酸妒之意在内。只是欣贵嫔一向嘴快无忌,见得惯了,我也不以为意。

  曹容华忙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哪有站在这里说话的,去我的烟雨斋坐坐罢,我已命人置了一桌筵席特意向婉仪妹妹赔不是,又请了欣姐姐和悫姐姐作陪,还望妹妹赏脸。”又对眉庄道:“惠妹妹也来。听闻妹妹弹得一手好琴,俗话说‘主雅客来勤’,我这做东的没什么好本事,还请妹妹为我弹奏一曲留客罢。”

  曹琴默的位分本在我和眉庄之上,今日如此做小伏低来致歉,又拉上了欣贵嫔与悫妃。悫妃本来少与人来往,欣贵嫔和曹容华又有些不太和睦,曹容华既邀了她们来作陪,向来不会有诈。我与眉庄稍稍放心,也知道推辞不得,少不得随了她去。

  曹容华的烟雨斋在翻月湖的岸边,通幽曲径之上是重重假山叠翠,疑是无路。谁想往假山后一绕,几欲垂地的碧萝紫藤之后竟是小小巧巧一座安静院落,布置得甚是雅致。

  几声婴儿的啼哭传来,曹容华略加快脚步,回首歉然笑道:“准是温仪又在哭了。”曹容华进后房安抚一阵,换了件衣服抱着温仪出来。

  红色襁褓中的温仪长得眉目清秀,粉白可爱,想是哭累了眯着眼睡着,十分逗人。眉庄不由露出一丝艳羡的神色,转瞬掩饰了下去。

  几人轮流抱了一回温仪,又坐下吃酒,曹容华布置的菜色很是精致,又殷勤为我们布菜。眉庄面前放着一盅白玉蹄花,曹容华说是用猪蹄制的,用嫩豆腐和乳汁相佐,汤浓味稠,色如白玉,极是鲜美。眉庄一向爱食荤腥,一尝之下果然赞不绝口,用了好些子。

  酒过三巡,气氛也渐渐融洽起来了。眉庄也离席清弹了几曲助兴。用过了饭食,闲聊片刻,曹容华又嘱人上了梅子汤解腻消渴,一应的细心周到。

  曹容华的梅子汤制的极酸,消暑是最好不过的,众人饮得津津有味。我一向不喜食酸,抿了一口意思一下便算了。眉庄坐在我身旁,她一向爱食梅子汤,今日却是一反常态,盏中的梅子汤没见少多少,口中也只含了一口迟迟不肯咽下去。

  我悄悄问道:“你怎么了?”

  眉庄勉强吞下去,悄声答道:“胸口闷的慌,不太舒服。”

  我关切道:“传太医来瞧瞧吧。”

  眉庄轻轻摇头:“也没什么,可能是天气闷热的缘故。”

  我只好点了点头,眉庄见众人都在细细饮用,只好又喝了一口,却像是含着苦药一般,一个掌不住“哇”地一声吐在了我的碧水色绫裙上。绿色的底子上沾了梅子汤暗红的颜色格外显眼,我顾不上去擦,连忙去抚眉庄的背。

  众人听得动静都看了过来,眉庄忙拭了嘴道:“妹妹失仪了。”

  曹容华忙着人端了茶给眉庄漱口,又叫人擦我的裙子,一通忙乱后道:“这是怎么了?不合胃口么?”

  眉庄忙道:“想是刚才用了些白玉蹄花,现下反胃有些恶心。并非容华姐姐的梅子汤不合胃口。”

  “恶心?好端端的怎么恶心了?”曹容华略一沉思,忽地双眼一亮,“这样恶心有几日了?”

  我听得一头雾水,眉庄也是不解其意,答道:“这几日天气炎热,妹妹不想进食,已经六七日了。”

  只听欣贵嫔“哎呀”一声,道:“莫不是有喜了?”说着去看曹容华,曹容华却看着悫妃,三个人面面相觑。

  我想起那日去看她,她渴饮酸梅汤的样子,还有那张据说可以有助受孕的方子,心里不免疑惑不定。眉庄自己也是一脸茫然,又惊又喜疑惑不定的样子,我忙拉了她的手问道:“惠姐姐,是不是真的?”

  眉庄羞的不知怎么才好,轻轻挣开我的手,细声道:“我也不知道。”

  欣贵嫔嚷道:“惠嫔你怎么这样糊涂?连自己是不是有喜了也不知道。”

  悫妃扯住了她,细声细气道:“惠嫔年轻,哪里经过这个?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曹容华一股认真的神气,问:“这个月的月信(1)来了没有?”众目睽睽之下眉庄不禁红了脸,踟蹰着不肯回答。

  欣贵嫔性急:“这有什么好害臊的。大家都是姊妹。快说罢!”

  眉庄只好摇了摇头,声如蚊细:“已经迟了半月有余了。”

  曹容华忙扶了她坐好,“这八成是有身孕了。”说着向悫妃道:“悫姐姐您说是不是?”

  悫妃慢吞吞问:“除了恶心之外,你可有觉得身子懒怠成日不想动弹?或是喜食酸辣的东西?”

  眉庄点了点头。

  欣贵嫔一拍手道:“这样子果然是有喜了!”话音刚落见悫妃盯着自己,才醒神过来发觉自己高兴得甚是没有来由,于是低了嗓门嘟哝一句道:“以前我怀着淑和帝姬也是这个样子。”

  这三人是宫中唯一有所出的嫔妃,眉庄听得她们如此说已经喜不自胜,再难掩抑,直握了我的手欢喜得要沁出泪来。

  我瞥眼见悫妃无声地撇了撇嘴。难怪她要不快,宫中迄今只有她诞育了一位皇子,再怎么不得皇帝的心意也是独一无二的一个。如果侥幸将来没有别的皇子,这也是极其渺茫的侥幸,悫妃的儿子仍是有一分希望继承帝位。可是如今眉庄有宠还不算,乍然有孕如同平地一声惊雷,若是将来生了帝姬还好,若是也生了皇子,她的儿子在玄凌眼里就越发无足轻重,地位也岌岌可危了。

  曹容华生的是帝姬,倒也不觉得怎么,忙喜气盈盈安抚了眉庄先别急着回去进了内室歇息,忙乱间太医也赶了过来。想是知道事情要紧,太医来得倒快,话一传出去立刻到了,诊了脉道:“是有喜了。”

  曹容华一迭声地唤了内侍去禀报帝后,叫了眉庄的贴身侍女白苓和采月来细细嘱咐照顾孕妇的事宜。突然有这样大的喜事,众人惊讶之下手忙脚乱,人仰马翻,直要团团转起来。

  是夜玄凌本歇在秦芳仪处,皇后也正要梳洗歇息。有了这样大的事,忙先遣人嘱咐了眉庄不许起来,急匆匆赶来了曹容华的烟雨斋里。

  眉庄安适地半躺在曹容华的胡床上,盖着最轻软的云丝锦衾,欣喜之下略微有些局促不安,我陪在她身侧安慰她,心里隐隐觉得这一晚的事情总有哪里不对,却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想要极力思索却是一团乱麻。

  我瞧着坐在桌前写方子的太医道:“这位太医面生,仿佛从前没见过。”

  他忙起身敛衣道:“微臣是上月才进太医院当职的。”

  “恩。”我抬眉道:“不知从前在何处供奉?”

  “微臣刘畚济州人氏,入太医院前曾在济州开一家药坊悬壶济世。”

  “哦?”眉庄笑道:“如此说来竟是同乡了。刘太医好脉息。”

  “承小主谬赞,微臣惶恐。”

  正说话间,皇帝和皇后都赶了过来。

  玄凌又惊又喜,他如今已有二十六了,但膝下龙裔单薄,尤其是子嗣上尤为艰难,故而分外高兴,俯到眉庄身边问:“惠嫔,是不是真的?”

  皇后问了曹容华几句,向眉庄道:“可确定真是有孕了?”

  眉庄含羞低声道:“臣妾想悫姐姐、欣姐姐和曹姐姐都是生育过的,她们说是大概也就是了。”

  皇后低声向身边的宫女吩咐了几句,不过片刻,她捧了一本描金绯红的簿册过来,我知道皇后是要查看“彤史”(2)。果然皇后翻阅两页,面上露出一点微笑,又递给玄凌看。玄凌不过瞄了一眼,脸上已多了几分笑意:“已经迟了半月有余。”

  皇后点点头扬声道:“惠嫔贴身的宫女在哪里,去唤了来。”

  采月与白苓俱是随侍在殿外的,听得传唤都唬了一跳,急忙走了进来。

  皇后命她们起来,因是关系龙裔的大事,和颜悦色中不免带了几分关切:“你们俩是近身伏侍惠嫔的宫人,如今惠嫔有喜,更要事事小心照料,每日饮食起居都要来向本宫回禀。”

  白苓和采月连忙答应了。

  玄凌正坐在床前执了眉庄的手细语,烛火明灼摇曳,映得眉庄雪白丰润的脸颊微染轻红,洋溢着难以抑制的幸福的柔和光晕,容色分外娇艳。

  皇后道:“惠嫔有身孕是宫中大事,必定要小心照顾妥当。太医院中江穆炀最擅长妇科千金一项,昔日三位妹妹有孕皆由他侍奉,是个妥当的人。”

  欣贵嫔插嘴道:“江太医家中有白事,丁忧(3)去了。这一时之间倒也为难。”

  眉庄微微蹙眉,想了想方展颜笑道:“刚才来为臣妾诊脉的是太医院新来的刘畚刘太医,臣妾觉着他还不错,又是臣妾同乡,就让他来照应吧。”

  皇后道:“那也好。你如今有孕才一个月多,凡事一定要小心谨慎,以免出什么差池。”又对我道:“甄婉仪与惠嫔情同姐妹,一定要好好看顾惠嫔。”

  我与眉庄恭谨听了。

  曹容华“哎呀”一声轻笑道:“臣妾疏忽。皇上与皇后来了许久,竟连茶也没有奉上一杯,真是高兴糊涂了。还望皇上皇后恕罪。”

  玄凌兴致极好,道:“正好朕也有些渴了。”说着问眉庄:“惠嫔,你想要用些什么?”

  眉庄忙道:“皇上做主吧。”

  玄凌道:“眼下你是有身子的人,和朕客气什么?”

  眉庄想了想道:“适才臣妾不小心打翻了梅子汤,现在倒有些想着。”

  曹容华微笑道:“梅子汤有的是。妹妹要是喜欢,我日日让人做了你那里去。”

  欣贵嫔讥刺一笑:“容华真是贤良淑德。”

  曹容华赧然笑了笑,正要吩咐宫女去端梅子汤,忽听玄凌出声,“甄婉仪不爱吃酸的,她的梅子汤多搁些糖。”

  眉庄的突然怀孕已让悫妃、欣贵嫔等人心里不痛快了。玄凌此言一出,皇后和曹容华面上倒没什么,其余几人嫉妒的目光齐齐落在我身上,刺得我浑身难受。眉庄宽慰般拉拉我的手,我心下明了,眉庄有孕她们自然不敢怎么样,只留了一个我成为她们的众矢之的。只得装作不觉笑着起身道:“多谢皇上关爱。”

  次日一大清早就去看望眉庄,正巧敬事房的总领内监徐进良来传旨,敕封眉庄为正四品容华,比我高了一肩。又赏赐了一堆金珠古玩、绸缎衣裳等稀奇玩意。

  眉庄自是喜不自胜,求子得子,圣眷隆重。等到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娘家的母亲还能进宫亲自照拂,一家人天伦团聚。

  眉庄谢过圣恩,又吩咐人重赏了徐进良,才携了我的手一同进内阁坐下。

  我指着那日换上的“石榴葡萄”的霞影纱,打趣道:“好梦成真,你要如何谢我?”

  眉庄道:“自然要好好谢你,你要什么,我能给的自然都给你。”

  我以手虚抚她的小腹,含笑道:“我可是看上了你肚子里那一位。何时让我做他的干娘?”

  眉庄忍俊不禁:“瞧瞧你这点出息,还怕没人叫你‘母妃’不成,就来打我的主意。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呢?”

  我笑道:“无论男女,来者不拒。”

  “我只盼是个男孩才好。这样我也终身有靠了。”

  “是男是女都好。我瞧着皇上如今宠爱你的样子无论你生下的是男是女他都会喜欢。恐怕不必等你的出月子,就又要晋封了。”我以指托腮笑道:“让我来想想皇上会封你什么?婕妤?贵嫔?若是你产下的是位皇子,保不准就能封妃,与华妃、端妃、悫妃三人并肩了。”

  眉庄笑着来捂我的嘴,“这蹄子今天可是疯魔了。没的胡说八道。”

  我笑得直捂肚子,“人家早早的来贺你还不好?肚子还没见大起来,大肚妇的脾气倒先涨了。”

  玩笑了一阵,眉庄问道:“皇上一月里总有十来日是召幸你,照理你也该有身子了。”

  我不好意思道:“这有什么法子,天意罢了。”

  眉庄道:“你瞧我可是受天意的样子?那张方子果然有效,你拿去吧。”

  我咬了咬嘴唇,垂首道:“不瞒你说,其实我是怕当日服了余氏给我下的药已经伤了身子,所以不易受孕。”

  眉庄闻言倒抽一口凉气,呆了半晌,方反应过来,“确实吗?太医给你诊治过了?”

  我摇了摇头,黯然道:“太医虽没这般说,但是这药伤了身子是确实。我也只是这样疑心罢了。”

  眉庄这才舒了一口气,“你还年轻,皇上也是盛年,身子慢慢调理就好了。”想了想俯在我耳边低声说:“皇上召幸你时千万记得把小腰儿垫高一点,容易有身孕。”

  我唬了一跳,面红耳赤之下一颗心慌得砰砰乱跳,忙道:“哪里听来这些浑话,尽胡说!”

  眉庄见我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服侍我的老宫人说的。她们在宫中久了都快成人精了,有什么不懂的。”

  我尴尬不过,撇开话题对她说:“热热的,可有解暑的东西招待我?”

  眉庄道:“采月她们做了些冰水银耳,凉凉的倒不错,你尝尝?”

  我点头道:“我也罢了。你如今有孕,可不能贪凉多吃那些东西。我让槿汐她们做些糕点拿来给你吧。”

  眉庄道:“我实是吃不下什么东西,放着也白费。”想了想道:“我早起想起了一件事,刚才浑忘了。现在嘱咐也是一样,这才是要紧的事。”

  我奇道:“如今哪里还有比你的身孕刚更让你觉得要紧的事?”

  眉庄压低了声音道:“我如今有了身孕怕是难以思虑操劳。华妃虽然失势,但是难保不会东山再起,只怕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而且我冷眼瞧着,咱们的皇上不是专宠的人。我有着身孕恐怕很快就不能侍寝,怕是正好让人钻了空子大占便宜。”

  “你的意思是……”

  “陵容容貌不逊于曹容华、秦芳仪之流,难道她真要无宠终老?”

  我为难道:“陵容这件事难办,我瞧她的意思竟是没有要承宠之意。”

  眉庄微微颔首:“这个我也知道,也不知她是什么缘故,老说自己门楣不高能入宫已是万幸,不敢祈求圣恩。其实门楣也不是顶要紧的,先前的余氏不是……”

  “她既然如此想,也别勉强她了。”

  “算了。承宠不承宠是一回事,反正让她先来太平宫,咱们也多个帮手,不至于有变故时手足无措。”眉庄顿一顿,“这件事我会尽快想法子和皇上说,想来皇上也不会拒绝。”

  “如今你是皇上跟前一等一的红人,自然有求必应。”我微微一笑,劝道:“凡事好歹还有我,你这样小心筹谋难免伤神,安心养胎才是要紧。”

  注释:

  (1)、月信:古人称月经的代名词很多,如“红潮”、“桃花癸水”、“入月”等。在皇宫内苑,为了怕众多妃嫔乱搞男女关系,便严格记录每位妃子的月事时间。李时珍《本草纲目》有云:“女子阴类也,以血为主,其血上应太阴,下应海潮,月有盈亏,潮有朝夕,月事一月一行,与之相符,故谓之月水、月信、月经……女人入月,恶液腥秽,故君子远之,为其不洁,能损阳生病也。”

  (2)、彤史:帝王与后宫女子同房,有女史记录下详细的时间、地点、女子姓名,因为这些房事记录都用红笔,所以又称为彤史。彤史上还记载了每个女子的经期、妊娠反应、生育等。

  (3)、丁忧:原指遇到父母丧事。后多专指官员居丧。古代,父母死后,子女按礼须持丧三年,其间不得行婚嫁之事,不预吉庆之典,任官者并须离职,称“丁忧”。源于汉代。宋代,由太常礼院掌其事,凡官员有父母丧,须报请解官,承重孙如父已先亡,也须解官,服满后起复。夺情则另有规定。后世大体相同。清代规定,匿丧不报者,革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