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舒痕胶

 次日一早刚给皇后请安,皇后便笑吟吟命人按住我道:“皇上已经说了,不许你再行礼,好好坐着就是。”我只得坐下,皇后又道:“今早皇上亲自告诉了太后你有孕的事,太后高兴得很,等下你就随本宫一起去向太后请安。”

  我低首依言答应。来到颐宁宫中,太后心情甚好,正亲自把了水壶在庭院中莳弄花草,见我与皇后同来益发高兴,浣了手一同进去。

  我依礼侍立于太后身前,太后道:“别人站着也就罢了,你是有身子的人,安坐着吧。”

  我方告谢了坐下,太后问皇后道:“后日就是册封的日子了,准备得怎么样了?”说着看着我对皇后道:“贵嫔也算是个正经主子了,是要行册封礼的,只是日子太紧凑了些,未免有些仓促。”

  我忙站起来道:“臣妾不敢妄求些什么,一切全凭太后和皇后做主。”

  太后道:“你且坐着,哀家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只是虽然仓促,体面是不能失的。”

  皇后陪笑道:“母后放心。臣妾已经准备妥当。只是莞贵嫔册封当日的吉服和礼冠来不及赶制,臣妾便让礼部拿敬妃过去封淑仪时的吉服和礼冠改制了。”

  “恩。”太后颔首道:“皇后做得甚好,事从权宜又不失礼数。”说着示意身边服侍的宫女端了一个垫着大红彩绢的银盘来,上面安放着一支赤金合和如意簪,通体纹饰为荷花、双喜字、蝙蝠,簪首上为合和二仙,细看之下正是眉庄怀孕时太后所赐的那支。当日玄凌一怒之下掷了出去,砸坏了簪子一角,如今已用蓝宝石重新镶好。太后招手让我上前,笑吟吟道:“杜良媛有孕,哀家赐了她一对翡翠香珠的镯子,如今就把这赤金合和如意簪赐与你吧。”

  我心中“咯噔”一下,立即想起眉庄因孕所生的种种事端,只觉得有些不祥。然而怔怔间,太后已把簪子稳稳插在我发间,笑道:“果然好看。”

  我忙醒过神来谢恩。耳边皇后已笑着道:“母后果然心疼莞贵嫔。当年悫妃有孕,母后也只拿了玉佩赏她。”

  如此寒暄了一番,太后又叮嘱了我许多安胎养生的话,方各自散了回宫。

  ※※※※※

  回到莹心堂中,正要换了常服,见梳妆台上多了许多瓶瓶罐罐,尤以一个绿地粉彩开光菊石的青玉小盒子最为夺目,我打开一看,却是一盒子清凉芬芳的透明药膏,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槿汐含笑道:“这是玉露琼脂膏,皇上刚命人送来的,听说祛疤最好。”有指着一个粉彩小盒道:“这是复颜如玉霜,凝结血痕的。”说着又各色指点着说了一遍,多是治愈我脸上伤痕的的药物,皆为玄凌所赐。

  我对镜坐下,抚摩着脸上伤痕,幸而昨日松子并没有直接撞在我身上,减缓了力道,这一爪抓的并不深。只是血红两道伤痕横亘在左耳下方,触目惊心,如洁白霜雪上的两痕血污。

  槿汐沉默良久,道:“昨日的事奴婢现在想来还是后怕,娘娘有了身孕以后万事都要小心才好。”

  我“恩”了一声,盯着她片刻,槿汐会意,道:“娘娘的饮食奴婢会格外小心照看,昨天皇上已从御膳房拨了一个厨子过来专门照料娘娘的饮食了,绝不会经外人的手。娘娘服的药也由章太医一手打点,章太医是个老成的人,想来是不会有差错的。”

  我这才放心,换了玉色烟萝的轻纱“半袖”,系一条盈盈袅娜的浅桃红罗裙,赏了一回花便觉得乏了,歪在香妃长榻上打盹儿。睡得朦朦胧胧间,觉得身前影影绰绰似有人坐着,展眸看去,那瘦削的身影竟是陵容。

  她微笑道:“看姐姐好睡,妹妹就不敢打扰了。”

  春日的天气,陵容只穿了一袭素淡的暗绿色袍子。近看,才留意到衣上浮着极浅的青花凹纹。发式亦是最简单不过的螺髻,饰一枚镶暗红玛瑙的平花银钗以及零星的银箔珠花,越发显得瘦弱似风中摇摆的柔柳,弱不禁风。

  她的话甫一出口,我惊得几乎脸色一变。陵容素以歌声获宠,声音婉转如黄鹂轻啼,不料一场风寒竟如此厉害,使得她的嗓子破倒如此,粗嘎难听似漏了音的笛子,。

  陵容似乎看出我的惊异,神色一黯似有神伤之态,缓缓道:“惊了姐姐了。陵容这个样子实在不应出门的。”

  我忙拉着她的手道:“怎么风寒竟这样厉害,太医也看不好么?”

  她微微点头,眼圈儿一红,勉强笑道:“太医说风寒阻滞所以用的药重了些,结果嗓子就倒了。”

  我怒道:“什么糊涂太医!你身子本来就弱,怎么可以用虎狼之药呢?如今可怎么好?我现在就去禀明皇后把那太医给打发了。”说着翻身起来找了鞋穿。

  陵容忙阻止我道:“姐姐别去了,是我自己急着要把病看好才让太医用重药的,不干太医的事。”

  我叹气:“可是你的嗓子这样……皇上怎么说?”

  陵容苦笑一下,拂着衣角淡淡道:“风寒刚好后两日,皇上曾召我到仪元殿歌唱,可惜我不能唱出声来,皇上便嘱咐了我好生休养,又这样反复两次,皇上就没有再召幸过我。”她的口气极淡漠平和,似乎这样娓娓说着的只是一个和自己不相干的人的事。

  我惊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我竟都不知道。”

  陵容平静道:“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何必人人都知道呢?”

  我不由黯然,“可真是苦了你了。”

  两人相对而坐良久,各怀心事。陵容忽然笑道:“尽顾着说我的事反倒让姐姐伤心了,竟忘了今日的来意了。”她起身福一福道:“听闻姐姐有身孕了,妹妹先向姐姐贺喜。”

  我笑道:“你我之间客气什么呢?”

  陵容又道:“昨日听说姐姐受伤了,吓得我魂也没了,不知怎么办才好。本来立即要赶来看姐姐的,可是我刚吃了药不能见风,只好捱到了现在才过来,姐姐别见怪。”又问:“姐姐可好些了?”

  我正自对镜梳理如云长发,听她提起昨日的惊吓,心头恨恨,手中的梳子“嗒”一下重重敲在花梨木的梳妆台上,留下一声长长的余音。陵容忙劝解道:“姐姐别生气,松子那只畜生已经被打杀了,听说杜良媛受了惊吓,为了泄恨连它的四只爪子都给剁了。”

  我搁下梳子,道:“我不是恨松子,我恨的是只怕有人使了松子来扑人。”

  陵容思索片刻道:“妹妹打听到来龙去脉之后想了半宿,若不是意外的话必定是有人主使的,只是我想不明白,众位娘娘小主们都在,怎么悫妃手中的松子只扑杜良媛呢,可是杜良媛身上有什么异常么?”

  我低头想了一想,恍然道:“我曾闻得杜良媛身上香味特殊,听说是皇上月前赐给她的,只她一人所有。”

  陵容道:“这就是了。悫妃娘娘擅长调弄猫儿,其他娘娘小主们一旦有了子嗣对皇长子的威胁最大,悫妃娘娘是皇长子生母,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当然这只是妹妹的揣测,可是姐姐以后万万要小心。昨日是杜良媛,以后只怕她们的眼睛都盯在姐姐身上了。”

  我见她话说的有条有理,不免感叹昔日的陵容如今心思也越发敏锐了,不由深深看了她一眼,点头应允。

  陵容见我这样看她,有些不好意思,窘道:“妹妹的话也是自己的一点糊涂心思,姐姐有什么不明白的的呢?倒像妹妹我班门弄斧了。”

  我慢慢道:“你若非和我亲近,自然也不会和我说这些话了,怎么是糊涂呢。”

  陵容微一低头,再抬起头时已带了清淡笑容,靠近我反复查看伤口,道:“已经在愈合了,只要不留下疤痕就没事了。”

  我摸着脸颊上的伤口道:“没什么要紧的,太医已经看过了,皇上也赐了药下来,想来抹几天药就没事了。”

  陵容微微一愣,看了看玄凌赏下的药膏,道:“皇上赏赐的药自然是好的,不过一来姐姐有孕不能随便是什么药都用,二来皇上赏的药有些是番邦进贡的,未必合咱们的体质,姐姐说是不是呢?”

  我想了想也是,遂点头道:“你说得也有理。”

  她从袖中摸出一个小小精致的珐琅描花圆钵,道:“这盒舒痕胶是陵容家传的,据说当年吴主孙和的爱妃邓夫人被玉如意伤了脸就是以此复原的。按照古方以鱼骨胶、琥珀、珍珠粉、白獭髓、玉屑和蜂蜜兑了淘澄净了的桃花汁子调制成。”她如数家珍一一道来:“桃花和珍珠粉悦泽人面,令人好颜色;鱼骨胶、蜂蜜使肌肤光滑;玉屑、琥珀都能愈合伤口,平复疤痕,尤以白獭髓最为珍贵,使疤痕褪色,光复如新。”

  画工精美的钵帽上所绘的,是四季花开的勾金图案。钵中盛的是乳白色半透明膏体,花草清香扑鼻。沾手之处,沁凉入肤。我不觉惊讶道:“其他的也就罢了。白獭髓是极难得的,只怕宫里也难得。白獭只在富春江出产,生性胆小,见有人捉它就逃入水底石穴中,极难捕捉。只有每年祭鱼的时候,白獭们为争夺配偶时常发生厮杀格斗,有的水獭会在格斗中死去,或有碎骨藏于石穴之中,才能取出一点点骨髓。还得是趁新鲜的时候,要不然就只剩下骨粉了,虽然也有用,但是效力却远不及骨髓了。”

  陵容含笑听了,赞道:“姐姐博闻广知,说得极是。”接着道:“本来还要加一些香料使气味甘甜的,只是我想着姐姐是有身子的人,忌用香料,所以多用了鲜花调解气味,这样姐姐就不会觉得有药气了。”说着递与我鼻下,“姐姐闻闻可喜欢?”

  我轻轻嗅来,果然觉得香气馥郁浓烈,如置身于上林苑春日的无边花海之中,遂笑着道:“好是极好的,只是太名贵了我怎么好收呢?”

  陵容按住我的手,关切道:“我的东西本就是姐姐的东西,只要姐姐伤痕褪去我也就心安了。难道姐姐要看着我这样心不安么?”陵容一急,说话的声音更加嘶哑,粗嘎中有嘶嘶的磨声,仿佛有风声在唇齿间流转。

  我听着不忍,又见她如此情切,只好收了。

  陵容又嘱咐道:“姐姐脸上有伤,如今春日里花粉多灰尘大,时疫未清,宫中多焚艾草,草灰飞得到处都是,若不当心沾上了反而不利于伤口凝结,再者这舒痕胶抹上之后也忌吹风。姐姐不若蒙上面纱也好。”

  我感激她的情谊,笑着道:“这正是你细心的地方,太医也说我脸上的伤口忌讳沾了灰尘花粉的呢。”

  陵容的目光有一瞬间的松弛,仿佛被拨开了重重云雾,有云淡风清的清明,微笑道:“如此就最好了。姐姐好生养着,妹妹先告辞了。”

  ※※※※※

  用了晚膳闲得发慌,才拿起针线绣了两针春山图,佩儿过来斟了茶水道:“娘娘现在还绣这个么?又伤眼睛又伤神的,交予奴婢来做吧。”

  正巧浣碧进来更换案几上供着的鲜花,忙上来道:“小姐少喝些茶吧,槿汐姑姑吩咐过茶水易引起胎儿不安,少喝为妙。”又道:“不若做些滋养的汤饮?燕窝、蜂蜜、还是清露?”

  佩儿脸一红,嘟囔着拍了一下脑袋道:“瞧奴婢糊涂忘记了,姑姑是叮嘱过的。姑姑还吩咐了小厨房做菜不许放茴香、花椒、桂皮、辣椒、五香粉这些香料,酒也不许多放,还忌油炸的。”

  我微笑道:“槿汐未免太过小心了,一点半点想来也无妨的。”

  浣碧换了蜂蜜水,仔细放得温热才递与我道:“小姐承幸快一年了才有孩子,不止皇上和太后宝贝得不得了,咱们自己宫里也是奉着多少的小心呢,只盼小姐能平平安安生下小皇子来。”浣碧又笑道:“小姐好好养神才是,左手又伤着了,这些针线就交予宫人们去做吧。何况绣这个也不当景呀。”我听她说得恳切,想起自我训诫她以来果然行事不再有贰心,小连子暗中留意多时也未觉得她有不妥,于是我慢慢也放心交代她一些事去做,不再刻意防范。

  绣春山图原本是为了历练心境力求心平气和,如今也没那个心境了,遂道:“不绣这个也罢了,只是老躺着也嫌闷的慌。”

  浣碧抿嘴一笑道:“小姐若嫌无趣,不如裁些小衣裳绣些花样,小皇子落地了也可以穿呀。”

  流朱在一旁也凑趣道:“是呢,如今是该做起来了,等到小姐的肚子有六七个月大了身子就重了,行动也不方便了哪。”

  我被她们说得心动,立刻命人去库房取了些质地柔软的料子来,看着几个人围坐灯下裁制起衣裳来。

  ※※※※※

  起早闻得窗外莺啼呖呖,淳儿就过来看我,与她一同用了早膳,便对坐着闲话家常。

  淳儿道:“听说姐姐临盆的时候,娘家的母亲就可以进宫来陪着,是真的吗?”

  我道:“是呢。到把个月的时候皇上就有恩旨了。”

  淳儿低低地叹了一口气,她素来没什么心眼,更不用说心事,整日里笑呵呵地玩闹像个半大的孩子,如今突然学会了叹气,倒叫我分外讶异。淳儿掰着指头道:“我已经好久没见到娘亲了,姐姐倒好,娃娃在肚子里大了就能见着娘亲了。”

  我见她眼巴巴地可怜,不由触动情肠,想起家中父母养育之恩,心里头也是发酸。淳儿比我小了两岁,在家又是幼女,13岁进宫至今不得见家人一面,难怪是要伤心了。

  槿汐见我与淳儿都有黯然之色,怕我难过,忙过来开解道:“淳小主将来想我们娘娘一样有孕了不也能见到夫人了么?小主在宫里过得好,夫人在府里也能放心不是么?”槿汐微笑道:“而且宫里的吃食可是外头哪里也比不上的呢?”说着笑眯眯命品儿端了热腾腾的牛乳菱粉香糕来。

  淳儿没瞧见也就罢了,一见好吃的食指大动,哪里还顾得上叹气。我其实真羡慕淳儿这样单纯的性格,只要有的好吃的,便什么烦恼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书中常说心思恪纯,大抵就是说淳儿这样性子的人吧。想得多,总是先令自己烦扰。

  我微笑对她道:“听你那里的宫女翠雨说你喜欢吃菱粉香糕,我就让小厨房给你准备了,又兑了牛乳进去,格外松软一些,你吃吃看喜欢么?”

  淳儿一叠声应了,风卷残云吃了一盘下肚,犹自恋恋不舍舔着指头,道:“可比我那里做得好吃多了。”

  我怜惜地看着她,笑道:“你若喜欢,我让小厨房天天给你预备着——只一样,不许吃撑肚子。”

  淳儿笑眯眯答允了。盯着我的小腹呆呆地看了会儿,小心翼翼地摸着我的腹部问:“甄姐姐,真的有个小孩子在你肚子里么?”

  我笑道:“是呀,还是个很小很小的孩子呢,牙齿和手都没有长出来呢。”

  淳儿愣一愣,“这样小啊!”忙不迭把手上的护甲摘了下来。

  我笑:“你这是做什么?”

  淳儿托着腮道:“这个小孩子还这样小,我怕护甲尖尖的伤了他呀。”

  我笑的几乎要把水喷出来,好容易止住了笑,道:“怎么会呢?你这样喜欢他,我把他给你做外甥好不好?”

  淳儿长长的睫毛一扑扇,双眼灵动如珠,高兴道:“真的吗?我可以做她姨娘吗?”说着忙忙地从脖子上掏出一块腻白无瑕的羊脂白玉佩来,道:“那我先把定礼放下啦,以后他就得叫我姨娘了!”

  我道:“是呢,礼都收下了,可不能赖了。”我摸着肚子道:“孩儿你瞧你姨娘多疼你,你还没个影子呢,礼都送来了。”

  淳儿伏在我肚子上道:“宝贝呀宝贝,你可要快快的长,等你长大了,姨娘把最好吃的点心都给你吃,翠玉豆糕、栗子糕、双色豆糕、豆沙卷、荔枝好郎君、珑缠桃条、酥胡桃、缠枣圈、缠梨肉,那可都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姨娘全都让给你吃,决不和你抢,你就吃成个胖宝贝吧。”

  我接口道:“还有呢,你姨娘以后还要生好多宝贝孩儿给你做伴呢,你高不高兴?”

  淳儿一跺脚,笑骂道:“姐姐不害羞,拿我当笑话呢。”说着一挑帘子便跑了。

  我以为她跑得没影儿了,不想她又探了半个头进来,脸涨得通红,迟疑了半天才很小声地问:“我生七八个小孩儿陪姐姐的孩儿躲猫猫,够么?”

  我再也忍不住笑,一下子失手把盛着蜂蜜水的碗合在了自己裙子上,一身一地的淋漓,槿汐素来端方,也含着笑上来替我换衣裙,小允子笑得蹲在了地上,流朱揉着肚子,其他人都转了身捂着嘴笑。我强忍笑着道:“够了够了,再多咱们也管不了了。”

  淳儿见我们如此情态,知道自己说的话不对,不由脸上更红,一撒手又跑了。

  ※※※※※

  晌午日头晴暖,遂斜倚在西暖阁窗前的榻上看书打发辰光,身上盖着一袭湖绿色华丝葛薄被,身下卧着寸许厚的虎斑软毯洋洋生暖,湖水色秋罗销金帐子被银钩勾着,榻上堆了三四个月白缎子绣合欢花的鹅绒枕头,绵软舒服。看了半歇书半眯着眼睛就在床上睡了,一觉睡得香甜,醒来已是近晚时分,隐约听得外头小连子和人说话的声音,像是温实初的声音。此时阁中并无一人,窗户半掩半开,带了花香的晚风自窗外廊下徐徐朗朗吹来,吹得帐子隐隐波动如水面波澜,销金花纹绵联如闪烁的日光。我懒得起来,依然斜卧在榻上,只是转身向窗而眠,听着外头的说话。

  只听得小允子道:“怠慢大人了,我家娘娘正在午睡,尚未醒来呢。不知大人有什么事?”

  温实初道:“不妨事,我且在廊下候着就是。本是听闻娘娘有喜,特意过来请安的。”

  小允子道:“那有劳大人在这里等候,奴才先告退了”。

  窗外有片刻的安静,本来有昏黄天光照耀窗下,忽然听见有轻微的脚步声靠近,只觉得窗前一暗,我微微睁开双眸,见温实初的身影掩映窗前,隔着两重窗纱和纱帐无限倾神注目于我,默默无言。

  如鸦翅的睫毛覆盖之下,恍惚我还是睡着,他也以为我犹在沉睡之中。须臾,他的手无声伸上窗纱,他并未靠近,也未掀起窗纱窥视我睡中容颜,只是依旧默默站立凝望于我,目光眷恋——其实隔着销金的帐子,他并不能清楚看见我。

  我略觉尴尬,又不便起身开口呵斥,总要留下日后相见相处的余地。他待我,其实也是很好。入宫年余来,若无他的悉心照拂,恐怕我的日子也没有这样惬意。

  只是我不愿意于“情”字上欠人良多,他对我投以木瓜的情意我却不能、也不愿报之以琼瑶。自然要设法以功名利禄报之,也算不枉费他对我的效力。

  只是,他也应该明白,宫闱榴花如火虽然照耀了我的双眸也点燃了他的眼睛,但红墙内外,云泥有别,他再如何牵念,终究也是痴心妄想了。何况我的心意是如何他在我入宫前就十分清楚了。冷人心肺的话实在无须我再说第二遍。

  于是重新翻身转换睡姿,背对着他,装作无意将枕边用作安枕的一柄紫玉如意挥手撞落地下。“哐啷”一声玉石碎裂的声音,他似乎是一惊,忙远远退下。听得槿汐匆忙进入暖阁的声音,见我无碍安睡,于是收拾了地上碎玉出去。

  许久,听得外头再无动静,遂扬声道:“是谁?”

  进来却是浣碧回话,扶着我起身,在身后塞了两个鹅绒枕头,道:“小姐醒了。才刚温实初大人来过了。”

  我假装诧异道:“怎么不请进来?”

  浣碧陪笑道:“原要进来给小姐请安的,可是以为小姐还睡着,存菊堂那边又有人过来传话,说请平安脉的时候到了,请温大人过去呢。”

  我道:“这也是。皇上指了温太医给沈容华医治,他是担着责任的,不能轻易走开。”我又问:“他来有什么事么?”

  浣碧从怀中取出两张素笺道:“温大人听说小姐脸上伤了,特意调了两张方子过来,说是万一留下了伤疤,按这个调配了脂粉可以遮住小主脸上的伤。”

  我接过看了,一曰珍珠粉,乃是紫茉莉种子捣取其仁,蒸熟制粉;又一曰玉簪粉,是将玉簪花剪去花蒂成瓶状,灌入普通胡粉,再蒸熟制成玉簪粉;旁边又有一行小字特地注明,珍珠粉要在春天使用,玉簪粉则要在秋天使用,另外用早晨荷叶上的露珠与粉调和饰面,效果更佳云云。另一张写着是药丸的方子,采选端午时节健壮、旺盛的全棵益母草,草上不能有尘土。经过曝晒之后,研成细末过筛,加入适量的水和面粉,调和成团晒干。选用一个密封好的三层样式的黄泥炉子,以旺火煅烧半个时辰后,改用文火慢慢煨制,大约一日一夜之后,取出药丸待完全凉透,用瓷钵研成细末备用。研锤也很讲究,以玉锤最佳,鹿角锤次之——玉、鹿角都有滋润肌肤、祛疤除瘢之功效。

  我又问:“问沈容华安好了么?”

  浣碧脆声道:“问了。温大人说小主安好,只是还不能下床,需要静养。”复又笑:“小姐只说别人,自己也是一样呢。”

  我一一看过方子,含笑道:“劳他老这样记挂着,等晚间命小连子照样去抓药配了来。”

  浣碧应允了“是”,方才退下了。

  ※※※※※

  三月二十六,历书上半年来最好的日子,我与冯淑仪同日受封。早晨,天色还没有亮,莹心殿里已经一片忙碌。宫女和内监们捧着礼盒和大典上专用的的仪仗,来往穿梭着,殿前的石道,铺着长长的大红色氆氇,专为妃嫔册封所乘的翟凤玉路车,静静等候在棠梨宫门前。

  我端坐在妆台前,刚刚梳洗完毕,玄凌身边的内监刘积寿亲自送来了册封礼上所穿戴的衣物和首饰。依照礼制,册封礼上皇后梳凌云髻,妃梳望仙九鬟髻,贵嫔梳参鸾髻,其余宫嫔梳如意高髻,宫人梳奉圣髻。我便梳成端庄谦和的参鸾髻。

  奉旨为我梳髻的是宫里积年的老姑姑乔氏,她含笑道:“娘娘的额发生得真高,奴婢为那么多娘娘梳过头发,就属娘娘的高,如今又有了身孕,可见福泽深厚是旁人不能比的。”

  宫中的女子都相信,额发生得越高福气就越大。我本自心情舒畅,听她说的讨喜,越发欢喜,便让人拿了赏钱赏她。

  所戴簪钗有六树,分别是金錾红珊瑚福字钗一对,天保磬宜簪一对,最出彩的是一对鎏金掐丝点翠转珠凤步摇。步摇本是贵嫔及以上方能用,虽然玄凌早赏赐过我,可是今日方能正大光明地用,步摇满饰镂空金银花,以珍珠青金石蝙蝠点翠为华盖,镶着精琢玉串珠,长长垂下至耳垂。天保磬宜簪上精致的六叶宫花,玲珑的翡翠珠钿,垂落纤长的坠子,微微地晃。如此还不够,发髻间又点缀红宝石串米珠头花一对,点翠嵌珊瑚松石葫芦头花一对,方壶集瑞鬓花一对。

  待得妆成,我轻轻侧首,不由道:“好重。”

  流朱在一旁笑嘻嘻道:“如今只是封贵嫔呢,小姐就嫌头上首饰重了,以后当了贵妃可怎么好呢?听说贵妃册封时光头上的钗子就有十六支呢。”

  我回头嗔道:“胡说什么!”

  乔姑姑笑着道:“姑娘说的极是呢!娘娘生下了皇子难道还怕没有封贵妃那一日么?宫里头又有谁不知道皇上最疼的就是娘娘呢。”

  我只是笑而不答,伸展双臂由她们为我换上礼服,真红绣刻丝瑞草云雁广袖双丝绫鸾衣拖摆至地,织金刺绣妆花的霞帔上垂下华丽的流苏,极长的七彩鸾鸟图案,自胸前越肩一直迤逦至裙尾散开如云。袖口亦有繁复的捻金刺绣,一寸来阔的堆绣花边,微微露出十指尖尖。腰间系华丽的绶带,又在臂上缠上银朱色的镜花绫披帛。

  这样对镜自照,也有了端肃华贵的姿态。

  册贵嫔与往日册封不同,以往册封不过是玄凌口谕或是发一道圣旨晓谕六宫即可。贵嫔及以上的妃子在宫中才算是正经的高贵位分,需祭告太庙,授金册、金印,而正一品四妃的金印则称之为“金宝”。只是太庙只在祭天、册后和重大的节庆才开启。平日妃嫔册封,只在宫中的太庙祠祭告略作象征即可。

  吉时,我跪于敬妃冯氏身后,于庄严肃穆的太庙祠祭告,听司宫仪念过四六骈文的贺词,册封礼正副史户部尚书李廉箕和黄门侍郎陈希烈取硃漆镂金、龙凤文的册匣,覆以红罗泥金夹帕,颁下四页金册,敬妃为八页金册。然后以锦绶小匣装金印颁下,金印为宝篆文,广四寸九分,厚一寸二分,金盘鸾纽。敬妃与我三呼“万岁”,复又至昭阳殿参拜帝后。

  皇后朱氏穿着大袖的紫金百凤礼服正襟危坐于玄凌身边,袖口与生色领内微露一层黄红纱中衣滚边,杏黄金缕长裙下垂的线条平缓柔顺,无一丝多余的褶皱,白底杏黄宝相纹的纱质披帛无声地委曳于地,衬得她姿态愈发端庄宁和。皇后的神色严肃而端穆,口中朗声道:“敬妃冯氏,莞贵嫔甄氏得天所授,承兆内闱,望今后修德自持,和睦宫闱,勤谨奉上,绵延后嗣。”

  我与敬妃低头三拜,恭谨答允:“承教于皇后,不胜欣喜。”

  抬头,见玄凌的明黄色缂金九龙缎袍,袍襟下端绣江牙海水纹,所谓“疆山万里”,绵延不绝。再抬头,迎上他和暖如春风的凝望我的眼眸,心头一暖,不禁相视会心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