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相思

 我的心神,在这样的冷了心,灰了意中终于支持不下去。身子越发软弱,兼着旧病也未痊愈,终究是在新患旧疾的夹击下病倒了。这病来得并不凶,只是恹恹的缠绵病榻间。

  这病,除了亲近的人之外并没有人晓得。这些日子里,玄凌没有再召幸我,也没有再踏入棠梨宫一步。我便这样渐渐无人问津,在后宫的尘嚣中沉寂了下来。

  起初,宫中许多人对陵容的深获恩宠抱有一种冷眼旁观的态度。在她们眼中,陵容没有高贵的出身,富贵的家世,为人怯弱,容貌亦只是中上之姿,算不得十分美艳,所能凭借的,不过是一副出众嗓子,与当日因歌获宠的余氏并没有太多的差别。于是她们算定玄凌对她的兴趣不会超过两个月便会渐渐冷淡下来。可是,陵容的怯弱羞涩和独有的小家碧玉的温婉使得玄凌对她益发迷恋。慕容妃与我沉寂,一时间,陵容在宫中可称得上是一枝独秀。

  棠梨宫是真正冷落清秋节似的宫门冷寂,除了温实初,再没有别的太医肯轻易来为我诊治。往日趋炎附势的宫女内监们也是避之不及。昔日慕容世兰的宓秀宫和我的棠梨宫是宫中最热闹的两处所在。如今一同冷清了下来,倒像极了是一损俱损的样子。

  我的棠梨宫愈加寂寞起来。庭院寂寂,朱红宫门常常在白天也是紧闭的。从前的门庭若市早已转去了现在陵容居住的明瑟居。我的庭中,来的最多的便是从枝头飞落的麻雀了。妃嫔间依旧还来往的,不过是敬妃与眉庄罢了。宫人们渐渐也习惯了这样的寂寥,长日无事,便拿了一把小米撒在庭中,引那些鸟雀来啄食,以此取乐。时日一久鸟雀的胆子也大了,敢跳到人手心上来啄食吃。终日有这些叽喳的鸟雀鸣叫,倒也算不得十分寂静了。

  心肠的冷散自那一日偶然闻得陵容与玄凌的话起,渐渐也灭了那一点思念与期盼之心。相见争如不见,那就不要见了罢。陵容自然忙碌,忙着侍驾,忙着夜宴,忙着以自己歌声点缀这歌舞升平的夜。自然不会如那日对玄凌所说,有劝解我的话语。只是偶尔,命菊清送一些吃食点心来,表示还记得我这病中的姐姐。

  眉庄来看我时总是静默不言。常常静静地陪伴我大半日,以一种难言的目光看着我,神色复杂。

  终于有一日,我问:姐姐为什么总是这样看我?

  她微微一笑:我只是在想,若你真正对皇上灰心绝望,该是什么样子?

  我反问:姐姐以为我对皇上还没有灰心绝望么?

  她淡淡道:你以为呢?若你对皇上死心,怎还会缠绵在病中不能自拔?

  我无言,片刻道:我真希望可以不再见他。

  眉庄轻轻一笑,沉默后摇头:你和我不一样。我与皇上的情分本就浅,所以他将我禁足不闻不问,所以我可以更明白他的凉薄和不可依靠,所以我即使复宠后他对我也不过是可有可无,而我也不需十分在意。眉庄盯住我的眼睛:你和我是不一样的。

  我低声问她,亦是自问:是因为我对皇上的心意比你更多么?

  你若对皇上已无心意,便如今日的我,根本不会因为他的话、他的事而伤心。她停一停,轻声道:其实你也明白,皇上对你并非是了无心意。

  我轻轻一哂,举目看着窗外,只是他的心思,除了国事,几乎都在陵容心上。我低头看着自己素白无饰的指甲,在光线下有一种透明的苍白。帘外细雨潺潺,秋意阑珊。绵绵寒雨滴落在阔大枯黄的梧桐叶上,有钝钝的急促的轻响。我道:怎么说陵容也曾与我们相交,纵然她行事言语表里不一,我心有警戒就是了,难道真要跑上去和她针锋相对争宠么?我也不屑于做。何况皇上,似乎喜欢她更多。

  眉庄眸中带了淡漠的笑意:你得意时帮过陵容得宠,她得意时有没有帮你?若她帮你,你又何需争宠。若她不帮你,你可要寂寂老死宫中么?她轻轻一哼,何况皇上的心意,今日喜欢你更多,明日喜欢她更多,从来没有定心的时候。我们这些女人所要争的,不就是那一点点比别人多的喜欢么?你若不争,那喜欢可便越来越少了,最后他便忘了还有你这个人在。

  我只静静看着窗下被雨浇得颓败发黑的菊花,晚来风急,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的,不只是她李易安,亦是我甄嬛。何况,易安有赵明诚可以思念。我呢,若思及曾经过往的美好,随之而来的,便是对他的失望和伤怀。

  或许,的确如眉庄所说,我对玄凌是没有完全死心的吧。若完全死了心,那失望和伤怀也就不那么伤人了吧。

  眉庄道:你对皇上有思慕之心,有情的渴望,所以这样难过,这样对他喜欢谁更多耿耿于怀。若你对皇上无心,那么你便不会伤心,而是一心去谋夺他更多的喜欢。无心的人是不会在那里浪费时间难过的。

  我惘然一笑:眉庄,我很傻是不是?竟然期望在宫中有一些纯粹的温情和爱意,并且是向我们至高无上的君王期望。

  眉庄有一瞬间的沉思,双唇抿成好看的弧度,许久缓缓道:如果我也和你一样傻呢?她转头,哀伤如水散开,漫然笑道:或许我比你更傻呢。这个世间有一个比你还傻的人,就是我呵。我惊异地望着眉庄,或许这一刻的眉庄,已经不是我所熟悉和知道的眉庄了。或许在某一刻,她有了她的变化,而我,却没有察觉。

  我上前握住她的手,轻轻道:姐姐?

  她说:嬛儿。你可以伤心,但不要伤心太久,这个宫里的伤心人太多了,不要再多你一个。她起身,迤俪的裙角在光洁的地面上似开得不完整的花瓣,最后她转头说:若你还是这样伤心,那么你便永远只能是一个伤心人了。

  日日卧病在床,更兼着连绵的寒雨,也懒得起来,反正宫中也不太有人来。那一日正百无聊赖卧在床上,却听见外头说是汝南王妃贺氏来了。

  心下意外,和她不过一面之缘而已,她的夫君汝南王又是慕容妃身后的人。如今我又这样被冷落着,她何必要来看望一个失宠又生病的嫔妃。于是正要派人去推委掉,贺妃却自己进来了。

  她只是温和的笑,择了一个位子坐近我道:今日原是来给太后请安的,又去拜见了皇后,不想听说娘娘身子不适,所以特意过来拜访娘娘。

  我草草抚一下脸,病中没有好好梳洗,自然是气色颓唐的,索性不起来,只是歪着道:叫王妃见笑了,病中本不该见人的。不想王妃突然来了,真是失仪。

  她倒也没什么,只是瞧一眼素绒被下我平坦的腰身,别过身微微叹了一口气。她这样体贴的一个动作,叫我心里似刺了一下。她道:不过是三四个月没见贵嫔娘娘,就……

  我勉强笑一笑:多谢王妃关心了。

  我心里实在是避忌她的,毕竟她的夫君与慕容妃同气连声,于是对她也只是流于表面的客套。她也不多坐,只说:娘娘也请好好保养身子吧。临走往桌上一指:这盒百年人参是妾身的一点心意,希望娘娘可以收下补养身体。

  我看一眼,道:多谢美意了。

  贺妃微微一笑,回头道:若是娘娘心里有忌讳,想要扔掉也无妨的。

  这样我却不好说什么了,只得道:怎么会?王妃多心了。然而待她走,我也只把东西束之高阁了。

  过了两日,淅淅沥沥下了半月的雨在黄昏时分终于停了。雨后清淡的水珠自叶间滑落,空气中亦是久违的甜净气息。

  月自东边的柳树上升起,只是银白一钩,纤细如女子姣好的眉。我的兴致尚好,便命人取了长相思在庭院中,当月弹琴,亦是风雅之事。

  我自病中很少再有这样的心思,这样的念头一起,浣碧流朱她们哪有不凑趣的。低眉信手续续弹,指走无心,流露的却是自己隐藏的心事。

  长相思,摧心肝。日色欲尽花含烟,月明如素愁不眠。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忆君迢迢隔青天,昔日横波目,今为流泪泉。不信妾肠断,归来看取明镜前。

  李白洒脱不羁如此,也有这样长相思的情怀么?他所思慕的,是否如我,也是这般苦涩中带一些的甜蜜的记忆。正如那一日的上林杏花,那一日的相遇。纵使我伤心到底,亦是不能忘的吧。毕竟那一日,他自漫天杏花中来,是我第一次,对一个男子这样怦然心动。

  昔日横波目,今为流泪泉,这泪落与不落之间,是我两难的心。

  舒贵妃的琴名长相思。我不禁怀想,昔日宫中,春明之夜,花好月圆,她的琴与先帝的长相守笛相互和应,该是如何情思旖旎。这样的相思也不会是如我今日这般破碎又不忍思忆的相思吧。只可惜,这宫中,从来只有一个舒贵妃,只有一个先帝。

  心思低迷,指间在如丝琴弦上低回徘徊,续续间也只弹了上阕。下阕却是无力为继了。

  正待停弦收音,远远隐隐传来一阵笛声,吹得是正是下半阕的《长相思》。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隔的远了,这样轻微渺茫的笛声一种似有若无的缠绵,悠悠隐隐,份外动人。我问身畔的人,可曾听见有笛声,她们却是一脸茫然的神情。我几乎是疑心自己听错了,转眸却见浣碧一脸入神的样子,心下一喜,问道:你也听见了么?

  浣碧显然专注,片刻才反应过来,啊?了一声,道:似乎跟小姐刚才弹的曲子很像呢。

  我弹的《长相思》到底是失于凄婉了,反无了那种刻骨的相思之情。此刻听那人吹来,笛中情思却是十倍在我之上了。

  我不觉起身,站在门边听了一会,那笛音悠远清朗,袅袅摇曳,三回九转,在静夜里如一色春日和煦,觉得心里的滞郁便舒畅许多。合着庭院中夜莺间或一声的滴沥溜圆,直如大珠小珠直泻入玉盘的清脆。

  我复又端正坐下,双手熟稔一挥,清亮圆润的音色便从指下滑出,那曲中便有了三分真切的思念。

  那边的笛声似乎亦近了些,我听起来也清晰许多。我按着它的拍子转弦跟上曲调,这样琴笛合奏,心思也只专心在如何和谐上,便暂时忘却了积日的不快。琴声婉转,笛音清空,曲中力道亦平和,缠绵似诉说心曲。一时间柳娇花妍露珠不惊,连月光都徘徊掩映,不忍离去。两缕悠长音色在云影浅淡的重叠交会间遥遥应和,直奏得微风徐来,露清霜明,月影摇动,珊珊可爱,满庭中惟有余音缭绕,连夜莺亦止了欢鸣。的

  一曲绵落,槿汐笑道:好久没有听得娘娘弹这样好的琴了。

  我问:你们还是没有听见笛音么?

  槿汐侧耳道:刚才似乎听见一些,却是很模糊,并不真切的。

  我不虞有它,道:不知宫中哪位娘娘、小主,能吹这样好的笛子。于是一推琴起身,浣碧早取了披风在手,满眼期盼之色,我晓得她的意思,道:你也被那笛声打动了是不是?

  浣碧不觉含笑,道:小姐要不要出去走走?

  月色一直照到曲折的九转回廊间。古人踏雪寻梅闻梅香而去,我凭声去寻吹笛人,所凭的亦只是那清旷得如同幽泉一缕般断续的声音,也只是那样轻微的一缕罢了。我与浣碧踏着一地浅浅的清辉,渐行渐远。

  回廊深处,一位着素衣的男子手持一支紫笛,微微仰首看月,轻缓吹奏。他眉心舒展,神态闲雅,凭风而立,是十分怡然的样子。

  待看清那人是谁,我一怔,已知是不妥,转眼看浣碧,她也是意外的样子。本想驻步不前,转念一想,他于我,是在危难中有恩义的。遂徐步上前,与他相互点头致意。浣碧见他,亦是含了笑,上前端正福了一福。我却微有诧异:浣碧行的,只是一个常礼而已。不及我多想,浣碧已经知趣退了下去。

  玄清的目光在我面上停留一瞬,很快转开,只道:你瘦了许多。

  我笑一笑:这时节帘卷西风,自然是要人比黄花瘦的。

  他的目光带着怜惜,轻轻拂来。此时的我,是不堪也不能接受这样的目光的。于是退开两步,整衣敛袂,端正道:那日王爷大义救本宫于危难之中,本宫铭记于心,感激不尽。

  他听我这样说,不觉一愣,眼中有几分疏朗,道:贵嫔一定要和清这样生疏么?可惜当日之事依旧不能保住贵嫔的孩子。

  人人都道,清河王这样闯入宓秀宫救我,不过是因为我是玄凌的宠妃,救我不过是逢迎玄凌罢了。所以才肯费心为我的生辰锦上添花,此时又来雪中送炭。说得好听些,也只是为我腹中皇嗣而已。惟有我明白,他的闯宫,并不仅仅是如此而已。但无论如何,这样的仗义援手,宫中也只得他一个。

  我坦然笑:虽然本宫今日落魄,但决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他日王爷若有不便,本宫也自当全力相助。

  他失笑:这样听你自称本宫,当真是别扭得紧。他很快正色:清助贵嫔并非是为交换。

  我略点了点头,或许交换对我来说比较安全。

  他道:但愿清不在其列。清也希望贵嫔安好。因为……清视贵嫔为知己。他停一停,又道:此地荒凉,贵嫔怎么会来?

  我方微笑,指一指他手中紫笛道:王爷以为方才弹琴的人是谁?

  他了然的笑:清私心猜测或许是贵嫔。

  我淡淡一笑,道:王爷相信这世间可有心有灵犀一事?话问得十分温婉,却暗藏了凌厉的机锋。

  他的身影萧萧立于清冷洁白的月色中,颀长的轮廓更添了几分温润的宁和。他并未察觉我的用意,认真道:清相信。

  他这样认真诚恳,我反而有些愧疚,何必一定要他说呢。然而话已出口,不得不继续,所以王爷适时知道我被困宓秀宫,才能赶来相救。

  话有些尖锐,他默然相对,其实……

  我别过头,轻声道:我知道王爷这样是为我好,可是与我的近身侍女私相来往得频繁,若传出去,对王爷自身无益。

  他的目中掠过一丝清凉的喜悦,道:多谢贵嫔关心。

  我心下感念他的明白,仿佛一只手从心上极快极温柔的拂过,口中却戏谑道:其实也没什么。若真被旁人知晓了,我便做个顺水人情把她送给王爷做妾侍吧。

  他咳嗽一声,注目我道:贵嫔若是玩笑就罢了。若当真那清只好不解风情了。

  我举袖微笑,想了一想道:王爷今晚如何会出现在此处?

  他道:皇兄有夜宴,亲王贵胄皆在。

  我不觉轻笑:王爷又逃席了么?

  他也笑:这是惯常之事啊。他微一迟疑,问道:坐于皇上身边的那位安小媛,仿佛似曾相识。

  我轻轻道:就是从前的安美人。

  他的手随意扶在红漆班驳的栏杆上:是么?那么安小媛的歌声进益许多了,只是不足的是已经缺了她自己的味道。

  我反问:皇上喜欢才是最要紧的,不是么?

  他似乎在回味着我的话,转而看着我,静静道:刚才的琴声泄露你的心事。

  我垂首,夜来风过,冉冉在衣。我的确消瘦了许多,阔大的蝶袖被风带起飘飘若流雪回风之态。我低声辩解道:不过是曲子罢了。

  他道:曲通人心,于你是,于我也是。

  我心中一恸,想起《长相思》的意味,眼中不觉一酸。然而我不愿再他面前落泪。明知道,我一落泪,伤心是便不止是我。于是,扬一扬头,再扬一扬,生生把泪水逼回眼眶中去,方才维持出一个淡淡的勉强的笑容。

  他凝神瞧着我,眸中流光滑溢,大有伤神之态,手不自觉的抬起,似要抚上我的鬓发。我大怔,心底是茫然的害怕。只觉得周遭那样静,身边一株桂花,偶尔风吹过,几乎可以很清楚地听见细碎的桂花落地的声音。月光并不怎么明亮,然而这淡薄的光线落在我鬓角的垂发上,闪烁出黑亮而森冷的光泽,似乎要隔绝住他对我的温情。我矍然一惊,我这一生一世,身体发肤,早已随着我的名分全部归属了玄凌。这样么一想,神情便凝滞了。

  他亦懂得,手停在我鬓边一寸,凝固成了一个僵硬的手势。

  我迅速转身不去看他。气氛终究有些涩了。我随口寻个话题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这样荒凉。

  他离我有些远,声音听来有些含糊:这是从前昭宪太后的佛堂。略一略,又道:我母妃从前便在此处罚跪。

  昭宪太后是先帝隆庆帝的嫡母,先帝生母昭慧太后早逝,先帝自小就由昭宪太后抚养,一向感情不错。后来为舒贵妃入宫一事母子几成反目。不久又查知昭慧太后之死乃昭宪太后授意,只为可以夺先帝保住其太后之位。昭宪太后薨逝后,先帝严令只与太后之号,灵位不许入太庙飨用香火祭祀,梓宫不得入皇陵,只许葬入妃陵,不系帝谥,后世也不许累上尊号。昭宪太后所居之地也冷落荒凉再无人打理了。

  夜渐凉,有栖在树上的寒鸦偶然怪叫一声,惊破这寂静。秋深霜露重,不觉已浸凉了衣襟长袖。我回身离去,道:皇上有宴,王爷不方便出来太久,终归于礼不合。

  他颔首,只缓缓拣了一首明快的小曲来吹了送我。曲调是欢悦的,而听在耳中,却觉得寂寞非常,裙角拖曳开积于廊上的轻薄尘灰,亦仿佛扫开了一些别的什么东西。脸上骤然感觉温热,就像那一日昏寐中,他的泪落在我面颊上的温度和湿润,依稀而明白的触觉。远远走至最后一个转角,瞥见他依旧站在原处,只以笛声送我离开,而他眼底的淡淡的怅然,我终不信是自己看错。

  永巷的路长而冷清,两侧高高的宫墙阻挡,依稀可以听见凉风送来前殿歌舞欢宴的声音。我和浣碧走得不快,两个人的长长的影子映在永巷的青石板上几乎交叠在一起,如同一个人一般。

  我在腹中择着如何启齿的言语,想了想还是直接问她:你与六王来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浣碧一惊,一时语塞,慌忙就要跪下去。我忙扶住她道:现在是长姊和你说话,你愿意说便是,不愿意也就罢了。

  冷月(1)

  她低头道:我并不是存心要瞒着长姊的。

  我道:可是从我生辰那时开始的么?见她默认,又道:难怪你当时总不让我去太液池泛舟,也是要他嘱咐你要给我惊喜吧。我看住她:那么当日我困于宓秀宫一事,也是你去向六王求救的吧?

  浣碧点头:槿汐姑姑陪长姊在宓秀宫中自然不能寻机脱身。当时太后病重,宫中没有可以为长姊做主的人,我只好斗胆去寻王爷。

  那么后来你们又来往过几次?

  只有两次,一次是长姊有孕后,另一次是前两日。王爷并没说别的,只嘱咐我好好照顾长姊。

  我低叹一声:他也算是有心了。

  浣碧道:长姊今日怎么突然问起,可是王爷告诉长姊的?

  我微微摇头:并不是。只是你刚才见到六王时行的是常礼,若非平日私下见过,你乍然见到他,怎会是行常礼而不是大礼呢。

  浣碧脸色一红,道:是我疏忽了呢。

  我低声嘱咐道:我如今身份地位都是尴尬,若你和王爷来往频繁,于王爷于我们都没有益处,不要私下再见了。

  浣碧沉吟片刻,道:好。

  永巷中十分寂静,微闻得行走时裙褶触碰的轻细声响。前殿的歌声被风吹来,柔婉而清亮,那是陵容在歌唱,唱的是一首《长门赋》。

  我驻足听了片刻,惘然一笑,以她今日的身份恩宠,怎会懂得困居长门的陈阿娇的幽怨呢?于是依旧携了浣碧的手,一同回去。

  宫中深夜,这样寂寥而热闹的。是谁的抚琴,挑起雾霭幽静中缠绵悱恻的情思;又是谁的悠歌,撩开锦绣容颜下积蓄不化的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