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玉厄

 嫂嫂对哥哥这样深重的情意,我亦是无比感佩,心中一热,握住嫂嫂的手道:有嫂嫂这样的贤内助,实在是我甄门大幸。哥哥有妻如此,是他一世难求的福气,亦是我们的福气,又怎能叫嫂嫂去粉身碎骨。只消嫂嫂如此即可……于是我附在嫂嫂耳边,低语良久。

  嫂嫂起先微有不豫之色,待听到最后,已经笑逐颜开,连连点头道:这有何难,我一定尽力而为就是。

  我笑道:的确不难。只要情真便能意切了。有劳嫂嫂,我这厢可就先谢过了。

  待得嫂嫂告辞,我已成竹在胸,兴冲冲便乘了辇轿望仪元殿去。心情极好,望出来一路湖光山色亦是春意浓浓,格外绮丽动人。

  然而才下辇轿,已见李长一路小跑着趋前,亲自扶了我的手上阶道:幸好娘娘来了!皇上正在发脾气呢,把奴才们全给轰了出来。求娘娘好歹去劝一劝吧,就是奴才们几生修来的造化了。我见他神色忧虑,大不似往常。暗暗想李长服侍玄凌多年,见惯宫中各种大小场面,也颇有镇定之风,叫他这样惊惶的,必然是出了大事。

  于是和颜悦色道:本宫虽然不晓得出了什么事,但一定会去劝皇上。李公公放心。我压低声音,问:只是不晓得究竟出了什么事让皇上龙颜大怒?

  李长状若低头看着台阶,口中极轻声道:似乎是为了汝南王的一道奏章。

  我心中遽然一紧,脚步微有凝滞,几乎以为是哥哥出事了。然而很快转念,若是哥哥出事,玄凌必然会派人去安抚汝南王并调动兵马以备万全,如何还有空闲在御书房里大发雷霆之怒。这样想着,也略微放心一点,又问:你可知道奏章上说什么了?

  李长微有难色,随即道:似乎是一道请封的奏章。

  我微微蹙眉,心中嫌恶,汝南王也太过人心不足,一个月前才封了他一双儿女为世子和帝姬,荣宠已是到了无可比拟的顶峰。转眼又来请封,若是再要封赏,也就只能让他的幼子另继为王,或是早早遣嫁了他的女儿做公主去了。

  然而细想之下也是不妥,若不肯封大可把奏章退回去,另赐金玉锦帛便可。何况玄凌从来不是一个性子暴躁的人。

  正想着,殿内忽然传来轰啷一声玉器落地碎裂的声音,渐渐是碎片滚落的淅沥声。良久,殿中只是无声而可怖的寂静。

  我与李长面面相觑,自己心中也是大为疑惑,不知玄凌为何事震怒至此。李长尽是焦急神色,小声道:现在只怕惟有娘娘还能进去劝上几句。

  我点头,伸手推开飞金嵌银的朱紫殿门。侧殿深远而辽阔,寂静之中惟见光影的离合辗转在平金砖地上落下深深浅浅的蒙昧。

  案几上的金珐琅九桃小薰炉里焚着他素性常用的龙涎香,袅袅缕缕淡薄如雾的轻烟缓缓散入殿阁深处,益发的沉静凝香。他坐在蟠龙雕花大椅上,轻烟自他面上拂过,那种怒气便似凝在了眉心,如一点乌云,凝固不散。

  我悄步走近,一时间不敢贸然去问,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把案几上的薰炉抱至窗台下,打开殿后近林接木的小窗,便有酥暖的春风徐徐然贯入。

  他的声音有愤怒后的疲倦,漫漫然道:你怎么来了?

  我轻声道:是。臣妾来了。

  其时天色已经向晚,班驳的夕阳光辉自六合同春吉祥雕花图案的镂空中漏进来,满室皆是晕红的光影片片。风吹过殿后的树林,叶子便会有簌簌的轻响,像檐间下着淅淅的小雨一般。

  我自银盘中取了两朵新鲜的薄荷叶和杭白菊放入青玉茶盏中,用滚水冲开泡着,又兑入化了蜂蜜的凉水,放在他面前,款款温言道:皇上饮些茶吧,可以怡神静气平肝火的。说罢也不提别的,只从一个错金小方盒里蘸了点薄荷油在手指上,缓缓为他揉着太阳穴。

  他慢慢喝了口茶,神色缓和了少许,才问:你怎么不问朕为什么生气?

  我恬和微笑:皇上方才正生气呢,等气消了些想告诉臣妾时自然会说的。若臣妾一味追问,只会让皇上更生气。

  他反手上来抚一抚我的手,指着书桌上一本黄绸面的奏章道:你自己看看吧。他恨声未止:玄济竟然这样大胆!

  我依言,伸手取过奏章,一看之下不由得也大惊失色。

  原来这一道奏章,并非是汝南王为妻子儿女求封,而是要求追封死去的生母玉厄夫人为玉贵太妃,并迁葬入先帝的妃陵。

  有生育儿女的妃嫔在先皇死后皆可晋为太妃,安享尊荣富贵。并赠封号,以彰淑德。汝南王生母为先帝的从一品夫人,虽然早死,但追封亦是在情理之中。

  只是这中间有个缘故。

  先帝在位时,玉厄夫人的兄长博陵侯谋反,玉厄夫人深受牵连,无宠郁郁而死。直到临死前先帝才去探望,但是玉厄夫人口出怨望之语,深恨先帝及舒贵妃。先帝一怒之下不许玉厄夫人随葬妃陵,亦无任何追封,只按贵嫔礼与杀害先帝生母的昭宪太后葬在一起。

  因无先帝的追封,何况玉厄夫人又是罪臣之妹。作为继承皇位的玄凌,自然也不会追赠玉厄夫人为太妃了。

  我合上奏章,不觉变色,道:这……皇上若真依照汝南王所言追赠玉厄夫人为玉贵太妃,那先帝颜面要往何处放?皇上又要如何自处?

  玄凌一掌重重击在案角上,道:竖子(1)!分明是要置朕于不孝之地,且连父皇的颜面也不顾了!

  我见他如斯震怒,忙翻过他的手来,案几是用极硬的红木制成,案角雕花繁复勾曲,玄凌的手掌立时泛出潮状的血红颜色。

  我心下微微一疼,连忙握着他的手道:皇上息怒。不必为他这般生气,岂非伤了自己的身子,更不值得。

  玄凌道: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朕肯做个不肖子,太后又怎么肯呢?

  我想了想,道:这玉贵太妃的追称实在不妥,贵、淑、贤、德四妃向例只有各一人,清河王的生母舒贵太妃尚在人间,若真以此追封,且为贵太妃,清河王便也处于尴尬之地了。这未免也伤了兄弟情分。见玄凌沉思,我又道:岐山王玄洵为先帝长子,又是如今的后宫位份最尊贵的太妃钦仁太妃所出,钦仁太妃也未及赠淑太妃或贤、德太妃啊,只怕岐山王心中也不能服气哪。

  这话我说得直白了些,但果如汝南王所奏,那么诸王和后宫太妃心中必有嫌隙,这前朝和后宫都将要不安稳了。

  如此利害相关,玄凌怎会不明白、不动了雷霆震怒。

  玄凌只是一言不发,但见额上的青筋累累暴动,怒极反笑,道:朕若允他,必失前朝和后宫的人心;若是不允,他必定怀恨在心,前番种种功夫和布置,皆算是白费了。

  他看得如此透彻,我亦默默,良久只道:若他立时兴兵,皇上有多少胜算?

  他眸中精光一闪,瞬息黯然:朕手中有兵十五万,十万散布于各个关隘,五万集守于京畿附近。他顿一顿,汝南王手中有精兵不下五十万,布于全国各要塞关隘。

  我悚然,道:那么皇上需要多久才能布置周全,以己之兵力取而代之?

  他道:若这半年间能有朕亲信之人知晓兵部动向以及汝南王一派各人姓名官职,令各地守将分解夺取汝南王五十万精兵,朕再一网打尽,那么一年之内即可收服。他微微苦笑:只是他步步进逼,只怕朕这里还不能对他了如指掌,他已经兴兵而动了。

  他也有这样多的无奈和隐忍。身为后宫女子,成日封闭于这四方红墙,对于朝政,我晓得的并不多,更不能多有干涉。那一星半点的朝政,若非事关自身与家族之利,我也不敢冒险去探听涉及。向来我与玄凌的接触,只在后宫那些云淡风轻的闲暇时光里,只关乎风花雪月。

  这样骤然知晓了,心下有些许的心疼和了然。这个宫廷里,他有他的无奈,我也有我无奈。帝王将相、后妃嫔御,又有哪一个不是活在自己的无奈里,各有掣肘。

  我情不自禁温软地俯下身,安静伏在他的膝上。他身上的玄色缎袍满绣螭龙,那些金丝绣线并不柔软,微刺得脸颊痒痒的。我轻声道:那么为长远计,皇上只能忍耐。

  他的身子微微一震,那么轻微,若非伏在他的膝上,几乎是不能察觉的。他仰天长叹一声:嬛嬛,朕这皇帝是否做的太窝囊?!

  心里霎时涌起一股酸涩之意,仰起头定定道:汉景帝刘启为平七国之乱不得已杀了晁错;光武帝刘秀为了兴复汉室连更始帝杀了自己兄长之痛也要忍耐,甚至在登基之初为稳定朝政不能册封自己心爱的阴丽华为皇后,只能封郭氏女。但也是他们平定天下,开创盛世。大丈夫能屈能伸。皇上忍一时之痛,才能为朝廷谋万世之全,并非窝囊,而是屈己为政。

  他的手轻轻抚上我的肩胛,叹道:嬛嬛,你说话总是能叫朕心里舒服。

  我摇头:臣妾不是宽慰皇上,而是实事求是。

  他的声音淡淡却有些狠辣之意,在暗沉的宫殿里听来几乎有些粗粗的锋刃一样的厉,不错。朕的确要忍。他淡漠一哂:可是朕要如何忍下去?

  我的双手紧紧握住他的手,强忍住内心激荡的不甘和愤恨,扬一扬脸,稳住自己的神色语调,轻声而坚定,请皇上依照汝南王言追封玉厄夫人为太妃,迁葬入先帝妃陵。

  他颇震惊,手一推不慎撞跌了手边的茶盏。只听得哐啷一声跌了个粉碎,他却只若未闻,翻手出来用力我握着我手臂道:你也这样说?我才要说话,已闻得有内监在外试探着询问:皇上——

  我立刻站起来扬声道:没什么,失手打了个茶盏而已,等下再来收拾。回头见他走近,忙急道:皇上息怒。请皇上别过来,被碎瓷伤着可怎么好。说着利索蹲下身把茶盏的瓷片拨开。

  我跪于地上,目不转睛地平视他,逐字逐句清晰道:请皇上追封玉厄夫人为贤太妃,加以封号,迁葬入先帝的妃陵。同时进封宫中各位太妃,加以尊号崇礼。尤其是岐山王生母钦仁太妃为淑太妃、平阳王养母庄和太妃为德太妃,与玉厄夫人并立。更要为太后崇以尊号,以显皇上孝义之情。

  话音甫落,玄凌脸上已露喜色,握着我手臂是力道却更重,拉了我起来欣喜道:不错。他要为他生母追封,那么朕就以为太后祝祷祈求安康之名为每一位太妃都加以尊号,位分更要在他生母之上,如此前朝后宫皆无异议了。

  我笑吟吟接口道:何止如此。这样不仅言官不会有议论,各位太妃与诸位王爷也会感沐皇上恩德,更加同心同力效忠于皇上了。我想一想,又道:只是六王的生母舒贵太妃已然出家,可要如何安置呢?若是单撇开了她不封,只怕六王面子上也不好看。

  玄凌不以为然,随手弹一弹衣袖道:老六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我含笑劝道:六王虽然不会在意,只是有些小人会因此揣度以为皇上轻视六王,如此一来却不好了。本是该兄弟同心的时候,无心的事倒被人看作了有意,不如还请皇上也有心于六王吧。

  玄凌心情甚好,道:这又有什么难办的,舒贵太妃已经出家,尊号是不宜再加了。朕就遥尊舒贵太妃为冲静元师吧。

  我微笑:如此便再无不妥了。

  玄凌鼻中轻轻一哼,冷冷道:如今要追封玉厄夫人只不过是权宜之计,不得已而为之。若将来平服汝南王,朕便立刻下旨效法昭宪太后之事,只与她太妃之号,灵位不许入太庙飨用香火祭祀,梓宫不得入皇陵,不系帝谥,后世也不许累上尊号。否则难消今日之恨!

  我听他如此打算,只是默然。汝南王一意为其母求荣,哪知道荣辱只是只手翻覆之间就可变化。一时之荣,招致的将是以后无穷的屈辱啊。因而也不接口,只道:只是尊崇太妃为后宫之事,理当禀告太后、知会皇后的。

  玄凌道:这个是自然的。

  我轻声在他耳边道:皇上,只消我们循序而进,自然可以对他们了如指掌。臣妾兄长一事,臣妾略有些计较,请皇上权衡决断。

  我细细述说了一番,玄凌笑道:如此甚好。你不愧是朕的解语花,这样的主意也想得出来。

  我含笑道:皇上为天下操劳,臣妾不懂朝政,只能在这些小事上留心了。

  他笑得爽朗:千里之行,积于跬步。你为朕考虑的小事焉知不是大事呢?

  天色昏暗,连最后一抹斜阳也已被月色替代,风静静的,带了玉兰花沁凉柔润的芬芳,徐徐吹在我鬓边。

  我立起身,吹亮了火折子,一支一支把殿内的巨烛点亮。殿中用的是销金硬烛,每座烛台各点九枝,洋洋数百,无一点烟气和蜡油气味,便不会坏了殿中焚烧着的香料的纯郁香气。火焰一点点明亮起来,殿中亮堂如白昼。

  我盈盈立在最近的烛台边,吹熄了火折子。心思冉冉转动,终于狠一狠心肠,再狠一狠,艰难屏息,声音沉静如冰下冷泉之水,冷静道:请皇上再广施恩德,复慕容妃为华妃之位。

  玄凌一怔,原本的喜色刹然而收,走近我身畔道:朕若复她之位,如何对得起你?更如何堵众人攸攸之口?

  心口僵了一僵,几乎就要忍不住变色——这样把慕容世兰放在一边,虽不宠幸,却依旧是锦衣玉食,如何又是对得起我?若是如此,我宁可复她妃位。这样的女子,一旦得意放松才会有过失可寻。更何况只有她复位,慕容一族才能真正放心。

  这样想着,心里终究是酸楚而悲怆的,眼中澹然有了泪光,册封玉厄夫人为太妃于玄凌是勉强和为难。而复位华妃由我说出口,岂不更是为难与勉强?

  忍耐,只有忍耐。如同绷紧的弦,才能让箭射得快、准、狠。方才劝慰玄凌的话,亦是劝慰我自己。

  强压下喉头汹涌的哽咽和悲愤,静静道:追封玉厄夫人为太妃安的是汝南王的心,复位华妃安的是慕容一族的心。纵使汝南王无心帝位,却也经不得他手下的人一味的撺掇,只怕是个个都想做开国功臣的。皇上若肯安抚华妃,那么便是多争一分慕容家的心,多一分胜算。

  他恻首,不忍看我,道:嬛嬛,朕……这样是委屈你。

  我缓缓屈膝,道:臣妾不怕委屈。为了皇上,臣妾会尽心忍让华妃,不起争端。泪,终于自眼中滑落,是为了他,更是为了自己。

  为了安抚慕容一族,他迟早会重新复慕容世兰的位分。最低便是再与华妃之位,若情势所迫,只怕再封为夫人也不是不可能。与其如此,宁可我来说,宁可给她华妃之位,宁可让玄凌因为我而给她封赏时有更多的无奈、被迫和隐忍;以及,对我的感愧和心疼。这样的情绪越多,我的地位就更稳,宠爱就更多。

  我凄然苦笑。什么时候,我已经变得这样工于算计,这样自私而凉薄。连自己也不堪回味和细想。

  玄凌只是沉默,许久,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轻轻道:好。

  殿外呜咽的风声有些悲凉之意,玄凌的声音只是沉沉的,似乎坠了什么沉重的东西,烛火的影子一摇一摇,晃得眼前他的神色有些模糊,他道:朕倒想起了你方才说的汉光武帝,不得已为了朝局稳定立他不喜爱的郭氏为后,却让心爱的阴丽华屈身服侍郭后。朕今日的无奈,倒是像足了受郭氏掣肘的光武帝,要去宠幸一个不喜欢的女人。

  我摇头:臣妾怎能与阴皇后相比。只是臣妾观看史书,后来郭皇后家族谋反,光武帝废了郭后,立阴丽华为后,总算如愿已偿。我望着玄凌,皇上的功绩,必定不逊于光武帝。

  他抱紧我,突然道:嬛嬛,你晓得朕为什么在你失子之后不太去看你么?

  他这样骤然一句,忽地勾起我心酸的记忆,那一日仪元殿后听见的话,终究是耿耿于怀的。我别过头,道:想来是臣妾生性倔强,失子后伤心冒犯了皇上。

  他的下巴抵在我的颈上,有些生硬的疼,虽然你性子倔强些,却也不全是为了这个缘故。他的声音有些断续,只是紧紧抱着我:你知道慕容妃为什么没有孩子么?我心下一惊,身子便挣了一挣,他依旧说下去,却仿佛不是他自己的声音一般,有些恍然的飘渺和压抑的痛楚:她宫中的欢宜香,是朕独独赏赐给她的——那里面有一味麝香,闻得多了,便不会有孩子了。

  这其中的缘故我是知道的,可是他陡然这样亲口告知与我,我更多的是惊异。

  这样的真相,我自己揣度知晓个大概也就罢了。真正面对这样血淋淋的真相,真正听他告知与我,尽管是我所恨的人的,仍是觉得不堪想像和回味。

  我垂首,伤感不已,道:皇上,您告诉臣妾的太多了。

  他只是不肯放手,道:你听朕说。你在她宫里跪了半个时辰就小产了,朕心里不安,只怕是你也闻了欢宜香的缘故。每次见你以泪洗面思念孩子怨恨华妃,朕的不安就更重,你怪华妃朕便觉得你是怪朕。是怪朕害了咱们的孩子。

  我再忍不住,心中如有利爪狠狠挠着、撕拉着,一下一下抽搐的疼。泪水潸潸而落,只用力抓着他的衣襟,哭得哽咽不能言语。

  他的语气沉重如积雪森森:你是否觉得朕不是个好父亲?

  我凄然摇头:不……半晌才艰难启齿:君王要有君王的决断的……

  他拍着我的背,凄怆道:朕也有朕的不能够。华妃不可以有孩子,只要她生下皇子,汝南王和慕容一族便会扶这个孩子为帝,朕便连容身安命之所也没有了。可是如你所言,朕又不能不宠幸她来安抚人心。朕出此下策,却不想无辜连累了你。

  我骤然想起一事,睁眸惊道:那末当年华妃小产?……

  他缓缓点头:端妃当年是枉担了虚名。

  我落泪:此事必然隐秘,只是皇上为什么要告诉臣妾?

  他眼只隐隐有泪光,:朕是人君,亦是人父。朕杀了自己的孩子,焉能不痛?!他侧一侧头,朕的那么多的孩子都保不住,焉知不是上天的报应?

  我的话,让我想起我失子那一日皇后和他的言语,内心的惊恸和害怕愈深:皇后娘娘……也知道是不是?

  他长叹,是。是宜修亲自准备的药。那叹息沉重得如巨石压在我心上,他道:朕身为天子,亦有这许多的无奈和不可为。你懂得么?

  我哭泣,然而再哭泣怨怼又有何用?我的孩子,终究不能活生生地回来了。现实如斯可怖,一点点揭开在我眼前,而这,不过只是后宫庞大生活阴影的一角。纵然华妃心狠手辣,她也是可怜的。

  我强忍住胃中翻涌的酸,他是君王,他要的是天下。唐太宗尚有玄武门之变呵,唐玄宗亦逼杀了自己的姑母太平公主和亲生的三个儿子。我狠一狠心,毒了舌尖,道:不得不杀。

  话一出口,膝也有些酸软了。我能说什么,反驳什么。华妃孩子的早死,他知道,皇后知道,想必太后也是知情的。我能有异议么?况且是那么久远的事了。

  而我的手,未必也没有沾染鲜血。

  一进这宫门,我早不是那个曾经任性而娇宠的甄嬛了。

  我并不是个良善而单纯的女子。我逼疯了秦芳仪、丽贵嫔,亦下令绞杀了余氏。我何曾清白而无辜。我和宫里每一个还活着、活得好的人一样,是踩着旁人的血活着的。

  而对玄凌的怨恨,只会撕裂我,逼迫我,迫到我无路可去,亦无路可退。

  他道:嬛嬛。朕若不告诉你,这孩子的死到底会是朕与你之间的心结啊。

  他亦是无心,我能如何?失子之后的心结因他这番坦诚的话而解开了些许,我只能原谅。原谅他的无奈和不得已。我泪流满面,道:若非汝南王和慕容之故,皇上不至如此;而若非华妃跋扈狠毒之故,臣妾和腹中之子也不至如此。我静一静声,道:若有来日,请皇上一定还臣妾公道。

  他正色,肃然道:朕一定会。

  我用力点一点头,身心俱是疲惫。我伸手拥住他,含泪道:四郎!

  这样唤他,是真心的。我许久许久没有这样真心的唤他,他的神色动容而惊喜,低头吻我,他唇齿间的灼热熟悉而亲密,依稀是往日,却明明白白就在今日,此时此刻。

  他是坦诚的,这样突兀、惊悚而又难得的坦诚,缓和了我与他之间的隔阂,加深对各自处境的明白。

  心底黯然叹息了一声,我沉静闭上双眼。

  明月如霜里,我亦紧紧拥抱着他,温柔回应他略有些显得粗暴的热情。这一刻对彼此的了然和懂得,足以维持着我们一同进退,一同相守着度过许多许多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