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桃花流水去

 自眉庄处归来,我便终日有些闷闷的,那日去皇后宫中请安,眉庄不久便先辞了告退。我见她只身先去,只是冷冷淡淡的神情,也并未和我照面一句,心中颇有些空落落的失意。

  皇后见机知意,温言道:沈容华最近对人总是这个样子,莞贵嫔你也不必往心里去。

  我勉强微笑,道:大约是时气所感,眉姐姐的身子总不大好,所以有些懒懒的。

  皇后微微一笑,道:时气所感是小事,只是女人家身子娇贵,得要好好保养,别和端妃一样出了大毛病就不好了。

  她不提及端妃犹还可以,一朝提及,我骤然想起那一日玄凌对我说的华妃小产一事是皇后亲自所调的药,端妃不过是枉担了虚名,心里不由得砰然一动,暗暗心惊。皇后一向仁慈亲厚,并不苛待嫔妃以及她们所出的子女,虽然我小产之后她也不过是袖手旁观,又荐了陵容服侍玄凌,然而也不曾薄待于我。

  我假意抬袖饮茶,微微举眸窥视皇后,但见她一双与玉白纤手十指尖尖,皆以丹蔻染就通澈的玫瑰色,极鲜艳的一片片红,如剑荷的花瓣。双手尾指套的金镶玉护甲上嵌着流光溢彩的琉璃珠子,微微一动,便如虹彩辉煌划过。

  我微一凝神,如此曼妙的一双手,是如何调制那一碗置幼小生命于死地的苦涩汤药。尽管那是华妃的孩子,身为天下之母却为保全夫君的皇位亲手做这样的事,是怎样的爱或残忍?

  我惶惑,若是设身处地换做是我,我能否下得了手,在汤药里加入一味红花或是别的?而这红花,是否和皇后此刻殷红的指甲是同样的颜色?

  我只是出神,皇后道:贵嫔怎么在发呆了?不必为沈容华的身体耿耿于怀了。听说贵嫔宫中海棠花开得极好,今日诸位姐妹得空,不如一起去你宫中闲坐吧。

  我忙回过神,笑道:皇后与诸位姐姐雅兴,妹妹求之不得呢。

  于是一行人依依而行。殿阁中四面帷帘高高卷起,晨光熹微迷离,莹心殿前两株西府海棠开得遮天匝地,花丰叶茂,柔枝绰约,嫣红花朵英英如胭脂,缕缕香气由殿外缓缓溢进,充盈内室,清幽香气甜美甘馥如樽樽美酒清泉,令人直欲醉去。

  皇后合手而笑,兴味盎然,道:海棠为花中佳品,娇而不媚,庄而不肃,非若他花冶容不正者可拟。贵嫔的棠梨宫的确是个绝妙的所在。

  我的双颊盈满恬美的微笑,向皇后道:若非皇后娘娘当日指了这棠梨宫给臣妾,臣妾又安有今日美景可赏呢,正该多谢皇后娘娘。

  皇后着湖水色寿山福海暗花绫衣,一双鎏金掐丝点翠转珠凤凰步摇垂下拇指大的明珠累累而动,一手指着我笑道:咱们合宫的姐妹里,就莞妹妹说话最让人听着舒服。

  欣贵嫔抿嘴儿一笑:我们淑和帝姬如今五岁大,满嘴里咬着糖不放,也不如莞妹妹的嘴甜。如此一说,众人皆笑了出来。

  我含羞笑道:欣姐姐说话最爱取笑人,妹妹生性耿直,说的是甜话也是实话。这实话若是听在合心的人耳中,自然是舒服的。若听在心有别意的人耳中,怕是暗地里要埋怨妹妹了。所以妹妹总是得罪了人也不晓得。

  敬妃取了一枚青梅蘸了玫瑰浆汁,笑容恬和道:莞妹妹这话又像是拐着弯儿夸人呢。

  陵容站在皇后身后,弯了一枝海棠花轻嗅,回首细声细气道:姐姐说的话就如敬妃姐姐手中的青梅,喜欢的人便说是甜,不喜欢的人就觉着酸涩。不过是各人的心思罢了。

  我定一定,目光凝落在她身上:安妹妹说得不错,各人——有各人的心思罢了。

  她的笑微有些讪讪的,随手自盘中拈了一颗樱桃吃了,道:好甜呵。我微微瞬目,瞧着她但笑不语。

  棠梨宫毕竟狭小了些,我进封贵嫔之后也未曾着意加以修葺,只把原来莹心堂的堂名换作了殿名,此时皇后带着四五个妃嫔,又盈盈立了一殿的侍女宫婢,云鬟雾鬓,香风影动,又命了年幼的宫女在庭院里踢羽毛毽子,一时间莺声笑语续续不断。

  正热闹着,忽闻得外头一声大哭,原本守在外头的宫女内监一同喧哗起来,皇后隐然蹙眉,我压住不快之色,低声问槿汐道:什么事?

  话音未落,却见仪门下奔进一人来。我登时喝道:谁这样无礼!外头怎不拦住?不晓得皇后娘娘在这里么!

  那人奔至我眼前,抬起头来一看,竟是嫂嫂薛茜桃。她悲呼一声:贵嫔娘娘——整个人都匍匐在了地上。

  我又气又急又心疼,忙着左右的人扶了嫂嫂起来,道:现放着皇后和几位娘娘在这里,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这样子成什么体统!

  皇后忙道:有了身孕的人了,究竟什么事闹成这样?!

  嫂嫂被人搀起,我才看清她的模样,满面上风尘仆仆,哭得和泪人儿一般,一件宽松的绉绸外袍被揉搓得稀皱,四个多月的身孕体量一望即知。头发散乱披在身后,虽然凌乱狼狈,然而双目灼灼有神,大家风范犹未散尽。嫂嫂见皇后和几位妃嫔皆在,忙整衣退开一步,施了一礼。然而一见我,眼中泪水滚滚落下,悲不自禁,哭道:娘娘!请娘娘为妾身做主。

  我劝道:嫂嫂有话好好说罢,何苦来。于是命槿汐亲自安置了她坐下,我问道:究竟是什么事?皇后娘娘在此,嫂嫂只管说了来,必定回为你做主的。

  嫂嫂大声悲哭,道:夫君要休了我!

  休妻是大事。尤其是官吏世族之家,不可仅凭七出之条就要休妻,必须高堂应允,族中共同议定。

  我一惊,与皇后互视一眼,忙问道:这是为什么缘故呢?

  嫂嫂一时语塞,却支支吾吾着说不出话来,随她一同进来的侍婢道:听说那边也有了一个月的身孕,少爷日日嚷着要纳……那个女人为妾入府,少夫人虽然气愤不过,为着她好歹怀了少爷的子嗣便去看她送些补品,谁晓得那女人十分嚣张,对少夫人大大不敬。少夫人一气之下就推了她一把,当时她还神清气爽奚落少夫人。可是今日一早竟闹了起来说少夫人推了一把就小产了。少爷大怒马上就下了一纸休书要休了少夫人。

  嫂嫂失声痛哭不已,举手抹泪时衣袖一松露出几条紫青伤痕。我眼尖,一把卷起嫂嫂衣袖把手拉到面前,道:这是怎么回事?

  嫂嫂见实在瞒不过,抽抽噎噎道:为着我不肯,夫君还动手了。

  欣贵嫔在一旁嗨了一声,快言快语道:这算什么男人!这就动上手了?谁晓得那孩子是怎么掉的,再说生下来也不过是个贱胚子。甄夫人这还有着身子呢。

  皇后看了她一眼,和颜悦色道:欣贵嫔性子急,不过有句话也在理,那孩子怎么掉的还是个未知之数,怎么好贸然就休妻。何况那个女子的孩子是甄大人的,难道少夫人肚子里那个就不是么?这也未免太鲁莽了。

  陵容默然听了许久,道一句:甄大人不至如此罢。

  陵容方说完这一句,外头小连子进来道:启禀各位娘娘。外头侍卫说甄大人来了,急着求见呢!

  皇后道:哪一位甄大人?

  小连子道:是我们娘娘的兄长甄大人。

  嫂嫂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哭求道:娘娘您看,他也追进宫来了,只怕非要休我不可呢!

  我听得哥哥来了,不由柳眉倒竖,道:这个糊涂人,竟被迷惑至此!宫里也他可以撒野的地方么?嫂嫂别慌。他来得正好,看本宫如何给他一个明白。我向皇后道:娘娘是后宫之主,这件事既然闹到了这里,就不是臣妾一个人的家事了。但求娘娘疼一疼臣妾,为臣妾和嫂嫂主持公道吧。

  皇后沉吟道:既闹到了眼前,本宫也不能撒手不关。去请了甄大人进来吧。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要兵甲尽卸。

  小连子垂手出去了。敬妃扯一扯欣贵嫔和陵容的衣袖,恭敬道:臣妾们不宜无故会见外男,先退居内堂了。

  皇后颔首道:好。且去里头避一避吧。说着我便让浣碧引了她们三个进内堂休息,她们的宫女也自尾随进去。

  嫂嫂见了哥哥气势汹汹进来,先怯了几分,起来行了妻子见夫的礼仪。哥哥却掉头不顾,只向皇后和我行礼。

  皇后见如此也皱了眉头,一时也未发作,只宣了哥哥一边坐下。我不免话中有气:嫂嫂腹中有哥哥的骨肉,哥哥在人前就是这样待她的吗?那么人后之状可想而知。

  哥哥不闻则已,一听之下瞬间变色道:娘娘是臣的亲妹妹,怎么一味偏袒旁人!薛氏腹中是臣的骨肉,难道佳仪腹中死去的不是臣的亲生孩子么?!

  我自幼备受各个疼爱,进宫后兄妹间亦多了几分君臣之礼,何曾被哥哥这样当面顶撞过。登时怒道:哥哥说嫂嫂是旁人?嫂嫂是我甄家媳妇、你的结发妻子,怎好说是旁人!那么哥哥眼里只有那个烟花女子才是心上眼中一刻也放不下的人么?我强压住恼怒,道:何况这孩子怎么掉的还不清楚。嫂嫂从无大过、又有着身孕,难道哥哥忍心将她驱逐出门成为弃妇?

  哥哥上前一步,冷然从怀中掏出一纸雪白纸张,往嫂嫂面前一掷:这是休书!你拿了立刻就走。竟敢害我爱妾幼子,我不愿在见你这蛇蝎妇人!

  皇后面上的肌肉悚然一跳,咳了一声严肃道:本宫与贵嫔面前,甄大人也该注意言行。不该失了人臣之份。

  哥哥恭身道:是。臣谨记皇后娘娘教训。

  嫂嫂掩面哭泣,泣不成声,委顿在地上。突然一个转身,便欲往那棵盆口粗的海棠树上撞上去。眼看就要血溅五步,我吓得脸色也变了。幸好小连子眼疾手快,一挺身挡在了树前,嫂嫂这才幸免于难。

  哥哥虽然也有些害怕,怔了一怔,嫌恶之情立时溢于言表,甩一甩袖子不屑道:一哭二闹三上吊,当真是个无知妇人!俗气可恶至极!

  如此场景,我更是勃然大怒:我甄家五代从未听闻休妻一事。哥哥非要闹出人命不可么?皇上和亲家薛大人那里又要如何交代。

  哥哥只冷冷看一眼嫂嫂,道:如此贱人杀害臣的骨肉,臣势必不与她再共处!

  我气得说不出话,皇后着力安慰,嫂嫂抢地而哭,众人忙不迭去拉,死活劝了下来。一时间场面混乱,我道:反了反了,好歹是在宫里皇后面前,闹得跟市井村妇似的,本宫有什么意思!

  正当此时,陵容忽然闪身揭开帷幕,自内堂翩然而出。陵容排众而上扶起嫂嫂,轻柔道:少夫人切莫太伤心,好歹有皇后和贵嫔做主呢。少夫人什么也不顾了,也得顾及腹中孩儿啊。为娘的十月辛苦,难道就要这样一朝断送么?何况若是少夫人一死,甄大人的一世名声就算是赔进去了。少夫人不可轻贱自己性命啊。说着抬头看了哥哥一眼。

  哥哥眼神微有闪躲,只避身不去看她,只道:小媛小主安好。

  嫂嫂见了陵容,不觉微微一怔,她身边的侍婢已然咦了一声,好奇出口道:这位小主与那个佳仪姑娘真有两分像呢。话音一落,陵容也怔住了。

  嫂嫂一愣,立刻厉声呵斥道:不许胡说冒犯小主。说着稍稍止住了哭,哽咽道:奴婢不懂规矩,叫小主见怪了。

  陵容微微一笑摇头,用自己的绢子为嫂嫂拭去面上泪痕,道:不妨事的。但请少夫人与我一同入内洗漱整齐吧,这样子恐奴才们见了笑话啊。我略点头,嫂嫂依言进去了。

  陵容盈盈行了几步,又回身向哥哥道:我虽未见过大人口中所说的佳仪姑娘,但以大人的眼光,必定是风华佳人。只是我冒昧奉劝大人一句:新欢虽好,也切莫忘了旧人啊。难道大人全然忘了昔日旧情么?

  哥哥神情颇有触动,刹那无言以对,只立在当地。陵容也不再多言,只扶了嫂嫂施施然复又入内。

  一时场面清静,我好言相劝道:安小媛的话哥哥听了也该醍醐灌顶了吧。本宫劝哥哥一句,这孩子怎么没的尚不可知。哥哥与她来往不过两月,怎么突然有了身孕又突然没了,安知不是有什么诡计在内。嫂嫂向来贤淑,哥哥若要纳妾必不会反对,可也要好人家的女子正经聘了来,怎么也得等嫂嫂生产完了出月才好。为一个出身卑贱、倚门卖笑的烟花女子闹得沸反盈天、家中失和成什么体统呢。

  哥哥先还静静听着,末了渐渐泛起痛恨之色,生硬道:贵嫔娘娘要维护薛氏也就罢了,何必句句针对佳仪。人人觉得佳仪出身卑贱,臣却觉得她良善温柔就好。娘娘对自己不喜之人说话这般刻薄,恕臣不敢听闻。

  我顾着皇后在侧,缓和了语气道:那么哥哥妄听人言而要休离结发妻子,本宫就更不敢听了。既然哥哥说佳仪是良善直人,那么试问良善之人是否应当驯顺于正妻,怎么会挑拨得父子失和、夫妻离异呢?我越说口吻越是激愤,红了眼圈道:本宫瞧着哥哥倒像是冲着本宫来的,难道哥哥耿耿于怀的是嫂嫂当年是本宫所指,不称你的心意么?才要借着今日此事泄愤。说着心下难受,不由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皇后见我难过,忙拉住我低声道:你瞧瞧你这和事老做的,没劝和别人反倒把自己招哭了,还怎么劝人呢。于是回头申斥哥哥道:甄大人虽是兄长却也是臣子,在贵嫔面前怎可这样无礼犯上,忘了君臣之仪!

  哥哥昂然道:既然贵嫔娘娘自己说了出来,臣也不用再掩饰了。当年娘娘一意孤行为臣选娶名门,却不顾臣与薛氏素未谋面就草草定下亲事,以致有今日之祸。臣忍耐至今,断断不能再和薛氏共处,也望皇后娘娘明鉴。哥哥说了这番话出来,自己也平静了许多,只是目色阴沉,似有乌云层迭。

  这样冷寂而疏离的相对,只听见内堂有茶盏碎地之声,嫂嫂泠然而出,神色如冰,不似方才。她早已梳洗清爽,面色苍白如纸,拍手道:好好好!今日你总算说了出来。原来咱们夫妻相处日久,你总是对我心有芥蒂。我薛茜桃自与你成婚以来一直恪守妇道、孝养尊长。今日你说得明白,心中从未有我,咱们再做夫妻也是无益,不用你一纸休书——甄珩!我与你恩断义绝便了。

  嫂嫂容色如纸,长身玉立,更楚楚可怜之中更有不能抹去的坚毅。我只看得心酸不已,拉住嫂嫂道:本宫可以没有不顾亲情的兄长,却不能没有情谊深厚的嫂嫂。哥哥有今日之言全在本宫,既然嫂嫂与他恩断义绝,本宫也不能再与这样的兄长相处了。我抹一抹泪痕,指着殿门道:甄大人如此总有一天会众叛亲离,本宫不愿再见你,兄妹之情至今日便了。大人走罢。

  众人见此情此景,吓的一声也不敢言语。皇后道:甄大人糊涂了,贵嫔你也气糊涂了么,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天伦亲情,难道要为一区区女子而葬送么?

  哥哥沉静片刻,目中尽是沉重的冷淡与疏远,他扯直了袍袖,稳稳施了一礼道:人人与臣绝离不要紧,臣只要佳仪一个。臣告辞。说着再不回头,阔步走出了棠梨宫。

  我伤心哭道:皇后可听见他的话了,臣妾从此再无兄长了!言罢凄然转首,与嫂嫂抱头恸哭。皇后与敬妃、欣贵嫔皆是唏嘘不已。陵容依依站立身边,只是一脸平静如水的沉默。

  自哥哥一闹离去后,我受了气恼又着了风寒,加之春末夏初时候天气反复,这风寒也好得慢,许多的冰糖雪梨或是红糖炖枇杷叶吃下去也没个动静,到五月里换了单被,依旧总是咳嗽着不见大好。

  温实初来为我把脉时只说:娘娘身子不错,好好养着吧。

  我道:就是有些头晕,大人你为我配制的那些汤药真是苦得难以下咽,还不如冰糖雪梨或是红糖炖枇杷叶吃着甜些,但又甜得发腻。

  他笑:那就改吃药丸吧。

  我轻轻摇着纨扇,道:也不知是否天气热起来的缘故,吃什么总觉得都没有味道。

  温实初一哂:娘娘向来有滞夏的毛病,又加之天天山珍海味的,故而吃腻了胃口吧。

  我忍不住笑:是啊。天天的肥鸡大鸭子、翅肚荤腻,偶尔想些素的,非要起个什么素鸡、素鸭的荤名字,一听便倒胃口。

  温实初道:吃些开胃的凉菜吧。他忍俊不禁:娘娘要是不嫌酸,就吃人肉做药引吧,保准什么病也好了。

  这话说的本是玩笑,却见湖绿绉纱软帘一动,陵容已经进来了,她笑吟吟道:温太医在这里,姐姐的病就该好了。

  我招呼她坐下,又问温实初:眉姐姐近来身子如何?

  温实初用软布擦拭着银针,道:近来容华小主身子不错,微臣就没有时常去请脉。

  我看他一眼:这便好,有劳温大人了。

  温实初一走,陵容方道:听说姐姐病中胃口不大好,特意备了些清淡的小菜,姐姐尝一尝吧。说着从食盒中一一取出列开:一盘清炒芦蒿、一盘咸肉汁浸过的嫩笋片、一盘马兰头豆腐丁拌香油和一碗荠菜馄饨,外加一碗玉田香米粥。

  我不好推却她的一番功夫,又见她神色殷勤,便耐着性子每样尝了一口,果然清爽落胃,便道:安妹妹的手艺真好。

  陵容仔细看着我吃每一样菜肴,见我满意微笑,方道:这些都是江南三四月的时新蔬菜,这边天气冷些正当时令,妹妹想着姐姐得了风寒,必不爱吃油腻的,幸好这些姐姐还愿意吃,只要有胃口病就好的快了。

  我颇有意味地一笑:果然味道是极好的,皇上必定也喜欢,自当不辜负妹妹的手艺。

  陵容仿佛听不懂一般,羞怯道:姐姐这是笑话我么?这是我专门为姐姐准备的心意啊。

  我只是微笑着,絮絮扯了别的话说。

  闲着无事的时候,便自己拨弄琴弦。长相思的琴声袅袅,瞬间浮上心头的,是那一日月下的琴声与箫声,记忆里连月光亦是袅袅。

  他说,清视贵嫔为知己;

  他说,曲通人心,于你是,于我也是;

  他的眼底有淡淡的怅然和深深的关怀。

  如此一沉思,这样渐渐炎热起来的天气,便似乎还是置身那秋意深浓里,桂花静静的,一朵一朵无声地落在衣襟上,连如丝七弦也萌生了松风竹霜之寒。

  这般想着,自己也猝然心惊起来,冷不防浣碧进来,一脸担心无奈道:府里来的消息,少夫人回娘家去了就再没回来,少爷更是日日混在外头不回府,老爷和夫人都气得不轻呢。她顿一顿,道:老爷已经扬言,不要少爷这个儿子了。

  我心下一动,脸色愀然,道:浣碧你看看,两个妹妹年纪还小不懂事,哥哥是家里唯一的儿子,还如此的不争气,可要怎么好呢。我们两个在宫里,却是半点忙也帮不上。

  浣碧劝道:小姐不要气恼,等老爷消了气转圜过来就好了。等有一日少爷想明白了,再去接回少夫人,不就一家和睦了么。她面色有些惊惧,道:回想那一日在咱们宫里,小姐和少夫人、少爷闹成那样,想想还是后怕。

  我摇头不已: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种事哪里瞒得住,我听皇上说外面也是闹得沸沸扬扬的,满城风雨,都在看我们甄家的笑话呢。

  浣碧抿一抿嘴,低声道:宫里头也传得很不堪呢,只怕华妃宫里得意的要死。

  我不动声色,只说:我身上乏了。转而目光凝滞在琴弦上,复又有些不着底的害怕,于是道:这些日子我不爱弹琴,你把琴收起来就是。

  午睡一觉睡得香甜,醒来身上还是懒懒的乏力,新换的撕帐重叠垂下,仿佛有一人立在床前。我蒙胧着,只闻到一股奇异的药香,药中微有血腥之气,和草药的苦涩辛香搅在一起,说不出的怪异奇妙。

  我随口问:在炖什么药?

  却是陵容的声音温温然响起,掀起了帐子道:姐姐醒了?

  我微有诧异,问:你在炖药么?

  陵容轻轻微笑道:是妹妹在自己宫里熬的药,拿来姐姐这里温着。她的笑有些勉强,温太医给的方子,姐姐喝了就会很快痊愈了。

  我不解道:温太医并没有开新的方子给我啊,妹妹哪里来的药呢。

  她起身端起紫砂药壶,倒出一盏浓黑的药汁,行至我身畔坐下,恳求道:姐姐喝了罢。

  药端得近,那股腥气愈发重,我惊疑不定,道:这是什么药?

  陵容小心翼翼捧着喝了一小口,道:姐姐别怕,妹妹已经喝过了,没有事的。

  我不明白她的用意,只是盯着她打量不止,陵容楚楚一笑,道:姐姐难道不信我么?她一抬手,手臂上一圈厚厚的雪白的纱布赫然在质料轻薄的衣袖下显现。

  我顾不得喝药,握住她手臂道:这是怎么了?

  陵容急急扯了衣袖裹住遮掩,道:没什么,不小心伤到了。

  我不容分说,握住她手臂不放,,那纱布缠地厚密,可依然有血迹隐然渗出。我心底又是震惊又是疑惑:你的手……我迟疑着,把目光投想那一碗浓黑的药汁。

  陵容缓缓落下泪来:是。那日我进来正巧听见温太医说以人肉做药引姐姐的病就可痊愈,所以才尽力一试。希望姐姐可以药到病除。

  我震惊之下有些错愕,也有些感动,不觉湿了眼眶:你疯了——那不过是温太医一句玩笑话罢了,怎么可以当真呢。况且我并不是什么大病,过些日子自然就好了。

  陵容摇头道:我不管,我只要姐姐好好的便可。陵容的泪一滴一滴落在裙上,化作一个一个湿润的圆晕。她道:自姐姐再度得皇上爱幸后,我便觉出姐姐和我生分了不少,可是因为皇上也宠幸我的缘故么?她的态度坚定而凛然:妹妹在宫中无依无靠,唯有姐姐和皇上。若因为皇上的宠幸而使姐姐生疏,妹妹我宁愿只要姐姐的。

  我心思动了动,并无忘记前事,只叹息道:陵容,我并不是这样的意思,只是……

  陵容没有再让我说下去,她哀婉的声音阻挡了我的:姐姐,眉姐姐已经和咱们生疏了,难道你也要和我生份了么?咱们三个是一块而进宫的,我虽然比不上眉姐姐和你一同长大的情谊,可是当日在甄府一同度过的日子,妹妹从没有一日忘怀。

  陵容的话字字挑动了我的心肠。甄府的日子,那是许久以前了吧。陵容寄居在我家中,一同起坐休息,片刻也不离开,连一支玉簪子也要轮换着带。那样亲密无间。宫中的岁月,消磨了那么多东西,连眉庄亦是生疏了。我所仅有的相识久远的,只剩了陵容一个。

  我真是要与她生分了么?

  我握住她的手反复看,道:就算你一心为我,又何必割肉做药自残身体呢?

  陵容面上带着笑,泪珠滑落的痕迹曲折而晶莹,令人看在眼中无比酸楚,她一字一句用力道:因为你不仅是我在宫中唯一可依靠的姐姐,更是我朝思暮想的人的妹妹呵。

  我震惊到无以复加,心跳的声音蓬蓬地厉害。这许多日子以来的隐秘揣测和惊心,步步为营的提醒和阻止,这一刻她乍然告诉了我,恍如还在梦里一般不敢相信。

  我忙捂了她的嘴,环顾四周道:你不要命了么——这话可是能随便说的么?

  陵容笑得凄楚,那深重的忧伤仿若被露水沾湿了洁白羽毛的鸟翅,沉沉的抬不起来。她缓缓道:一进了宫,我的命早不是我自己的了。她凄然望着我:原知是配不上担不起的,深宫寂寞,不过是我的一点痴心妄想而已。本来甄公子与少夫人门户相当,理当琴瑟和谐,我也为他们高兴。可是如今竟成了这样……

  她的话,重重撞在了我的心上,痴心妄想——我弹奏长相思时那一点记忆,算不算也是我的痴心妄想呢?可怕而又不应该的痴心妄想呵,除了玄凌之外,我是不该再想起任何一个男人的。

  我怔怔出神一笑,片刻慨叹道:我们都是皇上的女人呵。生是皇上的,死也是皇上的。

  陵容喃喃自语:生是他的,死也是他的……她痴痴举眸,紧紧攥着自己手中的绢子:那么我的心……是谁的?

  我惘然摇头:心?也不是我们自己的。

  陵容看着我,静静道:是啊。什么都是皇上的,心也是。那我就留出一点心,让我偶尔想想值得我想的人,想的事吧。

  她对哥哥竟是这样的真心,这些真心,一如她进宫前那一晚无声而孤寂的仰望。清冷月光下,她独自立于哥哥的窗下,凝望他的身影。我不忍再听,拉住了她,道:把药倒了吧,我不能喝你的血肉来治自己的病。

  陵容恍若未闻,目光只驻留在我身上,姐姐,我是不会害你的。因为你是他的妹妹呵,也是唯一肯帮我的人。姐姐,你要信我——这宫里,只有我们姐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