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故人来(上)

 十一月初的时候,天气逐渐寒冷下来,山中时常有大雾缭绕,总是晴好时少,阴雨时多。平房低矮,每到这样的时气往往阴冷而潮湿,整个人如同成了置身阴暗角落的暗绿苔藓,一把掐得出水来。炭火自然是有的,各屋分下来,到了我们这里却是极劣的黑炭,一烧起来便烟熏火燎,住不得人,呛得连眼睛也睁不开。

  槿汐忍不住去问,那边厢主事的静白只笑吟吟拿一句话打发了,"敢问一句,莫愁她是奉旨来修行呢还是来享福的?"一句话便堵了槿汐的嘴。

  更有小尼姑在旁笑道:"咱们可分不出黑炭还是银炭才算是好炭,你们家娘子见的世面多,不如自己做去,可比从别处求来的好。"

  槿汐再好修养再能忍耐,到底也忍不住了,脸皮紫涨起来,道:"可是那黑炭真真是不能用的,娘子才刚出月,不知静白师傅可否多多照顾,好歹娘子也是奉旨修行的。"

  静白人长得敦实,声音却是与她身量不和谐的尖利,道:"奉旨修行?那是给外头人知道好听的,咱们寺里的人,姑姑可不用说这样的话了吧。俗话说的好,瞒上不瞒下。真打量咱们全是傻子呢,谁不知道莫愁是被赶出宫来的!"说完,一群人便哄笑起来。

  静白的嗓门本就大,扬起声来说话更是嗡嗡地如在敲锣打鼓一般,槿汐忍了又忍,知道与她们是说不通了,正要出来,却有个小姑子拉住了槿汐,笑嘻嘻道:"我再有个好法子告诉你,后山里头树多的是,你们好好去砍些来烧柴火也是一样的。"说着捂着嘴嘻嘻笑。

  这样的天气,山路陡峭,如何还能再去砍柴,这话分明是调侃切为难了。

  槿汐不欲与她们多言,转身便走。

  然而末了,静白的一句话更是刺耳,还是传入了她耳中,"请恕贫尼再多嘴说一句,这儿可不是宫里让娘子予取予求,娘子也不再是从前的娘娘了,要知道自己的身份。"

  这句话说得极重,槿汐脸色微变,直直走了回来。

  她回来时我正和衣睡在床上,人朦朦胧胧醒着,只懒怠起来。浣碧独自在门外院中洗衣,见槿汐双手空空回来,不由急道:"又受了她们排揎了?"

  槿汐也不说话,只坐在她身边一同浆洗衣裳,片刻向内探头道:"娘子呢?"

  浣碧小声道:"小姐睡着呢,还未醒来过。"

  槿汐微微松了口气,道:"若真只是排揎就算了,你不晓得那些人说话多难听。"

  浣碧卷一卷将要落下的袖子,摇头道:"再难听的话,从前小姐刚进宫不得宠的时候,黄规全他们在内务府说了多少难听的话出来,咱们不也生生受了么?"

  槿汐摆手道:"那也罢了,到底是宫里,拜高踩低、跟红顶白是寻常不过的事情。可是这里是佛门清静之地,修行的所在,你不知道那些姑子们说出来的话有多少难听、多少伤人。"她们都以为我睡熟了,于是槿汐娓娓道来,将一应经过全说与了浣碧听。

  浣碧听完,不由又惊又怒,道:"这是姑子们会说的话么?简直连市井泼妇也不如。小姐已经落魄到这个地步,何必再要踩上这一脚呢?落井下石又对她们有什么好处来着。"

  槿汐叹一口气,愁苦道:"刚来就已经是这样了,以后的日子娘子可要怎么熬呢?"

  我只安静听着,一点一点缩进被褥中,一点一点把自己包裹起来。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入冬了。一说话,便有淡薄的白气从口中溢出。可是天气再冷,又怎比得上人心的翻复寒冷呢?

  到哪里,当真是到哪里都逃不开是非和纠葛么?

  甘露寺已经是最后一重退路了,我还可以逃到哪里去?连一个安身留命的栖身之地也没有了。

  我紧紧咬着被子。寺里的被子,自然不能与宫中轻软的云丝绵被相较,硬邦邦压在身上,一点也不觉得暖和。我咬的牙关发酸,眼泪还是抑制不住地落了下来。

  只落了一滴,我却再也不愿为此流泪了。早早就知道,即便来了甘露寺,也不是来享受清福的,既然已经知道了要吃苦,又何必再难过受些什么苦呢?

  我拭一拭泪,轻轻起身走到外头。浣碧与槿汐听到脚步声,俱是吓了一跳,忙以笑容掩饰过方才脸上的愁容,道:"娘子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就起来了。"

  我笑着拉过她们的手,道:"放心,我睡得足够醒。"屋外的天气比里头更冷,我的衣裳是有些单薄了。我缓缓道:"万事求人不如求己。不过是些炭而已,实在不能用,咱们明日自己上山砍去。咱们有手有脚,必定饿不死,也冻不死。"

  槿汐晓得我是听到了,含笑道:"有娘子这句话,咱们还怕什么呢?正是这话,求人不如求己。"

  浣碧不觉担心,"小姐还未出月子,怎么好这样劳动呢?而且小姐向来养尊处优惯了的。"

  我笑笑,"再养尊处优,也是从前的事了,咱们如今有什么两样呢?"

  浣碧到底不忍,眼圈微微红了,道:"小姐说这样的话,到底叫人伤心。"

  我拉着她们坐下,挽起袖子,道:"我虽在月子里不能沾水,可是给衣裳上浆总是无碍的。总不能老是见你们辛苦,自己坐享其成。"

  槿汐在旁笑道:"既然娘子这样说了,咱们也不能说什么。只一样,娘子身子到底还没出月,要是落下什么毛病就不好了。所以若娘子走得动,去捡些柴火就可以,砍柴这样的重活,就交给奴婢与浣碧姑娘就是了。"

  我晓得槿汐与浣碧一心一力要护着我,心下更是感激。

  次日起来,一早便去山上拾柴火。正遇见静白带来两个姑子出去,见我要去拾柴火,便大喇喇道:"帮我院子里也去割一担来。"

  她说得理所当然,我自然也不愿意与她起冲突和她争执,于是唯唯应了。

  我第一次去,去得早,山上还没有人,我兴致勃勃割了一大把挑回去,先送去了静白的住处。她只看了两眼,突地一把伸手掐在我胳膊上,笑道:"我瞧你是偷懒了,挑了这些来敷衍差事么?你瞧瞧这些草,哪里是能用的。"她如掐我一般一指头掐在草茎上,碧绿的汁液立刻洇了出来,她斜着眼嗤笑道:"瞧你那蠢笨样子,挑得柴草必定是后坡的,只看着高大,但水分多最不好烧。原看你一副聪明面孔,却是个笨肚肠,连拾个柴火也不会。到底是宫里出来的娘娘,五谷不分、四体不勤,是享福的命。"

  她说得尖刻,我手臂上吃痛,不敢躲,亦不敢回嘴,少不得生生忍了下来。

  旁边一个姑子叫莫觉的,正是静白的徒弟,忙顺板搭桥,谄笑道:"师父说的是呢。你瞧她那个狐媚样子,哪里会拾柴火,只会一味地矫情乔张作致,哄人可怜儿罢了。她以为她还在宫里头呢,想必在宫里也是一味狐媚圣上那种狐媚子罢了。"

  我只木木听着,有一股酸楚之意生生逼上喉头。只木然想着,出家人不是慈悲为怀么?怎么亦这样往人伤处去戳、毫不留情呢?我又是何处得罪了她们。

  只是人情冷薄,我看得多了,亦懒得去争辩什么。

  静白见我呆呆的,也不分辩,更觉厌恶,道:"去罢。我瞧了就心烦!再去拾两担柴火来,要不不许吃饭。"

  我木然上山,这次记了教训,只往前坡的捡去。正割了两下,却见莫言闷头走了上来。

  她打量我两眼,目光落定在柴草上,问:"这就是你拾的柴火?"

  我并看不出不妥,只得答:"是。"

  她二话不说,将整个箩筐翻转过来,将我方才拾的柴火全数倒在了地上。她瞪我一眼,道:"你别吃惊!你拾的那些,少不得回去又要遭静白的数落。"

  我微微惭愧,低头道:"我并不晓得要拾怎样的。也没人对我说。"

  莫言头也不抬,道:"甘露寺那些人存心要看你笑话,怎么会告诉你要捡哪些。"她只顾低着头,一路往上走去,走走停停,边拾边道:"拾柴火,听起来是轻巧的活儿,其实也不容易。"她折了几枝柴草指给我看,"这种莠穗草最好,挺拔又耐烧。然后是白渣棉。还有一种叫"鹁鸽蛋"长得像小竹子,烧起来啪啪作响。"

  她说得草我多半没见过,只得默默在心中牢记,以便自己今后能分辨出来。

  莫言又道:"方才静白有句话没说错,割草要看位置。草分前后坡。后坡潮湿,草长得高大,但水分多不好烧。割前坡草为的是前坡朝阳干燥,野草长得矮小敦实,份量又轻,烧起来耐用。"

  她手脚灵快,不多时已经割了一大把了,统统装在我箩筐里。我跟在她身后手忙脚乱学着,割了还不到一把,不由苦笑道:"我当真是不中用的,割些草由你教着,还这样不利索。"

  她瞟我一眼,冷着一张脸道:"你本就没做过这样粗重的活儿,慢慢学着吧。我还瞧着你们那绣花的功夫难学呢,要交到我手里,顶多给她绣个鸭蛋。"

  我瞧她人虽冷冷的不甚合群,然而古道热肠,却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她肯这样伸手相助,我自然是十分感激。

  时日渐渐转向中午,忙了一上午,两担柴火高高堆了尖,虽是冬天里,却也毛毛地出了一身汗。莫言一堆堆帮我踩实了,道:"这些足够你烧上两天了,也好去跟静白交差。"

  我拭一拭额头,抬眼望向四周,只见黄草茫茫,大多枯萎了,于是笑道:"不如你先回去,我再拾些吧。"

  静白哪里肯,不由皱眉道:"你身子才好了多久,就这般死撑活撑的撑给谁看。你还没出月子呢,小心落下什么毛病,以后有你的苦头吃。"她本是卧蚕眉,如男人一般,如今生气蜷曲起来,更觉吓人。

  我忙笑道:"好好。听你便是。"我感激不已,道:"我初来时病着,多谢你拿红糖来为我救急。如今更是要谢谢你。"

  她拍一拍我的手臂,大笑一声,道:"说什么这样见外的话。"莫言力气大,这样一记拍在我手臂上,又是方才被静白掐过的地方,不觉"哎呦"了一声。莫言听地不对,一把捋起我的袖子,方才被静白掐过的地方,留下一道乌青。

  莫言勃然大怒,狠狠拍了一记大腿,道:"我去告诉住持去。"

  我慌忙拉住她,"不要紧的,回去抹点药酒就好了。"

  莫言道:"不过是拾错了柴火么,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就这样掐你?!"她瞪我,"你是真笨还是假笨,她这样羞辱你,你也不晓得还手么?不晓得告诉住持么?"

  我望望她,"那么,如果我还手或者告诉住持又怎样?"

  她脱口而出,"住持自然会好好办她!"

  我低头默默行走了几步,道:"是啊。若是告诉了住持,住持自然会秉公处理。然而这样一来,我得罪她们也更深了。住持一个人,护得了我一时护不了我一世。若她们怀恨在心暗中做什么手脚,我真当是防不胜防。所以只能忍耐这一时,但愿日后会好一些。"

  莫言愤愤不平道:"你真当是太好脾气了,若换做我,必定立刻两个大耳刮子上去,叫她们知道姑奶奶的厉害。"

  她说话爽利泼辣,真不像是个出家人的样子。我一径只是笑:"是啊。若我像你一般大力气,自然也不会委曲求全了。"

  她得意,"这个自然。你瞧甘露寺里,谁敢欺负我莫言么?"

  我笑着点头,"自然是谁也不敢的,除非她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想了想有些黯然,"只是不晓得我哪里得罪了她们,总是对我这样诸多挑剔。"

  莫言撇一撇嘴,不屑道:"还有什么?左不过你年轻漂亮,又是宫里出来的,从前得皇帝的宠爱。她们看了自然不顺眼。"她低低嗤笑了一声,道:"她们多少人是老姑娘,一辈子连男人也没好好见过。"

  这话说的露骨,我脸上一红,只作没听见,跟在她身边走。然而她气力实在是大,挑着两筐柴火,依旧是健步如飞。要不是顾及着我身子虚弱放慢了脚步,只怕早已到了甘露寺了。

  果然,静白见我后来挑回来的柴火,半句挑剔的闲话也没有,只皱着眉头撂下一句话,"以后每日挑两担柴火去。"见我转身默默告辞,又粗声道:"好好洗洗去,宫里有人来看你,别好象咱们委屈了你什么似的。"

  我心头一怔,宫里会有谁来看我呢?我是被逐出宫禁的不祥之人啊!我心头忽然一热,会不会是眉庄呢?呵,也只有眉庄才会这样牵念我吧。

  也不知道她这数十日来过得好不好,容色是否愈加清癯了?

  可是妃嫔不得轻易出宫,眉庄又是如何才能出来看我的呢?

  如此想着,足下脚步也快了不少,一颗心怦怦跳着,直向自己的住处奔去。

  木扉应手而开,却见住持陪着一个四十上下的宫装妇人,头上是素白银器,斜簪一朵暗红色绒绢通花,一色葱绿盘金彩绣棉衣裙,外面一件石青色缎织掐花对襟外裳,眉眼蔼然,不是芳若又是谁?

  我脚下一滞,却没想到是她,不由脱口而出唤道:"芳若姑姑!"

  她连连道了两声"好好",一把拉住我的手,语声已经哽咽,"娘子憔悴了不少。"她摸一摸我的腕骨,惋惜道:"娘子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话未完,不又眼角带上了不悦,看向住持。

  我深知住持无辜,她一心向佛,甚少理会旁的事。于是道:"是我自己身子骨不好,甘露寺上下已经对我格外照拂了。"

  芳若这才罢休,请了住持出去,转了笑容拉着我坐下,亲热道:"有好些东西要叫娘子过目呢。"

  我微微疑惑,却见她摊开了包袱,一样一样取出来道:"这些吃的用的是太后赏赐下来的,专给娘娘补身用。娘子才要出月,本该好好吃些乌鸡、燕窝滋补的,但佛门到底是修行之地,一则不能开荤,二则太贵重的东西也不方便送进来。"她一样样列开来,"这是太医开的产后调理的方子,是沈婕妤特特请温大人开的方子让奴婢送来的,温大人一向为娘子诊脉,所以这张方子是最对娘子体质的。连药也配好了,娘子照着吃就成了。还有这些个益母草、山药、桂圆干、荔枝干,都是太后给娘子的。还有几件丝绵袍子和棉袄,是给娘子过冬御寒用的,还有些炭火,虽不如宫里头的,用着却也还好。"芳若环顾四周,"娘子这里简陋了些,被褥也不够暖,只怕过冬还是不成的,尤其是这山里头,到时奴婢再着人送些来吧。"

  我欠身道:"我是戴罪之身,太后还这样百般垂怜,我真真是不敢当。"

  芳若叹息道:"娘子的冤屈,太后怎么会不知道呢。太后心里一百个疼娘子,只是不好说出来。毕竟皇上是太后亲生的,皇后是太后的亲侄女儿,有了什么错处,太后不能不护着。"芳若觑我一眼,小声道:"虽然说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但娘子是个七窍玲珑的人,自然知道手心手背也有厚薄之分。不要怪太后!"她用力按一按我的手,很用了些力气,似是安慰,更是叮嘱。

  仿佛有森冷的风生生擦着眼眸刮过,我眼中一酸,硬生生忍住泪意,道:"我不敢怪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