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蘼芜

 蘼芜

  槿汐从外头抱了刚收好的衣裳进来,见我只是闷闷坐着,也不做声,只半坐在床前仔细叠着衣裳,手势娴熟而利落。

  片刻收拾完了,她方唏嘘着道:"方才温大人出去的样子,真是叫旁人看着也是难过。"

  我支颐而坐,静静道:"很多人瞧见了么?"

  她轻轻点头,"温大人伤心过头了,丢了魂似的,哪里知道还要掩饰下脸色,这个时辰又是去晚课的时候,人来人往的。"

  我轻轻"恩"了一声,复又沉默。屋中昏暗,烛火一跳一跳,晃得人眼睛发酸,我换了盏油灯点上,幽幽一脉,火光稀微如迷蒙的眼。

  我照例摊开了经文来,一字一字默默读着。槿汐听了一会儿,在旁温和道:"今日听娘子读经,不似前两日这般心事重重了。"

  我淡淡一笑,只道:"能说服他,也算了了我一桩心事,否则见面终究尴尬,我也不愿意。"

  槿汐默然,继而道:"温大人的性子,娘子若说得急了只怕太伤他的心,也伤了多年结识的情分,毕竟温大人对娘子情深一片,咱们都看在眼里,以后胧月帝姬和沈婕妤在宫中也要他照应才是;但若说得太软和了,只怕他又听不进劝,要总存了这份心在那里,总归对谁也都不好。总之要劝服他,是要大费唇舌的。"

  我合上经书,笑一笑:"你说的是,他多年的心意我也感激。为了说得让他能接受些,我可是绞尽脑汁把多少年的旧事都想起来了。"

  槿汐亦笑,"前两日看娘子呆呆地坐着,浣碧还以为娘子会答允温大人呢。"

  我一笑置之,"怎么会?若是要答允,我从前就不会进宫。尽管时移事易,但是人的心性是不会改变的。"

  槿汐道:"温大人,确实不是适合娘子的最好人选。因为……"槿汐笑一笑,"他的情意总是不合时宜。"

  "不合时宜?"我仔细回味,也笑了,"一回是进宫前,等我确定了是选秀的人选,他才来对我说叫我不要去选秀,他要来提亲;再后来两回是在宫中,更是不可能;还有便是如今了……"我心下凄楚,"我如今的心境,怎会去想这些事?"

  槿汐了然,"所以温大人不如不说,彼此都有见面说话的余地。他不明白,娘子若真喜欢他,当日就不会被送去选秀,早早就会与他有婚约了。"

  我举袖,向她道:"那你那日还说对我温实初情意感人,十分少见。"

  槿汐温顺地垂下双眸,微微一笑,"奴婢不过是说实情。只是娘子与奴婢都十分明白,感动自是归感动,与感情是分毫无关的。娘子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会为了感动而勉强自己。"

  我问:"浣碧呢?"

  "知道午后温大人要来,和奴婢一样,寻了个由头出去了。"

  我扬一扬眉,"那丫头这次的心思仿佛想差了。她或许以为我会应允温实初。"

  槿汐的笑温暖而平实,"奴婢知道娘子一定不会应允温大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是其一,更要紧的是,若为躲避一时艰辛而曲折心气,就不是槿汐一直认识的甄娘子。"她的眼神清澈而明了,"娘子对情意的坚持与珍视,是娘子最可贵之处。"

  我与她相视而笑,"若说了解我,还是槿汐你。"

  话音未落,浣碧已经走了进来,见只有我和槿汐在,好奇道:"温大人走了么?小姐可怎么对他说的?"

  我与槿汐交会一眼,俱是会心笑了。

  几日后我再去浣衣,听到的闲言闲语已经大大减少了。这一日趁着中午天气和暖,独自抱了大筐衣物去溪边浣洗。与温实初把话说得坦白清楚,自己也大大松了一口气。仿佛心上一块巨石放落了下来。

  到溪边时只闻溪水潺潺叮叮,有水花四溅的声音,却只有莫言一个人在。

  她见我独自而来,瞟了我两眼,淡淡道:"你今日好似心情不错."

  我不自觉地抚一抚脸颊,笑道:"是么?我自己倒不怎么觉得。"

  她"嗯"了一声,双手甩脱鞋袜,一脚跳进了溪水里。我惊叫道:"冷不冷?快上来,冷水里站不得的。"

  莫言朗声大笑道:"怕什么!这又不犯了寺规的。"说着伸手来拉我,"来来来,你也下来,可凉快着呢!"

  我笑得不止,终究力气小,被她扯了下去。溪水凉津津沁到皮肤上,像是有小鱼的嘴轻轻啄着,痒痒地只觉得松弛而畅快。到底还在春日里,凉了片刻就有些受不住,两人嘻嘻哈哈扯了手又跳了上岸。

  她拍一拍衣裳,似笑非笑道:"宫里那太医好几日不来了,你倒反而没了心事。"

  我一笑以对,淡然道:"我的心事原不是为了他。"

  她头也不抬,只利落抛下一句话,"我瞧着你的心事是如何应对他。他不来,你不必应对他,自然没了心事。"

  我听她这样快人快语,不由"扑哧"一笑,算是承认了。于是随手摊开了衣裳,撒下一把皂角粉,只专心致志搓洗了起来。

  莫言在寺中群尼中一向独来独往,并不合群,又生得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所以寺中众尼也从不敢为难她,更不敢叫她干什么粗重的活计。所以莫言只需看顾好自己即可。

  因而,她很快洗完了自己手边的衣裳,然而她也不走,随手拿过我筐中的衣裳,搁在大石上一击一击地举棒子敲打着。她的手势极为熟练,敲打衣裳的力道不轻不重,也不溅开水花来,像是做惯了活计的主妇。

  我也不理会,只见碧清溪水透明得如绿带横亘柔软摇曳,轻跃着漫过溪边青草流去了,亦觉得心情舒朗了不少。

  如此默默相对,她忽然低着头闷闷道了一句:"你很好。"

  我一时不能会意,脱口道:"什么?"

  她停下手中的动作,看我一眼,道:"你没喜欢那太医,很好。"

  我哑然失笑,"如何说这样的话呢?"

  她微一出神,目光有一瞬间的森冷暴戾,狠狠从唇齿间逼出几个字来,像是吐出一口让人恶心的浓痰来,厌弃地唾出去,甩了老远还掷地有声,"臭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啊?"了一声,却也不敢笑,更不知该如何回应。

  莫言直截了当道:"好比那个太医,他对你可不是什么寻常来看失宠的主子的心,你自己晓得。男人啊,得不到你的时候总是千方百计死皮赖脸地赖着你讨你喜欢,一旦得到了,甩开你就像甩开破鞋似的,哪里还记得对你用过多少心,尽过多少力,全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她一口气说完,话说得太急,呼呼地喘着粗气。

  我沉默着,手指划过清凉的溪水,那种沁凉的意味,透过肌肤直沁入心里去。我定定望着她,带着质疑的口气,"你……"

  她拍一拍手,仰头看着明媚若金的阳光,强烈的光线逼得她微眯了眼睛,她的声音是幽微的一线,似一根尖锐的细针,闪烁着逼仄而寒冷的光泽,缓缓逼近:"不怕告诉你,我是半路出家的。"

  我点头,"我晓得,若是自幼出家,不会这样格格不入,亦不会这样性子急躁。"

  她眉毛一扬,大声道:"不错。我嫁过人,生过孩子才到了这甘露寺出家修行。"莫言望着溪水出神,偶尔抠一抠石缝里的苔藓,那样幽绿暗沉的颜色,仿佛她此刻的心境,"我是性子急躁粗鲁,然而年轻未嫁人时谁不是好女儿来着,性子温柔沉静又腼腆。只不过嫁人之后心力交瘁不说,若碰上丈夫不好,婆家苛刻,只怕再好的珍珠样的女儿家也被生生磨成鱼眼珠了。"

  其实仔细看莫言的容色,也不算难看的。即便岁月的风霜与眼角的戾气已经无法遮盖,然而下颌柔美的弧度却依然有着别样的风韵。可以想见若时光倒退二十年,她的容貌亦是十分清秀可人的,想来也得到过不少男子的爱慕。

  "那么你又为何出家?"

  莫言不假思索道:"嫁错了人!我与他本是门当户对,都是出身普通农家,又是邻村居住,从小就相识的。没嫁给他之前他待我好,我又会一手纺纱的手艺,能帮助操持家务,他便欢天喜地的娶了我回去。后来我年纪大了,又连连生了两个女儿,臭男人嫌弃我不能为他生个传宗接代的儿子,又养不起两个女儿,小的一出生,就把她活活溺死了。我气不过,又伤心,和他争吵了两句,他便要赶我出门,婆婆和小姑不仅不劝,还煽风点火、挑拨离间,又说要替他找一房年轻会生养的新媳妇。我一怒之下就带着大女儿出来了,连休书也不曾要。一个女人,生不出儿子已经被人笑话嫌弃,又没有什么本事,只能拖着女儿到寺庙里来求一口饭吃。"

  她说完,眼角隐隐有一点泪光。然而语气却是平淡而疏离的,连自身的愤怒和不甘亦是淡淡的不着痕迹。这样的平静,想必亦是伤心到底了。我听得心惊肉跳,如何能让一个男人亲手溺毙自己刚出生的女儿,何其残忍啊!我心中亦难过,于是好言劝道:"你别伤心……"

  莫言使劲一昂头,迅速抹去眼角泪水,截断我的话头,狠狠啐了一口轻蔑道:"呸!臭男人配让我伤心么!做他的春秋大梦去。"

  我心中伤感,亦有些欣慰。莫言连生两女被夫家嫌弃,扫地出门。而我却庆幸我的胧月幸好是女儿之身,才能在宫中安安稳稳生存下去,避过多少人的明枪暗箭。可是若我还在宫中,还是妥妥当当地做我的莞贵嫔安享富贵,只怕我也会暗自遗憾我的胧月是女儿之身吧。

  我暗自压下心绪,想起一事,问道:"你说你女儿跟着你出来了?"

  莫言"嗯"一声,冷笑道:"你以为甘露寺是什么好地方,那些尼姑们瞧不起我出身贫寒,能收留我一个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我便想尽办法安顿了女儿在山下寻了份工做,也算能互相照应些。我初来时还好脾气些,她们平日里冷嘲热讽刁难欺侮我也都忍了,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砸了寺庙里百来斤重的一个大水缸,从此没人敢再欺负我了,到底是人善被人欺,柿子捡软的捏。"她慨叹着拍一拍手,向我道:"你也忒好脾气了些,由着她们欺负。"

  我笑一笑,道:"你还有个成年的女儿可以依靠,反正在寺里也是赤条条单身一人,没什么好怕的。而我呢,我是从宫里出来的,甘露寺是我最后的容身之所,若离了这里,我当真也是无路可去了。何况还有浣碧和槿汐两个,又要被我拖累了。"

  莫言若有所思,点一点头道:"也是的。那真是委屈你啦!"

  我苦笑,"不过是得过且过罢了,若说委屈,又有哪里是不委屈的呢?"

  莫言道:"那也是,你瞧甘露寺这一群姑子的样子就知道,平日里为了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明争暗斗、花样百出。你以前是宫里头的贵人,那里的女人可比甘露寺的多得多,但凡牵扯上了男人、牵扯上了富贵和权力,哪一个女人不是放出了手段杀红了眼睛一般穷凶极恶,你从前受的委屈也不会少。"

  她本是个粗人,说出这样体贴暖心的话来,我当真是有些感动的。放眼甘露寺中,除了浣碧和槿汐,谁又会对我来说这样的话。

  我眼圈微微一红,终究是要强,不愿意被她看出来,只低头揉搓着衣裳,轻声道:"你倒看的清楚。"

  莫言轻轻"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不清楚的,放眼去看这世间,享福安乐的总是男人。女人哪,无论是穷人家的还是富贵人家的,还不是一样受苦。"她叹息道:"就如你我一样,人要不是被逼到了极处走投无路,谁肯抛家别子半路出家。"

  这话如重重一记击在我心口上,猛地一震。然而心里如何震动,我亦只是笑笑,不做它言。

  莫言见我只是怔怔的,晓得我心里不好过,笑道:"我说件笑话儿给你听。"

  我勉强提神,笑笑道:"什么?"

  她神秘一笑,复又坦然道:"我从前那个臭男人上月又来找我了。"

  我"啊?"了一声,道:"你可要跟他回去?"

  她斜斜瞪了一眼,道:"他是要我回去,可我若是跟他回去,现下也不在这里了。"她笑道:"臭男人新娶的老婆生的也是个女儿,而且臭男人对我说,他新娶的老婆年轻是年轻,样貌却不能和我年轻时比。而且手爪子又笨,从前我织布,一天就能织两匹,而且织得又密又好。那女人两天织不成一匹,还常常断了线头错了针,把臭男人气的要死,打也不中用。"

  "那你如何跟他说的?"

  莫言眼中有柔和而冷厉的光泽,"我只告诉他一句话,把我死了的小女儿的命还回来。只要她活过来,我就跟他回去。那臭男人没话说,只得讪讪走了。"她的语调变得温柔而悲戚,"你不晓得我的小女儿,她有多可爱,我爱得不得了。只可惜她在这世上活了才不到三天。"四周寂静的,有风声穿越而过,呜咽如诉,和着莫言的伤心,格外叫人觉得悲伤。

  莫言狠狠拭去泪水,道:"臭男人可想的美,叫我回去白白让他享齐人之福,我才不给他做老妈子呢。我干干净净一个人,带着我女儿,可比在他家自在得多。我的小女儿,可不能白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