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青青河边草

 于是择了个天高气爽的日子,浣碧抱了"长相思"跟随我步行至后山。却见门外停了匹白马,脖子上挂着一朵红缨球,正悠闲自在地啃着嫩草。我看了一眼,心头蓦地漾起一片薄云样的喜悦,正是"御风"。它见了我,欢喜地嘶鸣了一声。

  我抚一抚它的耳朵,浣碧已经迫不及待地推门进去。门内有欢悦的畅谈声,因浣碧的推门而暂时停了下来。我拾衣而入,已经听得浣碧清脆的一声"王爷"。

  我的目光所及之处,是着一身月白纱衫的他,负手立在舒贵太妃身边,闻声向我看来的目光中又惊诧,更多的是惊喜。他说:"方才母妃刚与我说到你……"

  我明了,与他点头示意,然后对着舒贵太妃敛衽为礼。太妃含笑来扶我,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呢,可见不能背后说人的。"又指一指玄清,道:"刚从川蜀一带回来呢,连王府都还没来得及回去,你来得也巧。"

  我笑道:"见今儿天气挺好,便吧-长相思-带来给太妃,我闯下的祸,要劳烦太妃为我弥补了。"

  太妃慈爱道:"傻孩子,一个劲地爱说傻话,又叫人心疼。"

  我指着浣碧道:"这是我的贴身侍女,今日特意带来与太妃请安。"

  浣碧规规矩矩行下礼去,口中道:"给太妃和王爷请安。"

  玄清笑道:"浣碧也难得向我行这样大的礼,今日是沾母妃的光了。"

  舒贵太妃招手让浣碧走近,拉着她的手细细打量着道:"眉眼生得十分齐整,细皮白肉的。"太妃笑着看我一眼,道:"尤其这双眼睛,长得倒和你像。"

  我不想太妃眼神这样犀利,忙笑道:"是呢。"

  玄清在旁亦笑:"从前没仔细看也不太觉得,如今听母妃说起,倒的确是有几分相像。"

  浣碧羞涩地低一低头,把琴交到积云手中,于是一同坐着喝茶。玄清目光温然看着我道:"这是新摘的-雪顶含翠-呢,才冲上,你一向喜欢的。"

  茶盏是雪白的新瓷,更衬得盏中茶水盈盈生碧。我的好恶,他是了然于心的。只是乍然见了这我在宫中时常常饮的茶,说不上悲喜,只觉得唏嘘不已。茶盏是新的,茶叶也是新的,唯有我这个品茶的人,还是从前的人。

  玄清刚自远地回来,舒贵太妃爱子心切,难免拉着他的手嘘寒问暖,问长问短。

  舒贵太妃与清用摆夷语交谈了数句,我并不听得太懂,不由微微蹙眉侧耳认真去听。

  浣碧见我蹙眉,悄声在我耳边道:"舒贵太妃是用摆夷土语在和王爷说话,是叮嘱王爷在宫中要小心谨慎,平时也要小心自己身子,平日安分守己就好。"

  浣碧说得声音低,然而舒贵太妃离得近,还是听见了。不由看向浣碧,两条好看的眉毛蜷曲如圆珠,问道:"你懂得摆夷语么?"

  浣碧略略迟疑,道:"懂得。"她定一定神,"因为奴婢的母亲是摆夷女子。"

  我凛然一惊,难怪浣碧今日一定要跟了来,原来她的生母亦是摆夷女子。

  舒贵太妃"哦"了一声,眉目间颇有点欢喜的神色,道:"是么?"说着用摆夷语问了几句话。

  浣碧不假思索,以摆夷语回答得十分流畅,又以摆夷人见过长辈的礼节向舒贵太妃问安。

  舒贵太妃果然笑逐言开,含笑招手道:"你过来,让我好好瞧瞧你。"

  浣碧依言走近,重新以中原的礼数敛衽为礼,屈膝福了一福,道:"舒贵太妃万安。"

  舒贵太妃伸手托起她的下颔,仔细端详良久,轻声问道:"你在甄娘子家府中为奴?"

  浣碧不自觉地低头,声音几乎微不可闻,"是。正是从前的吏部侍郎甄府。"

  太妃微微沉吟,忽然眸中一亮,询问道:"他的名讳可是叫甄远道?"

  浣碧轻轻点头,"正是。"

  我见问到爹爹,也不好闭口不言,于是禀明道:"甄远道正是家父,浣碧自小伏侍在我左右。名为奴婢,实则情同姐妹一般。"

  玄清温和的笑容似天边洁白的浮云,"浣碧自幼生长在甄府,娘子在宫中时,也是浣碧陪伴左右,如今更是同甘共苦了"

  舒贵太妃却不作声,凝视浣碧片刻,突然发问道:"何绵绵是你什么人?"

  浣碧身子陡地一震,一双秋水明眸骤然浮上了一层稀薄的雾气,眼中已是珠泪滚动,声音微微颤抖:"正是我娘亲。"

  我心下也是矍然一惊,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浣碧生母的名字。从来,我只知晓浣碧是我的妹妹,而她娘亲的一切,没有人对我说,我亦是茫然不知的。

  只是,绵绵,这样缠绵悱恻的名字,又出身摆夷,该是如何有一个妩媚动人的女子呢?

  舒贵太妃叹了一声,露出欣慰的神色,道:"果然,母女俩长得这样像,好比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说着关切道:"你母亲还好么?"

  浣碧一时答不出,喉中哽咽,眼泪已经滚滚落了下来,几乎无法回答,只得回转身去拭泪不已。我替她回答道:"浣碧出生之时,她母亲就去世了。所以爹爹抱她回来,自幼养育在府中。"

  舒贵太妃怅怅叹息,片刻道:"是了。绵绵与我同是罪臣之后,她更被永世没入奴籍,不得翻身,自然是不能嫁与官宦之家为妻作妾了。怪不得她要称你为小姐了。"说着不由泪光盈然,垂首啜泣道:"绵绵真是可惜了。"于是招手命浣碧上前,抚着她的额头道:"好孩子,真是委屈你了。"

  我心中也是伤感,抬头见玄清目光凝滞在我脸上,忙别过头去不去看他,只向舒贵太妃道:"浣碧的母亲,可是与太妃熟识的么?"

  舒贵太妃一壁安慰地拍着浣碧的肩膀,一壁向我道:"从前从摆夷出来,我与积云是一道的。当时兵荒马乱,人心惶惶,正巧遇上了同出摆夷归降大周的绵绵。"太妃十分感慨,"当时她也不叫绵绵,而是叫碧珠儿。绵绵是她后来自己改的名字。"说到此间,太妃只是无声地看着我,默默不语,唯有清朗目光深沉邈远。

  我心头刹那一亮,仿佛有闪电划过心口一般突兀地照耀清明,脱口而出道:"青青河边草,绵绵思远道!因为爹爹的名字叫甄远道,所以她改名叫绵绵,是不是?"

  舒贵太妃重重点头,唏嘘道:"不错。绵绵一心爱慕你父亲,所以才改了这个名字,以表情意深重,矢志不渝。虽身在罪籍,她的情意只怕你父亲也是大为所动的。"

  我看着浣碧,她的一张脸哭得如梨花带雨,不胜清弱。舒贵太妃说浣碧与她母亲长得颇像,除却她一双眼眸与我神似形似之外,她的一切都是脱胎于她的生母的吧,有线条柔和脸颊,小巧的下颌,气质温软。那么那个绵绵,自然也如浣碧一般风姿清丽、容颜姣好。何况摆夷女子能歌善舞,大有中原汉家女子缩没有的奔放执着,从她为爹爹改名,就可见一斑了。

  浣碧伏在舒贵太妃膝上,抽泣道:"爹爹说,娘死的时候还叫着爹爹的名字,才咽下最后一口气的。"

  我心中的惊悸如天空交错激荡的浮云滚滚。

  其实爹爹与娘,不过是寻常的官宦夫妻,说不上有多恩爱。然而生儿育女相伴在身边多年,到底是有那么些感情的,至少在我们儿女眼中看来,总是相敬如宾的。而且,爹爹也有一名妾侍收在房中,是十来年前从江南买回来的。那时娘总说爹爹毕竟是做官的人了,一房妾侍也没有总不成样子,又防外头说她拈酸吃醋是个不容人的,所以做主为爹爹买了来。只是这位姨娘不过是个摆设罢了,一年里并不见爹爹与她有几次亲近,倒是这位姨娘寻常侍奉在娘身边的时候多,闲来只教教我们姐妹吹埙或是弄笛。姨娘无宠,又没有生养,所以丝毫不能撼动娘的半分地位。因而娘偶然说起一句来,总说是自己福气好,嫁与爹爹这样不好女色、不娶三妻四妾的官宦人家,倒是一生清静安耽了。

  然而,娘竟是这样懵懂而不知不觉的人。竟不知道,她一生的清静安耽之后,竟是这样一段深情掩藏在他丈夫和别的女人之间。

  青青河边草,绵绵思远道呵!

  周遭种着的柏树有厚重悠远的辛辣气息,呛得人发晕。我心念电转,忽然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来。如果……如果,绵绵不是死得那样早,或者她终有一天会成为爹爹的妾侍,或者有一天她因为爹爹的宠爱骤然凌驾在娘之上,或者又被扶正。那末,我还是甄家名分尊贵的嫡出大小姐么?或许今时今日,我是要与浣碧换一个个儿了。想到此处,我不自觉地望一眼浣碧,强逼着自己咽下一口唾沫镇静下来,背心却已出了一背脊的冷汗了。

  耳边舒贵太妃的声音清软传来,"爹爹?你叫甄远道爹爹?"她略一思量,已经了然道:"是了。绵绵的孩子怎么会不是甄远道的呢?因为你母亲是罪臣之后,你自然不能被承认是他的女儿。所以你叫你姐姐作小姐,她也待你如妹妹一般,是么?"

  浣碧点头拭泪道:"小姐她,的确待我很好。"

  舒贵太妃连连颔首,道:"绵绵从前的小名叫碧珠儿,你爹爹给你取名浣碧,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吧。"

  玄清颇感意外,看看我,又去看浣碧,最后目光停留在我们的眼睛上,道:"难怪你们俩的眼睛这样像,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从前我第一次见到浣碧,听她说是你的近身侍女,只以为你们自幼一起长大,朝夕相处,所以才连眼睛也长得这样像。"

  浣碧抬头望着他,凄苦一笑,道:"我与小姐虽然同父,可是我的娘亲,却连妾侍也不算。我不过……是个私生女罢了。"

  我从不晓得浣碧的娘亲和爹爹之间有这样多的纠葛,爹爹也从不向我说起。只有我知道浣碧是我的妹妹。这件事,甚至连娘也从来不晓得,只以为浣碧和流朱一样,都是外头抱回来的丫头。

  我心下对浣碧更是怜惜,若不是因为绵绵的出身的缘故。想必从前在家中,浣碧也是甄家娇贵矜持的二小姐吧。她的年纪,原本也就比我小了一岁的。

  玄清拉起她,好言安慰道:"没有什么私生不私生的话,在咱们几个人心里,从不会这样想。"

  浣碧绞着双手,低首死命咬着嘴唇,嗫嚅道:"如今……你们都知道了……"她忽地仰起头,一双碧清妙目泪光盈然,忽然哭了出来,低低道:"王爷,你别瞧不起我。"

  玄清微微一愣,看我一眼,旋即柔和向浣碧道:"自然不会,你母亲与我母妃是故交,又同为族人,我们身上流的都是摆夷人的血统,我又怎么会瞧不起你。"

  浣碧眼中的光亮愈来愈盛,仿佛是不信一般,问道:"当真么?"

  玄清含笑道:"自然当真。我几时骗过你了。"

  浣碧用力点点头,梨涡慢慢盈上如春风沉醉的笑容来,低低垂下头去。我蓦然一惊,只觉得她此时此刻的容色娇美如丁香凝露,宝石流霞。我竟从未发现,浣碧可以美到如此地步。但见玄清对她软语安慰,自己仿佛远远旁观一般,隔了老远老远,隔了几重纱幕似的,这样可望不可及。心底漫漫生出一股淡若无味的落寞和孤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