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病心

 "也就你这样气我罢了。"他悠然叹息着苦笑,"也就你能这样气到我。"

  我低低笑了一声,再也不言语了。

  (1)、(2)、出自《诗经·郑风·出其东门》全文为: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出其闉闍,有女如荼。虽则如荼,匪我思且。缟衣茹藘,聊可与娱。翻译后意思为:漫步城东门,美女多若天上云。虽然多若云,非我所思人。唯此素衣绿头巾,令我爱在漫步城门外,美女多若茅花白。虽若茅花白,亦非我所怀。唯此素衣红佩巾,可娱可相爱。此诗是男子表现自己爱有所专。

  渐渐入冬,我的劳作依旧繁忙,身体却日渐变得疲倦,常常在深夜里咳嗽不已,秋末冬初的燥气逼迫得我无法安睡。

  自中秋那一次以后,我再不许玄清道甘露寺来。心里隐隐觉得,温实初来是无妨的。而他来,若被人撞见,只怕又不必要的是非张扬。而我,是不愿意他被传言牵连的。

  天气冷了,我也懒怠往长河边去。或许并不是懒怠,而是想起太后对他婚事的关注,我便迟疑驻足了

  毕竟,我与他是不适合的。佛门姑子与天潢贵胄,天子废妃与俊逸少年,无论怎么看,都是不搭边的。

  于是,往往只是槿汐去见他。

  槿汐这次回来,却是包了小小一盅冰糖炖雪梨,尚有余温。她道:"奴婢上回偶然和王爷提了提娘子的咳嗽,王爷这回就拿了冰糖雪梨来,让娘子润肺的。"

  我正低头抄录佛经,听了只道:"搁在一边吧,我抄完再吃。"

  槿汐站在一旁看我写了一会儿,道:"芳若倒有两个月没来了呢。"

  我点头道:"胡德仪刚生下了和睦帝姬,又从昌嫔进了德仪,正在得宠的时候。芳若又要常常带着帝姬去太后那里,自然忙碌些,没功夫常常来拿佛经了。"

  槿汐在耳边轻声道:"芳若不来也是好事。她来得勤表明后宫某些嫔妃盯娘子盯得紧,所以她要常来看顾娘子的安危。她若不常来了,也就是说宫里有些人对娘子也渐渐松懈了。"

  我蘸饱了墨汁,淡淡道:"我出宫也两年,明知我是回不去的,日子久了,她们也不把我放在心上了。何况,胡德仪刚生下了和睦帝姬,正在得宠的时候,多少人的心思眼睛都在她身上呢。"

  "只是……"槿汐迟疑着道:"听说是胡德仪再不能生了。"

  "哦?"我搁下毛笔,看着她道:"你如何得知的?"

  "前两日温太医送些止咳的药来,娘子出去了。奴婢和他闲聊时说起的。温大人说,胡德仪因为生育和睦帝姬伤了身子,再要有孕就难了。"槿汐依旧低眉顺目。

  我心思一转,"那胡德仪自己知不知道?"

  "恐怕不知道,若是知道,这样伤了身子的又有什么痕迹肯寻呢。生孩子么,总是有风险的。即便晋康翁主生气伤心,也是查不出什么的。"

  我冷冷一笑,胡德仪是晋康翁主的女儿,她的孩子不会生不出来。而一个帝姬,生下来又有什么要紧,在宫里的人眼里,要紧的是以胡德仪的得宠,以后却不能再生了。再无后患。何况生下的即便是皇子,养不养得大也未可知。

  而这一招永无后患,却是绝妙的。

  我淡淡道:"那皇上知道么?"

  "自然是不知道的,若知道了追究起来,终究也不是妙事。"槿汐微微含笑,"皇后的功力倒是见长了。只是可怜了胡德仪!"

  "胡德仪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要皇后还在。"我凄微一叹,打开了碗盅,洁白如玉的小盅里安静躺着几片雪梨,汤色雪白透明,我舀了一口,那股清淡的甜意缓缓沁入心脾,仿佛真是在润泽我干燥郁结的脾肺。

  槿汐收拾好我抄录好的佛经,和言道:"其实温大人-一片冰心在玉壶-的心意也是好的。只是一把玉壶,怎么比得上一盏冰糖炖雪梨来得贴心落胃呢。"

  我咳嗽两声,脸颊泛起妖异的潮红。我攥紧手腕上的佛珠,轻声道:"槿汐,你今天的话多了。"

  可我心里却明白,即便我不见玄清,他的关心,也总是无时无刻都在身边的。

  天气渐冷,我的咳嗽日复一日的沉重起来,原本只是夜里咳嗽着不能安眠,又盗汗得厉害,渐渐白日里也咳喘不止,常常镇日喘息得心肺抖擞,脸色潮红,伏在桌上连字也不能好好写。

  浣碧与槿汐急得了不得。浣碧亲自去了趟温实初的府邸,回来垂头丧气道:"说是宫里头的胡德仪产后失调,留了温大人在太医院里,好多日子没回府了呢。"

  我咳嗽着艰难道:"胡德仪刚生下了和睦帝姬,正是皇帝面前的红人,又是晋康翁主的女儿,自然十分矜贵。"

  槿汐愁道:"可怎么好呢,冰糖雪梨吃了那么多下去,枇杷叶子也炖了不少,少说也吃了一颗枇杷树了,怎么一点也不见好。"此时槿汐手里端着一碗燕窝,好声好气道:"王爷那边悄悄送来的燕窝,最滋润不过的,且喝了吧。"

  我摆手道:"哪里那么娇气了,不过咳几声罢了。"

  浣碧急得脸色发白,道:"这哪里是咳两声的事,人都要咳坏了。左右这半个多月来竟咳得一夜也没睡好过,静白竟还打发小姐去溪边洗那么多衣裳,我瞧着就是劳累过分了。"

  槿汐拉一拉浣碧的袖子,低声道:"姑娘少说两句罢,为了娘子咳嗽得厉害,多少闲话难听呢,竟说娘子得了肺痨了。"

  浣碧气结,道:"谁这样胡说了?我瞧着小姐就是这样被她们折磨坏的!"

  我喘得喉头紧缩,哑了声音道:"少说两句罢。"

  正说话间,门"砰"地一声被推开了,闯进一群姑子,为首的正是静白,她一脸不耐烦地嚷嚷道:"咱们甘露寺里不能住得了肺痨的人,还有香客敢来么?百年古刹的名声可不能断送在这种不祥人的手里。"

  浣碧气得嘴唇发白,道:"谁说我们小姐得的是肺痨?哪个大夫来看过?这样满嘴里胡咀,不怕天打雷劈么?"

  静白一把扯开浣碧,皱着眉头道:"就算不是肺痨,也和肺痨差不离了。这样日咳夜咳,咳得旁人还要不要住了。看着就晦气!"

  我少不得忍气吞声,哑声道:"对不住,我身子不好,牵累大家了。"

  一个小姑子伸着脖子尖声道:"要知道牵累了旁人,就赶紧走,这样死赖活赖着招人讨厌。"

  静白眼珠子一转,见桌上正放着一碗燕窝,立时喉咙粗起来,叉着腰尖声得意道:"你们瞧!她可是个贼,现成的贼赃就在这里呢!"

  我的耳膜被她的大嗓门刺得嗡嗡地疼,听她这样红口白舌地诬赖,我纵然涵养功夫再好,也不由微微作色,道:"说话要有凭有据,我何曾偷你什么东西。"

  静白颇有得色,指着桌上的燕窝严厉了口气道:"甘露寺里只有我和住持师太才吃燕窝,你这燕窝是哪里来的?"

  我微微变色,示意槿汐和浣碧不要开口,这燕窝的来历如何能说呢?

  静白掰着指头道:"那太医总有好些天没来看你了,你可别说这燕窝是他拿来的。宫里头的姑姑也两三月没来了,还有谁给你送燕窝来?住持师太的燕窝和我的放在一处,每日都是我的徒弟莫戒炖好了送去的。你若不是从我房里偷的,难不成那燕窝还长了腿自己跑到你碗里的么!"

  静白身边的几个小姑子附和着道:"就是就是,她每日拾了柴火回来都要到师傅房里来说一声,必定是她嫌师傅苛待了她所以心生报复偷了燕窝吃。"

  我冷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既然燕窝总在静白师傅房里,又是日日吃的东西,若少了早早就该发现去找,怎么眼瞧着到了我这里才说起有贼这回事来?"

  静白一怔,大手一挥道:"没有那么多废话和你说。你若有本事,只说这碗燕窝是从哪里来的就是,若说不出来,就是偷了我的!"

  浣碧急道:"怎么就许你又燕窝,不许旁人有燕窝了!"

  静白"嘿"一声笑道:"旁人或许还有家里人送些东西来!可莫愁是什么人,她是宫里头被赶出来的不祥人,无亲无故,她怎么会有那么贵重的燕窝,贼就是贼,抵赖也不中用!"说着一叠声道:"去请住持!"

  旁边围观的姑子一个个冷笑着窃窃私语,巴不得看笑话儿。

  我何曾受过这样的污蔑,不由气得发怔,胸口翻江倒海般折腾着,窒闷得难受。

  住持很快就到了。

  她怜悯地看着我,道:"如何病成了这个样子?"

  我胸口沉沉地闷着,呼吸艰难。静白道:"住持,人赃并获,莫愁是偷了燕窝的贼了。咱们甘露寺百年的名声,怎么能容一个贼子住在这里败坏!"

  我双拳紧握,忍住泪意缓缓道:"住持,我并没有偷。"

  住持轻轻叹了一声,道:"方才说肺痨是怎么回事?"

  我摇头,"我并没有得肺痨,也没有大夫来看过说是肺痨,只是咳嗽的厉害。"

  "可有在吃药么?"

  浣碧扶着我的身体,道:"照药方抓着吃了,还不曾见效。"

  一个小姑子道:"莫愁这样日夜咳着总有大半个月了,其实早两个月她就在咳了,只没那么厉害。若不是肺痨,怎么吃了那么久的药都不见好呢?"

  众人附和着道:"你瞧她这样瘦,一咳起来脸又红成这样了,多半是治不好的肺痨,断断不能和她住一块儿了。"

  住持环视众人,神色悲悯而无奈,看向我道:"眼下……你身子这样不好,大家又断断不肯再和你共处,不如还是先搬出去吧。"

  我心里空落落地委屈,道:"住持知道我已经无亲无故,现下一时三刻能搬到哪里去呢?"

  浣碧悲愤道:"住持也不能主持公道么,只能听着一群姑子乱嚷嚷,未免也太耳根子软了。"

  浣碧话音未落,静白已经一步上前,劈面一个耳光,喝道:"住持也是你能指责的么?!"

  浣碧又羞又气,捂着脸死命忍着哭,牢牢抓着我的手。浣碧的手微微发抖,她与我,都不曾受过这般屈辱。

  槿汐上前道:"住持可否听奴婢一句,娘子的病是否肺痨还不知晓,只是娘子现在这样病着",她瞧一瞧天色,"外头又像是要下雪的样子,一时间要往哪里搬呢?不知住持可否通融几日呢?"

  槿汐一说完,以静白为首的姑子们一径嚷嚷了起来,杂乱着道:"她这样病怏怏的,怎么和咱们一起住!"

  "日咳夜咳,咱们还要不要睡了!"

  "她可是个贼,今日偷燕窝,明日还不晓得要偷什么呢!"

  最后汇成一句,"若莫愁住甘露寺里,咱们都不住了。"

  我见住持头如斗大,左右为难。一时激愤,盈盈向住持行了一礼,道:"既然甘露寺容不下我,我也不该叫住持为难。只一样,我并不是贼,这燕窝也不是偷来的。"我回头向浣碧与槿汐道:"既然甘露寺容不得咱们,咱们走就是了。"说着吩咐,"把箱笼都去收拾了。"

  浣碧含泪答应了一声,正要和槿汐收拾衣裳,静白跨上前,促狭道:"既是贼,那这些箱笼咱们都要一一检查过,万一被你们夹带了什么出去……"

  住持道:"静白,莫要再说了!"

  静白未免不甘心,翻了翻白眼,终究没有再动手。

  我又气又急,胸中气血激荡,眼前一阵阵发黑,脚步发软。只得斜坐着看浣碧和槿汐收拾。

  众目睽睽之下,斜刺里忽然冲进一个人来,正是莫言。

  她抱胸而立,道:"你要走?"

  我点一点头,道:"是。"

  她冷冷环视众人,道:"这种地方不住也罢。我送你出去!"说着手脚利索地帮浣碧和槿汐一起收拾起来。

  住持微微叹息,向我道:"甘露寺在凌云峰那里还有两间禅房,你先去住着安心养病吧。一切等身子好了再说,再不济,也先有个落脚的地方。"

  我强忍着不适,微微点头。

  东西收拾完,莫言看我道:"你脸色这样差,怎么走去凌云峰,外头的样子又像要下雪,我背你去吧。"说着一把把我背起来便向外走。

  背后又小姑子嘟囔了一声道:"果然是会乔张做致,翻个山从甘露峰道凌云峰而已,还要人背着。"

  莫言冷冷回头,狠狠道:"谁再要有啰嗦的,尽管来找我说话。"周围鸦雀无声,莫言冷冷哼一声,背着我疾步走出。

  山中阴阴欲雪,风刮在脸颊上像刀割一样疼。好在凌云峰与甘露峰相近,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

  浣碧"哎呀"一声,抱怨道:"这可怎么住呢?"

  三间小小的禅房,一明一暗两间卧房并一个吃饭的小厅,前面还有一个小院子。只是仿佛很久没人住了,破败而肮脏。

  槿汐打量了几眼,道:"收拾着还能住的,院子里又有树,夏天住着不会热,朝向也还可以。只是要自己辛苦着收拾了。"

  于是一起动手,整整收拾了两天才勉强能住人,莫言又帮忙糊了窗子整了屋顶,总算赶在落雪前住了下来。莫言道:"下了雪保不准要封山,我也不能常常出甘露寺来看你,你好自保重吧。"

  我勉力笑着,"多谢你,总归是要麻烦你的。"

  她拍一拍手,"那有什么,你住这里也好,省的天天被静白那些人聒噪折磨,好生养着吧。"她想一想又道:"你别怪住持,她有她的难处。"

  我点头,"我晓得,并不怪住持。"

  莫言道:"静白她们本就瞧着你不顺眼,如今宫里的人几个月不来看你,她们当然就一味地作践你起来。"

  我胸中闷得难受,叹息道:"没想到,连甘露寺这样的佛寺也不得清净。"

  莫言冷笑道:"佛寺就建在俗世里,能少了是非么?好了,你且养着吧,脸色这样难看。"

  大雪在傍晚时分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本是下着雪珠子,沙沙地喧闹着打着窗子,浣碧和槿汐趁着落雪前拾了些干柴火来烧着。

  屋子里虽然收拾干净了,可依旧是冷,小小的火盆的热量几乎无法烤暖身子。浣碧和槿汐就着火盆坐着,能盖的衣裳被子全盖在了我身上。我的身子依旧微微发抖着,明明觉得冷,身体的底处像有一块寒冷的冰,身子却滚烫滚烫,燥热难当。我含糊地半睁着眼睛,薄薄地窗纸外落着鹅毛样的大雪,漫天席地地卷着,卷的这世界都要茫茫地乱了。浣碧和槿汐的手冰冷地轮流敷上我的额头,我沉沉地迷糊着。恍惚中,仿佛是浣碧在哭,脑子里嗡嗡地,好似万马奔腾一般混乱着发疼。

  热得这样难受,像夏日正午的时候在太阳下烤,像在灶膛边烧着火,体内有无数个滚热的小火球滚来又滚去,像萤火虫一般在身体里飞舞着,舞得我焦渴不已,用力地撕扯着盖在身上的衣服被子。

  迷迷糊糊地,像是抱上了一块极舒服的大冰块,丝丝地清凉着,安慰下我身体里的焦热和痛楚。那冰热得融化了,过了须臾又凉凉地抱上来。那种凉意,像夏天最热的时候,喝上一碗凉凉的冰镇梅子汤,那种酸凉,连着五脏六腑每一个毛孔都是舒坦的。

  我翻一翻身,昏昏沉沉地失去了知觉,大病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