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奋起

 过了两日,释放槿汐和李长的旨意就下来了。玄凌到底顾及皇后的面子,虽然未严惩槿汐和李长,也保留了他们从前的职责,却也到底罚了一年的月钱小惩大戒。只是比起性命来,这一点银子也是根本无关痛痒了。

  那一日,我早早领着浣碧亲自去接了槿汐回来。不过三五日光景,槿汐已经瘦了一大圈,整个人憔悴支离,一回来便一气喝了许多水,随即便默默无言了。我起先以为她会委屈哭泣,然而槿汐的个性外柔内刚,又如何会哭泣?她甚至连一句抱怨也无——因为她根本不愿开口说话。只草草洗漱了,便回了自己房中歇息。

  一连数日,槿汐只问了一句,“李长可也无事了?”我答了“是”,她缓缓松一口气,再也不开口了,连早起陪伴我去皇后处请安的事槿汐亦推托了,只叫浣碧跟着。我知道她不愿意见人,更知她好强之心,也不愿去勉强。浣碧与花宜数次忍不住要去劝,也被我一力拦下了。这是槿汐的心结,若自己想不开,旁人怎样劝说亦是枉然。

  也难怪槿汐不愿出门,除却未央宫中安静些,连这安静也是刻意的小心翼翼的安静,出了未央宫,外头唧唧喳喳的舌头无不拿这事当了笑话来说,我纵然劝得动玄凌,却也堵不住众人之口和鄙夷好奇的眼神。

  我默默叹息了一句,流言杀利,不逊于任何杀器啊!连向来坚韧果敢的槿汐,亦变得委顿不堪。

  然而她若不振作,哀伤畏惧更如山倾倒,会日复一日压得她无法喘息。

  这一日晚,玄凌遣李长送来了一品椰汁红枣雪蛤,我谢恩接过,为免槿汐在旁尴尬,只叫她去小厨房看着炉子上的清炖金钩翅。数日不见,李长整个人迅速苍老了一圈,脊梁也有些伛偻了。

  我叹息着道:“公公清减了不少,这几日受苦了。”

  李长微微勾着脑袋,苦笑道:“奴才一直以为自己身子还强健,可只在暴室做了几天粗活身子就这样不济,当真是不中用!”

  我赐了他座,温言道:“暴室哪里是人待的地方?要不是本宫亲眼去探望过槿汐,竟不知道还有这样苦热不得见人的去处。公公如今能平安出来,也算是万幸了。”

  李长低低咳了一声,颇有些苦中作乐的样子,“奴才劫后余生,也是这样想的。在暴室的时候奴才粗皮厚肉的倒也没什么,顶多累着些罢了。”他的声音更低,“如今奴才出来依旧在皇上身边行走,倒敢有人说三道四,只是槿汐她…”李长的每一道皱纹中都掩藏着担忧和悯意,哑着声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用绢子拭一拭腮上的胭脂,淡定道:“公公其实心知肚明,槿汐会被人说三道四也是因为她在本宫身边的缘故。本宫自回宫中,宫里多少双眼睛盯着只管要拿本宫的错处。本宫一再小心了,她们就去打本宫身边人的主意,就是个例。”我的语气中颇有委屈隐忍,“若不是本宫无用,也不会牵连了你与槿汐了。”

  李长忙起身道:“娘娘这话自伤得重了。娘娘是皇上身边一等一的红人,旁人怎能不嫉妒生怨?她们愈是议论娘娘的是非,愈是显出娘娘在皇上心里的与众不同。”

  我微带着沉沉的鼻音,缓缓道:“本宫前次执意去暴室看望槿汐,怕的是再不见一回以后会没机会了,拼得皇后娘娘一顿责罚也是要去的。只可惜到底也没见着公公。其实公公哪里知道,此次之事是皇后牵了敬妃与端妃来了本宫这里,说是安贵嫔冒失撞在公公身上掉出了那枚璎珞才闹出的事端。想想也是,安贵嫔向来仔细,事情闹得这样大,连皇后都要亲自来查,本宫一力想保住你们二人也是无计可施——好在皇上顾念旧情。”

  李长默默听着,骤然牵动唇角,露出一抹寂寂的冷笑,道:“是啊,安贵嫔一时莽撞…连带着皇后娘娘也上心了!”他的冷笑只在一瞬,很快又恢复为平日恭顺而谦卑的笑容,“奴才会谨记教训。”

  我抿一抿有些干燥的嘴唇,意味深长道:“这个教训不仅公公要谨记,本宫也会牢牢记住的。”

  李长望着槿汐的住处,怅然道:“那么槿汐…”

  我微笑安慰他,“你放心,本宫会开解她。”李长点点头,默默起身告辞。彼时残阳如血,在重重殿宇的间隙里投下灼艳的光影。李长的悠长的身影便在这血红里慢慢被拉得愈来愈长。

  几日来我胃口甚好,温实初亦道产期将近,多多补养增些气力也是好的。槿汐进来时我已经吃完了那一盅椰汁红枣雪蛤,她捧着一紫砂锅的清炖金钩翅,用银勺子舀出金黄绵厚的汤汁在白玉小瓷碗中。那汤是用翅针加老鸽、龙骨、肉眼、牛肉、火腿丝用文火煲足五个时辰,其间要不断捞去浮油什质,待汤汁成金黄色后隔渣方能用。鱼翅用此沸汤煨过,令其柔糯而不烂,加入好鸡汤,炖沸后调以适量元贴心水和参汤方能入口。

  槿汐黯然调着汤汁,静静道:“他走了?”我应一声,她又道:“他老了。”我不作声,槿汐再没有说别的话,只把翅汤端到我面前,“娘娘趁热用些吧!”她安静坐在我面前,眼神是空洞无物的空茫涣散,没有一个着落的地方。

  鱼翅和鸡汤的水乳交融使室内弥漫着一股氤氲的暖人肺腑的香气,我缓缓拨动着手中的银匙,仿若不经意一般,“槿汐,你看着宫里的人和上林苑的花儿一样多,宫里都是些什么人呢?”

  “主子,或者奴才。”她的话语简短而淡漠,眼皮也不抬一下。

  “那么”,我看着她道:“这些主子或者奴才里头,有哪些人是你的故交好友,哪些是你可以相信可以依靠的人?”

  “除了柔仪殿,除了李长,再没有旁的人。”

  “是啊!出了柔仪殿,槿汐你相熟的也只有李长了,其他都是不相干的人。”我款款看着她,“既是不相干的人,她们所说的话爱听的就听,不爱听的便当是刮过耳旁的风。槿汐,咱们做的事说的话,只能顾得了自己,顾不了人人都喜欢,能堵住人人的嘴。”

  槿汐深深地看我一眼,嘴角扬成一个无奈而干涩的笑容,“娘娘,有些事说起道理来人人都晓得,可是真要做起来,何尝不是难上加难。”

  “因为难就不做了么?永远也不去面对?或者,以为只要自己捂上耳朵逆运算眼睛,就真能外头的事都没发生过了么?”我微笑着语气坚毅,“槿汐,你从不是这样的人。”我轻轻握住槿汐的手,她的手是冰凉的,潮湿,有涩涩的触感。我动容道:“当初是为了我你才不得已去俯就李长,你若不是真心愿意,借着如今这个由头断了也好。槿汐,你实在不必勉强自己。”

  有长久的静默,我与她相对时竟似在无人之境一般,半点声息也无。槿汐是过头看着枫树上的脉脉红叶,那鲜艳的红,在凄楚的夜色蒙胧里也有浓烈的瑟瑟。良久,槿汐转头看我,眼角含了一丝若有似无的欣慰,“有些话,奴婢在暴室时就对娘娘说过。”

  我颔首,心里漫出一丝欣慰,“不错,原以为只可同富贵的人竟可以共患难,也是难得的机缘。槿汐,你既晓得这点,必然也明白你若伤心不振,李长心里也会更难受。”我和静微笑,“槿汐,咱们好好活着不是只为了自己,更是因为要我们身边的人因为我们过得更好些,不要有亲者痛、仇者快的一天。”我攥着她的手更用力些,切切道:“为了流言纷扰而伤害了一个爱护自己的人,更是大大的愚蠢,大大的不值。”

  槿汐一味地沉默,已到了掌灯时分,窗外绢红宫灯散出蒙胧温暖的红光,照在槿汐清瘦的面庞上,照亮岁月划过时留下的淡淡痕迹。

  我有些怔怔,或许,那些痕迹不仅是生命留下的痛苦的印迹,亦是一种懂得和饱满。

  次日起来,照旧是浣碧和花宜服侍了我梳洗妥当。我见槿汐房中门窗紧闭,浣碧传单,道:“槿汐仿佛还没有起来。”

  我点点头,化了胭脂点在唇上,道:“由她多睡会儿吧。”梳洗罢,浣碧和花宜扶着我往皇后的昭阳殿中去。

  八月已慢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的时节,且又在清晨,连空气中都带着淡淡萧疏的阔朗气息。时辰还早,大约皇后也没起来,庭院外三三两两聚着几个嫔妃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什么。才走近些,却听见穆贵人与祥嫔的声音张扬着兴奋的短时间,“祥嫔姐姐方才说得好,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未央宫那位是在佛寺里也不忘勾搭皇上的货色,连着她身边的宫女也是个和内监吃对食的主。那天听祥嫔姐姐说起我还不信,现在想起来真是恶心得连隔宿的饭菜都要吐出来了。”

  祥嫔得意洋洋道:“虽然皇上轻描淡写把事情给过了,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我且看她如何收回这个脸面!”

  横刺里祺嫔带着宫女过来,笑道:“还如何收拾得起脸面呢?都丢得满宫都是了。我要是她,就主仆俩一起躲起来,再不出未央宫的大门。”

  几人见是祺嫔来了,忙彼此见礼。因着皇后说时近中秋,玄凌格外开恩,把禁足的祺嫔恕了出来。穆贵人“咯”一声笑道:“她哪里还有脸呢?我瞧着她从来都是没皮没脸的。”

  祥嫔扬着娟子道:“她自己本就没脸,下头的人也跟着添乱。听说皇后軂这绘春和剪秋两位姑姑亲自在那奴才的房里搜出那些个东西来,真真是恶心!”

  祺嫔手里拧着一片鸡爪枫的叶子揉搓着,带着诡秘的笑容道:“崔槿汐是她的心腹,保不定那些东西是她自己用来勾引皇上的呢?只不过是底下人替她保管着罢了。”

  我在旁听着,登时勃然大怒。浣碧气得脸色发青,耐不住咳嗽了一声,那些人谈得络,一听见动静回头,登时脸色大变。

  祥嫔和穆贵人等到底胆子小,讪讪地屈膝草草行了一礼。唯独祺嫔略略欠身,只昂然微笑站着,神情愈见倨傲。

  我微微一笑,“还未恭喜祺嫔,终于出来了。”我的目光清冷扫过她身后的祥嫔和穆贵人等,兀自笑道:“想必祺嫔禁足的时候闷坏了,一出来就往是非堆里扎。”

  祺嫔低头拨着衣衫上的珍珠纽子,也不看我,施施然道:“孰是孰非娘娘心里明镜儿似的,何必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呢?”

  我不以为忤,只含蓄地微笑,“皇后娘娘开恩,为着八月中秋团圆,特特求了皇上把祺嫔放出来,却不想一片苦心是枉费了。”祥嫔不解,低低“咦”了一声,我慢慢道,“可不是么?皇后以为祺嫔长了教训才放出来的,却不想还是这么毛躁,岂非过完中秋又被寻个什么由头禁足了。”

  祺嫔冷着脸晌,忽而拈起绢子低低笑了一声,道:“嫔妾有什么不是也只是自己的不是,比不得娘娘身边的人做出这等没脸面的事来,可不晓得是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正待说话,肩上骤然一暖,一件雪絮绛纱披风已披在了身上,却是槿汐的声音暖暖道:“早起天凉,花宜也不晓得给娘娘带上披风,万一着凉皇上又要心疼了。”

  我心下一喜,一颗心稳稳落定了,道:“你来了?”

  槿汐的手稳稳扶住我的手肘,沉稳道:“是。陪娘娘给皇后请安原是奴婢的职责,前两日奴婢病着不能起身,如今好了就该伺候着娘娘。”槿汐装束严谨,神色亦稳重如常,转而看着祺嫔,恭敬中不失一位姑姑应有的端肃,“祺嫔身为宫嫔,方才的话是该对莞妃娘娘说的么?所谓上梁不正下梁不正,娘娘为三妃之一,小主只是正五品嫔,尊卑有别。难道说小主昔日苛待宫人之错也是因为娘娘上梁不正的缘故么?祺嫔小主未免强词夺理了。”

  祺嫔气得噎住,恨恨道:“强词夺理的是你崔槿汐!明明是你秽乱宫闱…”

  槿汐倏然打断,含笑冷然道:“小主这话错了。奴婢是与李长交好,那又如何?小主纵然不喜欢也好,只是秽乱宫闱四个字奴婢万万担当不起。恕奴婢出暴室的人是皇上,小主若说奴婢秽乱宫闱,岂非暗指皇上包庇奴婢,纵容宫闱大乱?不知小主这样污蔑皇上居心何在?”

  祺嫔绞着手中的绢子,恨得咬牙切齿,“崔槿汐你…”

  槿汐也不理会她,只缓缓看着旁边的一众嫔妃道:“各位娘娘小主的心思也和祺嫔小主一般么?”

  穆贵人先低头讪讪红了脸道:“嫔妾不敢。”

  “那么,祥嫔小主呢?”槿汐淡淡一笑,“小主的梦魇还没好吧?”

  祥嫔忙垂头道:“嫔妾不敢妄自议论。”

  恰巧与祺嫔同住的周容华带了侍女过来,见我忙福了一福。我轻笑道:“容华妹妹如今是翠微宫的主事,虽然年轻却很懂事。妹妹既与祺嫔同住,有什么事也该好好教导祺嫔,别让她再出了什么差错连累妹妹。”

  周容华素与祺嫔有隙,她这个容华的位份也是因祺嫔的贬黜而得,立刻道:“谨遵娘娘教诲。”说罢去拉祺嫔,口中笑道:“姐姐的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说话行事还这么不检点,由着年轻的姐妹们看笑话儿。”

  祺嫔气得发怔,正要说话,却是剪秋出来说皇后已经起来了,众人也不再多言,一同进去了。

  一一请安过后,皇后见槿汐随侍在我身边,不觉有些意外,道:“今日槿汐也来了。”

  槿汐含笑恭顺道:“伺候莞妃娘娘是奴婢的本分。”

  皇后凝视她片刻,微微一笑,“是。你是该好好伺候着莞妃。”皇后语重心长道:“槿汐你是宫里的老人儿了,服侍莞妃应该格外上心,别惹出什么事端来叫莞妃烦心才是。”

  槿汐坦然目视着皇后,“多谢皇后娘娘关怀。槿汐前次的事叫皇后挂心了,其实并不算什么事。既然连皇上都不追究,那就更当不得什么事了。”

  皇后意味深长地一笑,深邃的眼眸中有冷冷一缕寒光划过,“是么?不过能让皇上为此向本宫开口,看来也不是什么小事了。”

  “皇后是说奴婢与李长之事么?”槿汐淡然道:“娘娘手头的事千头万绪,奴婢之事实在微不足道。”她如此坦荡,旁人反而不好说什么了。

  皇后淡淡一笑,也不置可否,只道:“中秋将至,听闻清河王不日内亦会回京,加之莞妃与徐婕妤都是产期将近,连沈淑媛也有了身孕,皇上的意思是要好好操办。”

  众人异口同声道:“但凭娘娘做主,臣妾等不胜欢欣。”

  喉头干燥得发痛,像吞了颗毛栗在喉头,吞下也不是,吐出也不是,只这样哽咽着刺痛难受。心沉沉地突突跳着,一下又一下,热辣竦的,耳中只回想着那句话——清河王不日内亦会回京。他要回来了!他要回来了!

  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了柔仪殿,一颗心恍恍惚惚地没有个着落。中秋筵席我是必不可缺席的。等了这么久,盼了这么久,他终于要回来了。心头却苦得发涩,我又该如何面对他呢?

  这样骤喜骤悲之间,日子也缓缓过渡到了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