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双生

 仿佛是过了一世那样久,久得都不愿睁开眼来。魂魄有一瞬间的游离,身体疲累得似不是自己的一般。烛光刺得我甫睁开的双眼涩涩发痛,下意识地伸手要挡,已听得浣碧的声音欢喜叫了起来,“小姐醒了!”

  视线所及被影影幢幢的人影遮得模糊,我一时认不出来。我什么都顾不得,心心念念唯有一桩,只含糊着道:“孩子!孩子呢?”

  浑身的力气仿佛用尽了一般,耳中有嗡嗡的余音,殿内仿佛有无数人跪了下来,欢天喜地地磕头贺喜:“恭喜娘娘母子平安,喜得双生子。”

  我愈加牵念,才一挣扎便觉得头晕不已,浣碧与花宜忙扶了我坐起来,塞了几床软被让我靠着。唇舌间还残余着催产药的苦涩,舌尖阵阵发麻,槿汐早端了一盏红枣银耳汤盈然立在床前。我焦急地四处张望,“都是皇子还是都是帝姬?”

  那明黄一色耀目在眼前靠近,扎得我眼睛蒙蒙发花,他朗笑的声音里有无尽欢欣与满足,拥我入怀道:“是一位皇子和一位帝姬!嬛嬛,你送给了朕一对龙凤呈祥。”

  有无穷无尽的喜悦弥漫上心田,仿佛整颗心都不是自己的了,满满腾腾被为人母亲的狂喜包裹住。我急切道:“孩子呢?快抱来让我瞧一瞧!”

  玄凌眉梢眼角皆是笑意,语调都是飞扬的,“皇子出生得早些。乳娘抱去喂奶了,片刻就能过来。”

  心下一松,整个人都如浸润在暖洋春波中一般轻松愉悦。须臾才想起是在人前,欠身道:“恭喜皇上喜得麟儿。”

  玄凌朗朗大笑,“何止是麟儿,帝姬也很好,都是你的功劳。”

  我掩袖低嗔道:“皇上,那么多人在呢。”

  玄凌丝毫不以为意,剑眉轩然长扬,“你是朕身边第一要紧之人,腾与你新近些又有谁敢妄论?”

  我见众人皆在近旁,独不见方才尚在身边的温实初与眉庄,不觉问道:“眉庄姐姐方才还在,怎的一转身就不见了,连温太医也不在?”

  玄凌抚一抚我的眉心,笑道:“还说一转身呢,你足有半个时辰才醒。淑媛跟着皇后去看顾燕宜了,她那里倒还没好消息过来!”

  浣碧在旁笑盈盈接口道:“温大人如何敢走呢?在后头亲自看着煎药呢。”

  我温婉而笑,“臣妾没有大碍,与其劳温大人亲自看着煎药,不如让温大人也去玉照宫看顾吧。徐婕妤也不知怎么样了?”

  玄凌微一踌躇,柔声道:“你自己才产育完又牵挂操心。卫临在玉照宫,若温实初也走了,谁照顾你与朕的孩子呢?”

  有裙幅微动的声音,却见一个半老妇人先走了进来,未语先笑:“奴婢给皇上道喜、给娘娘道喜。”

  我仔细一看,正是太后身边的孙姑姑,忙笑道:“姑姑来了。”

  孙姑姑指一指身后宫女手中捧着的贺礼,笑容满面,“太后听闻娘娘产育,母子三人平安,欢喜得不得了。太后本要亲自来看娘娘的,奈何夜深露重,只得先遣奴婢来问候娘娘、看望皇子与帝姬。”

  我见跟在孙姑姑身后的宫女手中皆端着滋补养身之物,只笑着谢过,“太后有心,请姑姑代本宫多谢太后。”我恳然道:“若太后真为了本宫深夜移动凤驾,岂不是折煞本宫。明日本宫就叫乳母抱着皇子与小帝姬去给太后请安。”

  玄凌只含笑听着,忽然打量着孙姑姑笑道:“姑姑这一身衣裳倒很有心思。”我这才留心去瞧,孙姑姑穿着暗红绣百子图案刻丝缎袍,十分应景。

  孙姑姑不觉含笑,“皇上和娘娘大喜,奴婢自然要讨巧儿。今日娘娘的喜事可是宫里头一桩的,也盼皇上和娘娘将来多子多福,我大周朝福泽绵延、万年长青。”

  玄凌笑着抚掌道:“姑姑当真好口彩。”说罢就要赏赐。

  孙姑姑抿嘴一笑,福一福道:“多谢皇上夸奖。奴婢不敢要什么赏赐,只是不知道有没有那个福气,能占个头彩先瞧一瞧皇子与小帝姬,也好回去向太后回话。”

  我含笑道:“这个是自然的。”说罢转头吩咐槿汐,“想必在乳母那里喝饱了,快去抱来给姑姑看,说来本宫也还没看过呢。”

  乳母平娘与钟娘不过都二十五六上下,很端厚诚实的样子,皆是内务府早早出来数十人里再三甄选的,又暗中留意了两三月才肯留在身边。如此精挑细选,只防着一着不慎便是引狼入室、祸起萧墙。

  不过片刻,但见平娘与钟娘一人怀抱一个织金弹花襁褓,喜滋滋上前请了安抱到我跟前,先向玄凌行礼,“皇子与帝姬给皇上、娘娘请安。”停一停才又俯身道:“奴婢给皇上、娘娘请安。”

  话音未落,我已忍不住伸手一把抱在了怀里,浣碧急起唤道:“小姐身子弱,当心着呢。”她口中虽急,然而目光温柔,只停留在两个孩子身上。

  玄凌见我产后体弱,手臂微微发颤,忙抱过一个,嘴角已不自觉地含了饱满的笑意,道:“什么时候要抱不行,偏在这个时候要强。”

  两个软软的孩子,身量都比胧月出生时还小些。胧月本就是八月早产的孩子,这两个更是自在我腹中以来便饱受折腾。如此一想,更是怜惜不已。

  小小的身子,纤细的手指,通体红润。额上稀疏几根柔软的毛发,眼睛尚未睁开,本能地避着光线。玄凌抱子的手势甚是熟惯,想是这两年胧月与和睦出生他也抱了不少。玄凌一味看个不够,孙姑姑亦近前端详良久,凑趣道:“皇上请看小皇子那眼睛鼻子,子继父貌,简直和皇上小时候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真真像极了。”

  玄凌脉脉道:“别的也就罢了。皇子的额头和下巴像他母妃,帝姬是和嬛嬛眉眼相似。”

  不提则已,一提起眼睛,我的心头狠狠一揪。好在孩子还小,眼睛尚未睁开,我倒不觉踟蹰起来,脸上依旧笑着道:“孩子都还这样小,哪里能看出什么地方像臣妾来,皇上只管哄臣妾高兴。”

  玄凌凝神望我,眼中有丝缕不绝的情意缠绕,“若是将来帝姬像你,自然是一位美人不说;若是咱们皇子像你,怕是更要丰神俊朗,倾倒天下女子了。”

  我斜斜飞他一眼,笑道:“有皇上这般丰神俊朗的父亲,自然是虎父无犬子!”

  玄凌轩然扬眉,展颜道:“父亲看儿子,自然是越看越爱。”他慨然握住我潮湿而蜷曲的手指,“嬛嬛,多谢你。”

  我含笑粲然,“臣妾如何敢居功,何况皇长子也是个很好的孩子。”

  玄凌微微蹙眉,欲言又止,到底还是忍耐不住,“予漓大约像她母亲悫妃,实在是一个资质寻常的孩子,即便皇后悉心教养也不见有多大长进。”

  我柔声劝道:“皇长子到底还小,等年纪大些也就好了。”

  玄凌还欲再说,我忙向孙姑姑递个眼色,孙姑姑笑道:“可别累着皇上和娘娘了,还是叫乳母抱着吧。”说罢细细看了一会儿孩子,旋即去太后宫中复命了。

  玄凌看着一双小小儿女,声音里迸发着不可抑制的欢喜,眉梢眼角皆是蓬勃似凤凰花的绚烂笑意:“嬛嬛,你晓得朕有多高兴么?你一下子给朕带来了两个孩子!”

  身为人母的巨大喜悦强烈地冲袭着我,虽然不是第一次做母亲了,可是生下胧月的时候是怎样凄凉的情状,如辗转零落在皑皑上的深黑碾痕,格外凄切而分明。那个时候,我初为人母的一点喜悦全被即将要离散的母女之情耗尽了,我一心一意只想着要为我胧月谋一个好的前程,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呢。

  如今,才是我第一次好好地感受一个母亲看着新生儿的喜悦。这两个孩子,我千难万苦才保住了他们,生下了他们。何况,我的心口微微一热,还是他的孩子。

  平娘和钟娘一边一个把孩子抱在面前,玄凌爱也爱不过来似的,抱着这个又看那个,兴奋道:“宫中从没有这样双生子的喜事,而且又是龙凤胎,可见朕福气不浅!”

  玄凌话音未落,槿汐已经满面含笑跪了下去,道:“恭喜皇上、恭喜娘娘。奴婢听闻龙凤胎是龙凤呈祥、天下太平的好意兆,皇上的福气即是天下的福气,连奴婢们卑微之躯也得沾荣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玄凌本在兴头上,槿汐这般巧言恭贺,玄凌顿时大喜,连连笑道:“崔恭人说得好,今日六宫上下宫人各赏两个月的月例,绸缎一匹,未央宫上下各赏半年月例,绸缎十匹,也算赏你们尽心服侍主子的功劳。”

  合宫宫人忙跪下谢恩,个个笑逐颜开。未央宫中上下一片欢庆。

  玄凌握着我的手道:“嬛嬛,谢谢你给朕这样做父亲的喜悦。”

  我望着他诚挚的目光,这样殷殷看着我,心下忽然一酸:这样做父亲的喜悦,他是感受不到了吧。现在的他,也知道我诞下双生儿的事了么?他会怎么想,他会说什么呢?

  这样的心思和伤感,我一丝一毫也不能露出来,我于是微笑,微笑着伏上玄凌的肩膀,“臣妾能为皇上做的事不多,实在无法回报皇上多年来对臣妾的恩宠,只能尽心竭力为皇上照拂子嗣,绵延帝裔。”

  玄凌的声音徐缓在耳边,像春水一样缠绵而温热,“嬛嬛,你为腾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朕真不知该怎么谢你才好。”他似想起一事,眼中兴奋地耀起灼灼星火样的光芒:“嬛嬛,朕要册封你为贵妃,你要做朕最钟爱的贵妃!”

  我愣了一愣,生子而晋封是宫中惯例,我循例也不过是从一品夫人而已。即便玄凌私心宠爱,不过是封号隆重些、赏赐更丰厚些罢了。而大周后宫中皇后之下贵、淑、德、贤四妃皆为正一品。然则四妃虽然同为一列,但贵妃为四妃之首。从隆庆一朝开始,更独有贵妃冠以封号,玄清的生母舒贵妃便是如此。因此,贵妃是后宫之中仅次于皇后的最尊贵的女子。

  我几乎本能地要拒绝,忙婉转道:“皇上若要给臣妾贵妃名位,臣妾实实不敢受。臣妾即便因生子要进封,按照祖制也只能进位为从一品夫人,贵妃乃是正一品的名位,一跃进至此位臣妾实不敢当,也怕后宫诸位姐妹不服。”

  玄凌笑着把我拢在臂中,温言道:“朕说你当得起你就当得起,别人若要不服气,尽管能和你一样为朕诞下龙凤麟儿,能和你一样聪明贤惠,成为朕时时也舍不下的‘解语花’,朕也像疼你一般疼她。”玄凌眼中的温柔似要绵绵化了一般,“在朕心中,除了你,再无人能担当贵妃的名位。”

  于是挣扎着要起身,玄凌忙按住了我,惊异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情切,推心置腹道:“嬛嬛知道四郎真心关怀。可是四郎细想,端妃姐姐进宫最早、资历最高,敬妃姐姐也比臣妾先封妃数年,两位姐姐都是协理过六宫事务的,功劳不小。若她们只居妃位而嬛嬛跃居贵妃,难免寒了宫中妃嫔的心。”

  贵妃的名位自是尊贵,只屈居皇后之下,多半能让皇后忌惮。可是这样首当其冲,又是新生下了皇子,皇后不要处心积虑把我生吞活剥了才怪。何况,皇后本就是从贵妃之位登上后座的,难免要刺心。我便是乐得让她刺心难受,也不能为一时之快动摇了长久的根基。而且端妃、敬妃若因此和我生了嫌隙,可是大大不妙。

  心念电转,然而有了当年皙华夫人的例,玄凌再不曾立过一位夫人,我自然不愿惹玄凌不快,于是道:“臣妾绝不敢忝居贵妃之位,请皇上体谅臣妾一番心意。”

  李长一向知晓皇帝心思,又最会左右逢源,忙在一旁赔笑道:“莞妃娘娘这样苦苦推辞,皇上也为难。恕奴才多嘴一句,正一品的娘娘里头,只要不是贵妃,皇上可随意在其余三妃中择一名位给莞妃娘娘,既成全了皇上对娘娘的爱惜,又成全了娘娘对皇上的心意,正好两全其美。”

  皇帝看了李长一眼,笑道:“你这脑袋瓜子倒机灵,不枉朕和娘娘这么疼你。”他思量片刻,道:“贤妃不好,德妃在四妃之末,倒是朕自登基以来从未立过淑妃。”他沉吟着道:“淑妃,淑德有慧,给你最是相宜不过了,只是到底有些委屈。”

  我眉蕴春色,含笑道:“多谢皇上,臣妾喜欢的很呢。”

  他略略想一想,“四妃之中唯有贵妃可有封号,以示于妃嫔之中独尊。嬛嬛是朕心头最爱,自然例同贵妃,于淑妃位份之外,更存‘莞’字为封号。”

  这个“莞”字,是旁人眼中的何等尊荣,我心中却如割裂一般清晰分明。微微侧首的须臾,见窗外满地明月如霜,真如霜雪被身一般,几乎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他温热的掌心有脂粉的轻俏甜香,安抚住我的肩头,怜惜道:“好好地怎么打起冷战来了,可是冷了?”

  槿汐眉心一动,已然转头出言呵斥窗下侍立的宫女,“娘娘刚生产完如何能开窗,万一受凉可怎生是好!”

  那宫女是新挑进未央宫的斐雯,她素来只在外殿服侍,今日大约人手不够也进来了。她大约也吓糊涂了,慌里慌张张口辩道:“方才接生婆婆说内殿里血腥气重才叫开一丝窗缝的…”

  玄凌不觉蹙眉,打量了那宫女两眼道:“出去!冻着了娘娘还敢顶嘴,掌嘴二十。”

  宫人们何等乖觉,见玄凌微动怒色,立时拉了满脸委屈的斐雯出去,纷纷跪下贺道:“恭喜淑妃娘娘!淑妃娘娘万福金安!”

  我在这响遏浮云的山呼中调匀微乱的呼吸,微微含了一缕且喜且嗔的笑意,低声呢喃:“这个莞字,宛如太液池春柳杏花下初见四郎。”

  玄凌面色转霁,眉目皆是春色,“嬛嬛莞尔一笑,犹胜当年初见。”他转首向李长道:“传旨六宫,未央宫莞妃进正一品淑妃,封号仍存,于皇子满月之日同册嘉礼。淑妃出月后赐协理六宫之权。”玄凌看着我道:“嬛嬛,你喜不喜欢?”

  我半是娇羞,盈盈望着他道:“皇上的恩赏,臣妾自然喜不自胜。”耳后根怦怦热了起来,淑妃的名位固然重要,可是协理六宫的大权更重要。

  如今皇后执掌六宫,端妃、敬妃与我三人共同协理六宫,只要我们三人齐心,皇后再想谋害我和我的孩子,也不得不顾忌三分。我微微沉吟,端妃倒是无碍,只是敬妃…

  李长存心要来凑趣,笑吟吟道:“奴才斗胆向娘娘讨赏,娘娘这般恩福两全,随便赏奴才点什么,也好让奴才沾点娘娘的喜气。”

  我取过枕边一把安枕用的玉如意,亲手递至李长手中,笑道:“本宫没什么好东西,这把玉如意还是上回庆国公的夫人送进来给本宫安胎祈福的,如今皇子和帝姬平安落地,这把玉如意就赏你吧,也算是对你多年来尽忠皇上的犒赏。”

  那把玉如意原是用紫玉精工雕成,刀工细腻温和,更难得是用一整块紫玉,晶莹剔透,触手几能生温。这是极大的恩宠了,李长有些受宠若惊,慌忙跪下磕了头,道:“奴才原是玩笑,娘娘这样重赏,奴才实不敢受。”

  我笑盈盈看着他道:“这样赏你,还有个缘故在里头…”我见玄凌也是一脸不解,不由笑着望了一眼槿汐,玄凌恍然大悟,我抿嘴笑道:“这样大的恩典,应该皇上来给才体面。”

  玄凌笑得畅快:“正是。李长,从前为了你和崔恭人的事叫你们俩受了极大的委屈,既然今日娘娘开了口,朕就正式把崔恭人赐予你做‘菜户’,虽然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你也要好好待人家才是。”

  我微笑道:“皇上说得正是。宫里难得开这样大的恩典,你们自要惜福。这如意,就当是本宫给你们的贺礼了。”

  昔日皇后借着槿汐与李长之事大做文章,几乎要了他们的性命,更逼得槿汐十分受辱,在一众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亏得她性格刚毅,否则,只怕早已一条白绫悬梁。如今我重提旧事,更请玄凌公开赐了槿汐与李长做“菜户”,也是给他们最大的脸面,再不能有人为难他们。

  李长听得玄凌亲自开口,欢喜得几乎愣住了。还是槿汐先醒悟过来,满面通红拉了李长一同谢恩。李长拼命磕了几个响头,颤声道:“谢皇上、娘娘厚爱,崔恭人是娘娘身边最得力的宫女,既然赏与奴才,奴才一定对崔恭人好。”

  花宜在一旁捂着嘴直笑:“公公还叫姑姑是‘恭人’么,该改口叫名字了。”

  我心下一动,亦微笑着打趣道:“槿汐是本宫身边的恭人,李公公是皇上身边的内廷总管,管领着宫中所有的内监宫女,岂不是本宫的恭人还是要处处以你唯命是从,半点不像夫妻的样子了。”

  玄凌拊掌大笑:“嬛嬛这话朕是听明白了,怕日后槿汐被李长其余,总不成到时再向娘娘来诉苦了。”玄凌想一想,道:“槿汐是正三品的恭人,此番嬛嬛进为淑妃,槿汐的职责亦要进为正二品慎人。”

  我推一推他,娇嗔道:“李长是正一品内监总管,臣妾的槿汐总归是要低人一头了。”

  李长何等伶俐,忙又跪下道:“奴才也不愿委屈了槿汐。皇后身边正一品惠人槿汐自是不能担当。只是槿汐自幼在宫里服侍,奴才打一句包票,去管束几个宫女还是成的。”

  我斜斜飞一眼玄凌,软语娇俏道:“皇上瞧李公公多会疼人哪。槿汐真真是好福气,谢皇上为槿汐指了个好依靠。”

  玄凌正在兴头上,自然什么话都听得入耳,“宫女中有正一品尚仪,管领宫中所有宫女,只是辛苦些。”

  李长连连谢恩,口中道:“槿汐受了皇上和娘娘这样大的恩遇,辛苦些也是应当的。”

  我笑着推槿汐道:“还不谢皇上的恩典。”

  槿汐依言谢过,烛火掩映下,倒也稍有欢喜之色。玄凌道:“李长,你这位爱妻如今可与你平起平坐了,你可要好生疼惜着。”

  我缓缓松出一口气,槿汐,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多的事了。只盼你以后平安喜乐,也不枉你为我受了这样多的苦楚。

  一众宫人见皇帝给这样大的体面给李长和槿汐,一窝蜂地涌上去给他们道喜。我欢喜道:“还杵着做什么,赶紧地向李公公和崔尚仪要酒喝去。”

  众人正闹着,外头有小内监跑进来磕了个头满面堆笑道:“给皇上道喜,玉照宫的徐婕妤诞下了一位小皇子,母子平安。”

  玄凌于热闹喧嚣之中几乎没听清,随口问道:“你说什么?”

  那小内监重重磕了一个头,大声道:“给皇上道喜,玉照宫的徐婕妤在申时一刻诞下了一位小皇子,母子平安。”

  玄凌喜道:“申时一刻,比淑妃的皇子还早了一刻出生。”他用力抱了我在怀中,大笑道:“嬛嬛,你听!你听!燕宜也为朕诞下了一位皇子呢。”

  我心下一松,她到底是平安诞育了她与玄凌的孩子,也不枉我一番苦心保她。然而旋即一紧,她生的也是个儿子呢。但是面上依旧和静微笑,“恭喜皇上喜得麟儿。”

  他喜得不知说什么才好,站起来交握着双手疾步转了两圈,倏然站住,俯下身看住我,“嬛嬛,你一回宫,就给朕带来了这么多的福气。朕真心谢谢你!”

  我从容谦道:“皇上过奖了。皇上天命所授,这福气自然是不用说的。臣妾倒觉得皇上今日连得二子可是极好的兆头呢,以后皇上定会有更多的皇子。就许臣妾先占个好口彩,先恭喜皇上了。”

  玄凌这才想起来问:“既是申时一刻徐婕妤先生下的皇子,怎么到现在才来报?皇嗣诞育之事也敢延误么?”那小内监一时被吓住了,忙忙磕头连说“不敢”。

  我在一旁劝道:“皇上息怒,玉照宫离未央宫极远,想来他们也是着紧赶来向皇上报喜了。大喜的日子,皇上可千万别生气。”

  那小内监忙道:“奴才已经一路小跑过来了,刚到时听说淑妃娘娘也诞下了皇子,于是未央宫的公公们也拉着奴才一同领皇上的赏,说是沾小皇子的喜气,奴才不敢不领啊。”

  我笑道:“可是皇上的赏延误了他们的腿脚呢,皇上还怪罪他们,真真是可怜见儿的。”

  玄凌哑然失笑,随口向那小内监道:“你起来吧。”

  我依在他怀中,轻声道:“皇上可要去看看徐婕妤?她此时一定也盼着皇上去呢。臣妾想二殿下一定和徐婕妤一样,长得极白净可爱。”

  玄凌略一迟疑,“那那里有太医看护着呢,朕再多陪你一会儿。”

  我笑道:“皇上要陪臣妾的日子长着呢,只怕皇上腻味。徐婕妤初为人母,皇上要多多关怀才是。”

  玄凌这才起身由小内监服侍着披上披风,含笑道:“嬛嬛最识大体,不愧是朕的淑妃。”他握一握我的手,“好好歇着,朕明早再来看你。”

  我唤了李长过来,道:“别只顾着自己高兴,好好送皇上去徐婕妤那里吧。”

  李长殷勤应了一声,一行人送了玄凌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