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不识鸳鸯是怨央

 酒过三巡,玄凌似是微醉,半倚在御座之上唤歌舞上来。台上诸人的神色皆慵懒下来,舞乐方起,觥筹未止,白日看过奔马骑射的耳目更适合柔软的丝竹,靡丽的舞姿,舞姬破金刺绣的艳丽长裙温柔起伏在晚风里,在一盏盏亮起的琉璃屏画宫灯的映照下,似开了一朵朵丰艳妩媚的花。

  赤芍听罢一曲,又点了拓枝舞。两位舞伎云鬓高耸,额上贴雉形翠色花钿,着红裳、锦绣,黄蓝两色卷草纹十六幅白裙,露出一痕雪脯,双手拈披帛,随着鼓点跃动起舞。舞伎舞步轻柔,广袖舒展,似回雪飘摇,虹晕斜飞,极是炫目。

  赤芍有些意兴阑珊,丢下银箸道:“臣妾入宫至今,看过最好的舞便是安昭媛雪夜的惊鸿舞,看过此舞,旁的都无味了。”

  玄清微微注目于赤芍,恍如无意,“娘子不曾看过淑妃娘娘的惊鸿舞么?”

  我浅浅一笑,“咱们都是东施效颦罢了,怎比当年纯元皇后一舞倾城。”

  赤芍不作他词,只笑,“臣妾总是晚了一步,不曾赶上看淑妃娘娘与纯元皇后的惊鸿舞,也不曾看年下午的骑射,听说皇上拔了头筹。”

  玄凌醉眼迷蒙,“别的也就罢了,你没看见下午小姨的骑射,当真是巾帼英姿。你若看到了,一定觉得亲切。”

  于是赤芍举杯去贺玉娆。他的“亲切”二字挑动我平静面容下心中起伏的疑团,趁着赤芍过来敬酒的间隙,我轻声道:“这样好的骑射功夫,不是你一个宫女出身的嫔妃该有的。”我注目于赤芍,很快转过脸颊,遥遥望着台边开得团团锦簇的殷红芍药,“听闻从前的慕容世家尚武,连女子也善骑射,想当初华妃便是一骑红尘博得皇上万千宠爱。今日看来,妹妹也有这样的好福气。”

  “是么?”赤芍把酒杯停在唇边,如丝媚眼中有一丝尖刻的冷意,“娘娘千万不要这样比,华妃娘娘芳年早逝,嫔妾可是想多与娘娘相处几年的。能够亲眼瞻仰娘娘凤仪,这样的福气嫔妾怎愿错失。”语毕,又盈盈行至玄凌身边,吧酒言欢。

  长夜如斯呵。

  玄清已有几分醉意,半靠在长桌上,云白衣袖拂落有流云的清浅姿态。他兀自一笑,那笑意看上去有些空洞的寂寥,与他素日闲淡的容颜并不相符,浣碧一一为众人斟上琥珀色美酒。夜宴前她更衣过,湛蓝百合如意暗纹短襦,穿着一条及脚面的玉黄色洒银丝长裙,走动起来右侧斜斜分开的裙岔里便流淌出一抹水绿色软绉里裙,恰如青萍浮浪,一叶一叶开在她足边。姗姗一步,那萍叶般的里裙便温柔闪烁,像是她若隐若现的女儿心思。

  待到玄清身边时他已有醉意,浣碧伸手扶他,想是力道不够,整个人身子一侧,连带手中冻青釉双耳酒壶也倾斜了几分,那琥珀样浓稠的酒液便毫无预兆地倾倒在他流云般洁白的衣襟上。玄清被冰凉的液体激得清醒了几分,见浣碧满脸惊慌,便安慰道:“无妨,一件衣衫而已。”

  早有服侍的宫人准备好干净的衣衫在侧等候,他起身意欲入内,脚下踢到一个馥香团纹软垫,酒意让他脚步更加踉跄,一枚锁绣纳纱的矜缨从他怀中落出。

  矜缨开口处的束带并未扣紧,随着落地之势。一枚殷红剪纸小像从矜缨中飘然而出,夜来台上风大,凉风悠悠一转,那小像便被吹起,直直飘落到玄凌身边的赤芍足前。方才玄清起身的动静颇大,玄凌亦惊动注目。此刻看那小像被风吹来,不觉问道:“那是什么?”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那是什么!

  我几乎要惊叫出声,又生生把那呼之欲出的惊呼咽落喉中。

  小像!是我的剪纸小像!

  赤芍附身一拾,不觉含笑,“好精致的小像呢。”

  玄清眼见小像被吹走,伸手抓之不及,眼见它落在赤芍手中,面色一点点苍白起来,灯火流离的浮光中,唯见他一双眸子乌沉沉,似天边最亮的星子。我惊慌中看他一眼,从酒液的潋滟清液里看见自己容颜的倒影,若不是饮酒的醉红还浮在脸颊上,我一定被自己苍白无血色的面容出卖了。

  当小像被递到玄凌手中是,玄清的神色已经完全和平常一般平静了。他的手背在身后,我几乎能看清他握得发白的指节,他静静道:“皇兄也喜欢这些小玩意吗?”

  玄凌笑着指他,“你定是在哪里留情了,弄来这些女儿家的玩意儿。”

  “如此珍藏,”蕴蓉一笑,发髻上缠丝金蝶步摇上垂下的串珠银线粟粟晃动,反射出星星点点的银光,明晃晃地直刺入目,“六表哥有心上人了呢,还不从实招来。”

  赤芍伏在玄凌身侧,细看几眼,幽长妙目一沉,望向我时已有了几分锐利,转向玄凌笑道:“可是臣妾喝醉花了眼么?皇上细瞧瞧,这剪纸小像很有几分像淑妃娘娘呢。”

  “很像么?”他凝眸须臾,口吻中已有了几分怀疑的冷意,“是有些像呢。”

  观武台深广开阔,凉风带着夜露的潮气缓缓拂来,依附在肌肤上有一种潮湿幽凉的触感,那幽凉缓缓沁进心肺,连五脏六腑都慢慢生出一股冰冷寒意,有一种冻裂前的僵硬。

  我冷眼瞧着那张小像,淡淡道:“莫须有的事情这一年来臣妾已经经历太多,一张小像而已,凭此便可以断定是臣妾么?”我轻轻嘘一口气,神色平静无波,只静静望着玄凌道:“前番有人诬陷臣妾与温太医苟且,怎么此番又想要攀诬臣妾和六王爷什么了么?”

  玄凌一笑,有些干涩的歉然,“嬛嬛,你多心了。”

  我轻嘘,“但愿如此。”

  叶澜依端正地坐着,她迷离的眼波幽幽凝视玄清,浅淡的忧伤从眼眸中似水流过,逐渐成为夜色中弥漫的烟雾。她轻吸一口气,“把这张小像贴身收藏得那么好,必定是心爱之人的剪影了,日夜相望,几许相思。”

  周珮好奇,“小仪怎知是相望而不相亲之人?”

  叶澜依幽幽一笑,似能穿透人心,“若是可以相亲日日相见,何须再这般珍视这张小像,”她看一眼玄清,“王爷说是不是?”玄清以一丝错愕与失落回答她的问题,叶澜依抿嘴一笑,“这张小像的确肖似淑妃,但皇上不觉得也很像三小姐与浣碧么?尤其是那眉眼盈盈。”

  玉娆惊愕抬头,刚想分辨,正触上玄汾坦然无疑的目光,神色一松,反倒沉静不语了。周珮亦笑,“臣妾也说呢,怎会是淑妃娘娘?人有相似,或许是三小姐或碧姑娘。”

  “皇上细看那小像,淑妃生性沉静端和,而小像上那女子眉目宜喜宜嗔,有略略丰润些,不似淑妃清瘦,浣碧不过是个丫鬟,而三小姐正当妙龄,风姿绰约,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臣妾越看越觉那小像是三小姐,”她举眸望着玉娆轻笑,“三小姐,你自己知道么?六表哥是第一风流倜傥的,被他爱慕世间多少女子都羡慕不来呢。”胡蕴蓉扑着团扇,仰望牛郎织女星,“再过一个多月便是七夕,牛郎织女鹊桥相会,对于有情人,皇上是否也该成全一段佳话?”

  玄凌的迟疑显而易见。我抿唇,初入宫的我神采轻俏,身量略丰,的确与现在略有差别,只不知能否凭此掩饰过去。

  玄汾蹙眉良久,轻轻道:“三小姐与六哥是第一次相见呢。”

  玄凌淡然一笑,“蕴蓉你也太心急了,这张小像边缘颜色略褪,定是被老六拿着看了多次了。小姨进宫不过数月,此前也未与老六见过,不会是她,”他的目光有意无意从我面上扫过,带了几分探询的意味。我强自克制住心绪,镇定道,“皇上说得很是,可不知是外头哪家小姐呢?六王何时带来看看也好,许是臣妾家的女眷也未可知,那倒成了一家人了。”

  一团碧影屈身下去,已然含了慌张的哭声,“皇上请恕奴婢死罪,此物是奴婢的小像。”

  “浣碧,果真是你么?”

  浣碧回首看玄清,目光中的情意并不加分毫掩饰,“是九年前奴婢亲手放入这个矜缨中的,”她似是欣慰似是叹息,“九年前淑妃娘娘在皙华夫人宫门前小产,皇上与皇后皆不在宫中,太后又病着,奴婢正好遇上六王,便请他援手相助,过后奴婢亲上镂月开云馆感谢六王。”

  我惊讶,“皇上,那年从慕容氏宫门前带臣妾回宫的不是您么?”

  玄凌亦讶然,“你一直以为是朕?”他旋即欣慰,“是朕不好,忘了对你提起,所以,浣碧不是你遣去致谢于老六的?”

  我敛衣起身,郑重道:“至今未曾谢过六王,是本宫不知之过,还请王爷不要见怪。”

  他的神色也如常,“淑妃是皇兄爱妃,当日又怀着皇嗣,清只好冒犯皙华夫人了。”他的话如锥刺心,我强自忍住,再度深谢。

  浣碧俯身于地,“是奴婢不好,私自去找王爷。”

  玄凌笑道:“你为主尽忠是应该的,且起来说吧。”

  浣碧道:“那日奴婢上镂月开云馆,馆外开了好多合欢花,王爷在习字,奴婢见王爷桌上搁了些彩纸,一时兴起便剪了几朵窗花赠与王爷作谢礼,王爷问奴婢会不会剪人像儿,奴婢便依着自己的样子剪了一张给王爷。后来有一次奴婢遇上王爷,王爷问我喜欢什么花儿,奴婢说喜欢杜若……”她声如蚊细,“皇上可察看矜缨内是否有几片杜若花瓣。”

  玄凌依言取过矜缨打开一看,不觉悦然,“果然不错,若不是你的小像,你怎知矜缨中放了什么。”玄凌向我道,“她那鬼精灵的心思,你可知道么?”

  我正满心疑惑浣碧如何得知矜缨中的物事,转念想起前月玄清卧病她去照料过数日。正凝神间,听得玄凌问话,忙笑道:“臣妾竟是个傻子,这丫头瞒得臣妾好苦。”

  蕴蓉犹未甘心,一眼瞥见浣碧簪在髻后的秋杜鹃,道:“本宫记得你日日都插一朵秋杜鹃在发上,怎么你喜欢的花竟不是秋杜鹃而是杜若么?”

  浣碧满面通红,讷讷片刻,终于小声道:“王爷曾说奴婢戴秋杜鹃好看,所以,所以……”

  她没有说下去,然而谁都明白了,连玄清亦不免动容,“难为你一片苦心。”

  周珮似想起一事,掩袖笑道:“臣妾想起一事,前几月臣妾去淑妃宫中总不见浣碧,听说六王病了,是碧姑娘去照顾了。臣妾当时还疑惑,如今……”她吃吃而笑,几位宫眷都不由笑了。

  玄凌击扇而笑,“难怪当日朕跟淑妃玩笑说要选你当贵人,你吓得连手里的东西都砸了,问了半天说是有心上人了,原来这心上人便是老六。”

  他笑个不止,“嬛嬛,嬛嬛,不仅你糊涂,朕也糊涂,竟都被他们瞒成这个样子。九年了,难怪老六连个侧妃也不纳,竟有这个缘故在里头。”

  玄洵也笑,“我们老六最潇洒不拘的,怎么如今扭扭捏捏起来。九年?再过九年皇上的皇子都有孩子了,你竟还不说么?”

  玄清笑意疏落,“浣碧是淑妃娘娘的陪嫁侍女,怎会舍得离开淑妃?”

  浣碧连脖子都红了,“奴婢微贱之身,不敢高攀王爷。”她声音越发低微而轻柔,“听说王爷别院处种了许多碧色梅花,奴婢一直无缘一见,什么时候能看看也就心满意足了。”

  玄凌笑道:“你们再这般下去,真要像大哥所说再等上九年了,到时候朕连皇孙都有了,你们还这个不敢,那个不敢的,岂非要熬成白头翁了。”他招手,“来来来,今日就由朕做主,把浣碧赐予你罢。”

  浣碧喜不自胜,害羞低下头去。片刻,只盈盈望着玄清,看他如何反应,玄清正欲说话,浣碧忽然垂下脸去,沉沉道:“其实奴婢身份低微,怎能有福服侍王爷。”

  她这样说,玄清反而有些不忍。玄凌亦道:“老六若不亲口告诉你,你怎知道他别院种了碧色梅花你又叫浣碧。六王府缺个打理家事的人,你在淑妃身边多年一直小心谨慎,朕也放心。”

  有无数念头在心中纷乱缠绕,是震惊,是苦涩还是庆幸,自己也无从分辨。我极力镇静下来思索片刻,徐徐起身道:“若这样把浣碧赐予王爷,她进了王府,身份是侍婢、侍妾、姬人、是庶妃,侧妃还是正妃?”

  蕴蓉插嘴道:“浣碧虽是淑妃的陪嫁,身份特殊,但终究是个丫鬟。去服侍王爷,做个侍妾也是抬举了。”

  我正衣衫,敛裙裾,郑重拜下,“臣妾当年离宫修行,身边只有槿汐与浣碧风霜与共,臣妾曾决意好好报答她们,将来为她们配个好女婿。如今槿汐嫁与李长也不算坏,而浣碧又是与臣妾一同长大,情分犹如姐妹,浣碧既与王爷有情,臣妾也不想她只做一个无名无分的侍妾,臣妾想王爷钟情浣碧九年,想来也不愿薄待她。”

  玄凌微笑道:“那又何妨,就按秀女的例子赐给老六做庶妃。”我抿唇,轻轻摇头,玄凌奇道:“那你待如何?”

  “浣碧与臣妾情如姐妹,臣妾的二妹又因故不嫁。臣妾想收浣碧做义妹,名入族谱,以甄家二小姐的身份风风光光嫁入清河王府为正妃。”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笑话!”赤芍冷笑道:“历来宫女为妃嫔只能一级级循例上升,且不许宫女封后,皇宫如此,王府中更不能以侍婢为王妃,传出去不只六王颜面有损,连皇上也跟着丢脸,怎会有宫女做弟妹的!”

  蕴蓉亦皱眉,“淑妃虽心疼浣碧也要适可而止,将来命妇入宫朝见,难不成浣碧作为正妃与咱们平起平坐么?”

  浣碧紧紧攥住我的袖子,恳求道:“奴婢知道娘娘顾惜奴婢,只是奴婢本不在意名分,还请娘娘不要操心。”

  我叹道:“并非本宫要额外生事,你不知人多口杂,若你无名无分进了王府,来人别人议论起来,说得好呢是你与王爷钟情多年成就良缘,说得不好连私通这类话都会出来,白白连累你与王爷的名声。”

  玄凌沉吟不决,有人定定拒绝,“不!”闻声寻去,却是玄清。他面容坚毅,沉声道:“恕清不能以浣碧为正妃,清多年前曾遇一女子,与她两情相悦,后虽分隔千里,不能结为夫妇,但清心目中一直视她为唯一的妻子。浣碧姑娘虽好,但清绝不能以她为正妃,”他向我一揖为礼,“还请淑妃体谅。”

  他双眸中倒映着烛光,似两簇小小的火苗跳跃燃动,直能焚心。我如何能不懂得,如何能不体谅,只是今生今世,即便我拼尽全身力气,亦不得再靠近他分毫。咫尺天涯,这些懂得与死灰又有什么分别?

  我敛衽,静静道:“皇上做主吧,只别委屈了浣碧,”我停一停,“流朱早死,臣妾唯有一个浣碧了。”

  他点头,片刻后终于道:“朕如你所求,让浣碧以甄家二小姐的身份嫁与六王为侧妃。”

  我轻轻呼出一口气,心底哀凉,然而,能得如此,已经很好了。

  众人围上来纷纷致酒作贺,尤以玄汾举杯最多,通明灯火辉煌地洒在玄汾脸上,他的神情也柔和喜悦,似是为玄清有美相伴而高兴,亦似是为自己高兴,他唇际难得有如此恬和的笑意,少年豪气尽在疏朗眉目间。我许是真的很高兴吧,来者不拒,满面含笑一杯杯尽数吞入喉中,恍惚中连玄清的酒亦喝下好几杯,最后连玄凌亦道:“淑妃难得这般高兴。”

  蕴蓉的声音朦胧在耳边,“这个自然,侍女做侧妃,淑妃多大的荣耀,平白又多了一个妹妹,连带王爷也成了妹夫。”

  一弯眉月斜挂树梢,风吹得身旁的花枝树叶乱颤,远远望去月亮也仿佛挂得不稳,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到底是浣碧来扶我,“小姐醉了,奴婢扶您去吹风醒醒酒。”

  醉眼望去,众人悉数喝了不少,都是醉意沉沉的样子。浣碧扶我下台,凉风如玉,虽是夏初时候,却依稀有几分清冷秋日的萧瑟,仿佛是玄清出来与浣碧耳语几句,浣碧退开一箭之地,他的手掌握住我的手臂,道:“小心。”

  隔着衣衫薄薄的料子,依稀能感觉他手心熟悉的掌纹。只是这双手,这个人,从此都归浣碧所有了。风扑到热热的脸上,胸前滞闷欲呕,他抚着我的背,语意悲凉,“你这样难受,我比你更难受。”

  我推开他,“今日王爷与本宫同喜,来日,王爷便是本宫的妹夫了。”

  他别过脸去,那哀伤似深入骨髓一般,“一定要如此么?”

  我指着月亮道:“你瞧,月亮注定要西沉,我和你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命数如此,只能如此,”我狠狠吸一口清凉的空气,“不如此,死的不只你我,仅仅流言而已,温实初已是前车之鉴,我不能再连累你。”

  他深深歉意,“那时我不能来帮你。”

  “还好,你不能来帮我,如果那日被指的人是你,我只怕会发疯。”我静一静,温婉到,“九王与你亲厚,他来保我,就是你来。”我看着不远处一抹碧色身影,忍住喉头的呜咽,转成一抹绯色的笑,“浣碧一直喜欢你,她对你的情意不比我对你少,我很早就知道,你……不要辜负她。”

  他握住我的手,一双深潭双眸,仿佛藏了无数流光匆匆,穿越绵长岁月,直抵心田,“你明知道的,我只有你。”

  清风拂过,花木繁枝摇得月影支离破碎,一颗心亦碎到这样田地,我摇头,“知道又如何?此生以今日为界,从前只有我,往后便只有浣碧了。”我轻轻道,“她不是我义妹,她是我亲妹妹,所以,你一定要待她好。”

  似是三更了吧,我昏昏沉沉,困倦极了,殿中歌舞犹盛。只怕天明也不会停歇。我的手从他的手心一点点艰难的剥离出来,扶着栏杆缓缓回去,夜凉如水,依稀见栏下一架蔷薇开得如冰雪寒霜一般,那终身无望的寒意随着花枝蔓延上来,死死往心上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