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犹记年少春衫薄

 乾元二十三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春雪才消,暖风一吹,上林苑又是春光无限。

  这一日玄凌宿在柔仪殿中,晨起无事,他斜在床头看我梳妆。晨光中,相顾亦有温柔。

  我簪好一枚珠石兰花在鬓边,隔着窗子问外头的品儿,“四小姐呢?”

  品儿道:“一早取了纸笔说去画画了。”

  我转首看外头春色深深,心中已有几分计较,笑向玄凌道:“皇上可愿同去流连春光么?”

  他欣然应允。我们携手穿行于芳草鲜美的林间,踏着新生的绿草分花拂柳而行。不时有香花停驻在我手心,他间或折下一枝别在我的衣襟,光影斑斓中的他恍惚有我们初遇时的恬淡,然而在春光似旧时的感慨中,这点莫可名状的飘渺情怀终如晨曦的轻舞,瞬间消散。

  倏然,我与玄凌止步,立于几株玉兰树下,目光被吸引。

  太液池边,杏花叠影处,有一对少年与少女并肩而立。

  也不知他们站了多久,两人身上落满了粉色的杏花,那清艳柔和之色轻柔地依附在他们的头发、脸庞和衣衫上,似有温柔的雪花将他们覆盖。

  少女的手中握了一支笔,似乎在画着太液池无边春意。而少年则在旁偶尔与她耳语几句,他每说什么,那少女便侧首向他一笑,或是嘟着嘴呢喃几句。两人的脸颊皆有绯红颜色,像是春风缱绻,把周围如云霞般的千瓣粉色开在了脸上。

  他们专注于这般宁和愉悦的交流,对我与玄凌的驻足凝望浑然未觉。面前太液池春波碧浪,身后杏花如雪纷繁飘落,远远一带太液烟柳鹅黄嫩绿。万木含翠,春和景明。其实何必再画,年少春衫薄,身在其中的韶华儿女原就是最好的一幅春意盎然图。

  周遭一片寂静,春风掠过我身边的一株玉兰树,嫣紫粉白的花朵飞旋落地,发出轻微的“扑嗒”“扑嗒”声。我悄悄留意玄凌的神色,一丝莫名的恼怒横亘于他眉心,然而,亦有一丝温柔神往滋味。

  少年为她拂去身上落花,挑出一朵开得最好的轻绡似的杏花,别在少女发髻上。

  她轻轻“哎”了一声,“别闹。”她临水照花,假意嗔怪,“现下拿朵杏花来插我头上,必是把我的碧玉凤钗给丢了。”

  “怎会?”少年正色道,“那是你的东西。”

  少女红着脸轻轻啐了一口,“我的东西多了,你那天偏要射我的凤凰。”

  少年脸上素有的孤清之气消弭殆尽,他眸光明亮,举动爽朗清蕴,似林下青松,他脸色微红,“因为六哥说过,凤凰于飞,和鸣铿锵。”

  少女再不言语,低下头含笑,那笑意好似刚刚破冰融出的蜿蜒春水,如此温柔清澈。良久,少女不再笑,她蹙眉叹气,“姐姐问过太后的意思,太后并不赞同我和你在一起。”

  少年正色道:“太后若不许,我便一直求她。她若不允,我便和六哥一样一直不娶。总之,我不辜负你,也不娶旁人。”

  少女愀然不乐,“你是亲王,怎会只娶一妻,你看你皇兄便有那么多嫔妃。”

  少年容色肃然,诚恳道:“我只和六哥一样,不另娶旁人。”他停一停,“六哥婚宴那日我便和你说过,我只等你。”

  少女轻轻叹息一句,少年看着她道:“我知道尘埃未定,你总有许多的不放心,那么我只答你一句。”他握一握玉娆指尖,“你放心。”

  少女粲然一笑,轻轻道:“我知道。”

  玄凌的沉默似摇落在重重秋霜里的薄薄芦荻,良久,他凝视我妆容精致的双眼,“你是故意叫朕看见的么?”

  我坦然回视着他的目光,“无须故意,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迟早会传到太后耳中。”我停一停,“所以,幸好今日是皇上看见。”

  “太后是不会允准的。”

  我毫不退怯:“如果是皇上请求,太后会允准的。”

  “朕不会去。”

  “四郎。”我柔声唤他,“如此小儿女情状,像不像嬛嬛与四郎当年,情醉如此,四郎与嬛嬛都是过来人,何不成全他们?”

  他眸光如电,似想把我看成水晶透明人,“淑妃,你那么聪明,应该看出朕对玉娆的心意,所以你设法阻止。”

  我伸手一指,“如此情景,并非臣妾可以阻止。皇上,你那么聪明,怎会不知襄王有意,神女无梦。”

  他一怔,默然道:“朕自有办法。”

  我退一步,恳切道:“即便皇上有办法,也请问问玉娆的心思。若不然,勉强又有何益,九王又是您的亲弟弟。”

  他拂手而去,再不回答。

  我忧心忡忡回到柔仪殿,见玉娆口角含笑回来,亦不愿对她明说惹她不快,而玄凌,也接连几日不再踏足柔仪殿。

  这样的僵持在数日后以他的到来而打破。彼时玉娆正在我身边练习抚琴,她醉心于《诗经》的《淇奥》,把它谱做曲子来弹奏: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玄凌在窗外聆听良久,微笑进来,“弹这曲子,玉娆已经有了思慕的君子了么?可知朕为君子,很喜欢弹琴的玉娆。”

  她对着玄凌从来是清冷如霜的神情,偶尔有客套的笑意也似云层间漏下的一隙泠泠月光,没有温度,且遥不可及。此刻含嫣一笑,恰似破云而出的温暖日光,明媚间照耀满园春光,“皇上喜欢民女,是因为傅婕妤的缘故么?”她以手抚腮,“听说民女和她长得很像。”

  “你并不像她,如吟更多些缠绵娇妩,你射箭的英气妩媚和朕从前的华妃一模一样,都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但论容貌……”玄凌凝望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深刻的眷恋与痴痛,“你很像朕的妻子。”

  玉娆一愣,不觉疑惑,“民女与皇后并不像。”

  玄凌点头,尾音的咏叹里有无限感伤,“她是皇后,不是朕的妻子。朕的妻子,她很早就带着我们的孩子离开人世了。”

  我从未见玄凌这样沉浸在回忆与情感的交织中与旁人安静说话,那种亲厚的感觉,有一丝的恍惚,我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外人,远远看着他们说话,仿佛我与他的情感从来都是无关的。

  玉娆秋水般澄净的眼眸乌溜溜一眨,“我知道了。皇帝可以有很多皇后,但是妻子只有一个。”

  玄凌怜惜地瞧着她,“你很聪明,像你的姐姐。”

  “那么姐姐呢?”她的目光中透出一缕狡黠。

  玄凌远远望着我,语气温柔,“你姐姐是如今朕身边最重要的女子。”

  我对他报以同样温柔的一笑,心底洇生出一点稀薄的暖意。经历了那么多事,为他悲喜绝望,也为他生儿育女,日子长了,总有点情意。

  玉娆眉心一动,似是对玄凌的回答不以为然,只道:“你说的华妃可是被抄家灭族的慕容家那位么?”她问,“你既赐死了她怎么还想着她?很喜欢她么?”

  是很久远的往事了吧。每每提起华妃,记忆中最深刻的仍是那满壁如桃花般凄艳的血红和她临死前那种绝望哀艳的神情。玄凌的神色有瞬间的茫然,“当年,她也是个很可爱的女子,即便以后因为家族和野心不再可爱了,可是朝夕相对久了,总是有几分真心的。”他转过神来,忽而粲然一笑,“你问了那么多女人,可也想做朕的女人么?”

  我心中狠狠一揪,玄凌终于问出口了。我待要说话,玄凌向我一摆手,温和道:“朕想听她自己说。”

  我无奈噤声。玉娆并未像我想像中一般恼怒,她轻轻一笑,露出一点莹白如玉的贝齿,“民女很羡慕皇上的妻子。”

  “哦?”玄凌颇有兴味,“为什么?”

  “皇上的妻子虽然早逝,可是皇上心里只认她一人为妻子,时常想着她,”她停一停,认真地瞧着玄凌,“皇上喜欢民女,是不是?”

  他点头,眼里有浅浅的笑意,“是。”

  玉娆点点头,“民女自小便有一个愿望,希望成为心爱的男子的妻子。不是妾,不是最重要的女子,而是唯一的最爱的妻子。只可惜,皇上已经有自己的妻子,不能满足民女的愿望了。民女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做到,而不是永远羡慕皇上的妻子。”

  他的目光渐渐凉下去,唇角却依旧含笑,“朕说过,你很聪明,很像你的姐姐。”

  她摇头,“这不是聪明,而是事实。皇上若喜欢民女要把民女留在宫中,那么可以给民女什么?贵嫔?昭仪?还是贵妃?拟或废了皇后让民女入主凤仪宫?”她笑,“皇后也不过只是皇后,并非皇上的妻子。恕民女多嘴,皇上与您的妻子都很喜欢彼此吧?”

  玄凌默然颔首,眼中多了几分旖旎温柔,“两情相悦。”

  玉娆起身,郑重下拜,“请皇上赐民女这样的福气。”她的眼中有晶莹的泪光,“民女虽然身份低微,但与九郎两情相悦。民女不敢请求皇上让民女做九郎的正妻,即便赐民女做他的侍妾也无妨,只求皇上能让民女与九郎在一起。”

  玄凌的面庞上渐渐浮起一层讥诮之色,“你不是只愿做他的妻子么?”

  玉娆仰起头,光洁的脸庞因为坦荡和爱悦的欢欣生出一层奇异的明亮光辉,“皇后是皇上名分上的妻子,皇上却不把她视若妻子;民女虽然来日并不能成为九郎名分上的妻子,可是他心中只有我,我心里也只有他,民女知道九郎不会再娶别的女子,民女是他心中唯一心爱之人,不就是他的妻子么?

  “九郎”,他唇齿间轻轻玩味着这个亲昵的称呼,起身至我跟前,抚上我的脸颊,“你也常唤我‘四郎’。”

  我平静抬头注视着他,眸色如波,“那是对心爱之人才有的称呼。”

  他不置可否,只向玉娆道:“你起来吧。”

  玉娆纹丝不动,“民女知道皇上喜欢民女。既然喜欢,就要成全对方的心意。除了皇后,皇上身边还有很多女子,死去的,活着的,都占据着您的时间与记忆,民女入宫不久,便已看见姐姐受了这么多风波周折。姐姐虽然是皇上认为最重要的女子,却也过得如此辛苦小心,民女不愿将来也过这样的日子。”她再拜,“皇上的喜欢难能可贵,民女不敢辜负。但世间的喜欢并非只有男女之情,请皇上像喜爱小妹一般喜欢民女吧。”她取出玄凌赠她的玉佩,“这是皇上交由民女保管之物,民女完璧归赵,也请皇上了民女与九郎的夙愿。”

  玄凌没有取过,只道:“是朕赐你。”

  他离开的步伐有些沉重的疲倦,“嗒嗒”地留下一地的忐忑,我扶起玉娆,轻轻道:“只能做到如此了,我们已经尽力。”

  玉娆的容色有单薄的憔悴,却透出一层绯红的坚毅,“我知道,如果皇上因此迁怒汾,宁为玉碎,我必不独活。”

  三日后,甄玉娆赐婚为平阳王玄汾正妃的旨意便传遍六宫。平阳王玄汾再赐食邑十万户,生母顺陈太妃进为顺陈贤太妃。为振女家门楣,封甄玉娆为正一品嘉国夫人。向来晋封嫔妃家眷为外命妇是正二品妃位才有的殊荣,妃位家眷为正三品郡夫人,四妃家眷为正二品府夫人,皇后家眷才为正一品国夫人。昔日我为贵嫔又得身孕,才破例赐娘亲为正三品平昌郡夫人,后来家破人亡,娘亲的封诰也被褫夺,即便回京后再得晋封,娘亲也不过是正二品乐平府夫人,旨意又道“淑妃嫁妹,可按郡主出嫁之仪备办嫁妆,以丰妆奁”,可见玄凌对玉娆厚爱。

  我手中握着圣旨,含泪欣慰道:“能得如此,已是意外之喜。”

  玉隐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圣旨,叹道:“有情人终成眷属,皇上也算做了件积福的事,”

  我点头,“除了皇上,谁还能说动太后。”

  人云玄凌在那天夜里向太后请安时提起指婚之事,太后颇为吃惊,问起缘由,玄凌只道:“姻缘天定,何必叫小儿女伤心,抱憾终生。”

  太后沉吟良久,又问:“甄氏复兴,她义妹已是六王最钟爱的侧妃,妹妹又成亲王正妃,皇帝可曾想过她姊妹地位过盛?”

  玄凌道:“侧妃而已,算甚尊位?九弟是父皇幼子,生母寒微,素不问政事。淑妃娘家虽然复兴却甘于恬淡,不握兵权。她小妹嫁与九弟很是相宜,也是为顺陈太妃增光。”

  太后仍是犹疑不决,“皇帝若自己有意,无谓伤了兄弟之情。”

  玄凌只黯然道:“姐妹相继入宫是好,但儿臣已有过宛宛与皇后,无福亦无意再如此了。”

  如此,太后再无异议。

  旨意一出,宫中人人道“淑妃嫁小妹,天子娶弟妇”,乃是少有的佳话,甄氏一门再结皇亲而更加煊赫鼎盛。宫中人人往来道贺,直把未央宫的门槛也踏破了。玉娆害羞早多了起来闭门不出,只留我迎来送往,不胜疲乏。

  终于,一月后,在春光如画中,玉娆出阁为平阳王正妃。

  宫中煊赫三日,我与玄凌亲临平阳王府主婚,大醉而归。

  车马的辘辘声在宁静的永巷中驰骋,我微有醉意,靠在玄凌身上,平息心口的酒意。辗转忆起方才席间,我与玄凌,玉隐与玄清,玉娆与玄汾,似乎三对佳偶天成,玉娆与玄汾情深意重,而其余的,终究只是“似乎”而已。

  车马颠簸的瞬间,我忍不住晕眩。玄凌轻轻叹息,抚着我的背道:“嬛嬛,你过得很辛苦么?”

  “还好”,我抵在他胸前,静静道,“若真有辛苦,也有臣妾甘愿承受的缘由。”

  他的下颌抵在我额上,冰凉圆润的南珠硌在肌肤之间,只听他问:“是为了朕么?”

  我不语,安静闭上眼眸。是与不是,谁又能真正猜尽对方的心呢?

  然而,我还是颔首回应,收获他情深之语,“有你,朕愿成全玉娆。”

  注释:

  ①《淇奥》:赞美德才并备,宽和幽默的君子,充分展示了男子真正的美在于气质品格,才华修养,表达永远难以忘怀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