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玉树琼枝作烟萝

 无论我是否担心,日子终究是看似波澜不惊地过了下去。

  卫氏的入宫似为表面波平如镜的后宫投入了一块巨石。入选的诸位秀女之中,玄凌对她的厚爱显而易见。先是未入宫便赐正六品“贵人”之位,封号亦是寓意甚美的“琼”字,甚至玄凌亲自嘱咐了把临近太液诸芳的恰春堂理了出来赐予她居住。此届入宫的秀女多是位分低微,唯独她一枝独秀,占尽风光。

  皇后虽不管宫中事务,然而听闻之后亦不由叹息,“如此厚爱,连当年淑妃入宫亦不过如此。”

  皇后是谨言慎行的人,这一番喟叹比较倒是来得突兀。如此将琼贵人与我昔年入宫之景相比,越发引得众人好奇。终于连心高气傲的胡蕴蓉亦知道了,说道:“这样说来,美倒美得很,我倒听那日选秀时的宫人说起,卫氏美得狐气。”

  人美似狐该是如何美法?众人未曾见过,愈加明里暗里揣测。终于韵贵嫔来向我请安时试探道:“听闻这位琼贵人美艳无比,娘娘不怕?”

  “怕什么?”我徐徐吹着盏中的清茶,抬眼看她,“贵嫔不妨直说。”

  韵贵嫔笑嘻嘻比着护甲上的金珠,“琼贵人未入宫就声势显赫,比之娘娘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娘娘不怕她入宫后狐媚惑主,夺你的宠爱。”我笑着睨她一眼,“怎么韵贵嫔以为皇上是不经诱惑之人,轻易便会叫人狐媚了去?”

  她敛声,“不敢。”她唇际绽开一丝冰冷的笑,“我只是为娘娘担心呢。娘娘已是三子之母——自然,娘娘望之如二十许人,当真看不出只差几年便三十了呢。”

  我如何听不出她的讽刺,以眼色制止花宜眼底的怒气,笑吟吟道:“多谢韵贵嫔。说来你在宫中已久,虽然位分上不如本宫,可论年龄,本宫终得唤您一句‘姐姐’。可若不细说,谁知您比我年龄大呢。大约不曾生养过的女子不显老些,真是好生羡慕姐姐。”我唤来花宜,“姐姐眼角已有皱纹了,恰好太医院送来几盒珠容养颜膏给几位老太妃,先给姐姐用着正好呢。”

  花宜笑着捧了上去,“贵嫔娘娘真好福气,听闻宫里的老太妃都用这个,娘娘用了一定能年轻十岁,看上去只像四十了。”

  韵贵嫔冷冷一笑,“娘娘客气了。我比不得娘娘凡事宽宏,连皇上宠爱也不放在心上,不似咱们日日念着皇上。”说罢气冲冲出去,连撞上了在门口等着请安的瑃嫔也不晓得。

  瑃嫔嘴快无忌,不出半日便合宫皆知韵贵嫔在我宫里无礼冒犯。到了夜间居然连玄凌也晓得了,晚膳过后特特来瞧我,安慰道:“韵贵嫔不懂事,你别与她一般见识就是。”我才哄了孩子们睡下,正卸晚妆,闻言不由骇笑,“什么要紧事,臣妾倒不放在心上。”

  玄凌狐疑道:“外头传得厉害,说韵贵嫔如何在你这里撒泼吃醋沸反盈天,你倒也不生气,究竟她与你说了什么?”

  “外头传得厉害,皇上竟连她为何闹将起来也不晓得?”我想一想,“哪里什么要紧事,不值生气。”玄凌取过我一缕青丝把玩,道:“还真不知她为何闹腾,也罢,终归她不懂理罢了。”

  如此一宿无话,晨起槿汐为我梳妆时亦说起,“韵贵嫔原不是那样冲动无谋算的人,昨日倒有些有心做出脾气来呢。何况小事罢了,外头怎么传言竟那样快?”

  槿汐道:“也似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娘娘留神些才是。”

  我伸手抚一抚梳得油光水滑的长乐髻,眉心有髻上正中垂落的和田玉琢成的玉兰飞蝶步摇,虽说玉光清雅,却也晃得眉心盈然如水。我比着一对明珠耳珰,道:“该留神的是今日的新宫嫔入宫罢了。”

  新入选的宫嫔在正午前皆已到达自己所居的宫殿。因着玄凌的另眼相看,也因着众人的好奇与忌惮,妃嫔的礼物馈赠便似流水一径到了琼贵人所住的恰春堂。然而琼贵人只道身子不爽,皆吩咐了侍女应付,连个“谢”字也不出来说一句。如此几次,众人更议论起来,这位新贵人的架子倒是端得恁地大。

  花宜悄悄来告诉我,“那琼贵人可不得人心了,才一来便生出那么多是非,好张扬的样子,各宫的娘娘们都不喜欢呢。”

  我掐了一串连珠兰在手心,缓缓道:“不喜欢又怎样,只要是皇上宠幸的,有几个她们能喜欢?与其到时阳为亲昵,暗藏不轨,还不如早不来往?何况只要皇上喜欢,她们也还不敢动琼贵人呢。”

  话虽如此,然而到了夜间卸妆,小允子道:“欣妃娘娘送了几匹宫缎去给琼贵人,谁知贵人不领情,还道上用的缎子料子花样还不如官用的呢,可把欣妃娘娘气着了。”

  花宜冷哼一声,“还未承宠便如此跋扈,得罪了六宫的人有什么好处?再者这般不顺心那般不顺意,娘娘送去的东西还不知该怎么议论呢?”

  我有一下没一下篦着头发,淡然道:“本宫不过按规矩赏些东西,人人都一样。既送了她,她爱做什么说什么都由得她,无需置气。”然而话音未落,却有宫女的步伐带起风声而进,恭声道:“恰春堂的琼贵人来拜见娘娘,娘娘可要一见?”

  我颇为意外,新入宫的宫嫔未见皇后而先拜妃嫔,这并不合规矩,何况是如此漏夜而来,她又是风口浪尖上的人物,我微一沉吟,道:“告诉她,本宫已经歇下了,三日后自会相见,不必急在一时。”

  那宫女应声去了,也不多话。倒是次日与玄凌一同用膳,他停了箸问道:“琼贵人的住所她可还喜欢?”我抿嘴笑道:“别的都不喜欢,只对皇上选的恰春堂无异议。”

  玄凌嗤地一笑,“朕不过挂个名头,还不是你拣选了东西布置起来,倒叫朕白白承情。”说罢问我:“听闻琼贵人脾气不好?”

  我方欲将后宫诸人的怨怼说与他听,他却自顾自笑了,“但凡美人,大约都有些脾气。琼贵人年轻张扬些也是有的,不打紧,你好好教导着,也劝宫里的人好好收敛些性子,别看朕喜欢她就心里手里折腾得慌。”

  我讶然于他的偏心,只做含笑,“若论姿色,琼贵人的确貌美,只是皇上并非没见过美人,为什么这样喜欢琼贵人?”

  我随口一问,他倒凝了神,圆润的银箸停在薄薄的指尖,“论婉约,她不及你;论冷艳,不及澜依;论艳丽,也无从与从前世兰平分春色。只是她美艳中带清寒倨傲,更兼一缕清愁,倒是气韵独特。”

  我夹了一筷胭脂鹅脯在他碟中,笑道:“秀色可餐,皇上也要多进食才行。既皇上如此喜欢,想来侍寝之时自然是琼贵人第一了。”

  他颔首,笑意微微收起,“嬛嬛,朕这样赞她,你竟不吃醋?”

  我惊诧,我竟毫无醋意么?如此豁达,或许是真的已经不爱了,只是,他却不乐意呢。于是故意蹙眉,停了筷子,低低叹道:“臣妾若吃醋,皇上也还喜欢她,他日总要一同侍奉皇上的,何必彼此难堪。大度不成,吃醋便是嫉妒之罪,臣妾也为难了。”

  他见我愀然不乐,忙握住我的手,温柔道:“朕知道你心里其实不高兴,想着你能不介意,却怕你是因为不在乎朕而不介意。”

  我扬起烟笼般的禾眉,低低道:“臣妾只是相信在四郎心中永远有嬛嬛,不会为任何人取代。”他抚一抚我的脸颊,畅然一笑道:“朕的确如此。”

  谁知到了夜里,琼贵人更早了一个时辰便来拜见,我才要拒绝,小允子劝道:“琼贵人谁也不放在眼里,独肯尊敬娘娘,这份心思本就难得。何况她是皇上青眼有加的新人,娘娘何必有意避着?或许她有要事也未可知。”

  我想一想,摇头道:“皇后虽只剩了个架子,却也还是皇后,未见皇后而先见妃嫔,本宫何必为她落人话柄,不见也罢。”

  小允子眉头一皱,“娘娘也知皇上对她另眼相看,不是为她,是怕皇上来日迁怒起来……”我思量片刻,缓缓起身道:“见。”

  新宫嫔入宫后的第三日,照例要至昭阳殿参见合宫妃嫔。入选的宫嫔并不多,莺莺燕燕一起也不过站了一列,一个个按规矩先向皇后行大礼跪拜下去。剪秋在旁边得了吩咐,上前道:“皇后娘娘有旨,免礼起身。”又一一按着众妃的位分拜见,才一应入座。新入选的宫嫔难免有些局促,入座后皆垂头不语,一时间殿内倒是鸦雀无声。

  皇后居于正中九鸾朝凤座上,和颜悦色吩咐赏下早已预备好的各色礼物,朝下笑道:“诸位妹妹都是聪明伶俐,善解人意,以后同在宫中都要尽心竭力地服侍皇上,为皇家绵延子孙。妹妹们也要同心同德,和睦相处。”

  话音未落,荣嫔的纯银护甲硌在茶盏上“叮”一声响,皇后不觉抬眸横了她一眼,意在提点她要行事稳重。荣嫔忙起身笑道:“回禀皇后娘娘,不是臣妾有意失仪,而是入选的妹妹既有六个,为何眼下只有五个?方才臣妾用心听着,似乎未见琼贵人呵。”

  荣嫔的疑惑正道出在座嫔妃心中困惑,一时间不免互相询问,窃窃私语。胡蕴蓉轻轻一嗤,扬起精心画就的远山长眉,不以为然道:“久闻琼贵人艳名,又是好大的气性,总不成今日参见嫔妃便要给咱们一个下马威,不来了吧?”

  皇后微微一笑,“什么下马威,蕴蓉你言重了。晨起淑妃先来已告知了本宫,琼贵人昨晚便提起得了风寒,恐怕今日会迟到些许。”

  我欠身道:“是。今日清晨,伺候琼贵人的小内监又来回禀过一次了。”

  荣嫔慢慢绽开淡薄笑意,“终究臣妾不是选秀入宫的,不晓得有这样的道理。原来风寒就可以不来请安,不知是风寒太重还是琼贵人身子太娇贵,抑或合宫参见,是我们这些妃嫔面子不够重呢?”

  荣嫔的话虽然刻薄,然而琼贵人自入宫便不得人心,欣妃心直口快,道:“她爱来呢便来,不爱来便不来,本宫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只是她是否连皇后和淑妃也不放在眼里?即便皇上宠爱她,总不至于眼看着她这样没规矩。”

  蕴蓉从怀中取出一柄象牙镂花小圆镜,照着镜子细看眉心墨玉花钿,笑吟吟道:“罢了。一进宫便知道她是个美人胚子,心高气傲,又是皇后亲自引去选秀的,自然非同一般,谁知她连皇后的薄面也不给,这样的时候也推脱了不来呢。”

  荣嫔俏生生一笑,“谁说的呢?我瞧琼贵人是极会做人的,——只是看是谁的面子罢了。我可是连着两夜在未央宫外瞧见琼贵人了。谁说人家心高气傲,见了真佛儿自然俯首帖耳上赶着去,只不过瞧不上咱们罢了。”

  荣嫔甫说完,挑衅似的向我一笑,满座嫔妃皆在,我怎容她蓄意挑衅,唇角一扬,起身回道:“琼贵人是曾连着两夜夜访柔仪殿,一回臣妾已经睡下没有见到,昨夜是琼贵人特来向臣妾告假,说身子不适今日的合宫陛见会晚些到。”

  皇后的目光在我面上似钢刀厉厉一刮,瞬间又是和蔼可亲的神气,“你协理六宫,她来告诉你也是对的。只是既然说晚到,这个时辰也差不多了。”她转首唤绣夏,“去恰春堂请琼贵人过来吧。”

  荣嫔犹嫌不足,加了一句道:“告诉琼贵人,再不来,可是用午膳的时候了。”

  蕴蓉笑嘻嘻向欣妃道:“听闻琼贵人很是得罪了姐姐?”

  欣妃扬一扬眉,不以为意道:“左不过看不上我送去的东西罢了,也没什么要紧的。何况她来了才几天,合宫里得罪了多少人了,我也懒得与她计较。”

  蕴蓉忽地正色,“欣妃不计较是你大度,但规矩不能不立。”她似笑非笑看着皇后,“琼贵人是皇后引荐的人,不能叫人背后议论娘娘宽纵无度,毁了娘娘的声誉。”她水漾眼波轻俏一转,“琼贵人既然身子不好,这头一个月的侍寝,便免了她吧,如何?”

  座中嫔妃正中下怀,早露出三分喜色,只不敢言语,觑着皇后的神色罢了。

  皇后倒是气定神闲,伸出纤纤玉指端过茶盏轻抿了一口,道:“既然是妹妹的意思,倒不是不能教给她一个规矩。”皇后温和道:“等下本宫告诉给她就是,至于姜氏、李氏五位妹妹,绿头牌已经制成,今晚便有侍寝的资格了。”

  五人到底年轻,羞得满面通红,齐声道:“嫔妾等谢过皇后娘娘关怀。”

  然而,琼贵人并没有到。她再也没有出现在紫奥城过。

  绣夏来回禀时,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吃吃艾艾,“回禀皇后娘娘,恰春堂中并无琼贵人踪影,奴婢曾去查看她的卧室,床铺整洁,并无有人睡过的痕迹。”

  皇后闻言一愕,不免焦灼,“那去了哪里?”绣夏吓得“扑通”跪倒在地,“其实从昨夜琼贵人回恰春堂后便再无人见她出来过。可是,她就是不见了。”

  众妃惊得面面相觑,皇后赫然大怒,一掌重重落在黄梨木雕花椅栏上,“胡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大周的后宫怎么可以说不见了人便不见了人!皇上曾向本宫提起,今日便要琼贵人侍寝,本宫可以回禀琼贵人身子不适不能侍寝,却如何跟皇上说他心爱的琼贵人一夕之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皇后极少动怒,瑛嫔胆小,吓得睁大了眼睛缩在贞妃身边。我自入紫奥城以来从未曾见过如此咄咄怪事,一时不容多想,便由着皇后下令羽林军遍搜紫奥城。

  然而,终究是一无所获。恰如皇后所言,“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仿佛一夕之间,琼贵人便人间蒸发,再无踪影。而且,那人还是玄凌的新宠,心头所爱。

  自琼贵人入选以来,玄凌心心念念至今,然而尚未得到便先失去。我完全可以想象,玄凌会如何震怒。

  “其实,也并不算活不见人的”,一直在旁怯怯不语的姜美人轻声道,她畏惧地看了我一眼,“昨夜,淑妃娘娘应该是最后一个见到琼贵人的人啊。”

  “本宫?”我不免吃惊而讶异,然而细细算起来,如果真的是她见完我便不见了的话,那我的确是她所见到的最后一个人。

  “淑妃娘娘待琼贵人的情分不薄啊,且不说琼贵人只肯见淑妃娘娘一个人,淑妃娘娘也很维护琼贵人。仅仅是因为皇上宠爱琼贵人么?也不尽然吧,并未见淑妃对姜美人另眼相待啊。”

  姜美人挽一挽鬓边长簪坠下的细细银流苏,眉眼低垂,柔柔弱弱道:“臣妾怎及琼贵人有福,能得淑妃娘娘眼缘呢,那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呢,臣妾自愧不如。”

  “可不是?前几日淑妃为了琼贵人还曾苛责臣妾呢?”韵贵嫔冷冷笑道,“臣妾当时还委屈得紧,琼贵人是什么来头,淑妃要这样护着她。”

  我明知韵贵嫔信口雌黄,当日她在我宫中争吵,琼贵人不过是个由头罢了,何曾真是为了她呢?然而这样细细辩驳起来,其实是无从辩驳的。

  “至于淑妃娘娘为何会厚待琼贵人?臣妾倒听说一桩新鲜事呢。”荣嫔比着手指上的护甲,轻轻在椅靠上划来划去,“琼贵人姓卫,淑妃娘娘的心腹卫太医也姓卫呢?”

  德妃斜睨她一眼,温然问道:“怎么?不可以两人都姓卫么?”

  德妃素来温和无争,然而她素有威信,宫中嫔妃无不敬她三分。

  她乍然相问,荣嫔亦不敢故弄玄虚,道:“自然没有不可以的。”荣嫔扬一扬手中的缠花帕子,点着唇角道:“淑妃娘娘的心腹太医卫临乃是琼贵人卫氏的远房亲戚,算起辈分来,琼贵人还该叫卫太医一句‘表舅’呢。为了这一层心腹干系,淑妃也不能薄待了琼贵人啊。”

  德妃以目光询问于我,我摇一摇头,双目瞬也不瞬地看着荣嫔,似笑非笑道:“还是荣嫔消息灵通,本宫倒不晓得还有这层关系呢,大约也是荣嫔与琼贵人亲近的缘故,她才肯告诉你。”

  荣嫔冷笑一声,抬眸看着我道:“再亲近,也不比琼贵人夜访淑妃这般厚密呀。”

  “好了。”真红石青福纹的精致立领衬得皇后颇含威严之色,沉声道:“事已至此,又牵涉良多,本宫不能不禀告皇上。你们都先回去,不可私下再议论此事,以免以讹传讹。”

  众人肃然起身,恭恭敬敬答了“是”,安静告退下去。

  这一宿,注定是无眠了。

  午时我曾召来卫临一问,卫临不觉失色,“若细算起来,微臣与琼贵人的确有亲戚情分,只是实在是远亲,而且多年不来往了,实在无从谈起娘娘为了微臣厚待琼贵人啊。”

  我暗暗颔首,叹息道:“若真如你所说也便罢了,只是今日有人蓄意提到了你,且连这层远亲关系都查得清清楚楚,只怕是有备而来,事情不是你我想象得这样简单。从前是温实初,如今是你,做本宫的左膀右臂,难免被人算计。”

  卫临不以为意,“若怕算计险恶,微臣早早就回乡做一个江湖郎中,岂不快哉!”

  我轻轻转身,鬓发摩擦在青缕玉枕上有窸窣的轻响,午夜有风微微蕴凉,卷着五月初夏的甜美花香连绵送来,似一卷浪潮轻轻拍上身,又四散退开,无孔不入地在这寂寂深殿内蔓延溢开。我不能入眠,侧耳听着遥远的殿外细碎的声响,是羽林郎带走了恰春堂的宫人在审问么?是被审的宫人们在啼哭呼号么?那么细碎而散乱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在静夜里听起来,愈发凄凉而满含绝望。

  槿汐听见我辗转反侧的动静,柔声道:“娘娘早些歇息吧,明日的事等明日再说。”她为我掩好被角,停一停道:“皇上今日虽然震怒,可是此刻歇在姜美人处,恐怕也无心理会琼贵人之事,娘娘何必操心呢。”

  月光温柔如网,漫天匝地铺开,我低低“嗯”了一声,复又睡在那如网的月光里,心慢慢地冷下去,一分一分地似浸在寒水里一般。我隐隐约约地觉得,我是在坠进一张精心织就的网中,像蛛丝网一样,兜头兜脸粘住我,网得我无从逃脱。

  这一宿,我自然是睡不好,天光刚亮我便翻身下榻,随意梳通满头青丝,拣件月牙白垂花宫锦长衫披上,由着花宜为我对镜梳妆。

  因着我要避嫌,玄凌将琼贵人之事交给了皇后与端贵妃处置,我倒也极清闲。晨起喂过了三个孩子吃饭,便陪着他们一同玩耍取乐。约莫到了辰时三刻,我照例要去向太后请安,才要唤槿汐为我更衣,却不见她人影。雕花长窗蒙了湖蓝色冰绡窗纱,望出去有些影影幢幢,繁盛花枝底下,仿佛是李长在槿汐耳边悄悄说着什么,槿汐只蹙了眉心一语不发。

  我心中一沉,再度喊道:“槿汐——”

  槿汐带着笑颜应声而来,我仔细留神,她眉心尚有未曾化去的忧虑,我温言问道:“可是李长来了?”

  “是”,槿汐微微迟疑,李长已经垂手进来,低声道:“皇上请娘娘到昭阳殿一趟。”

  我含笑直视他,“皇上要我去昭阳殿请安罢了,何以这样说不出口?槿汐替我更衣吧。”

  李长一怔,跪下道:“奴婢不敢欺瞒娘娘,据派出去追查琼贵人之事的人回报,住在琼贵人家中的表哥也不见了。而传闻,其实琼贵人早与她表哥有私情……”李长渐渐说不下去,“皇上他,请娘娘走一趟。”

  我心中一沉,到底定下心思更衣梳洗,往昭阳殿去。五月的天气,正是初夏时柳荫深碧、鸟鸣花熟之时,一缕缕清风也柔酥酥温浸浸地拨人心弦。而我,只觉得永巷这样漫长,左右红墙绵延地无穷无尽,倒映着幽光细细,遥远的天光彼端,隐约可见凤仪宫宫殿花影幽深的一角,在湛蓝如璧的天空下更见阴沉诡谲。

  昭阳殿中人并不多,沉默不语的玄凌与贵妃,在窗下抄录《太上感应篇》的皇后,各怀心事的韵贵嫔与姜美人,和衔着笑意拨弄指甲的荣嫔。很是尴尬的气氛,因我的到来,而更有难言的微妙。

  我方进殿,荣嫔先向我笑起来,亲亲热热拉过我的手道:“淑妃娘娘来晚了,还未向姜妹妹道喜呢,早起皇上已经封了姜妹妹为贵人了。”

  我含笑向姜氏点头,“恭喜妹妹了。”我摘下发髻上一支鳊鲲点金滚珠步摇插在姜氏的桃心髻上,“来得仓促,未及为妹妹准备礼物,小小心意,妹妹笑纳就是。”

  姜氏臻首一偏,为难地看一眼玄凌,怯怯笑道:“多谢淑妃娘娘,可是臣妾不敢接受娘娘的好意。”她停一停,似在思量这些话是否该说出口,思量片刻,她道:“臣妾怕接受了娘娘的好意之后,也会一夕之间被人送出宫去。”

  我的手势僵持在半空中,唯听见步摇上珠钗玲珑有声,声声击上心头。我转首,看着依旧沉默不语的玄凌,唤道:“皇上——”

  他的神情阴晴未定,并不似抬头天空晴云万里。我心头慢慢生出凉意,轻轻道:“不是臣妾。”

  “不是淑妃,那么会是谁?”皇后放下手中的笔,声音清越,“羽林军已经查出,前夜琼贵人自你宫中离去后,你的宫里便送出了一只运水的木桶,淑妃应该知道的,那种木桶,要躲下一个人是绰绰有余的。”

  我看着皇后道:“宫中运水素来在夜半,日日如此,有什么稀罕?”

  “运水的车出宫日日都有人查验,自然不稀罕,可是前夜自淑妃宫中出去的水桶,却因押送的小内监小囬子有淑妃宫中的腰牌而免了查验。淑妃在宫中权势煊赫,连小小一个内监都有此权限,谁还敢查验呢?”皇后说罢,自袖中取出一枚手掌大小的镀金腰牌,上面是端端正正用隶书所写的“未央宫”三字,四周嵌流云纹,的的确确是未央宫的执事腰牌无异。

  皇后将腰牌抛在我面前,绘春端上准备好的赤金云牙盆,恭声道:“请娘娘浣手。”

  皇后婉言叹息,“宫中争风吃醋之事历来层出不穷,这种污糟事只要不过分,本宫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淑妃你现在竟这样不能容人。皇上喜欢的人才入宫,你便敢把她悄悄送出宫去。你这样跋扈后宫一手遮天,当真是本宫与皇上纵容坏了你么?”

  皇后仿佛痛心疾首的样子,剪秋忙上来在指尖点了薄荷油,揉着皇后的额头道:“娘娘别生气,等闲气坏了身子,又要头疼了。”剪秋好声好气道:“娘娘在宫里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怎么这样看不开,琼贵人再得宠又怎的,终归迈不过娘娘去,娘娘何苦这样不能容人呢。”

  “恐怕不只是不能容人,而是淑妃娘娘善心大发,想做好人吧。”荣嫔轻嗤一声,剔了剔水葱似的指甲,慵懒道,“琼贵人的远房表舅是淑妃娘娘的心腹卫临卫太医,琼贵人早已有心上人,恐怕他这个做舅舅的未必不知,想必也是琼贵人漏夜拜见淑妃的真正原因所在。淑妃娘娘既要卖卫太医一个薄面,又可除去来日争宠的心腹大患,在水桶里装个把人出去不过是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呢?”

  太遥远,仿佛只是他人口中听来的故事。那般稀薄不真切,却全像是真的,桩桩件件都指向我,——是我,因为害怕琼贵人夺宠,也为了成全她一段情意,放她出宫。多么像一个笑话,但它却被人编织得如此真实放在我的面前,叫人不能不信。

  荣嫔站起身来,托着腮依在玄凌身边,转眸一笑,“话说起来,娘娘今年已经芳龄二七了吧,——不是二七十四的豆蔻年华,是年近三十的二十七了呢。若臣妾是娘娘,即便容颜不老,心里也真正会害怕,后宫的美人层出不穷,而自己年华老去,更何况琼贵人如此盛恩入宫,和娘娘当年一般。”

  我冷冷睨她一眼,“那是你怕的,不要把自己当作本宫来揣测。荣嫔你还没有聪明到可以摸透别人的心肠,否则——”我瞥一眼皇后,“你也无需被人玩弄于手掌之中。”

  她嫣然一笑,“臣妾是否被人玩弄是不得而知,臣妾自然也怕年华老去,但更怕不明不白被人一夜之间送出宫去。”

  “皇上,”我屈膝于他面前,仰望他沉默的面孔,“是非曲直臣妾无从辩驳,但求皇上找到那一夜送水桶出宫的小囬子,问他是否臣妾指使,臣妾愿意与他当面对质。”

  他无声地点头,吩咐绘春,“带小囬子进来,朕不想冤枉了淑妃。”

  绘春裙摆一扬,转身自殿外带进一名小内监,他不过二十岁上下的模样,净白面孔,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未央宫上下服侍的内监不下数十人,我并不太记得这个小囬子,只是有些眼熟而已。我冷笑一声,反问道:“皇后不以为兹事体大,臣妾应该吩咐小允子或小连子去办更妥帖么?反而指使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内监。”

  皇后眼皮一抬,并不答理我,只吩咐剪秋,“再揉一揉,脑仁上突突跳得厉害。”

  剪秋答了“是”,手势愈加轻柔。韵贵嫔冷笑,唇角一勾,目光逼视着我,“小允子和小连子是娘娘的心腹内监,在宫中亦举足轻重,派他们去不是太打眼了么?”她用足尖点一点小囬子,“这样的小内监,既不打眼,又有未央宫的腰牌撑腰,最合适不过。”

  玄凌轻轻吸一口气,微带悯意,“将你刚才所说的再说一遍给淑妃听。”

  小囬子抬头看我一眼,身子一哆嗦,受惊似的磕了个头,“那夜琼贵人来访,淑妃娘娘本像前一夜一般打算不见的,谁知后来又见了,二人密谈了片刻后天已经晚了。淑妃娘娘便要人送贵人回去,便是奴才去的。回来后奴才本打算睡了,谁知娘娘把奴才叫进内殿,说有个机会历练,问奴才肯不肯去。奴才想娘娘素日有事只吩咐给允总管和连公公,难得娘娘肯抬举,就答应了。娘娘就吩咐奴才去恰春堂外学夜猫子叫两声,说叫完了琼贵人便会自己出来了。”

  韵贵嫔冷笑一声,腻声道:“果然呢,琼贵人的性子,若不是她自己肯出来,谁能绑着她呢。”

  玄凌一眼横去,韵贵嫔忙低了头,小囬子接着道:“然后奴才就看见琼贵人换了宫女的衣衫出来了。奴才按照娘娘的吩咐把扮成宫女的琼贵人带到未央宫外后角落的水车那里,把她装进了空桶运出了宫。其余的奴才就不知道了。”他极力想着,“对了,那夜琼贵人到访,是奴才在殿外守着伺候的,隐隐约约听见两句,什么到了那边自有人接应,你自在了,本宫也自在了这些话。”

  荣嫔唇角泛起清冷而鄙夷的笑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什么自在不自在呢,终究逃不出皇上的圣明的。”

  玄凌平视着我,眸底唯见一片深沉如海的黑暗,“你自己告诉朕,她深夜找你是为什么?”我并不收回自己的目光,坦然看着他道:“的确只是来向臣妾告假,因为她身子不适,次日的合宫陛见会晚些到。”

  “可她若真的身子不适,大可打发人来告诉,不必亲自找你。”

  我摇一摇头,“此事,臣妾当时也没有细想,但柔仪殿众人都可以为臣妾作证,臣妾并没有说这样的话。”

  “柔仪殿众人……”荣嫔冷冷道,“他们哪一个不是你的心腹臂膀,难道会说真话?也只有一个小囬子敢说出实情罢了。”

  我冷眼觑着小囬子,平静道:“小囬子,她们给了你什么好处,要你这样来诬赖本宫!你若是个明白人,她们今日可以利用你,明日也可以杀了你灭口。”

  “淑妃是指本宫么?”皇后背脊挺直,头颈微微后仰,凝神端详着我。“本宫的确有错,错在为皇上挑选佳丽时未曾弄清她的背景,不知她心中已有他人。”她看一眼玄凌,“这件事上臣妾责无旁贷,还请皇上责罚。”

  玄凌的手指“笃笃”地叩在沉实的桌上,“算了,这些也不是皇后能查到的。”

  皇后婉转谢恩,方看着我道:“但既然琼贵人是本宫举荐入宫的,本宫又有什么理由要漏夜送她出宫呢。要送她走的,只不过是看不得她在宫内的人罢了。”

  我垂眸道:“臣妾并未指是皇后所为,臣妾只是不明白,琼贵人若真有心上人,大可在入宫前就一走了之,何必要入宫后再大费周章呢。”

  荣嫔一双明眸骨碌一转,“呀”了一声道:“臣妾想,若是她在家时就走了怕会牵连家人,反正宫中自然有有权有势的人送她出去,反而更周全呢。”

  “本宫没有荣嫔说得这样蠢。”我横她一眼,“琼贵人入宫后不甚驯顺,却肯尊崇本宫,她离宫前最后一个见的人就是本宫,难道本宫不怕皇上追查起来第一个就牵连了自己么。”

  “这……”荣嫔语塞,“或许是淑妃也未考虑周全呢。”

  “皇上,”一直未发一言的贵妃翩然起身,“此事大家各执一词,眼下再议也无所结论,臣妾以为,终究要等找回卫氏与其表哥才可定断。”

  玄凌深以为然,才要说话,一眼看见门外探头探脑的小厦子,喝道:“什么事鬼鬼祟祟的?”小厦子吓得一溜跑进来,跪下道:“回禀皇上,京城护军刚回报的消息,在离京城七十里外的山上,发现有一男一女的尸体,身上有许多刀伤,身边的钱财全被掳走,像是山贼所为。”

  韵贵嫔拍一拍手道:“这下可好了,死无对证。”

  荣嫔微眯了双眼,含了朦胧而闪烁的笑意看我,“究竟是山贼劫财还是杀人灭口,倒是不得而知了。”

  我看也不看她,“荣嫔真是心思机敏,这话正是本宫想问的。”

  她笑,“咱们都是白问了,该回答的人去做了苦命鸳鸯。人已死了,怎么说都由得娘娘。”

  事已至此,他人已将所有一切做绝,只逼到我走投无路的境地,映着殿外清晓天光,飞花满苑,我的心境反而平复下来,我静静道:“臣妾辩无可辨,但臣妾的确没有做。”

  玄凌反手立在窗前,五月晴光拂落他一身鲜艳的光影,“嬛嬛,其实你也会吃醋,是不是?”

  我想起那日与他的对答,深知他的疑心,我温然道:“嬛嬛是凡人,因为在意皇上,自然也会拈酸吃醋。可是皇上也说过,嬛嬛在皇上心中无可取代,所以嬛嬛从不害怕。”我说得坦然,无暇去顾及皇后闻得此话时眉心剧烈的跳动,“所以此刻,嬛嬛只在意皇上是否相信嬛嬛,其余皆不重要。”

  “淑妃,”他转身,伸手抚一抚我的头发,“一个琼贵人并不要紧。朕若知道她心有旁骛,自然也容不得她。就像当初,因为你在,如吟再像你,没了也便没了。朕只是在乎,朕的女人是否敢背着朕玩这许多花样,利用朕对她的宠爱在后宫翻云覆雨,只手遮天。”

  “皇上,您说的那个人并非臣妾。”

  “嬛嬛,朕亦希望如此。”他微笑,言语间却凭空透出几丝空洞,“朕只觉得心烦,朕知道你也心烦。最近宫中琐事太多,或者你也累了,有事放手让贵妃和德妃打理吧,蕴蓉和贞妃也帮得上忙。”

  我不敢多问,心蓦然收紧,凝视他道:“皇上这样说,是不相信臣妾么?”

  荣嫔急了,“皇上,此事证据确凿,明明就是淑妃……”

  “好了!”玄凌挥一挥手,温和地打断她的话,“赤芍,你知道朕为什么这样宠你容你,别辜负了朕的情意。”荣嫔愕然片刻,不甘地垂首下去,不再说话。

  玄凌握一握贵妃的手,“淑妃有孩子要照料,以后,多劳烦你。”

  贵妃盈然下拜,“皇上客气了,臣妾会尽力,只是怕会力不从心。”

  皇后静默片刻,抬起头时依旧带了和气的笑容,“皇上吩咐了就是,臣妾们都会尽心尽力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