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凤箫吹断水云闲

 次日清晨醒来,澄澈日光莹透深绿窗纱,卫临已在殿外垂手伺立,我梳洗完毕,见他笑道:“本宫知道你很快会回来,只是没想到那么快。”

  他请了个安道:“昨天半夜就奉了圣旨专伺候娘娘的胎,所以今日一早就来向娘娘请安。”

  我点点头,临镜戴上一副金丝圈垂珠耳环,“永巷的日子委屈你了。”

  他笑,“微臣不怕,微臣知道娘娘有足够的本事翻转世事,福泽微臣。”

  “不是本宫有本事,而是温实初已经自顾不暇,本宫需要你在身边。”

  家常在宫中并不梳宝髻,委地长发一半用一只玲珑点翠垂珠扣松松挽在一侧,一半梳得油光水滑,结成一条辫子拿一支白玉簪子紧紧绾起,再用金嵌宝插梳拢起脑后碎发。梳头的花宜托起簪花小镜,前后相映,衬得镜中人明眸流转、神采奕奕。

  我披一件家常玉色印暗金竹叶纹的长衣,卫临把了脉道:“娘娘气色真好,无论失意得意,总是风采不减。”

  我淡淡一笑,“何来风采,不过是人活一口气罢了。”

  花宜抿嘴笑道:“娘娘这样打扮,大约是不见客了。”

  “今日大约是宾客满门吧。”

  “热闹如初,各宫都来向娘娘请安贺喜,连太后那边也派孙姑姑来慰问。”

  “花宜,你入宫几年了,见识不少,自然呢知道该怎么应付。”

  花宜旋身出去,我看卫临道:“胎气还妥当吗?”

  “还妥当,只是娘娘体虚时有孕,得多进温补之药,微臣自会去安排。”

  我抚着腹部道:“这孩子来得及时,是本宫的救星。没有他,也没有此刻的你我。你自己也善自当心,经历此事你该知道,在本宫身边做事,位高,自然也愈险,愈容易被人算计。”

  他浅浅含了笑意,“富贵险中求,古来如此。”

  我轻轻一嗤,“本宫最欣赏你心思坦白。”我想一想,嘱咐道:“有空也帮本宫看顾瑛嫔的胎。”

  向晚时分贞妃来看望我,我闲来无事,与她执了棋子黑白相对。北窗下凉风如玉,吹起殿中湘妃竹帘青青,传来莲台下瓣瓣荷香清远。远处数声蝉音,稍噪复静,我执了白子沉吟不决,揉着额头道:“也不是第一次有身孕了,不知为何,此次总觉得特别烦躁难言,神思昏聩。”

  贞妃一袭玉白绡衣,清雅宜人,“姐姐有孕以来接二连三受了许多委屈,难免分心伤神,损了元气。”她眉心微蹙,“姐姐可知道姜氏身边那位伺香小宫女死了?”

  我随手落了一子,问:“怎么死的?”

  “皇上下旨用了重刑,那宫女说是姜氏平时苛待她,与荷香两人对她动辄打骂呵斥,她才发了狠下麝香害姜氏。”

  “那是胡话!”我一嗤,“我还是那句话,小小宫女,哪里来这样贵重的麝香?又是谁给了她这样的胆子?敢谋害圣上宠妃,她真的活腻了么?”

  “皇上也是不信,再审时更用了重刑要问谁指使的,连钻手指的竹签子也扎断了好几根。那小宫女熬不过刑,咬舌自尽了。结果再查下去,在和姜氏一同入宫的采女刘氏那里找到了一模一样的麝香,刘氏一向对姜氏得宠最有怨言,家中本也有些财势,内务府的人便抓了她去应差事。”

  贞妃心软,不觉微露悯色。我低首弹一弹指甲,“妹妹也不相信是刘氏做的么?”

  “以假乱真,混淆黑白,素来是宫中之人最擅长的。”

  “可怜了刘氏,一进慎刑司的刑房,便是出来也成个废人了。”她眸中深显不忍之色,悄悄靠近我,“我心里揣测了半日,那一位是皇后自己举荐入宫的,会不会是她……她可有这样狠心么?”

  我怡然一笑,赞道:“妹妹素来聪明。”

  花宜和品儿手中握着尺把长的翠绿蕉叶扇,一下一下地扇着风,花宜悄悄嘟囔了一句,“祺嫔跟了她半辈子,到死还是没有过孩子,娘娘可曾记得皇后赏她的那串红麝串,是人带着都不会有孩子。”

  贞妃面色一变,指尖一松,一枚黑子便乍然落了下去。我一笑,“妹妹错子儿了。”

  她郁然一叹,“这些年我冷眼旁观,总以为自己是猜错了。”

  “妹妹耳聪目明,心思细腻,必定不会只凭猜的。所以妹妹顾得好二皇子,我也请妹妹帮忙看顾瑛嫔。”

  她轻叹一声,“我尽力而为吧。”她托腮良久,转了话头道:“姐姐还不肯理皇上么?午后皇上在我那儿愁眉苦脸得很,其实这些事也怪不得皇上。”

  “是怪不得皇上,可人在其中,自己亲临了这些事,做不到不怪皇上。”我莞尔一笑,“妹妹别舍不得,一纵一收,我自有分寸。”

  目送了贞妃回去,我拾起一把团扇轻摇,道:“槿汐,陪我去给皇后请安吧。”

  槿汐望一望星子明亮的夜色,笑道:“娘娘勿要劳动了,这个时辰皇后怕是已经睡下了呢。”

  “你以为她会睡得着么?”我凝望夜色下重重殿宇宫阙,轻声喟叹。

  至凤仪宫时依旧有灯光数点自昭阳殿内殿的窗格漏出,仿佛不经意漏出的一星半点心思,让人探寻。

  迎出来的是绘春,她扬眉惊诧,“是淑妃娘娘,这么晚了。”

  我一笑,“皇后娘娘不也还没睡么?夏夜热得难熬,本宫来陪娘娘说说话。”

  绘春知我是有身子的人,并不敢拦,只得毕恭毕敬引了我进去,一路仔细为我看路,生怕我借机在昭阳殿生出什么事故来。

  昭阳殿大气开阔,南北长窗对开,凉风徐来,纱幔轻拂,清凉飘逸宛如仙境。皇后穿着家常香色衣裳在北窗下纳凉,她面朝里倚在紫檀木折枝梅花贵妃榻上,剪秋一壁为她打扇,一壁喁喁向她低语着什么。

  闻得我来,皇后尚未转身,剪秋先是一震,忙立起身来向我行礼问安。我吩咐了剪秋起来,笑道:“连着两日见了剪秋姑姑,才晓得什么叫前倨后恭,判若两人。”

  剪秋略略尴尬,旋即一笑,不卑不亢,“奴婢也是对什么人做什么事,那日淑妃身在嫌隙之中,奴婢也身不由己,还望淑妃宽宏大量不与奴婢计较。”

  她恭恭敬敬扶着皇后坐起来,皇后也不看她,只缓缓拢着头发向我道:“对什么人做什么事说什么话,淑妃言传身教也教了剪秋不少,难得有机会,她也该学以致用,才不枉费淑妃素日的教导。”

  “皇后娘娘客气了。”我盈盈笑,“剪秋每日伺候在皇后身边,自然受皇后耳濡目染最多,怎会有臣妾的教益,臣妾不敢妄自居功。”

  即便是夜来独自纳凉,皇后也是服饰整齐,头上虽未用任何钗环,却依旧把一个最简单的平髻梳得油光水滑,纹丝不乱。

  皇后的目光徐徐打量着我的小腹,“淑妃有身孕了,怎么还深夜出来走动,小心身子为上。”

  “有劳皇后关心,臣妾想起有身孕后还未向皇后请安,所以即便夜深露重也要赶来。皇后是中宫之主,臣妾不能失了礼数叫宫中嫔妃群起效仿。”我平视皇后,浅浅笑道:“何况自选秀以来皇后自损两员大将,臣妾也怕皇后心痛到难以入眠,所以特来安慰。”

  皇后半倚在榻上,靠着一个塞满了菊叶和粟米的蚕丝靠垫,微微一动,便有“沙沙”的声响。她温然微笑,“淑妃说话越来越有禅机,大约是心机深沉之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本宫竟不明白。可别是淑妃有了身孕欢喜得说胡话了。”

  “皇后圣明。既然皇后要把臣妾的话当做胡话来听,臣妾就当是说胡话给皇后听罢了。”我拣了玛瑙盘中剥好的石榴子吃了几颗,“选秀之前,皇后娘娘一定费尽心机才找到这位与纯元皇后有几分相似的琼贵人和温柔妩媚的姜氏,皇后娘娘其实也很明白皇上喜欢怎样的美人,才能投其所好一击即中。至于皇上越看重琼贵人娘娘越高兴,既然期望如此之高,突然失去又怎会不勃然大怒呢,臣妾很佩服娘娘如此善于探知人心,臣妾实在是自愧不如的。”

  “淑妃客气了。本宫也自愧没有淑妃这般机巧百变,又福泽深厚。那日妹妹如何在皇上面前将姜氏小产之事与自己推脱得一干二净,本宫虽没有亲眼目睹,然而剪秋回来告诉本宫,本宫也能想见淑妃巧舌如簧的本事。”

  “皇后能这样想就是臣妾的福气了,原来臣妾巧舌如簧可以安慰娘娘,也无需娘娘为小媛失子一事费尽心思。只是折损了娘娘千辛万苦寻来的两位妹妹,臣妾也万幸没有被奸人暗算,思来想去,除了感谢皇后福泽庇佑之外竟是无人可谢。倒也为娘娘心疼,这笔买卖,只怕是娘娘亏损了呢。”

  皇后淡然一笑,理一理衣襟上攒珠流苏,“本宫不是生意人,不懂得做买卖,所以也不知何谓亏损何谓赚取。只是淑妃应该明白,做人做事不要因得一时之势得意万分,宫中之事恰如天气万变。譬如昨夜一场风雨,侥幸云开月明,只是并非日日都有如此好天气,如此好运气。”

  我嫣然而笑,盈盈掬一礼,“皇后教导得是,所以不见皇后一面,本宫又如何心安好睡呢。恰如娘娘所言,来日方长。那么臣妾今日先告退,以后再来向娘娘请安。”我福了一福,欠身离去。

  才走几步,忽然听得身后沉沉一句——“莞莞”。那声音极冷毒,似有无限怨恨,全凝在这两个字上。

  虽然是夏夜,我仍被这语气中的森冷惊得一个激灵,明知她唤的未必是我,却忍不住停下脚步,驻足踌躇。

  皇后的笑影如同锋锐的剑刃寒气煞人,一字一字道:“这么多年,你以为他那一声声‘莞莞’叫的是你?”我纹丝不动,只垂下眼睑看着裙脚上密密匝匝的团花刺绣,那么密的针脚,直缠得心也透不过气来,一丝一线的勒上去,勒到心底麻木,麻木得泛起凉意。

  我转身,忽地抬起头逼视着皇后,嘴角凝聚成一个无比甜美柔和的笑颜,缓缓道:“我知道。”

  她微微冷笑:“你果然知道。”

  “那不是我,也不是你。这个后宫里,从来没有别人,只有她一个。他心里,也是如此,永远只是如此。”我的声音不大,却足以在这个花香熏然的庭院里让皇后听清我所有的言语,皇后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强自镇定道:“本宫和你们不同,本宫是皇后,是天下之母!”

  “皇后又怎样?天下之母又如何?这个宫里所有的女人都在斗,拿心计斗拿时间斗甚至拿命斗,谁也不例外。你以为我们会赢?错了,所有的人永远都只会输,半分赢局也没有。任凭你死我活,斗得过活人却斗不过死人,我们一生一世也斗不过死了的纯元。这后宫里唯一的敌手,从来就只有纯元。”嘴角凄微的笑凝结得僵硬,像开在秋风中颓败的花朵,“其实这个道理皇后比我更明白,何苦又再自欺欺人。”

  皇后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尽了,身子一软,重重跌坐在座上。

  我盯着皇后道:“我很像她么?”

  她目光中如同凝结了寒霜冰雪,仿佛要把我整个人都冻住。我和她,整个大周后宫最显赫的两个女人,这样对视了许久,她才摇一摇头,“你们长得并不像,只是你站在那里,无端端就会让人觉得是她。”

  我戚然一笑,“可是,我并不是她。”

  皇后轻轻颔首,手腕上一串素金绞丝镯子在月光下闪烁清冷寒意,她微露倦怠之色,复又睡下,背对着我,“本宫也要歇息了,不睡好每夜的觉,哪有精神日日看淑妃的如花笑靥呢。”

  连着数日,玄凌连连赏下无数奇珍异宝,又一日七八回地遣了李长来问我安好。我只淡淡应对,也不甚理睬他。累得李长捶着腰向我打躬作揖,“娘娘就当是心疼奴才吧!奴才还有旁的差事,这一日七八回地被皇上当磨心使,奴才自个儿这身子也受不了了。”

  我舀了燕窝慢慢吃完,方道:“这话,你自己回皇上去。本宫也不乐意一日七八回的见你这愁眉苦脸。”

  “奴才哪里敢呢!”李长讨饶道,“娘娘避着皇上不肯见,皇上每回见了奴才都要问上许多话来。”

  “那你便去回皇上,不必费心赏下那么多东西来,本宫都不喜欢,全退回去吧。”

  李长苦着脸道:“那可更不成了,皇上瞧奴才这点小事也做不好,定要杀了奴才呢。”

  我“扑哧”笑出声,“皇上这样看重本宫是不坏,可同样有身孕的瑛嫔只怕会吃心呢。”

  晋封瑛嫔的旨意在次日午后遍传六宫,因着身孕的缘故,江沁水循例被晋封一级,升为五仪之首的婉仪,又迁出玉屏宫,独居芳心院养胎。

  午睡醒来沐浴后,身上金银花浸泡的清香还未散去,我便前往芳心院去看望江婉仪。入芳心院时还是午后时分,炎热的暑气被院中铺天匝地的芳芷藤萝一隔,只觉清凉惬意,别有天地。连偶尔从枝叶缝隙间落下的星星点点日光,亦是带了温柔气息的橙色小光晕。我笑道:“怪道叫芳心院,原来好处皆在这芳芷藤萝上。”

  迎出来的碧禧是沁水的贴身侍女,原是太妃身边伺候的人,因而极是得力。她赔笑道:“是呢。搬过来前奴婢已问过太医,太医道这些藤萝香花皆是静气宁神的,对养胎格外有益,要多谢皇上和娘娘择的好地方呢。”

  我扶着她的手进去,随和问道:“你们小主呢?”

  她微微显出忧色,“在里头逗鹦哥呢。娘娘也劝劝小主吧,总这样闷着是要伤了孩子的。”

  我心下疑惑,“可是因为想家么?”

  碧禧忧心忡忡地摇头。我安慰道:“宫里是非多,难免你们小主有不高兴的地方,本宫自会好好劝解她。”

  碧禧引了我进去,院子里静静的,一只丹顶鹤缩着脚在大卷翠绿的芭蕉下睡得正酣。廊下一溜放着时新花卉,多是洁白的香花,馥郁雅洁。青花缸里粉色碗莲开了两三朵,底下游着几尾大眼红泡金鱼,尾巴一摇,恰如一把红绸羽扇迤逦拖开。江婉仪绣衣锦裳,云鬓高拢,倚着美人靠坐着,抬头百无聊赖地逗着镀金架子上那只黄腹红嘴鹦哥。

  “婉仪。”我柔声唤她。

  她不意是我来,惊惶地转头,颊边犹有泪痕未曾拭去。我心下疑惑,含笑拉了她坐下,道:“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妹妹以后可别这样了,幸好是本宫,若叫别人看见岂非无事也要生出许多是非来。”

  她急忙拭了泪痕,勉强笑道:“多谢娘娘关怀,是嫔妾太不小心了。”

  我一壁打量她新居,一壁问道:“住得还习惯?宫人们伺候得可上心?内务府一应照顾是否周全?”

  她垂首恭谨,“有娘娘的照拂,皇上也很关心,一切都好。”

  “既然一切都好,妹妹为何总是人前欢笑,人后伤心?”

  “没有啊。”她掩饰着笑道,“嫔妾只是思念家人而已。”

  “是么?”我看着她,仿佛不经意道:“今晨去向庄和德太妃问安,本欲请妹妹的家人入宫陪伴,谁知太妃告诉本宫,妹妹早年入府便是孤儿,家中已无一个亲人,不知妹妹思念的家人是谁?”

  她面上一惊,脸上的血色迅速退得无影无踪,她嗫嚅着道:“因为家人早亡,所以……所以思念家人。”

  我伸手抚一抚她的额头,温柔道:“妹妹受惊了吧,所以神智糊涂说起胡话来了。”我停一停,看向她的目光已经有了探询的意味,“这都要怪宫中守卫的羽林郎不好,不能护得妹妹周全,连让妹妹心安也做不到。”

  “娘娘说什么?”她倏然站了起来,惶恐地睁大了眼睛,极力想挤出笑容来,“娘娘说什么羽林郎,嫔妾半句也听不懂。”

  周围并无外人,我收敛了笑意,“前几日偶尔听瑃嫔说起,妹妹有孕后宫中的羽林郎格外尽心,常常在玉屏宫外巡走。瑃嫔心眼儿小,还以为是皇上特意嘱咐,所以格外羡慕。幸好她没有拿这话去问皇上,否则皇上自个儿也要疑惑起来了,几时下过这样的旨意呢?所以只好本宫替皇上承了情,告诉瑃嫔是本宫嘱咐他们去的。自然话说白了,本宫说这话是承情,也是担了黑锅,妹妹说是不是?”

  沁水满面紫胀,耳后烧得都透明了,低低道:“嫔妾并不知情。”

  “你自然不知情。”我看她一眼,伸手拂去她耳边垂落的碎发,“你若知情,也不必一入上林苑便目光游离似要寻人,早知他时常在你宫外,岂非走出去就能相见?”

  沁水惊得连连后退两步,“娘娘怎知?”

  我覆手于膝,意态娴静,“一个人若发现了蛛丝马迹起了疑心要查下去是很简单的事,何况出卖自己心思的,往往是自己。你还记得那一日六王带静妃入宫请安,你神思恍惚地看的那个躲在冬青树后的羽林郎是谁?”

  七月尾的天气燠热到难以言语,紫奥城的天空也是如此寂寞,连白鸽也没有了飞翔的白翅。整个碧蓝的天空也热得像要淌下汗来,而眼前江婉仪,却冷汗涔涔如雨下。

  “皇上择给你的芳心院清凉宜人,妹妹不至于会出这样多的汗。至于那个人是谁,不必妹妹告诉本宫,本宫自然知道他是谁,也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我拂袖离去,“妹妹只消管好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嘴,安心养胎。其余的一概不用妹妹来操心。”

  藤萝寂寂,垂地无声。因着沁水生性喜静,周遭素来少有宫人陪侍,连近处的蝉也被宫人们用粘竿粘走了。这样静,静得仿佛不是在天光下,不是在紫奥城里。

  “娘娘,娘娘!”她死死拽住我的衣衫,忍不住淌下泪来,“嫔妾求你,求你不要杀了陆离,不要!不要!嫔妾管得住自己的眼睛,管得住自己的嘴,娘娘放心,但求娘娘不要杀了他,嫔妾已经知错了!”她痛哭失声,目光似垂死的小鹿哀意丛生,“嫔妾知道自己无用,有时忍不住会去看他,可嫔妾真的不是故意的。嫔妾害怕,好害怕——嫔妾一个人守着这个秘密,守得好辛苦!娘娘——”她忽然畏惧地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肚子,死死不发一言,只是垂泪不已。

  我的心疑惑不定,见她如此,骤然清明过来!我简直不敢相信,一时不敢迟疑,一把拉起她便往内堂走。

  芳心院的内堂布置得极舒适雅致,窗下一溜长桌上堆满了玄凌赏下的古玩珠玉,猛然瞧见,定会闪花了眼睛。然而那些东西只是那样堆放着,丝毫没有人把玩过的痕迹。

  芳心院沉香缭绕,华幕低垂,可江沁水的心并不在这里。

  我方坐下,她腿一软跪倒在我面前,我抑制不住心底的惊愕与讶异,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道:“你腹中的孩子……”

  她啜泣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陆离自幼与我一起在九王府长大,他是九王的陪射,而我是王府的舞姬,虽然从前我们什么都没说过,可我和他都明白的,只要不离开九王府,咱们总会在一起。谁知两年前他被九王府的教习送入宫成了羽林郎,我就知道我和他之间已经没有办法了,羽林郎是不能和王府中人再有来往的,更何况是娶王府的舞姬为妻。不久,六王侧妃与各府商议挑选佳丽入宫,我也被德太妃选中,送入宫中。入宫后没多久我就遇到了陆离,那时他已是皇上看重的羽林军,可以在紫奥城内城守卫,我不能影响了他的前途,所以彼此一直忍耐,未曾相认。那一晚我奉旨去仪元殿侍寝,二月里冬寒刚下过大雪,谁知我的轿辇经过永巷时永巷积水未除冰冻三尺,几个抬轿的小内监和碧禧都摔伤了,连我也扭伤了脚,一时又寻不到人。天寒地冻,我既担心皇上那里得不到消息要怪罪,又担心即便前去也无法侍寝,正气急交加的时候,我遇到了巡夜的陆离。他帮我遣人去仪元殿回禀了皇上,其实那时珝嫔和瑃嫔已被召往仪元殿侍寝了。他又帮忙请守夜的永巷内监照看碧禧和小内监,我的脚伤不轻,他便背我回玉屏宫请太医诊治。本来太医应该很快到来的,可是……”

  我接口道:“我记得那时候太后病势反复,宫中太医尽数守候在颐宁宫中,并无空闲之人。”

  “是。我不敢前往颐宁宫惊扰太后,又……实在贪恋与他相处的时光。所以,所以……”她的眼帘轻轻垂了下去,像倦了的云朵,帘外的朵朵火红石榴映着同样石榴色的红晕慢慢飞上了她白净的双颊。唇角一丝笑意,似悔非悔,似喜还羞。

  “你疯了。”我心中颓然,低低叹道。

  “只有那么一次,只有一次。”她似在梦呓一般,“可我不能不疯那一次。”

  只有一次?我也只有一次。眉庄,或许也只有那一次。可是如果没有那一次,我的人生会是什么?枯井?死水?还是无穷无尽的自制后的煎熬与后悔。

  我不知道。

  可那一次,也会要了人的性命。

  隔帘望见庭院中一树树火红的榴花,红得像一团团血似的,无遮无拦泼进我的视线里,我倏然惊醒过来。

  她犹自低低道:“我也不知道,竟然会有了这个孩子。”

  我心中一团乱麻,“你拿得准么?那段时间你时常承宠,这个孩子也许是皇上的。”

  “我不晓得。”她迷迷茫茫的,眼神迷离而沉醉,“或许是皇上的,或许是陆离的,可我觉得是陆离的。”

  “他知不知道孩子的事?”

  沁水睁大了水汪汪的眼,拼命摇头,“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心中发狠,这个孩子,留不得的。万一这个孩子是陆离的……玉娆、玄汾、德太妃、我、陆离和沁水,我们都会被这个孩子害死。我不能冒这样的万一。

  “不要再向任何人提这件事,也不要见陆离。”我见她驯顺点头,“你的事,太妃也是无心之失,她也不知情。否则太妃一向心肠仁厚,断不肯做这样伤阴骘的事情。”

  她苦笑,无限凄惶,“是我和他没有缘分,我怨不得别人。”

  我叹口气道:“你有着孩子,别多想。本宫自会打算。”我停一停,“你放心,我不杀陆离。”

  沁水满目泪光,怯怯而温顺地应了。

  夜间烦热难言,我在烛光下把玩着牌九,一记又一记摩挲着,心事重重。槿汐手中正捧着一只莲花纹亮银盅,红枣燕窝,热气氤氲,“娘娘再烦心也该顾忌着自己身子,晚饭就没胃口,吃些燕窝吧。”

  我松松地垂着头发,系着一件薄绸碎花寝衣,心烦意乱,“这件事,我不打算告诉玉娆。”

  “娘娘做得对,宫中的事在宫中就料理掉,无谓让九王妃和王爷烦心,德太妃年纪也大了,不必知道这些事。”槿汐缓缓舀着燕窝,“那孩子不管是谁的,但只要有一分可能是陆离的,万一生下来长大了和陆离长得一模一样,皇上也不是傻子,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我轻叹一声,只是无言。槿汐问:“娘娘还是拿不定主意么?”

  我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我只是想起了从前没了的那个孩子,宫里的孩子,总是难以长大。”

  “孩子命薄也好,有人陷害也罢。”槿汐长吁一口气,“姜小媛失子的事不明不白过去了,其实若细细查下去,皇后那边……”

  我心头恨起,沉声道:“其实不是皇后做的,也大可以说成是皇后做的。只是还缺个机会罢了。”我低声吩咐槿汐,“去准备一些堕胎的狠药来,不能再留后患了。”

  槿汐眼神一跳,低头应允了。我慢慢吞着燕窝,其实口中并无滋味。

  夜深,渐渐有如水的凉意漫上身体,我兀自没有睡意,槿汐一下一下打着扇子,陪在我身边。窗外月光皎洁如清水流泻,旁逸斜出的花树影子映射在流光溢彩的回纹云锦华帐上,蜿蜒曲折犹如无限忧虑心事倒影其上。

  骤然,有儿啼的声音大作。我倏地醒转起身,有穿着雪白睡衣的孩子赤足奔进殿内,一头扑进我怀中,露出几颗乳牙大哭,“母妃——母妃——”

  是予润。我心疼地一把拥住他,紧紧抱在怀中。乳母紧跟着跑进来,满面忧虑,“小殿下又做噩梦了。”

  我点头,把润儿抱在身边睡下,柔声哄着。孩子还小,对我极为依恋,他睡在我的臂弯里,软软的小手紧紧抓着我的手指。我心中愈加怜惜,低头去吻他汗涔涔的额头,为他抹去汗水。

  这个小小的生命,是眉庄的延续。

  我紧紧拥抱孩子,一夜无眠。

  次日晨起醒转,眼下有大片暗青的眼圈,花宜一壁为我用妆粉掩盖,一壁心疼,“娘娘有身子的人了,怎能再这样操心不睡。”

  我略略整装,向太后请安过后,便依旧往芳心院去。

  沁水正忐忑不安,被碧禧硬拉着在廊下梳妆。她见我来不免惊惶,险些摔了手中的梳子,碧禧笑起来,“小主快要做母亲的人了,越发毛手毛脚了。”

  沁水挥一挥手,屏退身边所有人,“我和淑妃娘娘说会儿话。”

  我往内堂坐下,一言不发。沁水很是忐忑,只用手下意识地护着小腹,怯怯唤我,“娘娘。”

  我狠一狠心,单刀直入。我将一包堕胎的粉末用指尖推到她面前,我的指甲涂了暗红的丹蔻,那暗沉的颜色,似凝固的鲜血,有血腥气。

  我沉声道:“服下这个,你便永无烦恼。”我顿一顿,“孩子,以后总会有的。”

  她大惊失色,“为什么?”

  我不欲与她多废话,“这个孩子是皇上的,你看宫里那么多皇上的孩子,能活下来几个,姜小媛的孩子也没有了。若万一是陆离的,万一孩子又长得像他,你猜会有多少人为你腹中的孩子陪葬?”

  她手指发抖,不敢伸手去拿,甚至不敢睁眼去看那包粉末。我皱眉,“这是上好的红花,服下后痛一会儿就没事了。长痛不如短痛。”

  沁水哭得压抑而悲伤,那种哀伤,仿佛从灵魂底处弥漫出来,她哀求,“娘娘,不要杀了这孩子。”

  胸中躁郁难言,一阵一阵酸气从胃底像沼泽一样泛着气泡冲上脑门。我别过头,“你现在就要哭,只怕孩子真的生了下来,你哭的时候更无穷无尽。”我喘一喘气,“九王府待你不薄,你真想牵连死所有人?”

  沁水惊得止住了哭,她无力地垂着头,手心紧紧握着那包粉末,似要用全身力气掐烂了它。良久良久,仿佛时光都被胶凝住了,那么窒闷,叫人无法喘息。

  我静静说着,“这个孩子没了,本宫担保你不会有事,陆离也不会有事。他照样是前途无量的羽林郎,你还是皇上的宠妃,未来皇子与帝姬的母亲。”

  沁水艰难地思索着,太阳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着,“你整日烦心,寝食难安泣涕涟涟不就担心这个么?本宫替你了断了他。”沁水低着头,抖索着打开纸包,黄褐色的花瓣精心研磨成粉,是上好的西域红花。她蓦然一闭眼,将纸包往口边送去,然而不过是一瞬间,那包粉末又尽数洒在地上,一地斑驳。

  沁水忍着哭,神情坚毅而决绝,“淑妃,我再不见陆离,也再不软弱哭泣叫人疑心。我会好好活着,求您让我生下这个孩子。我真的情愿不再见陆离,也情愿过比贞妃更冷清寂寞的日子,哪怕让我去冷宫也好,求您让我有这个孩子。是皇上的孩子也好,是陆离的孩子也好,我不能失去他。”

  我的双色缎孔雀线珠绣芙蓉软底鞋自那些粉末上碾过,“你做得到?”

  她点头,每一颔首,似有千斤重,然而她肯定而坚决。

  “既然你懂得怎么在宫里活下去,本宫也无谓为难你。”我的食指在她唇上轻轻一点,“直到你老死宫中,这都是本宫和你之间的秘密。”

  两行清泪自她眸中滑落,她再度颔首。

  我长长舒出一口气,“那人不能再留在宫中做羽林郎,否则哪天你们情难自禁起来,不止本宫,连太妃和九王府也一并会被你们牵连至死。你放心,本宫说了不会要他的性命就决不会说到做不到。而你,也要记得答应本宫的,既然下了决心,就要好好活着。紫奥城,容不得你儿女情长。”

  她默然,榴花胜火中,只以眼角一缕莹然泪光相应。

  槿汐在芳心院外等我,见我出来,院中又无任何异常动静,悄悄松出一口气。

  “娘娘可把事情办妥了?”她悄悄问我。

  我知她不放心,“妥与不妥,都看她自己以后的造化了。”

  “那包红花……”她试探着问。

  我随手折下甬道边一枝雪白栀子轻嗅,“可惜了你为我寻的好红花,临出门前被我换成了一包紫褐茉莉粉,即便她狠得下心吃下去,也只会养颜美容。”

  槿汐好奇,“娘娘为何突然不忍心?”

  我只是浅浅笑,“昨夜抱着润儿睡了一夜,忽然很想念她母亲。”

  “可是江沁水并非沈眉庄。”

  “我知道,只是物伤其类,我不忍心。我自己,何尝不是身在其中。”

  槿汐总还有些忧虑,“可是为了上次怀疑娘娘送琼贵人出宫之事,已经连累娘娘数月。”

  “那还是得多谢皇后。”我冷笑,“就当我赌气也好,不忍心也好。要不是她为我设下这个圈套,我怎么敢再做一次比她所言罪过大十倍的事。”我叮嘱槿汐,“想办法把陆离调出紫奥城,至于调他去哪里,你知我知即可。”

  槿汐应允,陪我缓缓走回宫去。恰巧玄凌下朝归来,见我与槿汐携手而行,不觉又惊又喜,“你老躲着朕,朕总怕你见了朕要生气。”

  我眼波欲流,横了他一眼,“谁爱生四郎的气,最最不值了。”

  他笑,紧紧拥抱我。我看一眼身后被无边花木遮住的芳心院,无声无息叹了口气,静静闭上眼睛。

  五个月后,江沁水顺产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