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久行月影成迷梦

 雪连绵无尽地下着,自元宵夜宴到今日,绵延半月,日日都有雪子纷纷,潮湿而黏腻。

  因在新年的喜庆中,尤静娴的丧事便在这样的阴寒天气办得简单而极尽哀悼之情。新丧的白色融在漫天素色冰雪之中,尤叫人觉得心凉伤感。

  我心生感叹,亦不免怜惜,长久地等待与仰慕之后,嫁入清河王府不足两年的静娴撒手而去,生命脆弱得仿佛被阳光一蒸便即刻化去的一片春雪。

  窗外纷纷扬扬的六棱雪花旋舞着轻盈落下,漫下无穷无尽的寒冷与阴沉。我伸手用黄铜挑子拨一拨暖炉的火势大小,顺手扔了几片青翠竹叶进去,叶片触到暗红的炉火发出“呲呲”轻声,随即焚出一缕竹叶的清馨。

  秋香色团福锦帘垂得严严实实,忽然被掀起半边,外头小允子的声音跟着冷风一同灌入,“隐妃来了。”

  我依旧端坐着,披了一件常春藤雪萝长衣在肩上,头发松松地用银链坠蝴蝶抹额勒了,只怀抱紫金浮雕手炉慢慢拨弄着,等着玉隐进来。

  雪路难行,她裹着一件厚实的雪狐镶边青红捻金猞猁皮鹤氅,银灰的狐毛尖端还有融化的雪珠,亮晶晶的一颗一颗,似水晶珠儿似的。

  花宜上前服侍她脱下鹤氅,但见她里头穿着一件素色的银青袄儿,白绫细折裙,怀中抱着一个蓝青色的织银纹积寿襁褓,露出一张粉白嘟嘟的小脸来,正兀自沉睡。

  我也不起身,只淡淡道:“方才见你掀了帘子进来,还以为是昭君出塞归来了。”

  玉隐明白我语中所指,勉强笑道:“昭君出塞是大红披风,我不过是青红捻金的衣裳,终究是新年里来拜见太后,穿得太素她老人家也忌讳。”

  “你很懂得体察人心。”我指着青梨木座儿让她坐了,问道:“太后她老人家怎么说?”

  她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低手整一整孩子的襁褓,“太后说,让我先照顾着孩子,定要把他当成亲生孩子疼爱。”她想一想,把孩子抱到我眼前,笑盈盈道:“王爷已经给孩子娶了名字,叫予澈。”她喜滋滋道:“父亲名清,孩子名澈,长姊说好不好听?”

  “很好听。”我伸手抚摩孩子熟睡中粉嫩的脸庞,“终究他是尤静娴的孩子,以后你抚养这个孩子,每天看着他的脸,想到他流着静娴的血,你便不怕么?”

  “怕?怕什么?”玉隐一愕,旋即淡淡笑道:“以后他心里只有我一个母亲,我会好好疼他,他也会孝顺我。我有什么可怕的?”语毕,她疼爱地吻一吻孩子的额头,浑然是一个慈爱的母亲。

  红罗炭“毕剥毕剥”地烧着,偶尔扬起一星半点火星,那微弱的声音衬得殿内愈加静如积水,连窗外落雪着地的绵绵声响亦清晰可闻。

  我的声音虽轻,却一字一字清晰如雪地碾痕,“人人皆知尤静娴死于鹤顶红,也道是为慕容赤芍所害,可是我百思不得其解,静娴既有力气生下孩子,怎会毒性复发死去?想起来静娴不过饮下一口汤水,按理不会中毒如此之深。”

  玉隐容色不变,只慢条斯理啜饮着盏中热茶,红茶滟滟如血的汤色似胭脂一般倒映上浣碧白净无血色的面颊,为她添上一抹虚浮的艳色。她的声音清凌凌的,宛若坚冰相触,“长姊是生过孩子的人,应当明白女人生孩子直如在鬼门关前游走,长姊又哪一次不是险象环生。静娴已经中了鹤顶红剧毒,生孩子难免耗尽体力身子虚弱,再度毒发也不足为奇。”她双目一瞬也不瞬,只看着我静静道:“皇后被禁足,赤芍才迫不得已狗急跳墙谋害长姊,连累了无辜的静娴。人人都这样以为的,不是么?”

  “人人都以为的事未必是真相。究竟是身子虚弱还是有人故意加害才引起的再度毒发唯有当时当事的人才能明白。”我看着玉隐幽深双眸,直欲看到她无穷无尽的心底去,“只要你自己良心过得去?”

  “良心?”玉隐轻笑一声,险些打翻手中茶盏,“我一直记得槿汐告诉姐姐的至理名言,活在宫中必须没有心。”她面颊浮艳的笑容缓缓隐去,只留下深深的苍白与凛冽的决绝,“自从静娴有孕,在王府中凌驾于我之上时,我便已经没有心了。”

  银装素裹的冰雪琉璃天地,殿内却是暖意融融宛如春天,唯有人心,阴冷胜雪。我轻轻呼出一口气,“那日赤芍为了毒杀我与涵儿,在指甲里藏了鹤顶红下毒。后来她恨极折断了自己的指甲,我清楚看见有四枚落地。那么玉隐,你现在数数,我这里有几枚?”

  我摊开手,素白的掌心赫然有三枚寸长的殷红指甲,仿佛凝在手心的三道血痕,艳丽夺目。我的声音清晰而分明,不容她伪饰与避闪,“你来,好好数一数!”

  玉隐的神色依旧平静如冰封的湖面,只余微微发紫的嘴唇出卖她此刻心的惧意,她的声音低微得如喘息一般,一浪逼着一浪。她唤我,“长姊……”

  我迫视玉隐,冷然道:“你自己告诉我,还有一枚含有鹤顶红毒粉的指甲去了哪里?”

  玉隐面色大变,霍然站起,低喝道:“长姊,你疯了!”

  “疯了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你!”我盯着她姣好的面庞,实在难以相信如此柔婉的面庞下藏着一颗阴毒冷酷的心,“杀母夺子,你做得干净利落,毫无嫌疑!谁也想不到是你做的!”

  她颓然跌坐在坐椅中,紧紧抓住孩子的襁褓扣在怀中,“长姊,这一切本该是我的,是尤静娴夺了我的,我不过要回来而已。”玉隐眸中神色平静得如冰冻三尺,不见丝毫波澜,唯有转眸的一瞬闪烁芒刺似的寒光,她喉底的语音晃出无数圈涟漪与波折,“长姊,我百般容忍,才容下静娴于我平起平坐同为侧妃。我等了那么多年,我明知王爷心中只有你,可是我已经能够忍耐,我只希望清河王府中只有我与王爷,谁知我成婚之前横刺里插出个尤静娴!我凭着对王爷多年情意才有今时今日在他身边的位子,尤静娴凭什么?凭她吐几口血生几次病,还是制造流言逼王爷娶她入府,贱人心机深沉不知廉耻!在王府中,只要我一想到我与王爷共同生活的地方还有别的女人的气息,还有别的女人看向他无比深情的目光,我就想作呕!”玉隐紧紧握紧了拳头,她的指节寸寸发白,“多少次,我忍得牙根都发酸了,才忍得住她与我共同分享王爷的事实,——可是她竟敢偷偷勾引了王爷怀了王爷的孩子。”玉隐的手狠狠一哆嗦,手腕上一对雕龙琢凤缠丝嵌八宝滚珠黄金手镯硌在紫檀桌上“玲玲”乱响,“眼看着王爷因为孩子对她越来越怜惜,眼看着她日渐凌驾于我之上,想到以后她会凭着这个孩子彻底得到王爷所有的关爱,彻底踩下我千辛万苦得来的一切,我如何能够忍耐!”

  “玉隐。”我冷冷唤她,“我知道你与静娴共侍一夫十分辛苦,但无论如何你不能要她性命。静娴,她也很无辜。”

  “她无辜?”玉隐森森冷笑,露出雪白一口贝齿,如能噬人一般,“我何尝不无辜?长姊,我嫁给六王,注定是嫁给一个心有旁属的男子。那也罢了,你是我的亲姊姊,我没有办法。我只剩他一个躯壳,你还要我与旁人分享,还要眼睁睁看他与旁人有了孩子,我如何能忍耐!”她凄恻恻看着我,幽怨含毒,“长姊,我的婚姻已经不公平了,你为何还要我继续忍受其他的不公平?”

  我心下恻然,“这样的婚姻,是你自己选择,并无人逼迫你。”

  “长姊!”她凄厉呼了一声,尖声道,“如果你实在看不过眼,大可拿了那一枚断甲去禀告皇上,顶多一命赔一命,我去陪我娘亲就是!我早知长姊不满于我嫁与王爷,恨我夺你所爱,如此大好时机,长姊千万别错过!”

  她的声音太过凄厉尖锐,怀中的孩子被惊醒,不觉大哭。玉隐身子一震,忙抱稳孩子,口中“哦哦”地柔声哄着,低低垂下一滴泪来。

  我恨极她暗算静娴,又强词夺理,怒道:“我若恨你,大可去告诉王爷你算计的种种!”

  她并不看我,只垂首低低啜泣,“我不怕长姊去告诉皇上,我早该去陪着我娘亲,她孤苦多年,死后才得到她应有的名分。能与王爷名正言顺地相伴,我已经比她幸运许多。我只求长姊不要告诉王爷,王爷因静娴产子而死,日夜愧疚不已,若再知道我所行种种,大约真会伤心气极。长姊若真顾虑王爷,万万勿要叫他伤心难过。玉隐犯下大错,实在不配叫王爷为我难过。”她眸光一抬,无限凄苦,“长姊若不顾惜我,也请一定要顾惜王爷,更求长姊在我去后好好照拂澈儿,以后,他便没有母亲了。”她深深一拜,“也请长姊为我多向爹爹尽孝,爹爹年迈,不该知道我这些错事为我老怀伤心。”

  她神情哀苦,只是怜惜地吻着孩子的额头,一壁向隅悲泣。她哭得如此哀伤,仿佛还是她十一岁那年,她知晓了自己的身世,在何姨娘的忌日那夜哀哀哭泣。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月圆之夜,月光如白色的羽缎覆在她小小的身躯上,窗外开着凝霜堆雪般的梨花,偶尔被风吹落数片,她只是一味哀哭,不肯背转脸来。

  她自小,便是没有母亲疼爱的孩子。哪怕娘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予她许多关爱与照拂,但那,从不是她所企望得到的母爱。

  或者,玉隐是真心疼爱她怀中这个孩子,我心中不忍。幼年时,玉隐便陪伴在我身边,也是这样的冬日,滴水成冰的日子,她守在暖炉旁拨着火,却依旧有些缩手缩脚。我悄悄唤了她上床来渥着,用自己温暖的手足去暖她微凉的手足。名为侍婢,她却实实在在是我的同胞姐妹。这么多年,我亏欠她的,爹爹亏欠何绵绵的,的确太多。

  她是我的亲妹妹,难道我真要亲手置她于死地?死在我手上的人已经不少,难道还有沾染我亲妹妹的血,爹爹年事已高,我若这样做,岂非是伤他老人家的心!

  种种念头在脑中如雷电疾转,我问她,“你真的会把予澈视如己出?”

  “为何不会?”她泪眼迷蒙,抬首反问我,“我此生大约不会有自己的孩子,澈儿会是我唯一的孩子,他只会认我这个母亲,我们一家三口会过得很好。”她目光幽幽,深深地望着我,“这个秘密,只有你知道,是不是?”

  窗外寒雪如飞絮扯棉,或许,我该让这样的秘密随着大雪一起被掩埋。若真正揭破真相,玄清会失去一位爱他的妻子,年幼的澈儿会失去一位疼爱他的养母。我心中沉沉钝痛,不觉伸出手拥抱澈儿,沉声道:“这个罪名,人人以为是赤芍做的,就当是她做的吧。”

  玉隐凝着泪眼看我,稍见释然之色,亦觉愧悔。襁褓中的孩子哭得声嘶力竭,我伸手探到襁褓内,触手温热潮湿。我忙道:“别一味抱着,孩子尿出来了呢。”

  玉隐忙拭了泪,急急忙忙唤了乳母进来,熟练地为孩子解开襁褓,换好尿布。我在旁帮忙料理,一眼瞥见孩子背上有两三块颜色极浅的青斑,不由问道:“这是胎记么?”

  乳母是位年长稳重的女子,见我疑问,摇头道:“娘娘,这不是胎记。小王子的生母在生产前服食过剧毒,所以孩子生下来会身带青斑。”

  我心中豁然一亮,似有无数雪亮闪电劈开乌墨似的天空,顿时清明。我有一个极大的疑问在胸腔中翻腾,忙问道:“听说孩子在母腹中受惊,生下来会成死胎并身带青斑。”

  乳母点头道:“这也是有的。但奴婢也曾听说有些大户人家妻妾争宠,有用毒谋害怀孕的妻妾的,孩子生下来不是死胎也会心智受损,而且身上会带青斑。”她笑笑,“这种事污秽得很,入不得娘娘的耳朵的。”

  玉隐面色不豫,沉声催促道:“勿要多嘴,快给小王子换好衣裳,别冻着了。”乳母唯唯诺诺,手上敏捷,再不敢多话。

  有无数个念头在脑海中滚雷一般翻涌而过,我唤进槿汐,“听闻今日晋康翁主入宫来了,你去请庄敏夫人和翁主过来叙话,说隐妃带了小王子过来了。”我沉声吩咐乳母,“庄敏夫人素来喜欢听这些故事,你将方才与本宫说的故事再一五一十说一遍给夫人和翁主听,她们必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