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昨夜秋风入汉关

  时光潺湲而去,到了仲夏时分,蝉鸣鼓噪,天气越来越燥热,玄凌的脾气更为急躁,前两日为了些许小事斥责了随侍的汪芬仪与穆良媛,连性子最温厚的福贵嫔亦被呵斥了几句,后宫不免人心惶惶。

  李长在我面前诉苦时,刚因茶水稍热而被玄凌将茶水都泼在了身上。伴随圣驾数十年,李长大约也是头一回受这样的委屈,我只得好言抚慰。

  蝉鸣一声接着一声,仿佛要刺破人的耳膜,花宜轻轻打着扇子,我心口烦恶,起身往后堂去午睡,吩咐道:“用粘竿将那些蝉都粘走,仪元殿前也是。”

  如何可以不烦忧呢?暮春时,赫赫的摩格大汗趁着万木复苏,水草肥美之时,自恃粮草充足,率二十万铁蹄自都城藏京直逼距上京只有八十里的“雁鸣关”。

  落铁山是赫赫与大周北疆临界之地,而雁鸣关恰如一道铁锁屏障,一旦被赫赫冲破,旧都上京便如铁齿被断,连如今的京都中京亦会暴露在赫赫铁蹄骁勇之下。

  如今赫赫摩格可汗乃英格之子,一向野心勃勃。这些年来厉兵秣马,不断吞并赫赫周遭的一些弱小部落,壮大自身。而玄凌这些年一直把精力放在西南战事上,力图收复疆土,后又为平定汝南王费了不少精力,难免对赫赫有所放松。因而赫赫大军狼烟南下之时,雁鸣关将士不由乱了手脚抵抗不及。好容易勉强守住了雁鸣关,玄凌一怒之下派大周十五万大军远攻赫赫京都藏京,然而大周将士生长于富庶锦绣之地,不惯沙漠苦热,加之今年天气炎热难当,士兵中暑昏厥之人不少,尚未开战便已节节败退。

  玄凌气急交加,不由大叹,“军中无可用之人,若是齐不迟尚在有多好!”

  可惜齐不迟只有一个!大周多年来崇文薄武,朝中将才凋零,已是无可挽回之事。

  国势危急,连太后亦跟着忧惧交加,再度牵动沉疴,终于在五月二十七那日崩于颐宁宫西殿,驾鹤仙去。

  举国哀痛,太后送入梓宫那一日,孙姑姑触柱而亡,陪着太后一同去了。

  玄凌痛不欲生,极尽孝道,为太后上谥号“昭成”,全号为“昭成孝肃和睿徽仁裕圣皇后”。先帝废皇后夏氏之后并无再立后,最后唯有昭成太后相伴同葬“献陵”。又命大臣隆重治丧,自己则着重服为太后戴孝,并辍朝一月不御正殿。

  内忧外患,玄凌难免肝火旺盛。丧仪之后,玄凌整个人瘦了一轮,嘴唇也因旺盛的内火干裂而焦灼。我不免心焦,端着煎了一早晨的莲心薄荷汤往仪元殿去。

  案头奏折堆积如山,玄凌坐在蟠龙雕花大椅上,北窗下凉风带着树叶草木的清新自他面上拂过,那种郁结之气便如山雨欲来时的重重乌云凝在了他眉心,久久不肯散去。他的声音有无限疲倦与疏懒,连眼皮亦懒得抬,随口道:“你来了。”

  我款款温言道:“炖了些凉茶,与皇上静心平气的。”

  他轻轻“嗯”一声,道:“搁在那里吧。”

  向午时分,一缕艳阳从长窗里透进。夏日的暑气如温泉热汤,蓬蓬勃勃洒落下来,更教人觉得紧闭的殿内窒闷异常。我索性打开长窗,顿觉视野开阔,所见之处,风动长林,满眼疏朗青碧,顿觉心胸畅然。

  玄凌蹙一蹙眉,“关上窗,朕不喜欢听那风声。”

  我清淡一笑,伸手在错金小盒子里蘸了些薄荷油为他轻轻揉搓太阳穴,“雁鸣关虽已风声鹤唳,但皇上天纵英明,自可呼风唤雨。”我柔声询问,“将帅的人选,皇上可还要更改么?”

  他神色苦恼,“除了朕的姐夫驸马陈舜和抚远将军李成楠,再无他选。”

  我试探着道:“皇上何不让六王与九王一试?听闻两位王爷还领着京城骁骑营的差使,还是有些担当的。”

  他焦黄的面孔透出暗色的潮红,手指“笃笃”扣在桌上有沉闷的响声,迟疑道:“老九年轻未见过世面,老六么……”他思量片刻,沉声道:“亲王不可握兵权,你忘了汝南王的旧事了么?”我只得敛声,“臣妾不敢忘。”

  他沉吟着道:“你兄长他……”我心中一沉,忙道:“哥哥为着昔年之事身子坐下了病,他日夜想着为皇上尽力杀敌,奈何身子大不如前,他也是忧心如焚,眼下只好先在驸马手下历练,实在当不得大任。”

  他点点头,颇有愧色,“当年你兄长之事,是朕莽撞了。嬛嬛,你怪不怪朕?”

  若有愧意,何必到大敌当前之时才萌生?我蓦然想起哥哥昔日之言,“我即便有心报国,也只敢尽副将之责。若要在皇上手下保全满门平安,谁敢统帅万军领将帅之命?前事不敢追,我也只能如此了。”

  我转瞬的沉思并未逃脱玄凌的目光,他再次追问,我眸光流婉,轻轻道:“臣妾想起了荣嫔,若非皇上宽厚,臣妾一早便容不下这慕容家余孽。”

  他不易察觉地松了口气,“这些事莫要再去想它了。”他抛出一卷奏折到我手中,闷声道:“你看看这个。”我取过展开一看,不觉失色,“摩格要上京拜会皇上?”

  玄凌“哼”了一声道:“他敢这样肆无忌惮,还不是因为现在粮草充足之故。赫赫南下每每败于粮草不足,此次摩格早有准备,他厉兵秣马多年,蓄有不少粮草,又在雁鸣关外大肆收掠,才敢放出这等狼子野心。”

  我心底一沉,急忙问:“他既粮草充足,此刻入京又意在何为?”

  “名为拜见,实为向朕夺取幽、云二州,又要朕每年封赏,以金银各三百万两,绸缎百万匹赏赐,而他只以劣马三十匹作为他每年贡礼,岂非可恶之极!”

  我愤然道:“摩格这何尝是纳贡求赏,分明是要扫皇上颜面!他所要的赏赐乃是大周每年税供的三分其一,长久下去,大周根基自会动摇,皇上不可轻易答应。”

  玄凌目色阴沉,闪烁着幽暗的火苗,“他是狮子大开口!只是封赏也罢了,但幽、云二州向来易守难攻,是何等兵家要地,朕怎会拱手相让!他现在攻至雁鸣关外,如此苛求一是为探大周虚实,二是借此出兵夺地,也好师出有名。胡虏蛮夷,难为他这样心思!”

  我满心忧虑,试探着问:“皇上,他既敢如此前来,恐怕已有防范吧。”

  “在城外驻守两万精兵,说是扈从。朕原想不许,但京师已报有不少细作混进,一动不如一静,先静观其变。”玄凌冷笑一声,“太后新丧,人心不安,他此刻倒要来了。也好,他既敢来,朕就等着他。”

  我不语,只是撩起袖子为他细细研着砚中墨汁,“摩格觊觎大周已久,如今粮草丰茂喂养着他数十万大军,虎视眈眈,咱们实在不能坐以待毙。”

  玄凌长长叹了一口气,“朕何尝不知道,与赫赫铁骑相比,大周兵力并非不及。即便兵士中暑体弱,如有良将也非难事。只是眼下良将难求,戍边大将不过是苦撑局面,而兵士病倒之人又一日多于一日,难道真的是天不佑大周么?”

  玄凌忧心的是国事,而我在国事之外又得多思虑一重家事,他只求良将勇兵,而我如何要避免哥哥成为炙手可热的良将,又能免去战祸连年。心中太多的牵绊与顾虑,将一副心肠逼得如此时手底墨汁一般漆黑,我侧首含着如烟笑意,“怎会?皇上是天子,上天不庇佑您还能庇佑谁?譬如那年时疫,皇上正一筹莫展,就有了温实初研习出治时疫的方子。中暑哪里是什么了不得的病,哪像那年的时疫那样难医治,说起来宫里一个接一个,染上了那么多,若无温太医的方子,可不知要赔上多少的人的性命了。到底温太医有心,后来把引起时疫的病症和解方都保留了下来……”我絮絮叨叨,似与他聊着家长里短,寒暖温凉。他只静静听着,手指比在案几上浅浅地一划又一划,似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日影在朱壁上渐渐淡了下去,那暗红的颜色浓郁地似要流淌下来,生生倒灌进眼睛里去。我暗暗想,一个人若是杀红了眼,那眼睛可是这样的么?顺着日光的影迹,我的心绪随着蓝天越飞越高,满腹忧虑之余,我亦不免好奇,这位挥师雁鸣关的可汗摩格,会是个怎样的人物呢?

  摩格入京是在七月二十,中京最酷热的日子。玄凌不欲在京师与他相见,便借“避暑”之名,在西京太平行宫召见摩格。

  天气一日日热起来,心中也一日烦胜一日。因着摩格入西京之事,宫中更多了几重压抑,即便在日色喷薄如金的日子,也隐隐含着山雨欲来的沉重与阴骘。德妃来看我时悄悄问我,“听说摩格入住行馆十来日了呢,皇上好吃好喝招待着,事无巨细周全得不得了,却一直推脱着不肯见,可是怎么回事?”

  她目光中颇有探询之意,我连连摆手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能知道这些?姐姐别问我!”

  德妃含着忧虑道:“你也不知道,我还能问谁呢?”

  我笑一笑,“天意难测,谁知道呢。”

  德妃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道:“皇上也不知怎么个意思,这几天躲在水绿南薰殿不肯出来,说是为太后新丧伤心,又中了暑气。嫔妃们去探望也不肯见,只叫滟嫔陪在里头,也不知是怎么个事。我想着,既是暑气,何不叫太医瞧瞧,今日问起来,说温大人也不在。”

  我道:“温大人原是这样,要守着惠仪贵妃的梓宫忏罪,多少年了都这样子。”

  德妃“哦”了一声,“也是,只是这回走得长,好些日子不见他了。皇上这样日夜和滟嫔在一起,也怕伤了身子。”

  恰巧这一日玉隐、玉姚、玉娆皆在,玉隐素来是一人默默不出声的,玉娆抱了灵犀在膝头逗弄,玉隐忍不住皱眉道:“没了傅如吟,来了叶澜依,出身微贱不说,一样的狐媚惑主。太后新丧,皇上心里真有不痛快也该长姊陪着,何时轮到她了。”

  我听一句烦一句,忍不住别过头连连皱眉,玉娆递过一杯茶笑道:“二姐润润喉,也不知二姐怎的,仿佛很不待见滟嫔的样子。”玉隐秀眉轻扬,笑生生道:“我何时不待见她了。她是皇上的宠妾,我怎敢不待见?只是为长姊抱不平罢了。”

  我轻轻咳了一声,抬一抬眼道:“这话说着就叫人伤心了。这里除了玉姚未嫁,玉娆是正妃之外,哪一个不是妾室?”

  德妃忙笑着打圆场道:“话也不是这么说,妹妹是掌六宫之权的淑妃,从前除了皇后,谁有这等权威,在皇上心里何曾把妹妹当妾室来看。”

  我含着一缕淡淡的笑意,护甲“笃笃”地敲在紫檀桌上,“名分所在,不敢僭越。我有自知之明,姐姐不必安慰我。”

  玉隐两颊飞红,大是不好意思,只好喝了口茶掩饰过去。德妃叹息着道:“不怪隐妃要为你抱不平,六宫里眼下对滟嫔哪个不是怨言甚多。”她压低了声音,“皇上又不肯出来给个说法,摩格的事是一直这样拖着……”

  玉娆抬头道:“听说那摩格也不急,找人陪着四处欣赏西京风舞,优哉得很。”她难得的愁容满面,托腮道:“难为九郎在王府里气得发狠,国危当头,他自然急着效力沙场,只是递了好几次折子,皇上只是没有半句回话。”

  德妃和声劝慰道:“九王还年轻,自然有他建功立业的机会。”

  玉娆愁道:“我何尝不晓得,九郎也罢了,六哥的本事外人不说,咱们是知道的。”

  玉隐猛一警醒,忙笑道:“你就不必往王爷脸上贴金了,他那三两三的本事不过是用在了骑马射箭上,哪里真能上阵杀敌,皇上知人善用,才不用王爷的。”

  玉娆笑一笑,再不多言。众人正闷坐着喝茶,李长悄悄进来一拱手,喜滋滋道:“回娘娘的话,天大的好消息,真是天佑我大周,那些雁鸣关外的赫赫蛮夷不知怎的好些人发了时疫,一片连一片地倒下了,根本没法治住。那赫赫可汗急了,要急着求见皇上呢。”

  唇角扬起淡淡的笑意,他终于急了。

  德妃忙问:“皇上知道了么?”李长笑得眯了眼,“这样的好消息,自当娘娘在时奴才才好去回,也好让娘娘帮着讨赏啊!”

  我“扑哧”一笑,“你就油嘴滑舌的吧。”

  德妃忙起身道:“妹妹有要事,我便先走了。”我忙唤:“玉娆快替我送送德妃。”

  玉娆忙出去了,玉隐跟着我进内更衣,眼见无旁人在,急道:“现在赫赫攻势稍退,但无论如何,长姊万不能让王爷去边关。沙场刀枪无眼不说,皇上忌惮王爷才华,这军功上汝南王可是前车之鉴……”我颔首,沉声道:“我明白。”

  行至水绿南薰殿外,只闻得四下静悄悄无声,安静得似无人一般。我正欲让守在外头的小内监进去通报,却听“吱呀”一声,一个光艳的影子一闪,却是滟嫔一脸倦容走了出来。

  她抬头见我,微微屈身算是见礼,我忙扶住她,“叫你受委屈了。”

  她“嗤”的一声算是笑,“的确,一天一天坐在椅子上不许动,不许说话,看他满心忧烦又发作不得,我的确是累。”

  我轻轻颔首,“这个时候,皇上哪有心思宠幸嫔妃,叫你白担了罪名。”

  她轻笑,眸中却冷冷地殊无笑意,“惯了。除了我,谁配担这样的罪名?”

  我心中一酸,正欲说话,却听里头玄凌朗声笑道:“好!果真得了时疫,那是天大的好消息!”我忙回头,却见李长也是一脸惊讶于不解。滟嫔淡淡看我一眼,道:“方才小厦子进去了。”

  李长惊道:“奴才也是方才才得知的消息,小厦子那小东西怎么知道的?”

  滟嫔正一正领子上的蜂花扣,低低道:“你小心些,小厦子是胡蕴蓉的人。”

  我回过神来,笑一笑道:“李长,你赶紧进去伺候着吧。本宫乏了,先回去歇着。”

  终于三日后晌午,玄凌设宴于太平行宫,招待远道而来的摩格。一早小允子便啧啧向我道:“听闻摩格可汗进贡了一只熊罴,据说很是凶猛呢。”他摇头道:“旁人进贡的多是金珠宝玉或是奇香绫罗,他倒好,进贡一只熊罴,可见蛮夷就是蛮夷。”

  我闻言只是淡淡。熊罴而已,会比人的杀心更可怕么?

  无言间只是沉默画眉,细细的螺子黛一斛千金,化作如玉双颊上两道柳眉轻扬。数年生杀予夺间多了几许戾气,把双眉画得圆润些,才更显温和沉稳的宫妃气韵。

  因太后新丧,即便宴会也不着艳色,披一件芙蓉金广袖长衣,织金芙蓉海棠沉醉于裙裾上,青翠翟凤自花间婉转探首。树树凤钗步摇横逸高髻间,在宝珠流光的瞬间,蓦然忆起昔年与玄清一同出游,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何等旖旎俏丽,比对着此刻铜镜中华丽的倒影,深觉时光深远,带走无限年华。

  窗外夏花如锦,宜芙馆外一捧捧红艳荷花开得密密匝匝,与昔年并无差别,年年岁岁花相似,唯有人,被无法挽住的时光不知不觉侵蚀尽最初的容颜与心境。

  今日宫宴,玄清亦要携玉隐出席,每每这样相见,他是否亦觉得我与那年的甄嬛,愈行愈远?

  这样一想,不觉自己也感慨,心中萧索,手中比着的一支海水玉缀珠明凤簪亦兴味索然地放落下来,簪身搁在妆台上不过是轻微一响,槿汐已然察觉,她屏开众人,细心拣了一对飞燕垂珠耳坠配在我耳边,柔声道:“奴婢知道娘娘每每不愿与王爷在宫中相见,也知隐妃娘娘素日疑心颇重,娘娘如此心怀隐妃未必得知,若让她瞧见娘娘这般神情,恐怕又要生出嫌隙。”她停一停,似是叹息,“自从静妃离世,王爷待隐妃表面依旧如常和气,外人都道王爷夫妇恩爱,可是内里咱们都是知道的,玢儿一回两回说起来,王爷虽然每常在隐妃处过夜,可都是相对无言,表面功夫罢了。奴婢疑心着,王爷素昔聪明,恐怕是已经疑心静妃之死了。”

  我沉沉一叹,愁眉深锁,“我何尝不知道这个?只是王爷既然隐忍不言,想必也是顾及甄家的颜面,何况玉隐也的确知错,这些年悉心照顾予澈,无微不至。她在王府中貌似风光,可你我皆知她人后孤苦。玉隐自小坎坷,难免言行过于谨慎多心,我也不忍过分苛责。王爷那里,我已让采葛多多劝说,毕竟他们夫妻的日子还长久,难道真要这样过下去么?”

  槿汐颔首道:“奴婢知道娘娘一番苦心,也知娘娘百般维护隐妃的缘故。隐妃纵有过错,但有句话奴婢深感赞同。自隐妃而观,自然不希望娘娘再牵挂王爷,所以娘娘每有不乐她难免疑心。而宫中诸人观娘娘,自然觉得娘娘贵为淑妃,深得圣宠,不应会有种种憾事。奴婢明白娘娘人前强颜欢笑,心中深觉不忍。但奴婢还是要规劝娘娘一句,既然已经强颜欢笑,那么人后亦不要再露郁郁,宫中耳目众多,觊觎娘娘尊贵之人大有人在,娘娘若能习惯以尊荣欢笑为自己面具,永不摘下,才能得保平安。”我深深叹息,“槿汐,始终是你最肯明白我,提点我。身在宫闱,我的确不应该再忆起往事,徒添烦恼。”

  槿汐温柔笑道:“不是不该忆起,奴婢知道娘娘毕生最欣悦是何时,若无当时,只怕娘娘过得更辛苦。奴婢只是觉得,喜怒皆为合时宜所发才能在宫中过得更安全、更稳当。”她为我整理好衣装,含笑道:“但请你能展颜一笑。”

  纵使相逢应陌路,隔着深宫寂寂,这才是我与他最合时宜的归宿吧。对镜回眸,展颜露出最合淑妃姿仪的笑容,雍容温婉,合乎天家风范。只是那一瞬间,却暗暗惊了自己的心,我的如烟笑意,曾几何时,已有几分当年皇后的气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