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情知此會無長計

 静静地立于仪元殿中。这个地方是我来的惯熟的,因着这熟悉,我心中反而生出几许未知的感歉,我仿佛是在害怕着什么,那种害怕源与对掩埋了多年的秘密一角的揭破。我不知道,不敢去想,万一这个秘密一旦被揭破,会发生怎样雷滚九天的惊天之变。

  我轻声问李长,“皇上似乎很生气。”

  李长摇首到:“方才娘娘的情形奴才也唬坏了,没有想到六王会舍身来救娘娘。”他看我一眼,小心翼翼的措辞,“或许皇上在生自己的气,是旁人来救得娘娘,而不是自己。”

  我轻轻舒了一口气,李长歉道:“奴才已经老了,皇上的心思已经有许多事奴才猜不到得了。娘娘自己保重。”

  我颔首,只默然坐在窗下,闻得风声簌簌,如千军万马铁蹄踏心一般。

  殿中有些窒息,那种闷仿佛是从心底逼仄出来的,一层一层薄薄的裹上心间。渐渐透不过气来,我起身欲去开窗,闻见外头蝉声如织,密密如下着大雨一般,更觉烦躁。我在等待中困倦了,迷迷糊糊的闭着眼,又觉心头万事不定,愈加觉得疲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睁眼时见天色逐渐暗了,仿佛是谁把饱蘸墨汁的笔无意在清水里搅了搅,那种昏暗便避无可避地逼了过来。背光的阴影里,有一抹墨色的欣长的背影,仿佛又很久很久了,以致和记忆中他曾经的背影那样格格不入,似乎远远隔着几重山,几重水。我心中一惊,不自觉地起身道:“皇上什么时候过来的?”

  他背对着我,口气淡淡的,“朕看你睡着,就没有叫醒你。”他停一停,“你睡得不大安稳。”

  我勉强一笑,“臣妾胆小,下午的事尚且心有余悸。”我见他不做声,只得立在原地道:“贞妃妹妹无恙吧?”

  他只是那样云淡风轻的口吻,淡的听不出任何喜怒的情绪,“贞一夫人没事,朕陪了她很久。”

  “贞一夫人?”我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微笑道:“妹妹舍身为皇上,有封赏是应该的,也不枉妹妹对皇上一片痴心。”

  大周后宫夫人之位历来有二,但为显尊荣,自隆庆朝其便只立一位夫人。如今玄凌使燕宜的尊位与蕴容并肩,可见如今对其之重视。我稍稍欣慰,对燕宜,这也是一种安慰了吧。

  “一片痴心?”他轻轻一嗤,随手一扬,“痴心可贵,朕怎可轻易辜负?”

  我听得他语气不好,便不敢再说,只是静静立着。

  这样的静让人觉得可怕。那么久以来,我从未觉得与他之间的沉静时这样的令人不可捉摸,尴尬难言。我低着头,仿佛除了低头也无事可做。我着一双云烟如意水漾红凤翼缎鞋,因是夏日里,那缎也是薄薄的软缎,踏在地上几乎能感觉金砖上经岁月烙下的细细纹路。看得久了,眼睛有些眩晕,鞋上凤便似要长着翅飞起来了,旋了几圈,又低下去啄我的足趾,一下又一下,久了,有刺心的疼。

  他“嗯”一声,伸手招我,“过来。”他的语气简短而冷淡,并不似往日的亲厚,我这才醒悟过来,因着心内的紧张,我竟这样累。我缓步过去,站在他身边。那原是一个亲密的姿势,并肩的,可依靠的。

  他与我并肩立了片刻,晚风从窗下漏了几许进来,带着花叶被太阳蒸的熟烂的甘甜味,不由分说地熏得人满头满脸。他霍地转过脸,扳住我的头骨死死卡着,俯身吻了下来,我有些不知所措,慌乱中本能的伸手档了一下,他手上更是用劲,像是要用力将什么东西压下去一般,按得我两颊火辣辣的疼。

  良久,他缓缓放开我。那样淡漠的神情,仿佛我并非他方才护住的那个人。他冷冷看着我,“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抬头,清晰地分辨出他眼底那幽暗若剑光的犀利杀机。我轻轻吸一口气,“恕臣妾愚昧,臣妾是在不知皇上所指何事。”

  他的唇角扬起冷冽的弧度,“你这样聪明,当真不知?”

  我心中惴惴如大鼓一槌槌用力击落,只觉得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玄凌死死盯着我,忽然轻轻一吁,伸手怜惜地抚上我的面颊。我本能地一个激灵,不知他意欲如何,只得僵立在原地,他看着我,缓缓道:“嬛嬛,朕一直那么宠爱你。可是此时此刻朕真恨你拥有这张面孔。”他对上我惶惑的眼,眸中如春潮般涌起一抹激愤与无奈,“嬛嬛,有人告诉朕明妃故事……”

  我怔了怔,此刻才回过神来,几乎以为是自己猜错了,那样怔仲的瞬间,有夜凉的风轻悠悠贴着脊背拂过,我方才觉得冷,才知自己早已出了一身冷汗,只是这冷凉,亦抵不上心底的震惊与怀疑,我望着玄凌,低低道:“是摩格……”

  他缓缓别过脸去,我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见他负在身后的手紧攥成一拳,殿中这样静,几乎能听见他指节骨骼轻微的“咯咯”声,他的语调与往常并无二至。”方才摩格特意来见朕,要求朕许你和亲!”他的眼底微见秋露寒霜之色,带了一抹厌弃,“是什么时候,他盯上了你?”他瞥我一眼,语底有幽然意,“你这张脸这般吸引朕,必会吸引旁人。朕实在不该让他见到你!”

  我身子一震,万万想不到摩格会提出这样的请求,我急忙跪下,含泪道:“臣妾乃天子妃嫔,怎可委身和亲,摩格实在荒谬!”

  “朕何尝不知他荒谬!”玄凌恨恨道:“朕以你方才的话去堵他的嘴,谁知他搬出汉元帝典故,以明妃昭君比你,要朕割爱!”

  一去朔漠千里,我忽地忆起摩格那句话,——“所以,你要记得,你杀了我的妻子,就必须还一个给我。”我骇得无以复加,他果然那么那么快就来实现他所言了。我伸手攥住玄凌的袍角,“明妃出塞乃是元帝毕生之痛,何况臣妾乃四子之母,若真如此,以后皇子与帝姬要如何抬得起头来做人!”

  “他告诉朕,赫赫风俗,子承父妾,连庶母都可以接受,何况是你。”玄凌的指尖微微发颤,如同他此刻话语尾音中难掩的一丝颤音,“摩格的性子即便知道军中时疫泛滥亦不肯轻易低头,大周虽然以时疫逼住赫赫一时,但难保他们找不出治时疫的房子,且战事绵延至今,大周也是元气大伤,朕问过户部,现下所有粮草集在一处也只能够大军三五月之数,彼此僵持只会百害而无一利。摩格明明白白告诉朕,只要许你为赫赫阏氏,再与他治疗时疫的方子,赫赫大军便退回边境,只要每年三千粮草,十万银帑便可,从此再不与大周起战火烽烟。”

  他停下,不再言语,唯以幽若暗火的目光直视于我。夜色似巨大而轻柔的乌纱轻缓飘拂于黯沉的殿中。早已过了掌灯时分。因着没有玄凌的旨意,并无一个人敢进来掌上***。我以默然相对,心中酸涩难言,却不知为何,眼眶中只觉干涩,涩的有点发痛,却并无流泪的行动。周遭的黑暗让我觉得茫然而麻木,我点起一枚火*子,缓缓地点上一盏铜鹤街芝的橙火。幽幽暗暗的烛光里摇曳似一颗虚弱而空茫跳动着的心。

  微黄的烛光里,忽然觉的眼前这张看了十数年的面孔是那样的陌生。只是依稀,这样的陌生,何时见过的,仔细回忆,却原来,在我离宫的那一夜,他也是这样的索然的神情。

  他依然不语,只是等着我开口。

  他的话已到了这样的地步,何必再逼他说出更凉薄的言语。罢了罢了,此身荣华是他所给。

  我敛衣,郑重下拜,“两害相衡取其轻也。臣妾身为大周的淑妃,深受皇上宠爱多年,心惶恐不安,一直不知该如何以为报。如今,是臣妾报皇上恩德的时候了,臣妾不敢爱一己之身,但凭皇上所遣。”

  他似是松了一口气,不觉掩面道:“朕是一国之君,但凭……但凭你自己做主吧。”

  心头豁然一松,似一根紧绷的弦骤然蹦断,反而空落,唇角浮起一丝哀凉而了然的笑意,他原来,凉薄如斯。

  俯首下去的一瞬,我忽而莞尔,竟是笑自己,何尝不晓得他的凉薄,竟何必抱上一丝希望,他会顾及孩子而留下我。江山美人孰轻孰重,我原不该寄望与他。

  所谓恩宠眷爱,在宫宇深处,总也比不上江山前程,社稷安稳,当真的,我若真开口要他垂怜回顾,那真真是自不量力。

  额头鄂上冰凉的金地,口中缓缓道:“臣妾不敢忘恩。”

  有霍霍的风吹散我的话语的尾音,漫上我冰凉的脊背,“淑妃娘娘三思,不可如此!”那熟悉的声音,欲帮了罕见的果决兴凌属,他正声道:“娘娘不惜一己之身,可只怕会陷皇兄于不义之地!”

  李长急的满头满脸的汗,急急跟在他身后,“皇上未传召,王爷不能进去。”

  我起身,用理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六王多虑了。”唇角平静地牵起冷然的弧度,“是本宫自愿的,皇上并未强迫本宫。”

  他迎着我的冷静,拱手道:“娘娘自然不愿让皇兄为难,可是娘娘一旦和亲,皇兄便会如汉元帝一般,为千古后人耻笑。”

  玄凌喟然,望向我的眼神大有不舍之意,“朕与淑妃十余年夫妻恩情,来日汉宫秋深朕形单影只,看着胧月,灵犀与涵儿的时候,朕又情何以堪……”

  玄凌语中大有深情之意,玄清看我一眼,微有动容之色,忙自制地转过头去。“淑妃为皇兄三子之母,位份尊荣,若以淑妃遣嫁,来日帝姬与皇子若牵衣哭泣追问母妃的下落,皇兄待如何回答他们?赫赫远隔千万里,皇兄再思念淑妃,恐怕他日也不得再相见了。”

  李长早已听明白了,不觉脸色微白,只执了拂尘赔笑道:“皇上钟爱淑妃娘娘,自然不愿以娘娘终身平静胡尘,此后不得相见。若赫赫真要和亲,皇上何不从宗室女中选取才貌双全者封为公主嫁与摩格?真要既能保全娘娘,又足了摩格的颜面。”

  玄凌的脸在烛火下显得格外阴沉,“你要知道情之所钟是极难改变的。摩格既然敢要淑妃,自然是志在必得,你以为是能在遣嫁他人就能令摩格满意退却的吗?”

  李长吓的不敢再言,玄凌冷一冷道:“真要没你的事,下去吧、”李长忙抬手擦了擦汗,躬身出去了。

  玄清眉心微皱,道:“宗室女也好,淑妃娘娘也好,皆是牺牲女子保国家,有何分别?万一赫赫以此为例,年年索纳要求和亲,岂非天下女子皆受荼毒,大周颜面何在?臣弟以为不安。”

  他英挺的轩眉扬起恼怒之气,“他要定了淑妃,是朕被蒙在鼓里,连他什么时候注意了淑妃也懵懂不知,以致今日让朕颜面扫地,进退两难。”

  玄清的呼吸有些急促,不复往日温和平易的神气,他努力平和自己的气息,揽衣屈膝,“皇兄,咱们不是打不过赫赫。”

  玄凌注视着他,略带戚然之色,“六弟,你以为朕舍得淑妃吗?咱们不是不能打,而是不能一直这样打下去,赫赫不收回他的狼子野心,一时打退也会卷土重来,大周将永无安定之日。”他微微软了一口气,神情寥落,“齐不迟已死,你以为大周还有多少可用之将吗?”

  “汉家青史上,计拙是和亲。社稷依明王,安慰托妇人。岂能将玉貌,便拟静胡尘。地下千年骨,谁为辅佐臣。以女子终身安社稷,臣弟不敢听。”玄清屈膝俯首,朗声道:“皇兄若不嫌弃臣弟无用,臣弟愿领兵出关,不退赫赫绝不还朝。”

  有一瞬间的寂静,我几乎能听清风是如何温柔地穿过树叶的间隙,拂过湖面轻旋的波澜。可是心里却一点点萌除寒意来,他竟不知道要避嫌吗?方才的事玄凌未必不放在心上,此刻他又甘心冒大不韪要领兵出征,却忘了玄凌一向最忌讳亲王手握兵权的吗?

  这样一想,忽地又几丝疑虑从心底闪过。为何玄凌才准许我和亲,玄清便推门而入,那么方才,……难道他便一直站在殿外,将我与玄凌一言一语皆听得清清楚楚。

  我倒吸一口冷气,——他又怎会一直在殿外?

  玄凌缓缓的笑起来,他的目光渐渐变冷,冷的像九天玄冰一般,激起无数锋芒碎冰,“你果然说出这句话了!”他的目光幽寒若千年玄冰,似利刃戳向他的胸膛,“你告诉朕,你这句请求究竟是为了大周,——还是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