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西风愁起绿波间

 次日晨起回去,玄凌便告知六宫,淑妃为熊罴所伤,忧郁成病,无法料理后宫事,命贵妃。德妃与贞一夫人。庄敏夫人共协六宫。挑选掖庭中自愿出塞得得窈窕宫女赐予赫赫可汗和亲,妃嫔宫眷无事不得惊扰淑妃。

  贞一夫人的宠幸与荣光在一夜之间便轻而易举获得,这样的荣宠本是要惹人妒忌与非议的,然而众人无不清晰的记得她那日奋不顾身的深情,即便是庄敏夫人也不能苛责,更无旁人多言了。

  只是槿汐偶然疑心道:“别的倒也罢了,只是那日熊罴性情大作的原因是因为庄敏夫人的小帝姬举止不慎,怎么皇上也不责怪,反而给了庄敏夫人协理六宫的荣宠?”

  彼时我半靠在榻上,伸手剪了两块膏药对镜仔细贴好,揉着额角道:“胡蕴蓉耳聪目明,皇上不能不偏爱。”

  槿汐微微沉吟,眸光一跳,“皇上那日怎知娘娘午后与六王私下见面,只怕是……”

  我眸中一沉,“我心中有数。”我对镜微微一笑,“槿汐,贴了这膏药是不是更像忧郁成病的样子了?”

  槿汐眼角微湿,“娘娘位分尊贵,却要受此命行事,奴婢是在心有不忍……”

  窗外开了一树又一树的石榴花,明艳艳的照在薄薄的云影纱上,仿佛浮着一朵朵殷红的云霞。

  那鲜艳明亮的红映着我沉静如水的面庞,愈加显得我脸色发青,不忍卒睹。我悠悠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宠妃与臣子有何异,修成玉颜色,卖与帝王家,一并连性命都是皇上的。若他真要我以身事敌,我除了一头碰死,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槿汐满面戚色,“一夜夫妻百日恩,奴婢总以为皇上会念些旧情的……”

  我微微一笑,手指按着那云影纱上艳红的花影,“槿汐,你一向聪慧,怎么今日到婆婆妈妈起来了。”

  即便她素性克制,亦难免愤然之色,“大周开国百年,奴婢未曾听说以帝妃之尊而受此折辱。”

  “总有第一个,不是吗”我握住她的手,“槿汐,我信不过别人,只能你陪我去。”

  她手指微凉,郑重搭在身边,“自娘娘入宫,奴婢不曾有一日与娘娘分离,娘娘不说,奴婢也会生死相随。”

  我心口一热,无论人事如何凉薄颠覆,我总还有槿汐,总还有世事如霜里给我一息温暖与安慰的人。”

  忽听得花宜在外头轻声道:“娘娘,九王妃和隐妃来了。”

  槿汐“咦”了一声道:“不是说妃嫔宫眷都不得前来柔仪殿探望,以免扰了娘娘吗?”

  我想一想:“总不能连亲妹妹都不能来探望吧?反而落人口实,而且我猜必是玉娆去请求的,否则皇上也难答允。”

  槿汐念了句佛,道:“幸好四小姐是九王妃,否则奴婢真不能不担心。”

  我一笑,“去请进来吧。”

  玉隐和玉娆进来时我已经我在了床上,鬓发未梳只是蓬着,随手拿一条珍珠额帕束了,越加显得病容沉沉。玉娆一见变了脸色,急道:“我说那日姐姐被吓到了,果然真的,瞧人都病成这样了。”

  槿汐忙上了茶,问道:“三小姐和老夫人不曾来?”

  玉娆笑道:“娘是最怕入宫的,爹爹也怕她错了规矩,何况这些年娘的身子一直断断续续病着,也不便来见姐姐。三姐是和翁主嫂子陪着娘亲呢。”

  玉隐在我床边坐下,仔细看着我的脸,淡淡道:“幸好王爷救得快,否则长姊……”

  玉娆抬首看了她一眼,笑道:“若非二姐的面子,二姐夫也未必肯这样尽心救姐姐。”

  玉隐面色微变,欲言又止,只得微微一笑作数。玉娆笑道:“二姐,咱们带来的东西呢,玢儿肯定只顾着和外头的人闲话了。那枝参可是我挑了好久的呢。”

  玉隐起身出去了,玉娆见无旁人,趁着为我扶正靠枕,俯在我耳边道:“九郎已经得了消息,听说皇上有遣嫁意?”

  我瞥她一眼,“六王告诉九王的吗?玉隐可知道了?”

  她摇摇头,着急追问道:“是不是真的?”她见我默然不答,登时脸色大变,恨恨道:“我早知道他不好,竟不想这样薄情!”

  我微微沉吟,“不得轻举妄动,失了分寸。”我见她情急,亦是不忍心,“我自有我的法子,你别急。”

  帘影微动,却见玉隐身形弱弱地进来,她今日穿得简素,不过一裳月牙蓝穿花蝶长衣,以杏色垂丝紧了,愈加显得细腰若素。家常弯月髻上髻了一双碧玉缠丝明珠钗,却是极名贵的南珠,微有光线处便熠熠生辉。玉娆一时掩不及焦急神色,玉隐眼尖,淡淡笑道:“果真姐妹情深,长姊一病,四妹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玉娆忙转了脸色,笑吟吟道:“自家姐妹,二姐难道不关心姐姐吗?”

  玉隐盈然有笑意,“自然不是,“她剥了一枚葡萄送至我口中,低首闲闲道:听说长姊病了,王爷原想来和我一起来探望的,结果一早九王府又来请,只好我和四妹一同来了。”

  我半倚着身子,有气无力道:“男女有别,连哥哥和爹爹要来一次都极不容易,何况王爷这个妹夫。”

  玉隐“哦”了一声,唇角才有了一点温意,“长姊病了难免口中发苦,再吃颗葡萄吧。”

  我摇了摇头,槿汐道:“娘娘受了惊吓,这几天什么也吃不下,夜夜发噩梦,心悸头痛,奴婢看了都担心。”

  玉隐蹙眉道:“温太医来瞧过了没?”

  槿汐道:“贞一夫人产后失调的病一直没好,皇上请温太医好好瞧着。所以这几日都是旁的太医来看。”

  玉隐眉眼间忧郁之意更深,轻轻道:“是不是因为前几天王爷救你的事,皇上不高兴了……”她艰难地咬着唇,“王爷回去后就一直是不大高兴的神气,我问他,他也不说。”

  玉隐如此一说,连玉娆也生了几分忧虑,只睁着秋水明眸盈然望着我。

  许多真相往往让人觉得残忍,何必要一意挑破,我微笑道:“不要多想。王爷救我与润儿皇上怎会不高兴?难道要眼睁睁看我和润儿惨死吗?润儿是皇上的亲骨肉呢。”

  玉隐这才松了一口气,又问:“皇上来瞧过了没有?”

  我道:“晌午刚来过,大约政务忙,坐了大半个时辰就走了。”

  玉隐微微颔首,道,“皇上这两天的确忙,听闻要从掖庭宫女中选取有姿色者赐予赫赫可汗和亲。幸好是宫女也罢了,若是以宗室女子和亲,只怕又要廷议如沸泐”

  我随口问:”最后挑了谁?”

  “宫中梨园琴苑的林氏,年方十八,父母双忘,长的很有几分颜色。听说今晚便要送去行馆了。”玉隐微有怜悯之意,”虽说是和亲,但这样的身份地位,又是异族,只怕往后在赫赫举步维艰。”

  “千里琵琶作胡语……”我幽幽一欢,亦觉伤感。

  如此又聊了一会儿,天色不早,二人见我只是恹恹的,便也起身离去了。

  玉娆先去侧殿看几个孩子,玉隐足下稍缓,终于又独自折回我身边,”长姊这次的事侥幸皇上不追究,但断断不能再有下次了。”她沉声道:”王爷是我的夫君,我实在担心。”

  “你放心,”我神色微慵,清晰道”我也不想与王爷彼此牵累。”

  玉隐睫毛微垂,似还有千万种放心不下,默然片刻,静静离去。

  是夜,我安坐于小轿之内被送出宫,按照遣嫁和亲的宫女装束,一色的云霞衫子,翠罗缀银叶子挽纱长裙,织腰束起,鬓发长垂。长夜寂寂无声,偶然听得远远一声更鼓,更能分明自己此时明显略快的心跳。

  抬轿的内监脚步既快又稳,脚步落地的沙沙声像极了永巷中呜咽而过的风。我懵然生了一点点怀恋的心,若我真的失手死于宫外,也许,今夜是我最后一次听见永巷里的风声。渐生的伤感使我忍不住掀起轿连廉,夜色一张巨大的乌色的翼自天际深垂落下,雨边朱红宫墙似两道巨龙夹道蔓延,不见高处天色,红墙深锁,宫院重重,当真是如此。比之前次的离宫,这次心中更没有底,从前,至少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如何走。而今,生死存亡皆是未葡之事,恰如岁风摇摆的寸草,完全身不由己。

  仿佛只是一晃眼的时间,小轿已将我送至城门外。夜色如浓黑一般,远近有无数火把燃出松木的清香,只听马匹打着响鼻的砰砰声,夹者马铃叮铛,赫赫数千人马竟是鸦雀无声。林是所乘的绛紫涂金大帐的车便停在身前数十步之摇。摩格见我只身下轿,身后只跟着一个槿汐,只笑了笑,你跟皇帝夫妻一场,他也不来送你一送,真当薄情。

  我置之不理,只是扶了槿汐的手上了林氏的大帐车坐稳,方才不急不徐道:千里相送,也终须一别,不必这样儿女情长。

  摩格眼力含了一缕笑意,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子。

  我并不看他,只是随手整理好衣裙上的流苏,“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无话可驳。”

  摩格郎然笑道:“是,难得皇帝肯割爱,否则即便本汗大军压境,他要不放本汗也未必有别的法子。”

  我扬一扬嘴角算是对他的回应,只半合了眼睛养神。他也不多言,随手落下我身边一脸怯怯温顺之色的林氏喝道:”自己骑马!”

  林氏也不敢哭,只得自己去了。一路日夜兼程并无多些休息的时候,我虽在车上免些风沙之苦,然而车马颠簸,日夜不得安枕,也是十分辛苦,更不用说一众陪嫁的女子,更是苦不堪言。摩格只是率军前行,并不与我交谈,更不接近我半分,我不时按一按腰间那包薄薄的纸包,不禁大费踌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