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彈著飛鴻勸胡酒

 这样两日雨夜,直出了雁鸣关与大军汇合,再又走了百余里,摩格才下令三军扎营休息。

  清晨时分的大漠有些寒意,我披了件披风在身仍不觉瑟瑟,便与槿汐下车围着篝火坐下取暖。

  大军在野并无热饭热菜,加之又要照顾感染了时疫的军士,所分的粮食也不多。分到我手中不过是一个干得发裂的面饼与半壶马奶。宫中锦衣玉食习惯了,忍不住抽抽噎噎地哭了。

  槿汐吸一口气,将硬如铁皮的面饼泡在马奶中,道:“娘娘凑合着吃吧,否则饿伤了身子。”

  马奶的酸腥味冲得刺鼻,并不似常吃的牛乳那种香醇甘甜,一闻之下都觉难受,如何能咽下,难怪那些女孩子要哭红了鼻子。然和这两日日夜赶路,也不过草草吃些东西,我皱皱眉,如槿汐一般将面饼泡得软和些,屏着呼吸艰难地咽下去。

  槿汐欣慰地笑一笑,“难为娘娘了。”

  我低首用力撕着手中的面饼,“我只是想着清当年被拘赫赫,或许连这个也吃不上。”我极目瞭望,出了雁鸣关,四周已少青青之色,再往前走至现在,目之所及不过是茫茫苍黄,一望无际。偶尔有几棵胡杨伸开枝桠仰视苍穹,更平添了几分荒凉萧索。有风呼啸而过,带着细细沙土扑上面来,呛人喉鼻。我去过一条湖绿纱巾包住面目口鼻,低声向道:“已经出了雁鸣关百余里了吧?”

  槿汐似乎专心地撕着面饼,口中低低道:“是。”她满面焦虑地看我一眼,“已经走了那么远,娘娘一直没有机会下手。只怕再走得远,即便是娘娘得手,也无法脱身回宫了。”

  我随手抽过一根枯枝扔进火堆,火焰“哔剥”燃起木叶特有的清香,遮挡住狂风的干冷,槿汐不无担忧道:“奴婢瞧摩格并非那种昏庸愚钝之人,娘娘有把握得手吗?”

  我微微摇头:“你说呢?”

  槿汐秀眉微锁,我拨着明亮的火苗,轻轻道:“摩格固然精明,皇上才真聪明会划算。他既许我和亲,必然做好了我回不去的打算,以一个淑妃抵换幽云二州的兵家要地,真当是十分划算。”

  槿汐道:“赫赫军中时疫大起,他们要幽云二州也不过是夸口之词,现下早无这样的兵力。”

  “的确是。”我淡淡道:“幽云二州不过是借口而已,能有一张治时疫的方子,足以让赫赫度过眼下火烧眉毛之困,何况还有每年三千粮草,十万银币。只是摩格若死死咬住幽云二州不放,不惜一切再动干戈,皇上未必抵挡得住。皇上和摩格一样,只是彼此找一台阶下,而我恰好是那个台阶而已。”

  槿汐看了我一眼,“那么摩格指明要娘娘……”

  我冷笑一声,“大周四位皇子,娶我便等于取走其中之二。予漓平庸,予沛眼下生母得宠,但终究如何还未可知,毕竟贞一夫人家世微薄,家中无什亲人。而论子以母贵,予涵和予润皆大有可能。摩格娶我等于他朝帝嗣在手。”

  槿汐越听越是焦虑,“皇上是断断不肯落人要挟的!”

  我下意识地按了一按怀中的纸包,唇角浸上一缕幽咽笑意,“我仔细算过皇上给我药量,足以毒死两个人。所以,摩格若不死,我便要自裁;若摩格死,我有幸逃脱则罢,若逃不脱,亦自裁。”我漠然望着苍冷天际,那灰灰的蓝像久病的人的脸,“这是圣裁。”

  “来来,马奶喝下去回味上来也很香呢。”

  究竟是小女孩心性,虽然悲泣远嫁,但一时能吃饱,又绽出极明亮的笑容来。

  我亦不觉含笑,大约就是年轻的好处,什么烦恼都能一饱解千愁。就好像,人生所有的烦恼,也不过是马奶有腥味,面饼太硬而已。

  摩格远远瞧着我就着马奶努力咽下面饼,只是走近微微一笑,“你在皇帝宫里为淑妃,现下委屈你了。”

  他说这话到无轻佻之意,却是带了几分温厚,我略施一礼,“可汗千方百计要做到的事何怕委屈了我?何况既然离宫,我也不再自视为淑妃。”

  “你倒能顺时应世。”他打了个响亮的呼哨,“不过你说话时说‘我’啊‘我’的,倒比在皇帝眼前‘臣妾’来‘臣妾’去的好听得多。”

  “一样的。”我靠近温暖的篝火,暖着被大漠冷烈的风吹凉的双手,“求生乃是本能,所以会自觉顺时应世。”

  他的笑意像秋日里稀薄的阳光,“你这样的性子,绝对可以做好我的阏氏”

  我看他一眼,“所以,你当日所言已经成真。”

  他简短道;“你杀的是我的大妃。”赫赫可汗正妻称为大妃,大妃之下又设东西两帐阏氏。东帐阏氏朵兰哥出身高贵,又为他诞下数子,他言下之意,我便是西帐阏氏了。

  我听出他话语中的轻蔑,也不多言,举起皮囊就饮。奶香夹着浓烈的酒气直灌去喉,辣得喉头直冒腥气,像有小小的皮刺一下一下的挂着,烧灼感一直蔓延到五脏六腑。我一时忍不住,大口地呛出来。

  他不觉微笑,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这样喝不对,第一次和马奶酒要一小口一小口地泯,待到习惯了它的辛辣和腥味,才能慢慢回味出甘甜。像你这样喝,一定会呛到。”他的手落在肩头十分有力,带着兵刃的铁骑和皮硝的味道,微微有些呛人。

  他说罢便来拿我手中的皮囊,我一手牢牢握着不肯放,倔强道:“我再试试。”

  他笑意愈浓,语气也多了几分温热,“好。”

  我仿若无意一般将皮囊搁在袖下,心头发狠,手指轻轻探向怀中,轻缓地抖开纸包,口中只是笑言:“我只是不服气,何况往后总要饮酒是不是?”

  他呵呵一笑,“我以为你只会在清河王面前才会温顺听话。”

  我霍地瞥觉,不动声色地将纸包封好塞回去,若无其事道:“我何需对他温顺听话?从前在宫中我温顺听话只对皇上,往后,是对可汗您。”

  他似笑非笑地盯着我,“是吗?你对皇帝温顺听话是因为权势,对我是因为形势,对清河老六是喜欢才温顺。”他意味深长的盯着我,“我亲眼见过,所以有比较。”

  “那又如何?”我掠过一节枯枝轻轻划过沙地,“我没有自己的选择,不是吗?”我看着他,“我只能对命运温顺听话。”

  他颇有兴味地瞧着我,片刻,道:“如果这样,我也不必千辛万苦向皇帝把你要来。”他停了一停,笑道:“你要知道,向皇帝手中要出你,不比要幽云二州简单。”

  “所以,我的价值和幽云二州相当。”我“嗤”地一笑,“可汗抬举了。”

  他微微眯了眼睛,“如果我不向皇帝要你和亲,你猜你现在会以什么死法死在皇宫里?”

  我目光一烁,灼灼盯着他,“为什么我会要死?”

  “玄清。”他简短吐出一句,“你既然离宫,我也不怕告诉你,有人拿你和清河老六的事做文章。”

  我心念一转,“庄敏夫人?”我粲然一笑,“如今我平安离宫,庄敏夫人得偿所愿,清河王也平安无事,皆大欢喜,多得可汗成全。”

  他扬一扬唇角,“我只要保全你。”

  “你自然有你的价值。”

  我轻嘘了一口气,反而抑住了怒气,“我一直觉得货物才谈得上价值,可汗若觉得我奇货可居,实在是错了。”

  “是吗?”他轻哂,那笑意里不乏倨傲霸气之色,“女人之于男人,不仅要会得生儿育女,更要能有所帮助,自然,能让这个男人喜欢就更好。但是你若能满足我最后一条,前两者我可以不去计较。”他的眸子如深邃的乌潭,倒影出我蒙住双颊的容颜,“而且,你在皇帝身边实在太委屈,他不能给你的幸福与安全,我自信都给你。”

  我未尝听不出他话中情意,只作不解,轻轻别转头去。“可汗说笑了,甄嬛不配。”

  真的,一个女人若真心爱着一个男人,连他细微的关怀亦能一叶落知秋:若不喜欢,无论他如何情深,不过只能让她装聋作哑,恍若未闻而已。

  摩格见我只是沉默不语,道:“你以为我只是把你当作货物?”

  “你娶我回赫赫,并不曾询问我是否愿意,不是吗?”

  他的沉默是浩瀚的海,让人无法揣度下一秒是惊涛骇浪还是波平浪静。片刻,他豁地抽出佩在腰间的那一把弯刀,赫赫尚武,族中男子皆佩弯刀,是而我也不以为意。他将弯刀拔出刀鞘,那青银的光泽恍若一轮明月一般晃上我的眼角。我不觉注目,那弯刀刀柄以黑麟玉铸成,通体乌黑发沉,刀刃薄如蝉翼,微微泛着青色的光辉,一见便知是吹发可断的名器。他将弯刀交至我手中,定定看着我,郑重道:“这焦尾圆月刀是我族的镇族宝刀,今天我迎你做我的阏氏,就拿焦尾圆月刀作为定礼。从此,你就是我摩格最心爱的阏氏了。”

  我素知焦尾圆月刀之名,此刀以蒙池玄铁在月下铸炼三百九十九天,铸炼时必定得用春日未至而冬日尚未过去那几天所取的洁净雪水所铸造,因而极是名贵,一向被赫赫人视为瑰宝,并不轻易受之于人。

  我只手冷冷接过,刀锋映得眉发鬓角皆生凉意,那弯似半轮明月的刀身隐隐泛出碧青冷光,果然是一把好刀。

  我伸手轻轻一弹刀身,叮然作响,我随手将刀还回他手中,徐徐道:“焦尾圆月刀好大名头,可惜甄嬛素来不喜欢刀枪,要来也无用。”

  他深深地望我一眼,正欲再言,忽地生出几分凛冽之色,远远望向远方,我不知他为何警觉起来,不由也顺着他方向看去,只见极远处的地平线上扬起一痕浅浅的黄色,我尚未明白,却见赫赫军士骤然骚动起来,立时将摩格层层围在中央。

  摩格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越来越深,一指前方,向我道:“你太低估你自己了。”

  我屏息凝神,那一派黄线渐渐爱你近了,细看之下竟是大队人马扬起一人多高的黄沙,如一道屏障慢慢逼近,闻得马蹄声如奔雷席卷,一时竟分不出多少人来。

  我心头一沉,难道是玄凌所派之人已来接应?而我未曾得手,他们却又为何如此不避讳分毫?我鱼饵想越是心冷,看着身旁摩格的面色逐渐阴沉下去,想必我的脸色亦是如此。

  槿汐悄悄行至我身边,亦不知来者何人,只紧紧握住我的右手,感受到彼此手心浅生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