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鸾镜朱颜惊暗换

 行至半路时遇见玄凌遣来接应的人,却是夏刈为首的数千人马,他见我被护送回来,大惊之余连连道渭南河大水阻碍了行程,未及如约前来接应,他亦不敢多问,只按先前的安排悄悄送我回宫。

  一切行宜,我行色匆匆返入宫中,已是四日后午夜时分。

  槿汐消息灵通,一壁服侍我淋浴,一壁悄悄道:“皇上听闻六王擅自领兵出京已是大怒,又知是六王的人同夏刈一起护送娘子回宫,定然又要多疑,此刻不知是如何雷霆大怒呢。”她满心忧虑地看我一眼,“皇上已经派人来传,先教娘娘先休息,天明时分请娘娘在仪元殿相见,摩格未死,又生出六王的事,胡蕴蓉这两日陪着皇上少不得又吹了枕头风,娘娘可想好了要如何应对?”

  我疲倦地摇头,水雾蒸起的热气氤氲里有玫瑰芬芳的气味,热热地扑在我的脸上,槿汐舀起一勺勺温热的水浇在我身上,哗哗的水声里听见自己冷静自持的声音,“皇上既然说我惊欋成病,也不说我这病见好,天下做母亲的哪有不关心自己女儿的,合该母亲来瞧瞧我,皇上不许人来惊扰我静养,那么让花宜漏夜去请母亲和九王妃入宫,先去仪元以工殿求皇上允许探视我。”我缓缓闭上眼睛,“万一皇上真真动气要杀我或者废黜我,也算是能见母亲和妹妹最后一面了。”

  槿汐闻言不禁伤感,只好极力陪笑道:“皇上哪有不肯的,自娘娘入宫,即便有孕生子时老夫人也很少入宫,总不曾与皇上碰过面,岳母的面子皇上总是要给一次的。”她停一停,“娘娘说得对,终归还有九王妃呢,皇上总不好驳她。”

  玉娆,何曾只是有玉娆。

  温热的水气将我温柔包围。其实,更像是个无处不地无法逃离的阴影,唇角泛起一个冷淡的弧度,我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临近天亮的时候,东方露出一丝鱼肚白,然后是渐渐地柔肤粉,浅桔黄,虾子红,一抹一抹映照着澄澈的蓝天。

  我只身站在仪元殿中,一袭梨花青双绣轻罗长裙,裙摆上的雪色长珠缨络拖曳于地,天水绿绫衫上精心刺绣的缠枝连云花纹有种简约的华美,夏末穿的衣料尚自轻薄,薄薄地附在身上,附得久了,像是涸辙之鱼身上干的粘膜,作茧自缚。

  玄凌并没有说话,只是他的目光那样冷,那样远,仿佛浑身上下都透着寒气。

  他似乎是笑了一笑,“是该死,但罪该万死的并非这件事……”他没有说下云,我明知却也不问,只是那样默默地垂手站着。

  甫天亮的时分,因着殿中深阔,光线依旧有些晦暗不明。近旁的高几上供着一束新折莲,推动着我逐渐向前。我静静地望着他,“臣妾见罪于皇上,实不敢再为自己求得宽恕,只望皇上垂怜臣妾老母幼妹,她们已在殿外求见了半夜……。”

  清凉的晨风透进一丝半缕女子的呜咽之声,隐隐听得是玉娆的声音,“公公不必动了,皇上若不得空,我与母亲再等就是。”

  李长的声音又是焦急又是无奈,“唉哟,王妃再这个样子,九王怪罪下来老奴怎么担当得起。”

  玉娆顾然是急了,她手腕上的银镯扣着殿门有清脆的声响,她道:“姐夫!姐夫!姐姐病重了那么久,您让我和娘亲云看看她!”

  玄凌眉心微微一动,显然是被玉娆所求打动。我哀婉求道:“皇上随便寻个理由打发了玉娆和母亲就是,臣妾实在不忍心让她们伤心。臣妾错得再多也好,但请皇上看在这些年的情分上……”

  他瞥我一眼,冷冷道:“你既病着就不该现在见人。”

  我会意,搅裙快步行至御痤的六扇“八骏”屏风之后。玄凌扬声道:“请老夫人和九王妃进来。”

  我喉着骤然有些发紧,不自学地收了收臂间的银线流苏,似要寻得一些让自己觉得安全的东西。

  我从来未这样紧张过,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或许,这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场豪赌。

  骤然打开的殿门似涌进一天一地的明光,照得殿中的人一瞬间几乎睁不开眼睛。玄凌微眯了双眼,看着逆光中同时步入仪元殿的两个女子。

  二人行礼如仪,玄凌的目光先落在玉娆身上,不由自主便温和了口气,道:“玉娆,什么事慢慢说,不要着急。”

  玉娆急得满面是泪,如梨蕊含雨,“姐姐的病一直不见好,我也很久不见姐姐了,我担心……。”

  母亲低柔的声音沉稳打断了玉娆的哭求,“请皇上许臣妇见一见淑妃罢。”

  母亲一直按规矩低着头,她是有年纪的人了,夏日衣裙的裙摆极小,跪下云有些不大方便。玄凌仿佛过意不去,堪堪想要使唤人伸手扶住了,口中倒是客气,“甄夫人不必行礼了。”

  玄凌的视线恰恰落在母亲微抬的面庞上,他神色剧变,肩膀微微一震,整个人顿时怔在震动与惊喜,仿佛失去许久的珍宝,突兀地再度出现在他眼前。玄凌几步跨到母亲面前,盯着她的脸,几欲在她面上挖出无数熟悉的往昔来。

  玉娆满面疑惑,尚不知发生何事,母亲亦是惊魂未定,不知玄凌何以突然失态。

  我几乎要跃出喉头的一颗心骤然稳稳地落回了胸腔,三魂七魄归。我一动不敢动,生怕一动满眶眼泪便再也控制不住。

  良久,只听得玄凌“啊!……”的一声,伴着深深的失望,凝成一句长长的叹息,无限幽远哀凉地割裂彼时初见时的惊喜。此时玄凌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见他团福刺绣龙袍上的金龙用上好的金丝线密密织成,那金丝线不知为何不直浮动着,上上下下,仿佛夕阳下一池随风颤动的金光,碎碎的,碎碎的,扎人的眼睛。仔细留神之下,才发现他的身子原来和负着的手一样一直微微颤抖着。

  母亲尚不知何事,只得大着胆子求道:“是否淑妃在病中神志不清得罪了皇上,若真如此,还请皇上念在淑妃待奉皇上十余年的份上,宽宏大量勿要责怪。”

  玄凌的声音有几分恍惚,怔怔地道:“你是谁?”

  母亲与玉娆面面相觑,只得答道:“臣妇甄远道之妻甄云氏。”

  玄凌缓缓退开两步:“你多大了?”

  玄凌的问话极突兀,玉娆的脸都白了,又惊又疑,然而君王的话不可以不答,母亲倒也神色从容,“臣妇年过半百,今年正好五十。”

  “年过半百,年过半百……”玄凌低低呢喃,“你若还在,也会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吧……”他的神智渐渐清醒,勉强笑道:“夫人保养得宜,望之如四十许人,所以朕冒昧问了一句。”

  母亲微笑恬然,是最合宜的大家风度,进退得宜,“皇上称赞,臣妇实不敢当。”

  从屏风后头望出支,逆光中母亲与玉娆如一对双生的芙蕖开在朝阳明光下。如果说玉娆是一朵初初展开花苞的含露香花,韶华盛极,母亲便是盛极已生凋零意,芳华刹那,红颜弹指老,细看之下也多了风霜侵染之意。

  除了一双眼睛,玉隐是更像她的生母何绵绵的。而我们三个女儿之中,玉娆长得最似母亲。彼时二人并肩而立,玉娆便活脱脱是母亲少女时的影子,临水照花,如倒影般相似。

  其实父亲被贬蜀地这几年,母亲亦受了不少苦,老得有些厉害。若站在玄凌方才的位子细看,即便再好的脂粉也已经遮掩不住母亲下垂的唇角,眼角的细纹,鬓边的白发与松弛的脸容。

  我轻轻倒吸一口凉气,玄凌处处厚待玉娆,不外是因着她那样像年轻时的纯元皇后。

  红颜如花又如何?时光的手如此公平,拂过每个女子的脸,并不偏爱半分。于母亲是,于我是,于玉娆是,于纯元皇后亦是。

  我缓缓地溢出一缕苦笑,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若真白头偕老,于玄凌,于纯元,或许都是一件痛苦的事。

  玄凌的口吻极和气,“老夫人要见淑妃自然无妨。只是淑妃早起才服过药,只怕现下还睡着,夫人与小姨先支德妃处宽坐,等下淑妃要醒来,朕会立刻派人去请夫人。”

  玄凌道:“夫人似乎极少入宫,朕从前不曾见过。”

  母亲温婉而笑,“臣妇一直体弱,又不甚懂得宫中规矩,所以甚少入宫。有时来探望淑妃,也只是随众人一起才有幸远远地得瞻龙颜,实在是臣妇福薄。”

  玄凌和言道:“老夫人客气了,淑妃是朕的妻子,老夫人便如朕外母,一家子总该时常见见,共叙天伦才好。”

  母亲和颜悦色地答着话,进退之度十分合宜。我怔怔地想起幼时,大约是五六岁的年纪,纯元皇后初初有孕,宫中命妇夫人、京中官员家眷皆往中宫相贺。人尽皆知,那是嫡子,乃为国本。

  本是普天同庆的日子,母亲回来却有些不怏怏,父亲问起时,母亲只是笑言,“人人都说我与皇后长得相似,只是痴长这些岁数。”

  父亲是何等机慧之人,旋即道:“以后无事不必入宫了,免生不虞。”

  那时我还极小,只晓得伏在母亲膝盖上把玩着她束腰的丝绦。年纪渐长,早已忘了这样的话,入宫后几度浮沉,母亲却极少来探望,偶尔来一次,也赶在玄凌来时先走了,更不去拜见皇后与太后,我偶有疑惑,母亲也只是笑言,“母亲不太懂规矩,别见罪了尊贵之人。何况母亲若常来,总有人会有闲话,说你恃宠而骄,处戚来往总是不好。这些你都要记得,要会避嫌。”

  要会避嫌……是的,母亲是那样清醒而自知。所以,她与爹爹这般相敬如宾,这么多年,除了外头的何姨娘,府中的姨娘不过是摆设而已。

  我缓缓捂住自己的唇,失力般倚地屏风上。屏风底上镂着满满的西番莲花,那样的富丽的花朵,一瓣重着一瓣,深紫红的底子,用金粉细细勾画了密密匝匝,晃得人满眼生晕,都是那样炫丽的一片连着一片。

  世事如此,我从来不能逃脱,更不能怨恨纯元。

  良久,我缓缓步出,自幼练成的莲步姗姗,软底珍珠绣鞋踏在漫地金砖上寂寂无声。他见我出现并不惊疑,只是伸手缓缓抚上我的脸,“嬛嬛,朕忽然发现一件很要紧的事。”

  他的手指那样凉,像是寒冬腊月在冰水里浸过一般,我只道:“什么事?”

  他并不答,只是和揽我入怀,“无事。你无需明白。”

  我轻轻“嗯”了一声,“四郎,臣妾有大罪,你如何惩罚都好,只别气坏了自己身子。”

  他静静片刻,只是搂着我,似要从我身上觅得一点可以支持他的力量,“塞外风霜大,是朕为难你了。”

  我低柔一笑,“臣妾那日害怕得紧,可是后来玉姚依林来了,玉姚依林比臣妾年轻,瞧摩格的样子像是极喜欢她。”

  他轻轻拍着我的肩,“都不要紧,你平安归来就好。”他看我,“既然是你妹妹去和亲,摩格也无异议,便罢了吧。往后的事再从长计议。”

  我点头,他亦不再言语,我想了想终究是不放心,“多谢皇上遣六王带兵来救臣妾。”

  他一言不发,双目微阖,似乎是没有听见。明亮的天光一丝一丝照在他的面上,他神色极沉静安详,只是眼角,缓缓溢出一滴湿润的水珠。

  这是第一次,我见他如些失态落泪,疲倦到不能自己。

  我掩住面孔,缓缓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