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落花时节又逢君

 窗外一缕银白色月光透过花树,千回百转照进来,到了天明时,有换做一抹明澈而蓬勃的阳光,寂寞空庭也好,繁华宫苑也好,哪怕我已经站在了整座后宫的顶峰俯瞰众生,但心,却似一尾鱼,静静的沉到了紫奥城的海底,接着漏到了海底的一缕光线,看着时光寂静而清冷的流过。

  我已经习惯了,习惯了后宫的生活。不再像年轻时候一样执意于君王的情爱,依赖于君王的宠幸,以及那些所带来的荣华富贵,我更习惯看着比我年轻的嫔妃们,那些花一样的女子费尽心思夺着玄凌有限的宠爱,分享着那些荣光。

  我逐渐有些老了,但玄凌的对我的眷顾并未减去多少,并且更厚待我年迈的父母,即便胡蕴荣因着玄凌的宠爱而被册立为贤妃,我依旧是高高在上的淑妃,地位巍然不动。胡蕴荣因年轻貌美的肆意张扬,我显得过于安静了,安静料理着宫中事务,安静抚育着子女长大,闲时,与九日相熟识的嫔妃们饮茶谈天。

  如果不出意料,我相信我这样的生活会一直过下去,知道我成为太妃,或者太后。

  自然,我的日子里还有让我更觉新鲜与满足的事,那便是雪魄。

  那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肤色凝白晶莹如月下聚雪,并且,她很爱笑,笑起来笑容清澈,方佛白雪融融上一朵含苞的红梅渐渐绽放。

  孩子,一天天地长大,日子也一天天的过去。

  偶尔的深夜,玄凌在仪元殿东室临幸着饱满的如娇花般的年轻女子,我在西室幽幽烛下批阅着一本又一本的奏折,我得生活不算是坐井观天,至少,每隔数月我便能在奏章墨迹的甜香中接近玄清的生活。

  那次的事之后,他并未再回京,而是自承擅自领兵之罪,要求戍守边关受风沙之苦自惩。

  他戍守雁鸣关六个月,赫赫不敢进犯。

  他巡视边境,步履一直从雁鸣关到达生母的南诏百夷。

  玉姚在一年后产下一女,她性情温婉不失坚毅,甚得摩格喜欢,正巧东帐关氏朵宁个病逝,摩格便将众妃中唯一无子的玉姚从西帐?氏升为赫赫大妃,那一年,玄清代表大周送去贺礼。

  雁鸣关大学,他与将士一同戍守边关,铁甲之上积雪三寸,甚得将士敬佩。

  他戍守边境,于将士同饮同寝,并不因为亲王身份略生骄矜,将士爱戴,无一不服。

  他治军严明,不动百姓一缕麻,一根草,人称贤王

  他尊重赫赫,安抚百姓,边境祥和,互市兴旺,百姓安居乐业。

  无数个夜里,在我侍寝的夜晚,下着雨,或者有清明的月光朗然照地,我披衣起身,在雕着鸳鸯莲鹭的创下临风而立,希望自己能借一缕自北吹来的风听到他的声音。或者感受多些他的气息。床边悬着一副卷轴,缸底撒金粉,浓墨重彩的写着一行字,“花好月圆人长久”,花好月圆易得,而人,却不能长久相守了。但至少这样的夜晚,是我与他共同拥有的。

  只是良久,耳边只有玄凌沉稳的呼吸声,绵绵的,与我最接近。

  而玄凌每每见到这样的奏折,安心之余不免蹙眉烦心,“玄清这不是收买人心是什么?”

  我不敢劝,亦不敢出声,太平行宫的变故之后,玄凌其实很忌讳我提到玄清的。他又指着一本玄清上书恨声道:“他又要为将士提出要增发军饷,让将士吃饱穿暖,难道朕平时苛待了边关将士么?”

  到底是随侍在侧的羽贵嫔听不过耳,捧了一碟子细巧点心上,柔声劝道:“六王这样提议,也是希望边关将士感念皇恩,更效忠皇上。”

  玄凌闻言只是冷笑,:“感念皇恩还是感念他求取皇恩?是效忠朕还是更效忠他?”他打量羽贵嫔两眼,“朕想起来了,你出身清河王府,自然是要为他说话”他上前两步,一把抓住羽贵嫔柔弱的肩,喝道:“你是否入宫之前就与他有了私情?”

  羽贵嫔吓得面无人色,智慧嘤嘤哭泣,:“臣妾自入宫来一直随侍皇上,忠心不二,怎会有私情?”羽贵嫔何曾见过玄凌这样的疾言厉色,吓得瘫软在地上,拼命磕头:“臣妾于六王绝无私情!还请皇上明察”直到她洁白的额头磕出血来,玄凌尚不解气,喝道:“去,朕不愿意再见到你,他求朕军饷,朕也不会叫他如愿以偿”

  自此,盛极一时的羽贵嫔失宠,玄凌的性子越发多疑,嫔妃们也不敢多言政事,倒是胡蕴荣越来越…得玄凌的宠爱。

  两年后,玄清再度为边关将士请求,极言边关苦寒,劝玄凌春风亦该度雁门关,玄凌只是反复沉吟,召他回京述职。

  再度见到他,是在春末夏初的世界,因着暑期早生,便早早在太平行宫住下,因着春光尚未收歇,翻月湖荷花便已美的铺天盖地,红红白白,娇娆的人难舍难分。

  灵犀素性喜欢荷花,便牵着我的手一同要去,灵犀又极安静,即便喜欢什么也从不大声嚷嚷或苦求,只拿一双水银丸似的明澈双眼定定望着你,叫你心软。

  这一日午后,携了灵犀得手,抱着雪魄缓缓沿翻月湖而行,过了翻月湖上的镜桥便是幽风桥,桥下荷花最盛,极目便是洁白新荷,在翠色出倾的荷叶下开了一蓬又一蓬,如此清新色彩,反比浓艳光华更叫人心旷神怡。偶尔有一只红蜻蜓轻巧落在了枝枝绿叶上,灵犀不由欢喜道:“蜻蜓,红蜻蜓―――。”

  湖光在艳阳下折射出金灿灿的水光耀人眼目,我睁不开眼,只问道近旁素馨,茉莉,含笑错落绽放,香气沁人,逐渐掩盖了荷香清芬,不觉道:“这里不该是种这些香花的”

  方佛有声音在近旁了,温和道:“荷花的香气已经足够清怡,再种别的花,反而乱了气味,不够纯净”

  这样熟悉的预期,在心里轮回了千万次都不止,我几乎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他的气息陌生而熟悉,整颗心前所未有的安定了下来。

  我睁开眼,他站在光线的尽头,恍若从云中来,灵犀辨认了片刻,试探道:“六王叔”

  他弯下腰来,眼睛成了弯弯的两万新月,笑到:“灵犀这样大了”

  他黑了,也瘦了,素日温润的面庞被边境的风刮得菱角分明,双眸似凝聚了边地如钩冷月的精锐寒气,更添了几许刚毅,因是入宫,他已经卸下了重甲的生铁之气,只穿了件简单的米白色软绸的长衣,袖口处缀着些许缇色万字刺绣,还未来得及洗去眉眼间的仆仆风尘。

  隔了这么长的日子,几乎要望穿秋水,终于再度与他重逢,那样突兀的,前尘往事纷纷沓来,隔着重重时光与岁月,让我且喜且悲

  我轻轻道:“早听说六王要回来,却没想到那么快”

  温淡的阳光明媚的覆过他清爽的眉眼,他看着我,足足有一刻,:“久未见淑妃,别来无恙?”

  太平行宫一花一木,青山碧水,花香清袅,碧枝徐垂,都只是旧时光在眼前,我极力忍住喉头的哽咽,温婉到:“托王爷的福,一切无恙”

  他看着我怀中熟睡的婴孩,温和道“这是雪魄帝姬吧”他注目怀中婴儿良久:“长得很像你”

  灵犀攀着湖边的一株昌蒲,笑吟吟到:“是呢,妹妹已经十四个月了”

  玄清闻言一愣,目光猝然看向我,似有探寻之意,我明白他的疑惑,极力压下心中忐忑于惊动,只是一笑:“皇上很疼爱这个小女儿”我目光恬静,“本宫已生有三女,王爷却还只有一个小世子,儿女缘分尚不足呢”

  她眉眼略略低垂,似白鸟收拢了光洁的翅膀,只是淡淡一笑相对,我道:“如今澈儿也很大了呢,王爷看见了吗?”

  他怜爱地伸出手抚摸雪魄如苹果般红润的脸庞,口中道:“回府换衣裳时看了一眼,玉隐领着他在王府外等候”,他淡淡一笑,的确长高了不少,可见玉隐很疼他。

  我心中触动,轻声道:“玉隐是位好母亲”

  他未及达,只是微笑看着雪魄,许氏感知到他爱怜的目光,雪魄安静睁开眼来,转着黑葡萄般的瞳仁好奇看着玄清,须臾,露出一个极甜美的笑容,灵犀亦笑,拉着我的群摇一摇,“妹妹很喜欢六王叔呢。”

  玄清朝灵犀笑着眨一眨眼睛,我心中一软,生出无限温暖缱卷之意,手中微微一松,玄清已经把雪魄自然而然接在怀中,他似抱着块宝一般,小心翼翼的,口中温柔的哄着,雪魄笑得很高兴,欢快的笑声似三月悬在檐间的清脆风铃,叫人心生愉悦。

  “翻月湖莲花依旧,你已经又添一女,可见你在宫中过得很好。”他的声音似柔软展开的一匹绢绸,温暖而平静,“我很放心。”

  “多谢王爷。”我转首看着满湖新荷迎风轻举,“沙场刀光剑影,边关风霜苦寒,玉隐每每说起,我们都很不放心。

  他以温和的眉眼了然我语中不动声色的关怀,“多谢淑妃,我回去会叮嘱玉隐,要她一切放心。“

  她未再多语,指示抱着雪魄低头逗她笑。我心内平静而震动,忽然很享受这一刻的温馨与平和。予涵与灵犀幼时他都无机会抱过,唯有雪魄,雪魄最有福气,“淑妃娘娘万福金安。”我的宁和愉悦在一瞬间被李长惯熟的尖锐声音划破。

  他满面堆笑站在我的身后,打了和千儿道:“怪道皇上左等王爷不来右等王爷不来,原来被咱们的雪魄帝姬绊住了脚。这不,皇上让奴才来请您了呢。”

  玄清微微失色,颇感歉然,“那本王即刻就去。”

  他将雪魄送到我手中,襁褓下相触,他的指尖略有些冰,轻轻的碰到我的手腕,我单薄的皮肤下淌着温热的气息,手腕之上,悬着他送我的珊瑚手钏。

  他告辞,李长跟在他身旁絮絮道:“皇上手足情深,所以特地叫奴才来看看”,他絮絮着,目光却悄悄的传给我一个忧虑的眼神,紧跟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