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只影无处话凄凉

 待我从颢阳殿出来出来已经是半夜时分了。大雨已停,空气中丝丝清凉之意,蕴着花香清郁,倒也清爽怡人。

  我的步履,似乎要黏在地上一样沉重,虽然心事重重压迫胸臆,却也做好了所有的盘算。

  殿外挤挤挨挨跪满了各宫的妃嫔宫人,乌压压的叫人心慌意乱。几个年轻得宠的妃嫔已经呜咽着哭出声来。我心里烦躁,放了目色冷冷一眼扫过去,见领头哭着的正是玄凌从前的韵贵嫔,心头立刻腻烦起来,我扬一扬脸,示意小允子上前,目光定定落在韵贵嫔身上,声音陡然透出清冷来:“掌韵贵嫔的嘴”

  韵贵嫔猛地抬起头,瞪住我道:“皇上病的这样重,臣妾服侍皇上一场,连哭也不许裤一声吗?”

  我并不理会她,小允子走近一步,问:“请问皇贵妃的意,打多少?”

  我拢紧梚臂纱,道:“打到她不能哭为止。”

  我的声音并不大,语气也并不狠辣,但语中森冷的意味已经昭然若揭了。韵贵嫔正要争辩,小允子哪里还能容她再开口,早就一掌重重扇在她嘴上。显阳殿前悬着无数盏绢制的水红灯笼,盏盏如斗大,映着金黄璀璨的流苏,照得地上的光影离合,明亮的影子有些红到惨襜的凄凄意味。

  夜静静地,四面里的微风扑到人脸上,也并无寒冷的感觉,端贵妃领着诸位妃嫔一同跪着。

  小允子的手拍到韵贵嫔保养光洁却花容失色的脸蛋上,清脆的噼噼啪啪声像年节时放的一串鞭炮,炸出一点点干脆而激烈的声响,在暗夜里合着回声听来分外有震撼人心的效果。

  我微微一动,珍珠密刺兰花的挽臂纱便悉悉索索地擦除一点细微的声音,我不疾不徐道:“皇上还没殡天,你们就这样急着哭吗?给本宫牢牢听着,一个都不许在这哭,全回自己宫里去!”

  到底是德妃,贵妃几个胆大,悄悄上前,焦急道:“皇上到底怎样?又为了什么事冲撞了皇上。发作的这样厉害?贞一夫人一听见消息,还没迈出空翠殿就晕过去了,到现在还没有醒,这可怎么是好?”端贵妃被吉祥稳稳扶持着,虽然神色还镇静,却也不免有焦虑之色。我看她一眼,叹息道:“皇上还没有要醒的样子,究竟是为什么,一时三刻也说不清楚,日子还长得很,要是现在就撑不住,以后有我们哭的时候,快回去吧,这里有太医照顾着,哭哭啼啼得像什么样子。”

  德妃关心情切,道:“那么留谁在这里服侍着好,是位分的妃子们轮流照顾着?”

  我思虑片刻,已经有了主意:“谁在这也不好,咱们女人家本来就心意软弱,一急起来只会哭,一则叫皇上醒来若听见了难免刺心,二则我们在,太医们诊治起来反而掣肘,倒不各自安心待在自己宫里守着消息,一旦皇上醒来,想见谁自然会传召。”

  端贵妃眼中大有忧郁之色,见我亦是忧心忡忡的样子,终究没有再说话。

  我转身面向众人,严正了口气道:“皇上……(之后的话看不清楚),谁也不许来显阳殿吵扰。无论哪一宫的妃嫔宫人来请安,都得先面见本宫。问过了太医,才能进见。各宫妃嫔更要看好自己的帝姬与皇子,稚子年幼,若惊扰了皇上,这个罪可不是由本宫来担当!”

  我见李长侍奉在身边,猛地想起一件事,吩咐道:“为皇上主治的邵太医,不仅不尽心尽力,还使皇上处处劳心,使得皇上病情延误至此。李长,即刻命侍卫把他杀了,以儆效尤。”

  李长身子一震,哪敢延迟片刻,立即着人去办了,不过一盏茶功夫,回来回禀道:“已经处置了。”

  韵贵嫔挨打时还有嫔妃敢抽泣一两声,等听到邵太医的死讯,早一个个都鸦雀无声了。我见本来如花似玉的嫔妃们一脸惊弓之鸟的模样,缓和了语气道:“如今事事以皇上的龙体为先,谁要妨害到了皇上的圣体康健,别怪本宫不顾平日里姐妹们的情!姓邵的太医就是个例!”

  众人无奈,然而留下也无济于事,只得唯唯答应散了。

  了结了邵太医,我心低暗暗松了口气,眼前的疾风暴雨。起承转合再多,也只能按下心来一件一件应付。甄嬛呀甄嬛,已经到了这一步,就只能向前,再不能回头了。

  我横一横心,坐上鸾轿,冷然道:“回宫。”

  回到宫中已近三更时分了,先去侧殿看了灵犀,予涵与雪魄,他们到底年幼没有心事,早睡得香甜甜的熟。我一见他们的纯真面容,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才缓缓落到了实处。

  我想一想,转首吩咐小允子:“去唤卫太医来。”

  因是我的急召,卫临一阵风似的便赶来了,我也不与他寒暄,只由着槿汐为我浸手。

  宫中护手,要用上好的新鲜花瓣榨出汁子浸泡双手,为的就是让双手细腻白嫩。卫临又别出心裁把我每日浸手用的玫瑰花汁子烧热,兑上细细研磨的珍珠粉,把手指在花汁里浸泡,等热水变温渐凉,再换热过的花汁在次浸泡,就这样换水三次,把手背。手指的关节都泡得温暖了,最是白里透红,细嫩柔软。

  我也不理会他,只是换了两次水亦不与他多话,他本还静静侯着,如此良久,不觉耳后渐渐沁出汗来。

  我头也不抬,只安静到:“卫临,本宫很欣赏你弄这些伺侯人的功夫,的确心思精巧,只是本宫用人从在不在意是否只有这些小巧,而是看他有没有大处着眼的功夫。”

  他更加面红耳赤,恭声答了句:“是”

  我不觉莞尔:“卫临,会答应的人多的是,本宫是在职稀罕会做事的。有些事你若做不好,本宫大可不交给你办。”

  他深深低头,额头的汗珠在烛光摇红下倒是晶莹可爱:“微臣一定尽心竭力。”

  我语气温和:“温实初与你,其实你更明白时至今日本宫更倚重谁。”我微微沉吟:“如今你也是太医院之首了………”

  卫临即忙跪下:“微尘知道皇贵妃器重,邵太医的事是微臣失职了。”

  我微微一笑,示意槿汐扶他起来,扬一扬脸到:“坐吧,花宜去把今年新贡的雨前龙井冲一壶给卫太医。”

  卫临方才坐下,听得这一句,忙站来道:“微臣不敢。”

  我笑:“冲着你素日的忠心,一杯雨前龙井也不值什么,本宫器重你,不仅是你医术高明,重要的是你比温实初懂得谋算,懂得如何管着整个太医院的嘴。只是本宫深感自己不如皇后罢了,昔年她为贵妃时能掌得住整个太医院的嘴不让泄漏皇后之事,本宫却由得一个姓绍的兴风作浪,可是本宫不如皇后多了,也不知是本宫对用医之道不如皇后还是用人之道远远不如?”

  卫临稍稍平缓的气息一下子有急促起来,险险打翻手中斗彩茶盏,他沉吟片刻,面色肃然:“并非娘娘不如皇后,而是当年皇上因摄政王之事不信太医院诸人,只信朱氏与纯元皇后姐妹情深,朱氏才能压制太医院悠悠之口,现在皇上有意培植自己的亲信,邵太医闻风而动,是臣没有及时留意,微臣保证以后再不会有邵太医之事。”

  我微微颔首:“但愿你的承诺有用,否则死的不止是本宫,你也是”

  卫临躬身道:“微臣虽然不才,却也知道尽忠职守,娘娘放心,微臣已经留意过,皇上只是命邵太医查证三殿下之事,并未察觉其它。”

  我歉然一笑,看着静伏在胭红花汁中的细白双手似浸染鲜血一般:“若是察觉其它,你以为本宫和你还能活到此刻么?只是皇上既然已经疑心……。那副药应当是最后几副了吧?”

  卫临神色一凛:“一切由得娘娘,娘娘要皇上多调理即日也可,只饮一副也可。”

  我望着窗外深沉夜色,重重叠叠的宫墙将人困得似在深井一般,我已手支头,不觉疲惫,轻叹一声:“夜长梦有多,本宫要先安歇了。”

  卫临微微一笑,俯首道:“微臣先告退了。”

  我见他离去,坐在妆台前任由花宜带着侍女们服侍我卸了晚妆,只有的心潮起伏。

  见花宜为我拆了发髻梳理,不由向槿汐道:“今日有件事做得好笑,自己想想也要好笑。

  槿汐微笑道:“什么?”

  花宜蘸了桃花水慢慢梳理我的长发,铜镜中我的头发柔顺垂着,闪烁着一点莹润的光泽,我轻轻道:“今天皇上说起我从前爱散着头发的往事,又感慨我,如今打扮的华贵,满头金珠,我竟当着皇上的面把发饰一一摘了,见康嫔的时候都散着头发。”我似是唏嘘:“可笑的是,皇上说的是往事,我心里头想起来的,却是别的事。两人同是感慨往事,却各有往事。”

  槿汐默然片刻,道:“随他去吧。”

  我心中一阵酸楚,开口道:“我也晓得是个白想,只是,想一想也好,就当做了个美梦了。”

  槿汐见我伤感,开口道:“娘娘嘱咐奴婢查汪贵人的事,奴婢现下已经查明了。”

  我倒也不诧异,槿汐在这个宫里快活成了人精,要查什么底细自然是不费事的,于是只淡淡说道:“这么快。”

  槿汐从从容容道:“是”,一一把来历说得清楚:“贵人汪氏,羊城知府娣女,干元二十九年四月入侍,初为选侍,进娘子。美人,二十八年春进贵人。向来在几位新人中也算是的皇上恩宠的,册贵人一月后,皇上渐渐将心思转载新来的大小刘娘子诸人,已经有数月未得宠幸了。”

  “那么她的身孕………”

  “从前得宠时,汪贵人便日日服食可帮助怀孕的药物,只盼能生下一位皇子来终身有靠。如今没了恩宠,皇上又病了,自然十分焦急,于是出了这个计策,蓄意攀登高位。她家中又肯撒开手使钱,在运水的车子里混进来,如此有了身孕。”

  我连连冷笑:“康嫔也糊涂,一个宫里住着,竟神不知鬼不觉,真是笑话。”我又问:“万春宫里的主位是谁?”

  “是韵贵嫔。”

  我想起旧事,又兼着韵贵嫔今晚在昭阳殿前当众顶撞于我,于是道:“果然是个外强中干的东西,当着我的面就在昭阳殿前逞强,回了宫里却什么都被蒙在鼓里。”

  槿汐到:“正是。”又道:“汪贵人的事人证物证俱在,娘娘打算如何处置?”

  “可怜了她那一心攀高爬低的心。”我道:“那就怪不得我了,本来若是和孙才人一样苦衷,我便当再帮一个瑛贵嫔,可是蓄意争宠且到了要接种的地步,我就断断容不得了。”

  “汪贵人、康嫔、韵贵嫔…”我慢慢地抚摸着下巴沉吟着,“一个一个处置倒也不方便,眼下事本就多,就更显得扎眼了。且汪贵人的事也不宜张扬。”我眼中精光一轮,微笑道:“封宫吧。”

  槿汐微微凝神,好看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封宫的法子只在先帝隆庆帝时用过一次。当时为迎舒贵妃入宫一事,承光宫祝修仪率一宫宫嫔带头跪在仪元殿前哭谏,先帝勃然大怒,下旨封宫,直到舒贵妃的清河王满五岁那年才放出来。那几年,封了的承光宫简直如冷宫一样凄凉,只是宫中诸人名位还在而已。目下皇上病重的原因自康嫔而起,韵贵嫔身为主位也难逃干系,倒也抵得过了。”

  “话说回来:“我微微含笑道:“自这两年新人不断进宫,我特意不在门户上特别留心,为的就是好生出些事端来闹一闹他的心。不想这些进宫的新人一个比一个会闹腾,我只漏了一口子,她们却个个各显神通起来。”

  槿汐沉默片刻:“皇上多年来耽于枕席,身子本就虚了,这些年多少新贵人围在身边,还强用虎狼之药,再生出这些事来,实实是禁不住的。如今可就应验了。”

  镜中,我的神色冷寂了片刻:“他怎能算到我能这样待他,人人都只道我贤德…”

  槿汐截口下去,恭顺地接过一把热毛巾为我敷脸:“娘娘的确是贤良淑德,为皇上广开子嗣之门,才多选淑女充盈后宫。”

  讽刺的笑意慢慢延上我的眼角,似细细的一道裂纹,凛冽而锐利,“只可惜,皇上早就不能生育了。”

  我缓缓道:“我在门户上宽松原是为了方便孙才人之事,没曾想到被汪贵人也沾上了便宜。”

  槿汐道:“汪贵人的性子本就是有便宜就占,深恨不能拔尖的,也是咱们疏忽了。”

  我取下脸上的毛巾,随手撂进银盆里,又换了一块干净的换上。整张脸闷在滚热的毛巾里,声音也是闷闷的像沉郁的雷声:“我这些日子的确是精神不济,看顾着前朝,几个孩子也疏忽不得,端贵妃本就身子弱,是个不管事的;德妃虽好,但是从前她只是有个协理后宫的名头,温裕皇后最精明不过,怎肯放她在大事出力,所以历练的也不多,现在整个后宫的都撂在她手里,难免不能面面俱到。”

  槿汐道:“奴婢瞧娘娘素日留心着,当推欣妃与贞一夫人都还可靠。”

  我叹口气道:“欣妃的资历自然是不用说的,是宫里的老人了,贞一夫人又生有二皇子,是莫大的功劳,只可惜呢,欣妃心直口快藏不住话,贞一夫人又是最怕事不过的,从来事情找上门也只有躲三分的,叫我怎么放心把事情交到她们手里。”

  槿汐微微蹙了眉头,道:“娘娘说的是,除开这几位,那些不是一同经历过来的还真不放心教她们做事,只是辛苦娘娘了。”

  我忽然取下毛巾抛下,想一想到:“是呀,一般普通人家的姑娘,这个年纪也该跟着母亲学着掌事了,只是若放在大家豪门里,只怕这也还是孩子的年纪呢。”

  我若有所思道:“咱们这宫里比不得不用心事的豪门千金。胧月自小机敏有决断,是该让她历练的时候了。何况就在德妃宫里住着,最最近水楼台了,淑和已经下降,温仪性子柔弱,胧月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槿汐连连笑道:“是是是,想从前胧月帝姬帮娘娘对付朱宜修的情形,怎么也想不出是个七八岁孩子的主意,咱们帝姬从小心思最沉静细密,又与娘娘母女连心,当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霍的站起,屏退了众人,紧紧握住槿汐的手,郑重道:“槿汐,自我入宫以来,几番沉浮,都是你不离不弃陪在我身旁,你和我相处的时日,比皇上与清都多。说句实在话,只怕你比他们都晓得我在想什么,要做什么。”

  槿汐亦稳稳握住我的手,道:“娘娘严重,娘娘待奴婢亦不止是主仆的情分。”

  我道:“如今我把我的胧月托付给你,自明日起,德妃每日料理后宫事宜,你都要陪着胧月去听着,回来叫她一一告诉我,事无巨细都要她仔细听仔细学,你要陪着她,好好教导她。”我的喉咙里冒起热切的酸辣:“槿汐,你明白吗?”

  槿汐稳稳跪了下去,“奴婢定当尽心竭力,辅助帝姬——不,奴婢不会把帝姬当一位普通的未来公主来辅佐,而是当做将来的护国公主,或是一位国母来辅佐。”

  我眼中几乎要沁出热泪来,沉声道:“好,你明白就好,好好去罢。”

  槿汐的手很热,也很坚定,她的掌心厚实,且有凛冽深刻的掌纹,这叫我安心。“娘娘放心,咱们盼了那么多年,苦了那么多年,娘娘说不出来的苦奴婢都明白。娘娘且放心罢。”

  我心下感激不已,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千言万语,种种辛酸苦楚,历历都似在眼前,彼此十分明了。